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亲爱的,你们听我解释 小小部长

第三百八十二章 有钱的女人好骗吗?

    有些问题不是谁都可以问的,一旦问出口,那就代表默认了某种身份。

    例如程雪晴忍不住问顾运为什么要去陈菲儿家,而且还是明显的质问,那就已经站在女朋友的立场上了。

    程雪晴似乎也发现了这点,所以话刚出口,有种着了老贼的道儿的感觉。

    于是赶紧把头扭过去,看向窗外,偏偏外面还黑着,车窗玻璃能很好地反射出她那张漂亮但尴尬得想咬舌自尽的表情。

    顾老狗转过头看了眼程雪晴近乎无瑕的侧颜,眼神很柔和,毕竟眼前这个女孩,将成为他新的产线。

    顾老狗也没想到,自己明明是厌倦了风花雪月的,本以为会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最多只会有个手工作坊,没想到这才短短半年不到的时间,就已经上了……五条产线了。

    这并非他想要的结果,但与此同时,他发现自己其实也没有太大的抗拒如果按照时间顺序的,他发现这种抗拒情绪一个比一个少了。

    大抵是有点认命了的意思吧。

    这可能跟债多不压身的原理差不多,欠一个两个的时候他有些惴惴然,三个四个的时候有点心慌慌,到了第五个就……去他娘的吧,都说我有点大,你们忍一忍?

    反正,顾老狗觉得自己是尽力了,从一开始他就不想这样的,但无奈形势逼人,天意难违,他也实在没辙。

    就说苏晓,这么温柔善良的女孩子,都不嫌弃他精神有问题,不但照顾得无微不至,还连房租、伙食甚至亲妈都搭进来了……

    老话讲最难消受美人恩,她既然看上了他的身子,那他要是不以身相报,岂非禽兽?

    再说林若茵,从小青梅竹马的姑娘,小时候对他那也是没话说,现在人家父母离异孤苦伶仃,他要是在这个时候弃她而去,岂非禽兽?

    还有,最佳前妻陈菲儿,当年他负她良多,她却始终无怨无悔,这辈子难得又遇到她,如果还不对她好一些,好好弥补当年的亏钱,岂非禽兽?

    再有,心思单纯的程微芸,多好的一个姑娘……岂非禽兽?

    最后,御姐OL的程雪晴……岂非禽兽?

    顾老狗在脑海中一一闪过女孩子们的脸庞,就好像是就增加新产线的事情跟她们打个招呼,而结果是她们也没有反对。

    于是他说道,“我去陈菲儿家,是因为伤者拒绝签和解书,所以我和林云城一起求陈菲儿帮忙,约了对方公司的副总,也就是伤者的直属上司,想让他发话让伤者同意和解。

    至于为什么非要约在陈菲儿家,是因为陈菲儿想跟他拓展下私人关系,顺便再聊会儿新剧发行的事情。把重要的合作伙伴约家里来聊事情,表示对他的重视,对你来说这种操作应该很好理解吧?”

    程雪晴沉默了下,没有说话。

    但是在商界这么久,她当然也知道这种操作是很正常的。

    可是,为什么要在楼上过夜呢?

    程雪晴很想问,但是又觉得如果问了这个问题,那么自己就相当于明摆着把自己当成小无赖的女朋友,在吃醋了啊?

    好奇心和自尊心在激烈地碰撞,程雪晴表情依旧冰冷,但手心却已经快攥出汗来了。

    顾运见她不说话,当然能猜出她是怎么想的,于是又道,“你接着问啊,你应该还有问题的。”

    程雪晴仿佛被看穿了心事,心里有些慌乱,又觉得顾运这话有点挑战自己自尊心的意思,于是冷声道,“不问了,没兴趣。”

    顾老狗微微一笑,说道,“真的不问了?”

    “你很奇怪,我为什么要问?”程雪晴睁大眸子,努力地摆出一副“你真是莫名其妙”的表情来。

    “哦,”顾运点点头,“不问就不问吧,我本来以为你会问,我为什么会在陈菲儿家睡一晚上的。”

    “你还真在她家睡了一晚上?”

    程雪晴几乎是脱口而出,甚至语调都比刚刚稍微高了一些。

    她本来还想端住的,但是说完这话后,她就知道自己端不住了。

    那就随便吧!

    不装了,摊牌了!

    这混蛋都跑人家里睡去了,那还扯什么淡啊!

    自己什么解释都不会听的,睡了就是睡了,不可能说两个人住一屋什么都没有发生,都是成年人了,那点事谁还不知道?

    程雪晴好不容易才有点暖起来的小手,又感觉冰凉了,而且这次比上次更凉,隐约产生了自己头上绿油油的感觉。

    可是,自己都没谈恋爱啊!

    这是什么鬼?

    混蛋,几百万的床你不去睡,你去睡人家阿姨?

    一瞬间,无数奇奇怪怪、缤纷复杂的念头伴随着血液一起往上涌,一开始是冲击了她的脑海,让她一脑袋浆糊的感觉,但很快又转了方向,竟让她的眼眶温热起来。

    程雪晴忽然有些害怕,因为向来要强的她,自从懂事以来就几乎没有哭过,哪怕父亲入狱那次她也忍住了,她很好地告诉自己,哭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可现在,自己竟然为了这种事,为了恋爱这么一丁点小事,想哭?

    程雪晴拼命地吸气,好在几次深呼吸之后,她终于忍住了。

    对于程雪晴的反应,说实话顾老狗也有些意外。

    前面就是红灯,顾老狗停下车,然后说道,“你先听我说,其实呢……”

    然而,还没等他说完,只见程雪晴打开了车门,然后下了车。

    “你干嘛?”顾老狗忙问。

    “车里闷,”程雪晴淡淡道,“我步行回去。”

    “大晚上的步行什么啊,你上来先,我还没跟你说完呢。”

    “不上了,你走吧。”

    “这是你的车。”

    “不要了,送你了。”

    程雪晴说完,就转头往车行道相反的方向走去。

    她已经不想再看到这个人了。

    因为这个人太可怕,他可以轻而易举地把自己弄哭,而自己……还有很多事情要咬着牙去做的自己,是不能哭的。

    夜里很凉,好在下车时拿了风衣。

    程雪晴披上风衣,手插在袋子里,踩着高跟鞋,孤独地看着自己的影子,啪嗒啪嗒地,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

    顾老狗无语地看着那道清冷孤寂却美得足以上封面的背影,怎么也不明白她的反应怎么可以这么大?

    但很快,他又明白了。

    这丫头,喜欢自己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说起来还是自己的错。

    顾老狗不想重复跑上去喊“你听我解释”,然后对方说“我不听我不听”的戏码,于是立即下车,跑到程雪晴旁边,立马说重点。

    “我没有住陈菲儿家,你说话能不能听全了?”

    “我听得很清楚,你说让我问你为什么住陈菲儿家。”程雪晴竟然格外冷静地跟他分析起语法问题来,“所以这是事实。”

    “事实你个头啊,我那么说是想让你赶紧问!你不问,我怎么跟你解释啊?”

    “你为什么要跟我解释?你开着我的车,载着你的女人,然后……”

    程雪晴说到这忽然止住了,但更加冷静地看着顾运,“抱歉,我可能不该这么表达,但我确实很介意我的车坐其他人。”

    “你给我站住!”顾老狗一把拽住程雪晴,然后看着她说道,“你介意的是车子坐谁的问题么?听好了,其一我没有住陈菲儿家,当天晚上六点我就下楼了,你要相信狗仔还是相信我,自己想。”

    顿了顿,又道,“我已经给对方工作室发律师函,同时报警要求调取监控了。我跟你保证,两天之内狗仔一定会就这件事道歉,还我一个清白的。”

    夜风冷冽,抚乱了程雪晴的秀发,程雪晴撩了下头发,然后低下头,看着自己的鞋子。

    顾运的“保证”两个字,让她忽然想起很多事。

    他保证过的事情,好像没有一件没实现的。

    所以……是真的冤枉他了么?

    讲道理的话,他既然这么说了,那应该再给他两天时间的,不能就这么武断地下定论。

    话说,刚才的自己,情绪波动是不是有点太大了?

    程雪晴忽然觉得今晚的自己很好笑,这是干什么,怎么说着说着就下车了呢?

    现在就有点尴尬了。

    怎么才能自然地、不露痕迹地回到车上去?

    顾老狗看着低头不说话,明明很尴尬却还一副端庄冷静样子的程雪晴,不由很想笑。

    有时候这丫头,也挺有趣的。

    虽然知道她现在需要一个台阶下,可顾老狗决定就是不给她台阶,看她到底怎么办。

    程雪晴等了好一会儿,也没等到顾运递上来的台阶,心里鄙视的叹了口气之后,终于只好决定自力更生,自己给自己造台阶了。

    抬头,她冷静地说道,“我逛完了,你还要逛吗?”

    顾老狗嘴角一抽,“你……逛街呢?”

    “啊,我喜欢晚上逛,空气好。”

    “哦……我也逛完了。”

    “逛完了回去吧,这么晚了。”

    “可是一点收获都没有啊,干逛啊?”

    “这么晚了,也没有地方逛啊。”

    顾运笑了笑,指向街边一个24小时便利店,说道,“我们去那里逛吧,随便逛随便买,我付钱。”

    似乎台风要来了。

    夜风越吹越大,吹得程雪晴的秀发略显凌乱地斜贴在脸上,间或有几根又黏在了嘴角,程雪晴轻轻地用手捋了一下,清亮的眸子倒映着对面便利店柔和的灯光,嘴角微露出一丝淡雅的笑意。

    如果路灯是相机的聚光灯,一定能拍下一张唯美的照片。

    “好啊,那就去逛吧。”

    程雪晴淡淡地说了一句,但在迈开步子的一瞬间,她忽然感觉手心传来一阵温暖。

    当她确定这温暖来自另一双手,来自自己身边的这个人时,就感觉像是触到了电流,手不由微微一颤。

    顾老狗,终究还是牵了程雪晴那温软如玉的手。

    程雪晴的脚步迟滞了下,但不容她反应,也不容她发表什么意见,顾运就拉着她进了便利店。

    程雪晴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从几十米外,“瞬间移动”到这里的,因为这一路上她的大脑是完全空白的。

    “您好,欢迎光临。”

    店员很有礼貌的招呼声,让程雪晴终于回过了神来。

    顾运微笑着对店员点了点头,然后拉着程雪晴到几个货架中间。

    轻声对她说道,“想买什么尽管买,不差钱。”

    程雪晴无语地看了顾运一眼,心想逛个便利店怎么也能被你逛出土豪的感觉来,却是看到那张帅气又一本正经的脸后,又忍不住想笑。

    “谢谢,那我就不客气了。”程雪晴淡淡道。

    顾运立即捏了下程雪晴的手,颇有些用力,程雪晴娇嫩的手不堪摧残,惹得她“嘶”地一声,又皱了皱眉。

    轻打了下顾运的胳膊,以示还击后,程雪晴问,“你干嘛?”

    “为什么要说谢谢?”顾老狗一脸严肃道,“感情已经这么淡了吗?那我想约你去爬山了。”

    面对顾运的无理取闹,程雪晴很想踢他一下,然而毕竟不习惯做那种亲昵的动作,对她而言能在陌生人面前让顾运牵手,已经是极限了。

    于是只好瞪了他一眼表示警告,然后扭过头去假装认真地挑选商品,她怕自己忍不住会对着他助纣为虐地笑起来。

    不想对他笑,要不然他会更过分的。

    便利店里没什么人,非常安静,时间仿佛在这一刻是静止的。

    程雪晴拉着顾运的手,东看看,西瞧瞧,忽然觉得便利店里的东西其实也很有意思,自己以后可以多来的。

    “你吃冰激凌吗?”顾运问。

    程雪晴犹豫了一下,虽然她偶尔也吃冰激凌,但显然不是便利店里这种的,不过她还是很快说道,“吃,吃的。”

    “哪种口味的?”顾运问道。

    “有没有……香草味的?”

    “有,那一人来一个吧。”

    “好。我还有这个,话梅。”程雪晴晃了晃手里的一袋话梅,表示另有战果。

    “搞半天就这些?接着买啊,不差钱。”顾老狗很豪气地说道,继续逗程雪晴。

    程雪晴终于忍不住,淡淡一笑,说道,“够了,知道你有钱。”

    值夜班的店员同志算是看他们两个半天了,看到这里终于看不下去,深深地叹了口气。

    这哥们特么的还要脸不要了?

    在个便利店你装个什么土豪啊?

    但这还不是最让他愤慨的,最让他愤慨的,竟然是人家只要在便利店里装装土豪,就能骗到这么漂亮,又看上去气质特高雅的大小姐。

    可是,这不对啊。

    这位大小姐从外套到手表到耳环,一眼就能看出全是奢侈品,照道理是见过世面的啊,怎么会这么好骗?

    这年头,难不成越有钱的女人越好骗?

    便利店小哥很不解,非常不解,而且这个不解可能要伴随他很长时间,除非他有幸遇到在银泰百货先前卖FILA后来卖男人衣柜的那位小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