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扇花录 爱诗词的猫

第234章 你知道的

    陈凤年满脸委屈,两只手摇得像拨浪鼓一般:“谷主啊,你知道的,我这随缘剑法时灵时不灵啊。又不是我故意去攻击离微道尊,再说了,我也不知道这一剑为啥子有这么大的威力啊!”

    惊天神剑亦是满肚子苦水,锋芒尽敛,活像个被丈夫欺负的小媳妇,在陈凤年头上乌溜溜转着圈。

    飞羽楼少公子薛逸峰激动地连续拍掌,连声道:“妙极,妙极。”随即又皱着眉头,连声叹息:“哎,哎呀。”

    一旁的飞羽楼二夫人苏晓晨关切问道:“宝贝乖儿,又有什么不顺心的事了?”她一边说着,一边还往不远处的飞羽楼主瞪了一眼。

    薛逸峰一脸不耐烦,尖声喊道:“你别管!”心中却想道:“我还嘲笑陈凤年是绣花枕头呢,他好歹也能为好哥哥出力,我却只能傻坐着。是我不如他了!上官姐姐已然追上前去,不知能否帮助好哥哥脱险?哎,我也得想办法出力才是。”

    陆明渊却是哭笑不得,暗里忖度:“陈凤年虽是胡作非为,但一剑竟能撼动离微道尊,已在群雄面前为万剑谷挣了脸面。

    世人都笑这小子不务正业,最不成器。最不成器者有此功力,世人更不敢轻看我万剑谷了。”

    他便堆着假笑与歉意,向离微道尊拱手赔礼:“道兄,我这不成才的师侄是好心办坏事,且饶他这一回吧。”

    陆明渊分心多用,这边周旋场面,那边仍是牢牢锁定赵月儿气机,不肯放脱扰乱万仙大会的搅局者。

    两百里外的汉麟古剑通晓主人心意,锋芒益盛,气势愈壮,逐步缩短着与赵月儿的距离,不消一会儿便能追上赵月儿。

    离微道尊平稳了诧异心绪,心头忽又生出一缕明悟:“我在犹豫要不要出手,便有飞剑无端而来。既有此天人感应,便饶她一命。”

    只见九宫图上硕果仅存的那道光芒,倏然欺山赶海,疾往两百里外而去。

    陆明渊不料离微道尊中途变卦,眉头暗皱,却又无可奈何,心头火气冲将上来,恨不得在群雄面前指着陈凤年大骂一句“小畜生”。

    魔音宗主修为高深,又分明摆出拼命的架势,虽有洪元方丈加入战局,陆明渊以二对一,仍没有把握拦下魔音宗主。

    如今宋莉雅不动声色,一众掌门隔岸观火,离微道尊偏又不肯出力,一切重担都压在陆明渊身上。

    在万剑谷举办万仙大会,原是陆明渊苦心挣来的筹码,如今倒像是一块烫手山芋,容不得陆明渊隐藏实力。

    “既如此……索性来个釜底抽薪,连李鱼也一同杀死。无论他们拿李鱼当盟友还是当棋子,通通了账!”

    陆明渊决断既下,当即运转玄离神功,相隔数百里而神识竟与与汉麟古剑合二为一,全力催动剑心,演布出强横一招:“剑极流渊!”

    汉麟古剑原是气势汹汹,此时反而隐藏了耀眼光芒,只如一柄普通凡铁,短暂停驻云间后,突然如一条乌龙猛然脱出,瞬间掠到赵月儿与李鱼身旁,虚空里画了一个剑圈,倾泻下万道剑影,好似将九天上的银河一霎倒尽,磅礴万钧,天崩地裂,唯独汉麟古剑自身嘲风弄月,冷幽幽独留淡漠。

    赵月儿惊觉汉麟古剑威力猛增,已是不及抵御,无法逃脱,只好将柳眉一竖,急将李鱼整个抱在怀中,口中长长唱了一声:“吁!”

    李鱼突然被赵月儿抱在怀里,不必用眼睛看也知道情况危急。

    他满心自责,满心怜惜,同时也满心决然。

    精疲力尽的他,仍有一条路可以走。

    那就是凝聚枯竭散落的神思,燃烧,燃烧,换一次绚烂的流星陨落。

    “月儿姐,李鱼怎会让你孤身奋战呢?李鱼怎会让你独临死关呢?就算要死,也该我来!”

    刹那间的热血涌动,李鱼已将一切抛之脑后,只知道无论如何,也得护住这舍身相护的女子。

    心头迸现稼轩“要挽银河仙浪,西北洗胡沙”豪雄之句,桃花扇腾跃英雄不屈之气,舍命护花,舍我其谁,正是玉石俱焚不归路的义无反顾。

    却听得赵月儿半嗔半喜,低唤了一句:“真不听话。”

    这时万道剑影倾泻而至,与桃花扇红光剧烈交锋,漫空里都是轰隆巨响。

    李鱼却并没有死去。

    他立时满脸震惊,极招相会,桃花扇怎会安然无恙,自己怎会留有性命?

    忽觉赵月儿抱住自己的手软弱无力,继而身上束缚一轻,紧接着便是赵月儿的身躯从自己身上滑落下去。

    李鱼心头狂跳,急忙伸手抓住赵月儿,却见得赵月儿神情萎靡,紧闭着双眼,顿时明白过来,整个识海轰隆隆一片:“月儿姐将功力传到我身上,刚刚那一招消耗的,不是我的神识,而是她的生命。她还是为我牺牲了自己!”

    唯一庆幸的,便是赵月儿功力深厚,神魂并没有被陆明渊的剑气削灭,仍是保留了一口活气。

    这时洪元方丈已来到两人百丈开外,一眼瞧出端倪,顿时改变招数,将“降魔雷霆”转为“佛渡慈航”,将雨花一般的红光漫洒向李鱼二人,仍是苦口婆心:“为人为己,李施主都该回头。”

    忽见斜地里一道星光闪动,正是上官雁挥动怜星神剑,使出一招“昨夜星辰昨夜风”,将红光一齐兜住。

    洪元方丈第二次被上官雁拦住攻势,越发佩服上官雁的修为,不觉叹息道:“仙子既已旁观,为何仍要卷入因果?”

    “我不信因果,只求心安。”上官雁淡然一笑,对着李鱼喊道:“李鱼,你快走。你若走了,老方丈自无理由继续纠缠于我。”

    李鱼反抱着赵月儿的身躯,先给赵月儿灌入了三颗救命灵丹,又突兀说了一句:“是月儿姐。”

    上官雁点头道:“我知道的。她很好。”复又催促道:“你快走,好生照顾她。”

    李鱼亦明白眼前情势,只要自己赶紧脱离万仙大会的视线,上官雁反而可以安然无恙。

    他不能白白浪费赵月儿用牺牲换来的宝贵机会,便连道别之语也不说了,向上官雁投以一瞥后,急急御气腾空而去。

    身后上官雁已与洪元方丈战在一起,虽是功力无法匹敌,短时间内却有自保之力,完全牵制了洪元方丈的攻势,令其无暇追击李鱼两人。

    眼见得李鱼踪迹消失于眼前,洪元方丈无声叹息,上官雁芳心稍安,却惊见一道金光飞驰而过。

    这一道金光威力不算强大,本来不足以让洪元方丈和上官雁劳神分顾。

    但两人心中同时一跳,神识同一时间往金光方向望去。

    那一道金光正是离微道尊的九宫图残招!

    离微道尊心意改变,打算对魔音宗主网开一面,故而只是将功力所剩无几的残招递出,在群雄面前虚晃一枪。

    只可惜,风云变幻,赵月儿为了应付“剑极流渊”消耗过巨,已是无力抵抗九宫图残招。

    偏偏李鱼连番大战,伤势沉重而又心中焦虑,所有功力都用在彩云追月诀上,仓促中根本无法替赵月儿挡下残招。

    阴差阳错之下,那道锁定赵月儿气机的金光,“噗嗤”一声,无情没入了赵月儿身躯。

    赵月儿哇的一声,口吐一口黑血,反是从晕厥中苏醒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