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在下壶中仙 海底漫步者

第三百零六章 我很抱歉

    千岁本来都下定决心再也不搭理雾原秋了,但现在他人彻底消失,她心里又有些怅然若失起来,雾原秋自杀的可能性不高,但不排除自闭了,想彻底离开札幌这个伤心地。

    过了十几天,她气已经消了不少,这会儿又有些想起雾原秋的好来了。雾原秋性格很温和,很会替别人着想,对女朋友很尊重,也从不抠抠索索的很小气,除了被三知代迷惑了以外,别的其实没什么缺点,但有几个男生看了三知代能不流口水呢?

    当时好像不该拿弩射他,该像妈妈说的那样,就默默流眼泪,让他内疚到主动认错,等过十天八天的再找别的理由收拾他。

    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稀里糊涂就分手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挽回。

    她恍惚间都没再管还在抱怨的卷毛蠢蛋,径直回家,摸着手机犹豫要不要发封邮件问问雾原秋到底去哪里了,但主动联系他,少女的矜持可就全没了,有些担心以后会被他看不起。

    要不要问问呢?

    她正纠结,一抬头看到三知代正被一辆警车送回来,不由停住步子。

    三知代看了她一眼,神情淡淡,没什么表示,而千岁微微犹豫后,轻声问道:“你去做什么了?”

    和雾原秋分手后她就没再见过三知代,本来准备也不和她再说话的,但突然发现雾原秋没跑去投靠她,事情就不太一样了,正好遇到,就准备和她说彻底说清楚。

    三知代礼貌地送走警车,转而望着千岁轻声道,“去帮黑木处理了一只魔物,他找不到雾原,就拜托到我这里了,但你该不是想问这些,你至少该七个月不和我说话的,主动打招呼是想说什么?”

    “我以后不和你争什么了。”千岁也没心情和她闲聊,望着路对面说道,“你又不喜欢他,请不要因为我们之间的关系,再破坏我们的感情,他不是衣服玩具……以后别的东西我都可以让给你,你和他保持好距离,就这样。”

    三知代也从千岁身上挪开目光,望向街口,淡淡道:“你又不是我,怎么知道我不喜欢他?”

    “你喜欢他?”千岁不信,不高兴道,“我不是在开玩笑!”

    三知代轻声道:“以前是说不上喜欢,但现在有点喜欢了,我想和他在一起。”

    千岁呆了呆,奇怪道:“你喜欢他什么?”

    “说不清,但我不想失去他。”三知代也是在中直岛要逃命时才发现这一点的,当时完全没有取胜的机会了,雾原秋很痛快的放她逃走,而她确实也逃了,但没逃两步,想到雾原秋会死在这里,以后再也见不到他,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突然就想去冒不必要的风险,替雾原秋求得一线生机。

    那时她才突然发现,如果失去雾原秋,她会失去一个对手,一个想战胜的目标,一个可以随意说话交流的朋友,一个可以压榨白嫖的对象,她的人生会失去非常多的乐趣。

    她不想雾原秋死,她想把他留在自己身边。

    在她看来,这就是喜欢,没什么问题,但真说喜欢雾原秋某个优点……雾原秋没什么突出的优点,她想不出来,只知道自己再也不可能遇到一个和他一样的人。

    她决心早下,本来是想把他从塑料姐妹手里抢过来的,但计划失败,雾原秋确实惹千岁生气了,千岁也确实要和他分手,但分完手,雾原秋也没来找她,大大出乎她的意料。

    是个笨蛋,但他人品在某些方面确实过硬。

    她望着街口的行人,淡淡道:“我们之间的关系确实不该涉及到他,这一点我同意,我们以后不要再以他为目标争吵,所以……我们可以轮流拥有他,你一三五,我二四六,或者单月归你,双月归我,我都没意见。”

    千岁惊呆了,难以置信道:“你这是什么鬼主意?你疯了吗?”

    三知代垂下了眼睑,“我已经让步了,二月只有二十八天,你拿到的比我多。”

    “这是二月只有二十八天的事吗?”千岁一瞬间都不认识眼前这个和自己一个摇篮长大的义姐妹了,百思不得其解,“我们都和他交往,都当他女朋友?小代你就没有自尊心了吗?”

    她自问要颜值有颜值,要可爱够可爱,品学兼优,绝对是优秀少女一枚,三知代更不用提了,颜值顶级,同年至强,虽是个学渣但无伤大雅,绝对是许多男生的梦中女神,结果两个人和雾原秋一个人交往?

    这凭什么,到时候别人该怎么看,还能有点自尊自重自爱吗?

    三知代难得好说话,“你要在意这个,那一月末你和他分手,让他找我告白,月底我再和他分手,让他去找你告白,这么循环也可以。”

    这不是掩耳盗铃吗?

    千岁怒道:“这和同时交往有什么区别,你到底怎么想的?”

    “凭我们都已经不可能拿到全部。”三知代无所谓地说道,“你不同意,他就不会接受我,我只要反对,他就不会和你复合不分我一半,你也别想得到他,所以这就是我们三个人的最优解,阿鹤,你该面对现实。”

    千岁小脸直接黑了,咬牙道:“你做梦,我不会同意!”

    三知代还是无所谓的态度,边往大门走去边说道:“我有耐心,我可以等,再过三个多月,下次魔潮就会来,他仍然需要我,我还有机会,到时你未必还能拿到一半,所以……自己好好想想。”

    “我不用你教我怎么做事,总之我不会同意!”

    “随便你。”

    三知代淡淡扔下一句话就径直进门回家,她最近弄到两滴灵石乳和一份秘籍,正忙着修炼,没空多和塑料姐妹扯蛋,而千岁望着她的背影,真想拿弩出来把她直接射死算了,可惜不行,她和三知代大打出手,两个妈妈都会难过。

    但三知代脑子不正常,她脑子没问题,同时和一个男生交往甚至结婚,这怎么可能?

    这都二十一世纪了,怎么可能还有这种事!

    她被气得不轻,不过转眼间又开始忧虑,她的塑料姐妹没节操,压力就全给到她这边了这极有可能是三知代的新计谋,她先让步,同意三个人在一起,到时自己不同意,雾原秋顺理成章就全归她了。

    这无耻的强盗!

    千岁生了一会儿气,拿三知代没办法,冲三知代的背影气道:“那家伙现在都失踪了,你想得再美也没用!”

    三知代头也不回地说道:“他没失踪,你不用担心。”

    千岁愣了愣,问道:“你知道他……在哪?”

    “我知道,但我不想告诉你。”三知代转身慢慢关门,轻声道,“阿鹤,你顶多只认识一半的他,如果你了解一切,你就能发现他对你其实已经很好了。”

    “你什么意思?”千岁追问,但三知代拒绝回答彻底把门关死。

    千岁小脸黑成锅底,身为女朋友竟然被人指责根本不了解男友,但她又反驳不了,因为她确实找不到雾原秋跑到哪里去了。

    她气得直哼哼,掏出手机,打开定位软件。之前十多天上面根本没有雾原秋的影子,她原本以为是雾原秋另有新欢后把软件卸载了,现在看看好像不是那么回事,但她也没抱多大期望,只是想再确认一下,不过这次一瞧,突然发现代表雾原秋的蓝点竟然在,而且离这里竟然还不算太远。

    该死的阿齁,二十多分钟前还没有的,怎么突然又冒出来了,之前到底躲在哪里了?

    她犹豫了一下,转身跑去街口,找了辆出租车就追踪而去。至于去了该不该露面,该不该和他说话,她还没拿定主意,但打算先看看雾原秋那个阿齁在干什么,身上到底有什么她不知道的秘密。

    不过等到了地方,她下了车却觉得有些不太对,这是北区和薄野交界的地方,虽然还没进入花街范围,但到处都是公关俱乐部和小型经纪公司,不是高校生该来的地方这里还是挺有名的,再往前走个六七百米会有一条沿河小路,一些爱慕虚荣的不良JK会在那里……进行某种不正当的交易,她听朋友说过多次。

    阿齁怎么会在这里?一直在还是来这里有事?

    她看着手机上的小蓝点,确定雾原秋就在一幢邻街小楼里,便远远躲到一块招牌后面,就像只机警的小猫一样,准备先暗中观察,而又等了大概二十分钟,那幢小楼终于有了动静,雾原秋嘴角含笑,被几个花枝招展,一看就不像什么正经人的女公关们簇拥着送出来。

    她猫眼一眯,微微一低头,瞳孔中就蒙上一层阴影。

    很好,你这个该死的阿齁,我还担心你自杀了,失踪了,结果你消失就是来忙这些吗?跑到公关俱乐部来享受?

    以前真是我耽误你了,现在分手了,没了我,你终于可以放飞自我,可以光明正大的鬼混了!

    看把你得意的,冲那种女人有什么好笑的,是不是特别喜欢她们?

    没错,肯定很喜欢,她们又不会在乎你同时约多少人!

    她都气炸了,也就上学没带“孩子们”也没带武器,不然这会儿一发导弹射过去了,而她躲在阴影里死死盯着雾原秋,立刻让雾原秋先天灵性一跳,瞬间就转头锁定了她。

    雾原秋大吃一惊,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她,赶紧甩脱几名女公关的纠缠,向她走了两步,但马上又停下脚步。

    已经分手了,双方已然没了关系,自己还用不用解释一下呢?

    他就是来履行承诺的,以他现在在札幌的影响力,想找个上过杂志封面的小模特很容易,打了两个电话就拿到了对方的联系方式,跑来询问了一下对方的意愿。

    买卖人口这种事他真干不来,这次也就是帮旦流打听打听情况,回头把人请回去,让他自己去攻略,用钱砸还是死缠赖打都行,只要别用强,全看他自己的本事,反正他是介绍了,基本也算言而有信。

    真的没办法,既然答应人家了,再难受也得办,这是做人的道理。

    好在丝毫不为难,第三次魔潮虽然被装备了“单兵异能作战系统”的警察和异能者强行按下去了,但社会还是难免动荡,死伤还是颇为惨重,经济难免又受重创,这位艺名名叫梅酱的小模特正发愁“干爹”股票大崩快要破产,不想包养她了,自己的日子该怎么做,结果天降福星,有人慕名而来。

    双方一谈就妥,雾原秋以每月六十万円任选四天陪游的代价,请她去外地吃喝玩乐,并且请了警方要员担保人身安全,本来就游走在灰色地带的小模特、公关卖酒女完全没理由拒绝,甚至引起了同伴的羡慕,死死跟着雾原秋,希望也能得到雇佣。

    要不是雾原秋气势不凡,让人不敢放肆,附近警局地域课又特意打过招呼,估计她们就不是缠着他,而是直接把他生吃了。

    经济一旦不景气了,各行业都开始内卷,连当二奶都不例外。

    雾原秋真的什么也没干,但这事不好解释,总不能说他在帮一头色猪找情人,这简直是他人生一大污点,而且他现在也没义务向千岁解释了,就算是他想找个情人,他现在单身,只要没强迫,谁也管不着。

    他只是静静望着前女友,心情复杂,有遗憾有挽惜,而千岁也没说什么,见被发现了,转身就走,很快消失在街角,然后才开始抹眼泪。

    雾原秋没追,他也是要脸的人,既然已经分手,他就不会再死皮赖脸纠缠不休,不会去问千岁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寻了辆出租车自行回家,准备去找旦流交差,然后这事就不管了,爱怎么着怎么着吧!

    既然恋情已经黄了,下次魔潮来之前,他准备全力以赴修炼《两极归元术》,把提升实力放到第一位,反正又不是没了女朋友就不能活,他需要做的事还有很多。

    比如把被奴役的狐人们全救回来,把壶中界统一一下,反正能做的很多。

    他一路回了家,前川美咲上班还没回来,倒是小花梨被沙太郎接回来了,见了他很高兴,但笑容刚刚绽放就收了起来,很关心地问道:“大哥哥,你不难过了吧?”

    雾原秋奇怪道:“难过……我为什么要难过?”

    小花梨萌萌哒地说道:“美佐姐姐说,大哥哥失恋了,一定会难过,让我和妈妈多关心你,大哥哥你现在还难过吗?”

    好家伙,不愧是美佐,自己失恋的事八成她已经传满了,估计这世界上没几个人不知道。

    要是以前,雾原秋八成恼羞成怒,火速赶回雾岛把美佐那个狗东西翻过来打屁股,但现在他无所谓,笑着摸摸小花梨的小脑袋,温和笑道:“已经没事了。”

    小花梨很高兴,用脑袋使劲蹭他的手掌心,然后好奇问道:“那你会和小代姐姐在一起吗?”

    “不会。”雾原秋答了一句后,笑问道:“也是美佐和你说的?”

    这狗东西什么也和小孩子说,也不怕教坏了孩子!

    他肚子里正吐槽,但小花梨摇了摇头:“不是哦,是小代姐姐来过,还给你留了一封信。”

    “她来过,还留了信?”雾原秋小吃一惊。

    小花梨乖乖点头:“是的,大哥哥,我和沙太郎在后院玩,刚好碰到小代姐姐,她从后院挖走了一个盒子,然后在那里给你埋了一封信。”

    雾原秋愣了愣,想起来了,当时他以为要挂,告诉过三知代给她留了遗书,后来没死成,这事他都快忘了,没想到三知代倒记着,直接把东西拿走了。

    不过无所谓了,反正那些东西本就是留给她的。

    他没怎么放在心上,径直去了后院,微微感应,一抬手一个卷轴就破土而出,飞到了他手中,而他随手展开一看,上面只写了一句话:我很抱歉,我会补偿你的。

    雾原秋没太看明白,她这是在为什么道歉?

    为不告而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