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儿快拼爹 东土大茄

第一百四十二章 就是威力差了点(4700)

    很快,在场数百人,全都跪下了。

    不得不跪!

    毕竟,连宗门第十的天骄人物都屈服了,哪里轮得到他们这些小喽啰放肆?

    “能屈能伸是好汉!”

    “嗯,而且还是技术。”

    “对,用过的都说好。”

    他们默默对视着,用眼神交流,互相鼓励,给彼此找台阶下。

    而此时,时不时有东胜神宗的弟子从旁边的天空飞过。

    “咦,你们这是……”

    而往往,一句话还没说完,他们也跪在这里了。

    大势难违!

    当周围的人都这样的时候,就会产生一股惯性,甚至你都不需要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心中就有一个声音告诉你……你也得这样做。

    于是,犹如滚雪球一般,这里跪着的人越来越多,竟然密密麻麻一大片。

    然后,整个东胜神宗轰动了!

    “竟然有这样的事!”

    “岂有此理!”

    “他把我们东胜神宗当成什么地方了?这样做,未免太无法无天了些!”

    有排名前十的天骄人物勃然大怒,然后摔碎杯子,气势汹汹而来。

    然后……

    在秦梓大义凛然的诛心嘴炮之下,这位东胜神宗排名第五的天骄,也含恨跪下了。

    手指捏得咔咔作响。

    指甲都陷入了肉里!

    没办法,秦梓扣过来的帽子太大了,他承受不住那股重量,于是被压弯了膝盖……

    而这件事还在扩散。

    但是却没有人敢轻易出面了,因为这些人仔细思索之后,发现……此事无解。

    只要对方以“师叔祖”自居,不管他们说什么,都得先跪着再说!

    这无异于自取其辱。

    很多人开始向宗门高层禀报,然而他们并不知道,宗门高层早就知道了,但是无法插手……

    因为秦梓出现在比武广场之前,就和苏玄龙和一群长老交代过“我去考验一下这些年轻人的心智,没有我的通知,你们不许过来。”

    苏玄龙等人不得不照做。

    总之,现在的秦梓,在东胜神宗,简直可以随心所欲,无法无天了!

    因为他是“羽皇弟子”。

    羽皇身份无比崇高,是宗门信仰般的人物,所以他拿着这根鸡毛,还真的可以当令箭!

    这是羽皇种下的苦果。

    东胜神宗只能含泪咽下!

    不过,东胜神宗的所有人都知道,秦梓这只是最后的疯狂而已,他放肆不了多长时间,相反,他越是放肆,反而会让他死得越快。

    毕竟,就算秦梓将计就计,破了羽皇的阳谋,但是绝对的实力依旧是掌握在羽皇手中。

    只要秦梓放肆到了一定程度,羽皇就能抓住借口,以“清理门户”的名义悍然出手,将秦梓镇压,然后名正言顺的“收回”那件皇器。

    不仅如此,秦梓现在给东胜神宗造成的所有羞辱,到时候也会加倍的还回去。

    试想一下。

    到时候,秦梓修为尽废,披头散发,被锋利的铁钩贯穿肩胛骨,并且那铁钩连接着粗大的铁链,铁链缠绕着两颗比他人还要高的漆黑铁球,然后用鞭子抽打,让他拉着铁球前进,犹如耕田一般……

    让他痛苦。

    让他屈辱。

    让他绝望。

    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不仅如此,他那个爹秦川,到时候也是差不多的待遇,甚至还会更加的悲惨……

    而正是因为怀着这样的“憧憬”,东胜神宗的弟子和高层们,才能忍辱负重。

    你闹吧!

    你现在闹得越凶,后面就越惨,你的一切放肆,都不过是在自取灭亡!!

    终于,当东胜神宗的弟子在这个广场上跪了一大半之后,秦梓将苏玄龙等人召了过来。

    “师叔祖。”

    苏玄龙和诸多长老捏着鼻子对秦梓行礼。

    而跪在下方的弟子们见状,心中顿时宽慰了不少连宗门高层们都着了此人的道,看来不是他们的问题了。大势难违,非战之罪!

    “嗯,玄龙,我考验了一下,发现这一届的年轻人还是有些尊卑观念的,不错。”

    秦梓老气横秋的说道。

    苏玄龙和一些长老嘴角抽搐,没有说话,而大约半数的长老脸色如常,似乎觉得很正常……

    “呵呵,让师叔祖见笑了。”苏玄龙假装谦虚了一下,满脸的假笑。

    有些长老已经分不清真假了。

    但是苏玄龙清楚的知道,对方就是在演!因为,对方那意味深长的眼神,只在和他对视的时候才显现出来,那眼神带着挑衅,想要刺痛他!

    “玄龙,我刚才听说,我不在的日子里,你们探索祖地,发掘了一块始祖石碑?”

    秦梓笑眯眯说道。

    哗!

    顿时,苏玄龙心中一跳,脸皮剧烈的抽搐起来是哪个孙子说出来的?这不是引狼入室吗!

    被这崽种知道了始祖石碑的事情,这崽种岂能不起贪欲?这样一来,石碑还能保得住吗?

    虽然,等后面镇压了这崽种也能拿回石碑,但是……万一此人最后狗急跳墙,毁了石碑呢?

    就算毁不掉,只要在上面撒泡尿、拉坨屎,也足以让这件宝物从此黯然失色了……

    “这个……说是始祖石碑,其实也只不过是在祖地路边发现的一块石碑而已,没什么神奇的……我们都瞧不上,所以才拿出来给小辈参悟。”

    苏玄龙想要掩饰一下。

    然而,终究是徒劳无功,秦梓这么精明的小猪,怎么可能被他糊弄过去?

    秦梓笑了笑,说道:“原来是这样啊,我还怕是什么了不得的宝物呢,那样的话,我身为师叔祖,倒是不好意思和小辈们争了。”

    “不过,既然是无足轻重的东西……那我就厚脸皮一次,讨要来看看吧。”

    无耻之徒!!

    苏玄龙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他眼角的鱼尾纹剧烈的抖动着你这叫厚一次脸皮吗?你这脸皮,从一开始就刀枪不住好吗?!

    “怎么,不行吗?”

    秦梓见苏玄龙脸色怪异,于是皱眉,质问道:“莫非,我身为羽皇的弟子,宗门的师叔祖,连看一块破石碑的资格都没有了??”

    “师叔祖误会了。”

    苏玄龙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沉声说道:“这座石碑之前已经定好,给宗门前十的天骄每人参悟十天,如今正在给宗门第三天骄鹿无相参悟,到现在……他才参悟二天而已。”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免费领!

    “你是说,我至少还要等八天?”秦梓皱眉看着他。

    “嗯,宗门总不能言而无信,我相信师叔祖一心为宗门着想,是可以理解的。”

    苏玄龙微笑着说道。

    这笑容中,带着一抹只有秦梓才能看出来的挑衅意味你这小崽种不是喜欢大义凛然的占便宜吗?那我就用大义凛然的方式,让你吃瘪!!

    然而,秦小猪稳如老狗。

    他笑着点点头,说道:“既然现在是宗门第三在参悟,那宗门第一和第二的天骄,现在应该有空吧?召过来我见见。”

    不等对方推脱,他又一句话将退路堵死:

    “可别跟我说他们都有事,或者在闭关什么的来不了,如果两个都那么巧,那就不是巧合了,我就有理由怀疑……他们是对我有意见。”

    苏玄龙嘴边儿的话,被堵了回去,顿时犹如吃了苍蝇一般难受。

    他咳嗽两声,强颜欢笑道:“咳咳,师叔祖哪里的话,怎么可能呢?我这就传音召唤他们。”

    很快,苏玄龙露出为难之色,说道:“师叔祖,这个……第一的玄天机之前有所感悟,真的在闭关,只有第二的车振能来。”

    不管了,能保住一个是一个!总不能宗门最杰出的两位天骄,全给这小崽种祸害了吧?

    “嗯,也行。”

    秦梓平静的点点头,他早就猜到对方会用这种断尾求生的方式,倒也并不意外。

    没过多久。

    一位气宇轩昂的青年从远方飞来,此人剑眉星目,十分俊朗,头发却是绿色的。

    “弟子车振,拜见师叔祖。”

    不等秦梓说什么,此人竟然直接单膝跪地,低下了高傲的头颅,露出恭敬之色。

    能屈能伸。

    他早就知道了这边发生的事情,所以也知道自己逃不过这一跪,既然如此,不如以退为进!

    “嗯,起来吧。”

    秦梓平静的说道,他心中有些吃惊,此人如此恭敬,这让他有些被动啊。

    对方直接服软,就不好刁难了。

    而就在这时候,车振说道:“早就听闻师叔祖天资盖世,实力也是冠绝东域年轻一辈,今日有幸见到,想请师叔祖指点一二……不知可否?”

    他要挑战!!

    所谓请求指点,只不过是一个好听的说法,并且让秦梓无法拒绝。

    而他的真实目的,自然是碾压此人,最好是借机重创此人,让此人短期内无法再祸害东胜神宗!

    而这段时间内。

    东胜神宗完全可以布局,让此人掉入圈套,然后名声彻底臭掉,堕入万劫不复之地……

    秦梓的实力很强,毕竟是打败了姜神农的人物,他之前多半不是对手。

    但是三天前,他从始祖石碑上参悟出了一种绝世神通,实力大增,有把握和此人五五开!

    退一万步说。

    就算是败了又能有多大的损失呢?就算他不挑战,也会受到此人的羞辱,而且跪也跪了……

    “哈哈哈!好志气!”

    秦梓哈哈一笑,拍拍车振的肩膀,欣慰的说道:“原本我这几天不打算出手的,但是既然你有这份上进心,那我就指点你一下吧。”

    “多谢师叔祖!”

    车振脸上露出兴奋之色,而心中却在冷笑。

    “开始吧。”

    秦梓笑着说道。

    “师叔祖……小心了!”车振眼中射出凌厉的光芒,然后一拳朝着秦梓轰杀而来。

    “咚!”

    这一拳打出,竟然蕴含着恐怖的震荡力量,让空气都剧烈震荡,似乎有无数的粒子在上下跳动!

    “不错。”

    秦梓面不改色,右手覆盖一层金光,犹如神灵之手,一掌推了过去。

    “铛”

    洪亮的声音响起,犹如寺庙的钟声,几乎震碎人的耳膜,然后车振向后倒飞出去。

    但是,他并没有受伤,而是双臂展开,保持着白鹤亮翅的姿势向后上方斜飞百米,然后,双手缓缓举过头顶,骤然合拢。

    “嗡!!”

    一道巨大的剑光从合十的双掌中间冲天而起,足足百丈,也就是三百米!

    这剑光迅速闪耀,边缘轮廓似乎有着无数弯曲的线条在流动,一股恐怖的震荡之力扩散开来。

    “震荡之剑,斩!”

    车振大吼一声,然后双掌狠狠向下劈出,这巨大的一剑向下倾斜下去,犹如跷跷板一般,将他的下半身都撬动起来,双腿斜指天空。

    “轰隆!”

    一声巨响,一道冲击波在空中犹如平面铺展开来,而秦梓则是直接砸入下方的山峰里,顿时碎石纷飞,烟尘滚滚。

    成功了!

    车振眼前一亮,兴奋无比,他对着下方烟尘滚滚之处笑着说道:“师叔祖,我一招自创的神通,可还入您的法眼?请您指点!”

    他将“指点”二字说得极重,配合如今的场面,犹如最辛辣的讽刺。

    周围跪着的东胜神宗弟子们,也一个个心头振奋,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然而就在这时。

    一道狂风吹散了烟雾,露出了下方的场景,只见那大坑这种,秦梓缓缓站了起来。

    他竟然没有丝毫伤势,甚至衣衫都没有破损,他抬起腿,轻轻弹了弹脚底的灰尘,然后面带微笑的抬起头,说道:

    “嗯,很不错,除了威力不怎么样以外,其他方面……都挺好的。”

    啪!!

    所有人的表情僵硬了,而原本面露戏谑之色的车振,更是感觉一道无形的耳光狠狠抽在了脸上。

    除了威力不怎么样,其他都挺好?

    神通的意义不就是威力吗?没有杀伤力的神通,拿来做什么?给敌人助兴?

    秦梓的评价,归结起来其实就一个字花里胡哨,华而不实!

    车振深吸一口气,心中的骄傲犹如烈火燃烧,倔强的说道:“晚辈这神通的确还不完善,那么请问师叔祖,要怎样改进呢?请指点!!”

    他又将皮球踢回来了。

    你不是说我的神通华而不实吗,那你有本事指点我一番啊,不要只耍嘴上功夫!

    “嗯,我对你的神通不太了解,并不知道你这一剑的精髓是什么,所以我就虚有其表的施展一次,若有不对的地方,还请你不要笑话。”

    秦梓谦虚的说道。

    然后他右手缓缓举过头顶,顿时,一道白茫茫的剑光凝聚而出,直入云霄,而且这剑光之中,同样蕴含了可怕的震荡之力。

    不仅如此,里面更是融入了一股杀伐之力和狂暴力量,让这一剑更加的恐怖。

    “斩!!”

    他右手一挥,顿时,巨大的剑光扫向大惊失色的车振,恐怖的力量使得风云变色。

    “挡!”

    “轰”

    车振使出护体神通,但仅仅瞬间,他的神通直接被碾爆,剑光重蕴含的震荡和狂暴杀伐之力,狠狠撞在他身上,让他吐血倒飞出去。

    咻!

    砰砰砰!

    他犹如一道光射向斜下方,一连撞穿了三座山峰,然后镶嵌在第四座山峰的崖壁上。

    浑身是血,奄奄一息!

    “嘶嘶!”

    “这……”

    所有人看着这一幕,都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脑子嗡嗡作响。

    而车振眼睛瞪大,双目无神,他的耳边回荡着秦梓那谦虚而诛心的话语。

    “我不知道你这一剑的精髓是什么……我就虚有其表的施展一次……就虚有其表的施展……”

    没有精髓?

    虚有其表?

    没有精髓的一剑,都比他的一剑强,那么他那一剑的精髓又是什么?就是个笑话!

    想到这里,他似乎感觉到无数的耳光铺天盖地朝着他的脸飞来,要将他淹没。

    啪啪啪啪啪啪啪!!!

    而与此同时,秦川的耳朵里响起了系统提示音:“叮!您的儿子成功打脸车振,自动充值一个车振,获得2点拼爹值!”

    顿时,他的拼爹值余额变成了5.6。

    “这车振实力不比姜神农弱,怎么只值2点拼爹值?”秦川眉头皱了起来,姜神农可是值3点。

    但他很快就明白了。

    应该是身份的问题!

    拼爹值是根据一个人的天赋、实力、身份、地位、潜力来综合计算的。

    这车振其他方面都不差,但是身份上要输给姜神农,毕竟,姜神农可是鼎盛皇族的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