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人族镇守使 白驹易逝

第一百一十章 妖邪袭击

    做好战争的准备!

    聂绪收拢于衣袖中的拳头紧握。

    他可以想象,一旦蛮族挥军直入大荒府,晋城会陷入怎样的局面。

    愤怒过后。

    聂绪也是冷静了下来:“此事朝廷为何一直没有消息,就连蛮族攻破宁山城了,我等才后知后觉。”

    “聂大人只怕还不知道吧,早在前两日,妖邪大举进攻大荒府,不少地方都有煞级诡怪现身,引起了规模不小的灾祸。

    朝廷于大荒府的力量,绝大部分都在镇压妖邪灾祸。

    三大镇魔司,亦是强者尽出,最终才让蛮族有了可乘之机”

    楚定神色冷峻,说出的话却是让聂绪脸色又是一变

    说实话。

    这些消息,他根本就没有得到。

    若非楚定说出来的话,聂绪都不清楚,原来大荒府的局势已经陷入了如此混乱的状态。

    片刻后。

    聂绪脑海中灵光一现,旋即便是勃然色变。

    “妖邪大举进攻的时候,蛮族也恰到好处的大举进攻,莫非两者有什么关联!”

    他想到了一个可怕的事情。

    那就是蛮族是不是已经跟妖邪联手了。

    如果是的话,那问题可就严重了。

    毕竟单独一个妖邪势力,就让大秦焦头烂额,蛮族平日里也是一个不小的隐患,只是跟妖邪相比威胁没有那么大。

    然而。

    两者若是联手的话,对于大秦来说就是一个重大的灾难了。

    “很有可能!”

    楚定微微点头,算是同意了聂绪的猜想。

    闻言。

    聂绪看向他:“楚将军,本官提议让黑虎军入城驻守,如今蛮族攻破宁山城,大荒府跟中原国都相距甚远,短时间国都那边未必能够做出合理的布署。

    眼下我等大荒府中人,只能选择自救。

    晋城尽管不是什么重要的城池,却也是一方大城,城墙高大雄厚,黑虎军据城而守,只要不是蛮族大军数量过多,相信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平日无事的时候,黑虎军才驻扎在城外,为的就是避免惊扰百姓。

    同时一万多的黑虎军,日常训练也需要广阔的地方。

    晋城里面容纳一万二千黑虎军不难,可要腾出一个合适的训练场地,就没有什么可能了。

    这也是为什么,黑虎军会在城外驻扎的原因。

    可是现在不同了。

    蛮族大军谁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到晋城门口,只有入城防守,才有希望抵挡蛮族的攻势。

    对此。

    楚定也没有拒绝。

    很快,号角吹响。

    所有在营帐中睡觉的士卒,都是在第一时间集合完毕,然后由楚定带领,向着晋城浩浩荡荡而去。

    另一边。

    聂绪也是回到了衙门里面。

    今天从楚定口中得到的消息,让他有些心神不宁。

    “宁山城破,大秦守军伤亡定然不小,如今大荒府内又有妖邪祸乱,与蛮族里应外合,可谓是风雨飘摇啊!”

    书房中,聂绪叹了口气。

    风雨飘摇!

    一旦大荒府被蛮族攻陷,那么整个大秦都会受到波及。

    别看大荒府只是大秦边境的府地,也没有什么丰富的物资,可地理位置却是极为的重要。

    只要蛮族占领了大荒府,那么就有资格威胁中原。

    那时候。

    就等于是一把刀,直接架在了大秦的脖子上,只要长刀斩过,大秦就有可能直接断了几百年的基业。

    摒弃心中杂念。

    聂绪目光落在桌面上铺平的一张白纸上,研磨,执笔,书写着一篇文章。

    那是他平日里,最喜欢做的事情。

    每当有什么事情发生,导致心烦意乱的时候,都会书写文章来让自己心平气和。

    渐渐的。

    聂绪心神完全沉浸在了眼前的文章上面,手中挥舞毛笔,字体如同龙蛇狂舞一般,虽然显得潦草,但却给人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呼呼!

    狂风呼啸,在寂静的夜空中响起,仿佛是有冤魂哀嚎一样。

    衙门的匾额在狂风中吱吱作响,随时都要掉落下来。

    砰

    匾额脱落,砸在地上四分五裂。

    不小的动静,瞬间引得衙门内驻守的衙役注意。

    “发生了什么事情!”

    “刚刚不知为什么,突然有一阵狂风涌起,把匾额都给吹落摔碎了。”

    几个衙役看着掉落的匾额,面色都是有些不太好看。

    特别是那股莫名其妙的风,以及如今四分五裂的匾额,都让他们觉得事情不同寻常。

    顿时。

    刘俭当即说道:“把破碎的匾额都清理一下,等到明日禀告给大人后,再去找工匠重新做一个。

    其他人继续巡视衙门,有任何异常情况,都要第一时间汇报。”

    “好!”

    剩下几个衙役,都是点头。

    旋即就有人把地上摔碎的匾额捡了起来,然后捧到衙门外面丢掉。

    呜呜!

    犹如女子哭泣的声音,在两个衙役耳边响起。

    “什么人!”

    “谁在这里捣乱!”

    两个衙役身体一颤,神色有些慌张的看向周围。

    衙门门口上面,是有两个灯笼悬挂,算是驱散了一些黑暗。

    借助微弱的亮光,两个衙役看到了左侧石狮子旁边,正有一个长发女子蹲在那里,头深深的埋在双膝中,那哭泣的声音便是从这里传来。

    见到女子的时候,两个衙役又是被吓了一跳。

    但很快。

    两人提起的心,就放下了一些。

    从女子的背影上看,黑色的长发垂背,同时穿着素色长裙,单纯是从背影上看,就能看出女子必定是个身段曼妙的美人。

    “老周,要不去看看情况?”

    一个衙役用手肘撞了撞身边的同僚,咽喉不由自主的滚动了下。

    闻言。

    老周也有些异动,可是没有挪动脚步。

    “老吴这不太好吧,夜深人静一个女子在这里哭泣,怎么看都是不太正常,要不回去了吧!”

    虽然女子从背影上看,是个美人。

    特别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女子单独现身于此,的确是让人有些蠢蠢欲动。

    不过。

    他也能够明白,事出突兀,肯定有不同寻常的地方。

    特别是前不久晋城才闹出妖邪为祸的事情,更是让人忌惮不已。

    听闻这句话,名为老吴的衙役,也是现出踌躇的神色。

    可没有多久他就是摇头。

    “镇魔司的大人听说已经把晋城内的妖邪,都给灭掉了,而且深夜一个女子来到衙门哭泣,说不定是有什么冤屈,我们身为衙门中人,又哪有做事不管的道理。”

    说到这里。

    老吴嘿嘿一笑,先是把手中的匾额碎片,丢弃在了衙门附近,然后就走到了女子的背后。

    真正走进的时候,他更是可以看清女子的背影有多么诱人,同时一股若有若无的清香让人禁不住沉迷其中。

    一时间。

    老吴有些心痒痒。

    可他也有职业操守,没有如同地痞流氓一般乱来,而是轻声问了一句。

    “姑娘大半夜在这里哭泣,不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话落。

    女子只是哭泣,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见此,老吴又是笑道:“姑娘可以放心,我乃是衙门的人,聂大人在晋城素有青天之命,你若是有任何冤屈尽管说出来,衙门肯定会为你主持公道!”

    女子的哭声小了一些。

    随后一个温柔的声音,断断续续传出。

    “我……我……”

    声音温柔低迷,再加上哭泣许久的哽咽,使得老吴听的有些不太清楚。

    他不由凑近了一些,都快要贴到女子的头发了,那缕淡淡的幽香瞬间浓郁了许多,而在浓郁的幽香中,似乎还夹杂一些奇怪的味道。

    此时。

    老吴终于听清楚了女子的话。

    “我死的好惨啊”

    本该温柔的声音,不知何时变得幽冷刺耳,让人听了心脏好像被一只大手抓紧一样,几乎没有办法呼吸。

    此时。

    女子侧头,看向面色惊骇的老吴。

    借助衙门门口的亮光,清晰的映照着一张腐烂生蛆的面容,那股夹杂在清香中的奇怪味道,顿时化为一股恶臭涌来。

    那一刻。

    老吴如坠冰窖。

    “老吴,发生了什么事情?”

    站在不远处的老周,看着老吴定在了那里,不知在做些什么,不免生出强烈的好奇。

    因为相距不是很近,再加上是夜晚的缘故。

    他也没有办法,看清楚女子的面容。

    突然。

    老吴身体一颤,一只森冷惨败的手掌直接从他背后穿过,一颗猩红跳动的心脏暴露在空气中,紧接着手掌抓着心脏收回,老吴身体仿佛失去了支撑一样,倒在了地上。

    那一刻。

    老周瞳孔猛然紧缩,视力前所未有的清晰。

    在他的视线中,老吴已经双眼瞪大倒地身亡,胸前一个大口破开,大量的鲜血从中涌出。

    另一边。

    一个面容腐烂生蛆的人,正抓着一颗心脏啃食,殷红的鲜血迸溅出去,是那样的刺眼。

    “妖、妖邪杀人了!”

    老周疯狂大喊,同时连滚带爬的向着衙门里面跑去。

    然而。

    他的脚步还没有来得及跨入衙门大门,就被一只猩红的手掌刺穿,一股剧痛袭来,老周低头看去的时候,就见到一只手掌从自己胸口伸出。

    而且,手掌中抓着一块满是鲜血的跳动物体。

    他知道。

    那是自己的心脏。

    不多时,老周就彻底失去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