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在下壶中仙 海底漫步者

第二百六十八章 旅行礼物

    翌日下午,东京警视厅特殊事件对策二课,全体会议。

    德田梨深宣读完命令后,环视着室内的所有异能者,沉声说道:“名单上的诸位,你们现在可以离开了,离职补偿金会在七日内打入诸位的帐户内。回归社会后,请遵纪守法,使用异能前,请向二课报备。”

    接着她又起身微微鞠躬,“感谢诸君之前对警务工作的支持!”

    经过和雾原秋的接洽,拿到了数套“异能单兵作战系统1.0”试用版,二课已经不需要这么多异能者了,所以除了少数品性较好的异能者之外,其余的异能者全部被清退,自行回归社会找工作。

    反正这些人也不干活,留着只会浪费资金,不如让他们早点滚蛋比较好。

    至于他们会不会去加入新生会……

    德田梨深已经不在乎了,很快警视厅就会对新生会产生压倒性的优势,这些人要是敢违法犯罪,加入新生会聚众作乱,到时正好一劳永逸,把他们全关进特殊看守所。

    二课的异能者之前大多已经听到少许风声,但没想到这么快接到正式通知,面面相覤之下,有几人欲言又止,但偷眼望望坐在旁听席上的雾原秋、三知代以及北海道系的异能者,很识趣的把话又咽了回去。

    德田梨深请了这帮人来镇场子,那明显就已经做好了镇压一切不服的打算,现在再叽叽歪歪,搞不好就要被清算旧帐,离职金没了不说,人都别想走出警视厅的大门。

    村吉拓低着头也没敢吭声,现在形势比人强,没人支持他,他这小细胳膊拧不过雾原秋这根粗大腿,也就只能认了,第一个站了起来,默默盯了德田梨深一眼,径直往门外走去。

    这事不算完,大家走着瞧。

    随后,之前被清退的异能者也纷纷起身,一起默默离开,不少人一脸忧愁,颇为后悔之前过于膨胀。

    以前在警视厅还是挺舒服的,现在好日子结束了。

    德田梨深没理他们,直接吩咐散会,二课重新编组的事回头再说,径直迎向雾原秋,含笑伸手:“雾原桑,辛苦了,以后就请您多多关照了。”

    帮她站场子也是购买协议的一部分,算是一种售前服务,现在事情解决了,警视厅以后准备依靠雾原秋提供的装备,把异能者严格管理起来,不再采用怀柔政策。

    把钱给那些贪得无厌的异能者,还不如给雾原秋,起码他态度好,只要钱,没打算破坏社会秩序。

    雾原秋伸手和她相握,笑道:“没什么辛苦的,就是过来坐了坐。以后的事也好说,德田桑和南夫人直接联系就好,她可以代表我做大部分决定。”

    “我明白了,我会和南夫人沟通好。”德田梨深越看雾原秋越顺眼,真是恨不能把他留在东京,老老实实不惹事的异能者才是好的异能者,警察就喜欢这种人。

    可惜不行,甚至试探性的挖墙角都不太敢,武川元美就差挂在雾原秋大腿上,一旦挖墙角传回了札幌,北海道道警总部一定会疯了一样向警察厅投诉。

    雾原秋和德田梨深闲聊着就准备离开特殊事件对策二课,但出了门发现之前遣散的异能者们还没走,正远远站在电梯门前看热闹,而村吉拓则被一堆一课的机动队队员围着,其中几个还穿着“异能单兵作战系统1.0试用版”,全神贯注防备着村吉拓暴起伤人。

    村吉拓则很强行压抑着愤怒,向着领头的两名巡查部长咆哮,但时间不大,似乎怕惊动了会议室里的人,非常有修养。

    德田梨深对这一幕丝毫不感意外,伸手相请:“雾原桑,各位,请走这边。”

    估计是在秋后算帐了,这是警视厅的家务事,雾原秋管不着,但他好奇的看了两眼,笑问道:“需要我等等吗?”

    警视厅是特殊客户,只要警视厅舍得花大价钱开始装备“异能单兵作战系统”,那地方警察总部立马就会跟上警视厅和地方警察总部名义上同级,但警视厅对地方警总有指导职责,毕竟这可是曰本第一个警察机构,比警察厅成立的还早。

    德田梨深摇了摇头,看了看别的异能者都躲得远远的,含笑道:“不需要辛苦雾原桑,他们已经接受遣散命令了,现在身份是普通民众,敢动手就是挑战整个警视厅,他们没那个胆量。”

    顿了顿,她也怕雾原秋误会,又补充道,“只会追究村吉拓一个人,他之前做事十分不堪,并不是在单纯地打击报复。”

    她说着话还向后招了招手,立马有人给她送上一台平板电脑,她打开点了几下,拿给雾原秋看,上面全是村吉拓干得一些好事。

    雾原秋大概瞧了一眼,发现这家伙和高濑浩史倒是半斤八两,多次动用异能影响普通女性,骗财骗色都挺齐全,还私下里鼓动原二课不少成员和上级对抗,罪过说大不大,但确实有点恶心人。

    几个月的时间,不提酒吧夜店那种一夜情,他给人戴了不少绿帽子,还给受害者老公发过炫耀床照;有女性发觉被近乎迷J了要告他,他还用人家孩子威胁过受害者,声称会让对方的孩子死得不明不白。

    以前他有用,警视厅不追究,现在他没用了,警视厅就开始翻老帐了,直接要把他扣起来展开调查,只能说警视厅其实也不是什么好鸟。

    雾原秋没兴趣为这种人渣说话,也无心多管警视厅的乱事,反正他只是为了赚钱,东西能卖掉就好。

    搞基建真的烧钱,和把钱往水里扔一样,很多时候也只能听个动静,连点变化都看不到。

    他笑了笑,把平板电脑还给德田梨深,什么也没说,换了条路走了,而另一边也有了结果,村吉拓咆哮归咆哮,根本不敢动手,在警视厅内袭警,警察百分百会乱枪击毙了他,就算能逃出去,警视厅也肯定会追他到天涯海角,他以后别想有一天安生日子。

    最后,他被迫戴上了壶中界出产的新产品灵力紊乱手铐,专供异能者使用,戴上后体内灵气震荡不休,别再想激发灵纹。

    等待他的是赔偿受害者、罚金以及追究刑事责任,估计短时间内别想自由自在地在东京闲逛了。

    …………

    回了柳田家后,雾原秋伸了懒腰,对三知代说道:“收拾一下,准备回家。”

    出来好几天了,是该回去了,柳田家的安全也用不着他再操心,武川元美等人会管的。生意方面交给南平子就好,她现在正如鱼得水,扩展人脉,想来很快就能搞定东京方面的市场。

    至于新生会,他们从昨天下午就没动静了,估计七名成员被剥夺了异能,裤子都吓湿了,现在内部八成又有了纷争,要不要再和警视厅掰掰腕子重新成了问题。

    所以得快些离开东京,不然这帮家伙八成要打退堂鼓,他们要是不和警视厅干起来,影响壶中界出货赚钱。

    必须赶紧走,好让新生会接着和警视厅折腾!

    三知代自然没意见,轻轻点头后就回去收拾了一下行李。她是空着手来的,也没去逛街,但柳田家投其所好,送了她不少名贵茶具、刀具和古籍。

    当然,雾原秋也有一份,三知代也帮他打了包,然后就在柳田甲的依依惜别下,乘坐私人飞机回了北海道的新千岁机场,又乘坐犬金院真嗣安排的车辆回家。

    飞机是比汽车快,但其实时间也没少花,主要是折腾。

    世田谷到羽田,羽田再到千岁市,千岁市再到札幌,等雾原秋回到家时已经时傍晚时分。当然,折腾归折腾,能回到家还是很开心的,他这个人其实也不喜欢乱跑,虽然没三知代宅得那么厉害,但基本也能算个半宅,没特殊事件的话,活动范围也就居住点方圆十公里内。

    他在家门口下了车,拎了行李,向三知代客气一声:“要不要进来坐坐?”

    三知代看了他一眼,又目视前方,淡淡道:“我们之间的关系,你不是真心邀请,没必要说废话的。”

    雾原秋觉得有道理,把车门关了滚蛋吧,前女友!

    他目送一点也不讨人喜欢的前女友被车拉走了,转身就进了院门,而前院树上、花丛中枝叶轻微晃动,后院也溜过来两只皮毛油亮的大狐狸,总计四只,齐齐伏身向他行礼,恭迎天狐回家。

    这是雾原秋打电话从“狐人留学院”调过来的天狐卫士,虽然他在东京很硬气,一言不合就把新生会按在地上打了一顿,但也怕这帮神经病弄不过他,跑来抄他的老窝,所以防了一手,叫了四名身经百战的天狐卫士来看家。

    以狐身看家,曰本野生狐狸很多,就是被路人不小心看到了也不值得多惊奇,而且挑选的狐人都多少会点幻术,日常藏起来,一般人也找不到他们。

    四只负责屋外,沙太郎负责室内,外加月娘、玉娘会轮流过来借宿,新生会不来也就算了,来了估计也是送人头。

    一群半妖都不算的血脉术士,遇上正经的妖怪,还是有心算无心,暗中偷袭,绝对不可能赢。

    可惜新生会没来,在东京不好抓作恶的异能者进壶中界当标本,但在自己家里就方便了,完全可以偷藏几个俘虏。

    白花心思了,可惜可惜。

    雾原秋含笑向四只狐狸点头,感谢了几句他们的辛苦,倒是四只狐狸一派严肃,看起来不是一般的忠诚可靠五百名天狐卫士,只有他们四个有资格来护卫天狐领主在人间界的居所,这就是资历啊!

    从此以后,他们就是天狐的贴身卫士了,等级大幅上升!

    吕七斗就在其中,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干的,从难民到伐木工,伐木工到天狐卫队,卫队到留学院安保,安保到安保头目,现在竟然已经干到天狐贴身卫士了,简直稀里糊涂。

    这到底什么时候能回去结婚啊?

    但他也不敢问,反正他也没太有脑子,上面让他干啥就干啥。

    好好干完这三个月,应该就能回去了!

    回去就结婚,听说现在结婚有补贴,生二胎也有补贴,生三胎天狐负责养,生四胎天狐接着养还会发巨额奖金,敢生五胎公开表彰挂大红花送去游街,分房分地升职全部优先,买什么东西都打七折。

    吕七斗幻想着红娘娇俏可爱的笑颜,立志起码要生五个血脉优秀的崽,径直又钻回了花丛中,开始警惕着入侵者,随时准备发起突然袭击,不然都对不起天狐许诺的免费奶粉和尿不湿。

    很快,他就发现街对面跑过来一个人类,一头可怕的卷毛一颤一颤的,但他没动弹,这名人族得到过授权,不是敌人,可以进出天狐居所天狐大人的审美也太怪了些,怎么会和这种头发怪怪的人族交朋友,想不通啊!

    卷毛丽华根本没发现雾原秋院子里多了狐狸,径直就冲进了房里了,在玄关甩掉鞋子就追上了雾原秋,娇憨道:“喂,你回来了!”

    前川美咲、小花梨、玉娘和沙太郎也在,雾原秋刚进门正和他们说笑呢,闻声回头看了她一眼,几天不见倒觉得有些亲切,笑着点头道:“回来了。”

    卷毛丽华见他态度不错,立刻精神了,追在他身后抗议道:“你去东京玩为什么不叫我,我第二天醒了才知道!”

    雾原秋正在分礼物,出门一趟总要给家里带些东西,闻声随口敷衍道:“不是去东京玩,好边有事。”

    “有什么事?”

    “你爸爸没告诉你吗?”

    丽华气鼓鼓道:“没有,我说要去东京,他都不肯,还让奶妈不准给我订机票,下次他再来我要把门关死,不让他进来!”

    雾原秋没意见,犬金院真嗣被女儿关在门外又不关他的事,人家父女俩怎么相处是人家的事。他随口道:“你高兴就好。”

    丽华重重点头:“好,下次我就把他关在门外!”

    雾原秋无所谓地点了点头,接着从行李中掏出礼物柳田家帮他买的,他去东京一趟,什么景点都没看,旅行纪念礼物就更别提了。

    沙太郎得到了一顶帽子,小花梨是一套童话题材的拼图,前川美咲是一套东京风物志,如果她看了觉得有趣,将来可以去东京旅游,她平时工作家里两点成一线,雾原秋也觉得挺不好意思的,希望她偶尔也能出去走走玩一玩。

    至于玉娘、月娘等小狐狸,雾原秋也没忘记,全都一样,都是知名化妆品,这些小狐狸就喜欢类似的东西,薪水基本全买衣服、化妆品、首饰之类的玩意了,就连容娘都会舍得在这方面花钱。

    帮忙看家的吕七斗等人也有,雾原秋取了许多土特产出来,让玉娘回头转交给他们,没事时他们可以吃着打发时间。

    他一贯还是挺会照顾自己人的,很会为他们着想。

    小花梨得到礼物很高兴,给沙太郎扣上帽子,咯咯笑了一会儿,又摆弄了一下拼图套装,准备回头和沙太郎一起玩,嘴上则甜甜笑道:“谢谢大哥哥!”

    以前她是很少收到礼物的,旅行礼物就更少了,现在超开心。

    雾原秋喜欢小孩子,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小沙梨开心,前川美咲就高兴,笑眯眯收起了自己的礼物,赶紧去张罗饭菜,要让雾原秋吃顿好的。

    玉娘则含羞将她们分到的那一堆运去楼上。丽华眼里没玉娘,之前她问过了,这是雾原秋的侍女,她自己就有一大堆女仆,早就习惯了女仆的存在,只是晃着一头卷毛问雾原秋,表情十分期待:“我的呢?”

    别人有的,她就该有,从小就这样的。

    雾原秋自然不可能忘了她,好歹也是朋友兼邻居,今天她不来,明天也会带去学校给她。他马上拿出了一套儿童版的插画百科全书,笑道:“给你的,回去好好看一看,下次别再说见过活恐龙了,美国没有,地球上也没有。”

    “我真的见过!”丽华不高兴了,晃着一头卷毛还在嘴硬。

    雾原秋不惯她的毛病,举起书要打她脑壳,没好气道:“没有就是没有,恐龙早死光了,别整天为了显摆张口就来!”

    我天天往你家看两眼,盼着你回来的,你回来就凶我!

    我要告诉我爸爸!

    丽华肚里抱怨,不敢嘴硬了,老老实实接过了书,但很快又高兴起来,晃着一头卷毛道:“我会好好看的。”

    雾原秋刚回家,心情正好,也无心和她计较,这卷毛在他感觉和小花梨差不多大,不,应该比小花梨还要小一些,至少小花梨乖巧懂事。

    他微笑道:“乖,留下来一起吃饭吧!”

    丽华更高兴了,用力点头:“好,我……我就在这里和你一起吃饭!”接着她晃了晃卷毛,兴冲冲往厨房走去。

    最近她在奶妈的指导下,也学了一点料理,自我感觉成果相当喜人,感觉是时候展现一下了。

    毕竟,三知代已经用完雾原秋了,现在千岁在用,但应该也快用完了,算算也该轮到她拿到雾原秋的使用权,那当人家女朋友,奶妈说了,要有女孩子的样子,所以必须展现一下女子力!

    她走了,雾原秋又拍了拍小花梨的小脑袋,拎着行李回房间准备洗漱一下,等吃完了饭处理一下壶中界的事儿,就去看看女朋友。

    所有人都有礼物,女朋友自然是重中之重,五好男友怎么可能忘了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