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在下壶中仙 海底漫步者

第一百五十三章 才一年级就开始脚踏两条船了吗?

    翌日清晨,前川公寓,雾原秋日常带着四狐前来蹭饭。

    前川美咲穿着蓝白两色的家居服,在狭小的公寓内翩翩起舞,如同穿花蝴蝶一般将料理摆满了一桌。她已经很习惯现在的生活了,雾原秋负责提供安全感以及工作,她则照料好家里的方方面面,大家生活在一起,就像一个普通的大家庭一样。

    她也挺适应这种生活的,她原本就出身于四国一个乡村大家族之中,从小就习惯了应对大量家务,现在只有七个人加一条狗,她都没觉得有什么压力。

    雾原秋进不了厨房,除了吃别的不会,就在那里逗小花梨玩,笑眯眯问道:“花梨酱,在幼稚园怎么样,有没有人欺负你?”

    小花梨没爸爸,那他作为这个小团体的唯一男性,有着一定的天然义务谁敢欺负小花梨,就别怪他重拳出击,亲自劈两块砖给那家伙瞧瞧。

    小花梨正爱惜地整理校服,萌萌哒一抬头:“没有人欺负我,大哥哥,老师对我很好,大家对我也很好,我还被选上去参加表演。”

    “哦,表演?什么表演?”

    “七个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

    雾原秋一怔,七个白雪公主,哪来的七个白雪公主?

    他笑道:“是《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吧?花梨酱是不是要演白雪公主?”

    小花梨期待地说道:“我是演白雪公主,不过就是七个,除了我还有六个,我们要一起跳舞唱歌。”

    幼稚园在搞什么飞机,这改编力度也太大了点吧,硬生生加了六个主角?不过雾原秋不在乎,孩子觉得好玩就行,而且参加表演也有利于孩子身心健康发展,表演剧目不需要太过在意。

    他鼓励道:“好好演,要成为最出色的白雪公主!”

    小花梨用力一点头,萌萌哒道:“好的,大哥哥,我一定演好,成为最漂亮的白雪公主!”

    雾原秋欣慰一笑,小孩子是不能整天关在家里,确实要过过集体生活,现在小花梨的精气神看起来和以前完全不同了。

    小花梨看样子在幼稚园待得很愉快,他放了心,又老生长淡了一下“宽容、谦让、友爱,莫要欺负别人”,再强调强调“胆子大起来,被霸凌了也无需忍让,及时回来告诉哥哥”,这才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结束了客串“爸爸”。

    前川美咲这会儿也忙完了,给他盛了一碗灵米饭,而雾原秋摇了摇头,一指四狐吃的那锅,示意他吃那个就好有了灵气种子,他日常就可以持续不断地吸引灵气聚集,单纯食用灵米对他没太大收益了,不如把这些米拿去喂三知代或干脆在润姿屋卖掉换钱。

    前川美咲很柔顺地帮他换了一碗白饭,连为什么都不问,而雾原秋动了筷子,随后一家人一起吃起了饭。

    四狐凑在一起说说笑笑,雾原秋则和前川美咲商量了几句润姿屋的准备工作,然后想起一事,笑问道:“对了,美咲姐,我准备换个地方住,你看怎么样?”

    前川美咲一愣,迟疑着抬手问道:“雾原君要搬走吗?”

    雾原秋指了指月娘她们,笑道:“是啊,这里太小了,天气也越来越热,她们受不了了。”

    前川美咲轻轻点了点头,知道雾原秋说得很有道理,这公寓七个人坐着吃饭就快挤死了,五个人一起睡肯定更糟糕,但……她不太希望雾原秋搬走,她挺喜欢现在这种生活的,只是她也无法表达出这种意思,那有赖上雾原秋的嫌疑。

    沙太郎本来懒洋洋趴在小花梨背后,听到雾原秋的话耳朵抖了抖,坐起来很严肃地望着雾原秋,似乎在表达某种反对之意它理论上是雾原秋的宠物,但实际上,它整天和小花梨混在一起,感情很深,要是雾原秋要搬走,它就要纠结了。

    小花梨正吃饭吃得香,听到这消息也很吃惊,马上抬头望了过来,弱弱问道:“大哥哥你不和我们住了吗?”

    雾原秋连忙摇头笑道:“不会,我是想……我们一起搬走怎么样?我们一起去住大房子,有后院的那种!”

    “一起搬走住大房子?”小花梨马上望向了前川美咲,期盼道,“妈妈,能行吗?我想以后继续和大哥哥一起吃饭,也想和沙太郎在后院玩。”

    雾原秋也挺想和前川美咲一起合租的,笑道:“是啊,美咲姐,我和沙太郎也舍不得小花梨,所以我来问问你,如果你同意,我就找个更大些的房子,到时你和花梨酱也一起搬过去。”

    他其实是想继续吃前川美咲煮的饭,月娘她们刚刚适应现代社会,要照料好一个家还需要一定时间,他自己则完全没有下厨的想法,更不想回到过去天天吃速食便当的生活。

    而且前川美咲性格也合适,她知情识趣,遇见什么奇怪事都能装睁眼瞎,住在一起也不会有什么不方便很多事她心里应该也有数了,哪天看到客厅里窜过去一只杂毛大狐狸,估计也会当没看到,一切照旧。

    不过他尊重前川美咲的意见,毕竟人家也是位单身女性,和他这个少年住在一起也未必乐意。

    所以,行是最好,不行也没关系,全看前川美咲自己。

    听到合租同住的请求,前川美咲有些不好意思,但隐隐心里也松了口气在大城市,单身母亲带着一个年幼的女儿,真的举步维艰,整日担惊受怕,自从认识了雾原秋日子才逐渐有了点样子,她本心真不想雾原秋搬走。

    但雾原秋不搬怕是不行了,那似乎也就跟着他一起搬走一条路,就是一个单身女性和一个少年明目张胆地合租,确实有些令人羞涩。

    不过似乎也没什么关系,毕竟他是个大妖怪嘛,自己只是和一伙好心的妖怪住在一起,帮助它们在人类社会立足……

    对,就是这样,自己只是和妖怪们住在一起,不涉及其他!

    她在那里犹豫了一会儿,做好了心理建设,给自己找了个不错的理由以对抗有可能的风言风语,又无奈地摸了摸女儿的小脑袋,轻轻点了点头,抬手道:“那就……请雾原君以后多多照顾了。”

    沙太郎又趴下了,不离开雾原秋也不和小花梨分开,那它搬到哪里去住都行,它不在乎,而小花梨也满意了,回头搂了搂沙太郎的狗头,接着便香香地继续吃饭饭她也不在乎搬去哪里,有妈妈有大哥哥有狗狗就行。

    雾原秋也满意了,前川美咲要是坚持不肯一起搬走,他估计也要遗憾好久,但现在当然没问题了,厨师还在,居住条件也能改善,这就是单纯的好事。

    他笑道:“那可我要好好挑一幢大房子,挑好咱们就一起搬走,美咲姐也早些做做准备。”

    前川美咲柔顺点头,也不管雾原秋准备把房子选在哪里,反正选好她就跟着一起搬家,同时心中也有些雀跃,已经开始思考怎么布置新家了那是她的工作,在她看来,男人不该为家里的事操心,只要在家里舒服就行了,而营造这份舒服,就是她工作的一大重点。

    …………

    雾原秋吃完了早饭,抹抹嘴什么也不管就跑了,前川美咲和月娘她们会一起去润姿屋,顺路送小花梨上幼稚园,沙太郎那呆狗随便,在家看电视也行,睡觉也可,反正它也不怎么爱动弹。

    他一路跑到了电车站,乘上电车,找到了千岁,继续陪“量子中间态女友”上学。现在两个人关系亲密多了,他刚挤开人群,千岁就主动往他圈出来的安全区钻,态度很正常雾原秋这次学乖了,每天都花点时间报告一下行踪,不算失踪,千岁也就没什么意见,甚至都不关心他跑去了哪里,反正他又不会说。

    不过,千岁仰头看了看他,又嗅了嗅他身上的味道,有些奇怪地问道:“阿齁,发生了什么事,你好像……有点不一样了。”

    雾原秋低头一笑:“哪里不一样了?”

    千岁仔细看了看雾原秋的脸,直觉告诉她,雾原秋是有了点改变,靠近了他,甚至觉得气压都低了几分,有点让人寒毛倒竖,而且他的眼睛更明亮了,被他盯着,刺得人有些发痛。

    但这只是种玄之又玄的直觉,从视觉方面来看,他又似乎还是老样子,没什么变化。

    不过,这阿齁身边挺凉快的,身上好像在冒凉气,好像人形空调一样。

    千岁在那里琢磨了一会儿,没想出该怎么说,又被雾原秋锐利又明亮的眼睛盯得有些不好意思,哼哼道:“身上更臭了!”

    雾原秋奇怪地闻了闻自己:“有吗?”

    “有,就是阿齁的臭味。”

    “那我离远一点好了。”

    雾原秋还是很会照顾女朋友心情的,马上挤着要往后退,而千岁伸手就揪住了他的领带,歪了头也不看他,示意现在的距离就很好,不用离开。

    雾原秋停下了脚步,微微一笑,左右晃了晃,把周围的人挤开一些,低头闻了闻千岁的头发,轻笑道:“你身上倒是很香。”

    “切,当然,我生下来就香喷喷的。”千岁感受着发旋处的热乎气,小脸红得更厉害了,不过她没说实话,她以前身上根本没什么体香,药味倒是挺足,现在这淡雅的香气,都来自于上次在润姿屋泡药浴,结果到今天身上的味道还没散。

    两个人随着电车的颠簸享受一会儿静寂,雾原秋差点忍不住伸了狼吻下去咬一咬小羊羔,不过好歹脑子还在,知道这是公共场所,真伸了嘴下去估计要被千岁这个很容易害羞的“准女友”连踢十几脚。

    他干咳了一声,没话找话问道:“这几天学校有出什么事吗?”

    千岁心不在焉道:“没什么,就是在吵学园祭的事。”

    “学园祭?”

    “对,要和家长开放日一起办,我们班都吵疯了,在争干什么好,你们班估计也差不多。”

    学园祭类似于文化祭、创立者祭,不同的学校风格不同,不过曰本崇尚学生自治,通常都是老一套,就是班级、社团进行自我展示,摆摊也好,比赛也行,演出也罢,反正是一个面向学生和社会人士的大型校园节日,规模可大可小,像是比较有名的“早稻田学园祭”,游览人数通常都要超过十万的,二十万人次的也有过。

    当然,清水高校在名气和规模都不能和早稻田那种名大学相比,但起码也得有个七八千人来晃一晃,也算不小的舞台。

    不过雾原秋不关心这个,高校青春热血生活能蹭着边体验一下他是不反对的,毕竟来都来了,总要体验一下异国风情,但让他专门拿出几周一个月的时间去争吵、去准备,那他就敬谢不敏了,他没那么多闲工夫。

    好在不是班干部、学生会干部,不然想跑都跑不了。

    他只是笑道:“到时我们一起逛逛?”

    千岁吸了吸鼻子,哼哼了两声,没说同意但也没说不同意笨死了,阿齁,这还用问吗?那天当然是咱俩一起玩,我不陪你还能陪谁?

    不对,是我看你孤零零太可怜,勉强陪着你,你得再问我一次!

    他们一路闲聊着晃晃悠悠就到了站,雾原秋听千岁说了说以前国中时学园祭的事儿,预测了一下他们该玩什么,正兴致勃勃间,两个人就到了学校门口,而就算到了学校门口,他们两个人也没有分开的打算,就在风纪委员会干部的注视下,继续肩并肩往学校里钻。

    而这时,一阵发动机轻响,一辆黑色的高级轿车停在了校门口,司机一路小跑绕过来开了门,丽华晃着一头卷毛,挥舞着小折扇,趾高气昂地下来了,脸上就差写上一行字犬金院家的大小姐亲自来上学了,所有人快点跪迎!

    雾原秋和千岁一起停下了脚步,准备等等这个卷毛蠢蛋,哪怕这家伙再闹心,好歹也混在一起久了,是朋友不假。

    丽华像是骄傲的小母鸡一样走了两步,看到自己最好的朋友以及次好的朋友了,终于露出了笑脸:“早安!”

    “早,快过来!”雾原秋和千岁也打了个招呼,同时示意她别磨蹭了,装哪门子的大小姐优雅,走快点!

    丽华不肯,就一摇一摆地走,而走近了,瞧了瞧雾原秋的校服领带,发现有点皱巴巴的,直接伸手就给他捋平了,还顺手帮他整理了一下衬衣领子,这才满意一点头美佐那庶民说得没错,雾原是挺缺人照顾的,连个领带都系不好,我身为他的好朋友,是该担负起责任!

    雾原秋愣了,看着她有些匪夷所思你为什么要帮我整理领带衣领?这种事不是该提醒一声就行了吗?

    千岁也愣住了,猫眼猛然锐利起来,在雾原秋和丽华两个人的脸上巡视,小脸上全是狐疑之色他们什么时候这么亲密了?这阿齁背着我干了什么?

    风纪委员会的干部们也愣住了,死死盯住了雾原秋。

    千岁是可爱系的猫眼少女,现在又脱离了病猫状态,能算个病美人,而丽华更不用说了,豪车接送,细皮嫩肉,一头卷毛,明显是个貌美如花的千金大小姐,结果都对一个男生这么亲密?

    好小子,真是人不可貌相,有志不在年高,你才一年级就已经开始脚踏两条船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