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情满四合院之我是贾爸 流浪之袋鼠

第六百一十五章 完

    第六百一十五章 完              

    许大茂的父母本来就一大把岁数了。

    当听说他们的房子被许大茂给抵押了。

    三天之后要是还不上钱人家就要收房子。

    这两位受不了刺激一下就倒下了。

    差点没把那位花臂大哥给吓死。

    最后帮忙叫了救护车,在混乱的时候带着人就趁机溜了。

    反正他们手里有房本,还有借据合同,到时候直接收房就行。

    他可不想去了医院给掏住院费啥的。

    这要是放到现在,就这些东西肯定收不了房,不过这个时代还真行。

    毕竟这会还只是九十年代初期,很多制度啥的都不完善。

    当然除了这些还有很多原因,这里就不能多说了。

    要不然也不可能有这么多人害怕“花臂”了。

    许大茂跑了,他现在浑浑噩噩的坐上了南下的火车。

    他现在非常的后悔。

    那天要是听了秦京茹的话,及时的收手。

    他也不至于落个破产逃跑的下场。

    “贾浩云应该会帮京茹处理他的烂摊子吧!”

    许大茂看着窗外的景象不由得想到了贾浩云。

    虽然他一直都不愿意承认贾浩云的优秀。

    可这个时候他内心中最信任的还是贾浩云。

    许大茂父母住院了,情况很危急。

    找不到别人,最后只能找上了还在那伤心哭泣的秦京茹。

    没办法,毕竟她是人家的儿媳妇。

    秦京茹也只能咬牙拿出自己多年的存款去了医院。

    遇到这么大的事情,一大爷也没什么好的办法。

    只能帮着秦京茹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秦淮茹和贾浩云。

    等贾浩云和秦淮茹赶到医院的时候。

    许大茂的父母都已经被推到重症室了。

    “姐,姐夫~呜呜~”

    秦京茹直接抱住了秦淮茹哭泣了起来。

    她这些年早就没了什么野心。

    就想着和许大茂过普普通通的日子就行。

    这刚消停了几年,没想到许大茂又出了这么一个幺蛾子。

    秦京茹现在后悔的不得了。

    她当时要是坚定一点,多劝劝许大茂。

    或者是求贾浩云帮着劝劝,没准就没现在这样的事情了。

    从秦京茹的这些想法中就能看出来。

    许大茂前些年就是再坏但对秦京茹还是不错的。

    她的内心只是觉得许大茂倒霉了出事了,并没有对他太过怨恨。

    要不然也不会在第一时间听到她公公婆婆出事就赶到医院。

    三天以后这两位老人因为岁数太大,加上受了刺激,人就没了。

    至于这两套房子抵押给个人的问题,贾浩云也帮着解决了。

    其实也不用他帮,就秦淮茹的私房钱就能轻松解决。

    现在距离那场大股灾已经有半个月的时间了。

    这半个月像是许大茂这样的事情也在这些股民身上不断的上演着。

    阎解放就是这样,他的房子也抵押出去了。

    所有的积蓄也没了。

    现在老婆都跟他离了婚。

    再加上他下岗在家,真的是有点走投无路的意思。

    他可没有贾浩云这样的好姐夫帮他赎回房子。

    他的几个兄弟也好不到哪去。

    好在没有他那么疯狂,把房子压了。

    大院里的不少人也都差不多。

    这些年的积蓄都没了。

    前院的那些辞职的小青年就跟霜打的茄子一样。

    前些日子他们有多嚣张,现在就有多丧气。

    经过这半个月的时间,这些人都冷静了下来。

    繁华尽去,只剩下残酷的现实。

    院里的三位大爷和街道的刘海英这才松了口气。

    他们这些天一直观察着这些网民,生怕他们想不开也跳了楼。

    毕竟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

    不管怎么样,日子终究是要继续过着。

    可现在这个时节,正是找工作最难的时候。

    而前院的不少人当初想着挣大钱从贾浩云那里离了职。

    现在还怎么好意思开口回去。

    关键是他们想回去还能回去吗?

    最后这些人为了生活,为了养家。

    都找上了院里的一大爷和街道的刘海英。

    想要恳求他们给说说情,看看能不能让贾浩云在帮他们一把。

    哪怕是工资底点,做最苦最累的活也行啊!

    “海英,这次可是关系到二十几家人的生活啊!”

    “我想请你婆婆出面,咱一起去找找浩云。”

    一大爷看到这么多以前的邻居。

    不少年轻人还是他看着长大的。

    不由得心里一软对着刘海英说道。

    “行,一大爷,咱一起去求求浩云,现在也就他能帮帮大家了。”

    晚上喝的微醺的一大爷被司机送了回来。

    看着众人期待的目光,一大爷那可是红光满面。

    “行了,明天你们可以去找那个什么行政部报道去了。”

    “太好了,太好了。”

    “还是贾懂够意思。”

    “就是,怎么说也是咱的邻居。”

    “嗯哼~先听我说一句。”一大爷咳嗽了一声吸引了一下注意。

    等众人都安静下来,看着他,一大爷才继续说道。

    “浩云算是给了咱们这些老邻居一个面子。”

    “不过我得嘱咐你们一句。”

    “人家给咱们面子,咱也不能不讲良心。”

    “明天你们报道以后。”

    “不管人家给你们安排什么工作,咱都得踏踏实实的干。”

    “别像之前三心二意的。”

    一大爷说道这里,看了一下院里之前辞职的那些年轻人一眼。

    这几位当时为了炒股,做发财梦,都离了职。

    现在又想回去上班。

    虽然贾浩云大气,可一大爷得警告几句。

    “不会的,一大爷。”

    “放心吧!”

    “就是,我们知道错了。”

    这几个年轻人赶忙表示了一下。

    这可是关系到他们以后的生活问题。

    通过这件事他们也认清了自己。

    发财就别指望了,他么也没那个本事。

    以后能在贾浩云这好好的工作就不错了。

    “恩,行了,那就散了吧!”

    一大爷很有派头的转身回去了。

    他现在又找到了当年在大院里一大爷的那个感觉。

    说实话,这种感觉很不错。

    转眼之间一年多过去了,许大茂哆哆嗦嗦的收了那个小摊位。

    这买卖越来越难做了。

    尤其是他到了南方以后,很明显的感觉自己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了。

    就连进的那些货都跟不上时代,很多时候只能到农村去卖。

    一年前他逃到了南方,好在他有那条金项链。

    要不然连做这点小买卖的本钱都没有。

    许大茂再一次裹了裹身上的衣服。

    谁说南方的天气在冬天不冷来着。

    比北方都冷啊!

    “算了,今天也没什么人了,回吧!”

    许大茂看了看天气自言自语的说道。

    他有好多次都想回家看看。

    在他想来贾浩云肯定会帮秦京茹一把的。

    他之所以不回去就是无法面对自己的父母,还有妻子秦京茹。

    “包子,热乎乎的包子~”

    听到叫卖声,许大茂摸了摸空空的肚子。

    “给我两个~三个包子吧!”

    “好嘞~”

    许大茂收起找好的零钱,把包子放到了怀里,准备回去再吃。

    “行行好,行行好,我们好几天没吃东西了。”

    许大茂刚走到偏僻的城中村,就被两个蓬头垢面的乞丐给拦住了。

    要是以前许大茂可能直接就把这两人给踢走了。

    可他现在不由得摸了摸怀里。

    “哎~李怀德~李主任~”

    许大茂正准备掏出包子的时候,突然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

    “许~许大茂~”

    李怀德看到许大茂惊了一下。

    就准备拉旁边的另一个明显脑子有些问题的人跑。

    可他拉了一下那人,那人只是盯着包子,根本就拉不动。

    “哎~算了,我什么也没有了,也不想跑了。”

    “这都是报应啊!”

    李怀德叹了口气,像是等待审判的罪人一样看着许大茂。

    他现在什么也没了,无非就是多挨一顿打。

    许大茂本来还准备抓住他来着。

    看他现在这个落魄的样子也没了那个心思。

    “饿~饿~包子~我要吃包子。”

    这时那个傻子看着许大茂手里的包子渴望的说道。

    “呃~崔~崔大可?”

    许大茂一下有些愣住了,他们两怎么凑到了一起。

    在城中村的一家破旧的小面馆里,这三人坐到了一起。

    桌子上摆放着三碗热气腾腾的面条。

    崔大可在那里快乐的啃着包子,不时的来口面。

    脸上满是幸福。

    “大茂,事情就是这样的。”

    “总的来说就是我也被骗了,钱都没了,尤凤霞也跑了。”

    “后来我遇到了跟狗抢吃的的崔大可。”

    “我看他可怜,就搭了个伴~”

    李怀德看了看在那傻笑的崔大可说道。

    许大茂看着昔日风光无限的这两位。

    现在竟然落到这样的一个地步,不由得感慨万千。

    他突然想到了自己。

    和他们一样,自己也风光过,甚至可以说是几起几浮。

    他唯一比这两位好的一点就是他娶了秦京茹。

    有贾浩云这么一个姐夫帮着。

    许大茂突然想回家了,想看看父母,想看看秦京茹。

    他现在什么也不求了,就想有个安安稳稳的家。

    “浩云,我找你有点事。”铁木尔来到贾浩云的办公室说道。

    “铁木尔,来坐,先喝点茶。”

    “别抽烟了,对身体不好。”

    “尝尝我这个飘雪怎么样。”

    贾浩云示意铁木尔坐下。

    他这几年迷上了茶道,没事就喝喝小茶,烟都忌了。

    没办法,人到中年不得已,保温杯里泡枸杞。

    虽然他对自己的身体还很自信,不过也该保养的时候了。

    这喝点热茶他不好吗?

    再说了这显得他多有格调来着。

    “哎~别说这茶还真不错啊!”

    铁木尔把烟掐了,端起那个小茶杯,直接来了一个一口闷。

    “那当然了,这可是顶级的花茶。”贾浩云得意的说道。

    只是这铁木尔要是别那么牛饮就好了。

    “对了浩云,我想回趟老家。”铁木尔突然说道。

    “回老家?”贾浩云好奇的问道。

    要知道铁木尔的父亲前几年就没了,之后他就没回去过了。

    “恩,突然就想家了,顺便看看我哥哥。”

    “对了,按你的话就是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铁木尔笑着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他最近特别想家,就有了现在的决定。

    贾浩云听他这么一说,心中就突然一动。

    他也有好多年没去过最西面了。

    不由得想起当年他们铁三角一起去小镇的日子。

    现在他的生意一切顺利,敦敦也开始慢慢的接管起来。

    家里也有秦淮茹他们照顾,他现在也没什么事。

    “铁木尔,你说莫日根这家伙在干什么呢啊!”

    贾浩云突然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恩?”

    “嘿嘿~铁木尔你还行不行了?”

    贾浩云怪笑着看着铁木尔主要是看了看他的下面说道。

    “我靠~谁不行了~”

    “那咱一起去,叫上莫日根这个家伙。”贾浩云笑着说道。

    “行,就咱们三个,正好试试你那辆新车。”

    “那还等什么?走吧~”

    “哎~咱不得准备准备。”

    “准备什么准备,什么时代了,有人民币就行。”

    “要不怎么说是说走就走的旅行呢!哈哈~”

    “那行吧~不过~你说实话你到底还有没有那个酒了~”

    “什么酒?”

    “你说什么酒,别给我装糊涂。”

    “哈哈,你不是说你没问题吗?”

    “有那酒不是更好嘛!”

    “哎~不对,我就知道你还有,你这家伙竟然私藏,快给我。”

    “哈哈~去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