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星武耀 玄雨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分别

    当然,这个答案林东云也只是在心里想想,并没有说出来。

    皇甫秋水听见林东云竟然说相信自己,心里顿时一阵暖意来袭,看着林东云的眼神中也浮现出了一丝莫名的神色。

    “那个……你放心好了,我绝对不会泄露有关你的任何事情的。”随即皇甫秋水稳了稳心神,突然严肃的说道,“对了,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我也要离开万阳城了。”

    “你也要离开?”林东云一怔,下意识问道:“这次准备去哪里?”

    皇甫秋水见林东云这么关心自己的去处,心里的小鹿顿时就不淡定了。

    “去玉炎城,估计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会留在玉炎城。”

    林东云想了想,点头道:“行,玉炎城距离玄冰城也不远,等我参加完玄冰宗秘境的试炼可以去找你。”

    “真的?”皇甫秋水心里一喜,连忙问道。

    “呵呵,当然了,难道我还会骗你不成。”林东云脸上露出一抹笑容,有意刁侃道:“不过你要提前为我准备一点能够提升修为的丹药,另外如果有辅助修炼的丹药的话,也帮我留下来,多少星币都不是问题,我可以先付给你一些三彩星币。”

    说完,只见林东云心念一动,从系统空间中取出了一个储物戒指。

    “这里面有五千万枚三彩星币,如果不够的话,到时候我再补给你。”这些星币对于林东云来说,都是一些身外之物,作为感谢皇甫秋水为他做的一切,他当然现在能做的就只有这么多了。

    所以,才会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道。

    皇甫秋水一怔,看着林东云递过来的储物戒指,一时间有些犹豫要不要接下来。

    本来这么多的三彩星币也让她有点发愣,但是皇甫秋水毕竟是见识过大场面的人,钱财对她来说早就是过眼云烟了,倒是这枚戒指……一时让她有点羞涩不已。

    “真是笨蛋,不知道男生给女生送戒指有什么涵义吗,虽然是储物戒指,但也是戒指啊,真是个木头。”皇甫秋水忍不住在心里吐槽道。

    只不过林东云哪里能听见她的心生,如果能听得见,恐怕他会立马把储物戒指收回来,然后换一个储物袋给皇甫秋水。

    只是皇甫秋水并没有给他收回来的机会,便直接将储物戒指给接了过去。

    而且皇甫秋水接过储物戒指后并没有直接收起来,而是直接戴在了手上。

    “对了,我该怎么联系你?”皇甫秋水低头看了一会手上的戒指,突然抬起头看向林东云,眼神瞬间就布满了一层莫名的光彩,问道。

    林东云也没有太过观察到这种细微的变化,只是闻言直接将智能腕表的编号告诉了皇甫秋水。

    “行了,前往玄冰城的飞舟也差不多要启航了,我该离开了。”随即,林东云开口道。

    闻言,皇甫秋水眼中闪过一抹失落,不过很快就恢复如初了,开口道:“好,那我在玉炎城等你。”

    林东云点点头,然后便离开了房间。

    皇甫秋水站在房间的窗户旁看着林东云的身影从珍宝阁出去,直至消失不见后,才呢喃道:“我是不是有些太主动了?”

    不过,随即皇甫秋水便再次喃喃自语道:“有那么厉害的天赋,长得还帅气,主动一点怎么了,而且看他的样子比那些大家族的少爷强多了,虽然有些木头,不过这样也挺好。”

    ……

    此时此刻,林东云并不知道皇甫秋水的想法。

    不多久,他便与老王一起来到了飞舟所在的位置,登上飞舟后几分钟,飞舟就起飞朝着玄冰城飞了过去。

    傍晚十分,林东云和老王便来到了玄冰城之中。

    不过两人并没有着急返回玄冰宗,而是在玄冰城的望仙楼住了下来。

    望仙楼酒楼二楼的散座上。

    林东云和老王埋头吃着望仙楼中的特色美食。

    就在两人吃的正香时,一旁的低声议论的声音却是引起了两人的注意。

    “玄莲长老的徒弟下手真是太狠了,竟然把王坦给打成了重伤,这下玄庚峰可是吃了不小的亏。”

    “谁说不是呢,虽然玄庚长老是出了名的护犊子,但人家弟子切磋,就算是他也不好说什么。”

    “我听说上次玄庚长老因为一个弟子被欺负,都杀到玄莲峰上去了,让玄莲长老丢尽了面子,这一次何浩激将王坦,恐怕跟那件事情脱不了干系。”

    “肯定就是因为那件事情了,否则的话,何浩怎么会故意惹怒王坦,让王坦跟他上擂台决斗。”

    ……

    “走,回宗门。”林东云听到这,脸色已经低沉的能挤出水来了。

    老王闻言,也立马放下了手上的筷子,跟着林东云一起快速离开了珍宝阁。

    他明白事情的轻重缓急,而且出事的还是跟林东云关系很铁的王坦。这让他们不担心都不行。

    很快,林东云和老王便回到了玄冰宗内。

    “跟我一起去玄庚峰。”林东云转头看了一眼老王,没有什么废话的直接道。

    老王没有丝毫犹豫,直接点头跟着林东云一起飞向了玄庚峰的方向。

    此时此刻,玄庚峰上。

    蒋魁和魏涛还有侯战一干人全都守在玄庚长老的门外。

    而且,几人的脸上全都是一脸愤怒的表情。

    “师兄,要我说咱们就直接去玄莲峰,把何浩那小子给废了,给六师弟报仇!”侯战看了一眼蒋魁,忍不住开口道。

    “胡闹,你以为玄莲峰是那么好去的吗?师父还没出来呢,一切等师父为师弟治疗好再说。”蒋魁呵斥道。

    不是他不维护自己的师弟,但是现在毕竟是牵扯到玄莲峰那边。何况师父还不在,没办法商量善后的事。

    “大师兄,三师兄说的对,咱们就应该去废了那个何浩,让他知道咱们玄庚峰不是好欺负的。”杨丹也忍不住说道。

    但蒋魁瞪了一眼杨丹,道:“师父还没发话呢,咱们不能擅作主张,而且现在去找玄莲峰的麻烦,何浩不但不会应战不说,反过来还会倒打我们玄庚峰一耙。”

    “毕竟王坦师弟是自己决定要上擂台跟何浩决斗的,被何浩打成这般模样,也怪他自己傻,早点认输的话那至于这样。”

    “虽然何浩把王坦师弟打成了重伤有些说不过去,但是人家占着理呢。”蒋魁继续说道。

    对于何浩将王坦打成重伤的事情,蒋魁心里自然也满是怒火,毕竟他可是这些人的大师兄。

    当师弟受到欺负的时候他不能为师弟报仇,心里自然也过意不去。

    可是,现在的情况并不是想报仇就能去报仇的。

    王坦已经重伤昏迷好几天了,而玄庚长老和玄冰宗的妙容长老也在里面一直守着他。

    他们每个人都心里藏着一团火,但是现在作为大师兄,他不能冲动。

    得想个周全的主意后,再做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