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亲爱的,你们听我解释 小小部长

第四百三十章 设想成真了?

    陈菲儿面带桃花红,呼气带微醺,一手放在红酒杯上,一手拖在下巴上,视线落在顾运脸上许久,然后又禁不住妩媚一笑。

    “小混蛋,你长了一张明星脸,我看了都有点犯花痴,何况是那些小姑娘呢?”

    听到这话,顾老狗就觉得不对劲了。

    陈菲儿肯定是喝多了,要不然就算她现在和林若茵达成了某种“和解”,也不至于在林若茵面前说这种话。

    “不是,我看你是真的喝多了。”

    “我会喝多么?”陈菲儿又微微一笑,眼神有些迷离地说道,“我说的都是实话。以你的条件,真的很好红的。只要你上位了,我就退居二线了,这么大把年纪我也不想再装嫩了……前天还有个剧本,约我演一个十七岁的高中生,哈哈……老娘看上去还这么年轻吗?”

    “年轻啊,菲儿姐你看着最多二十,娱乐圈像你保养得这么好的人很少了。”林若茵接话道,“你就说那个叶颖,每天浓妆艳抹的扮性感,一卸妆吓死人。”

    “啊,你说那家伙啊!”陈菲儿露出一脸不屑,然后凑过去握着林若茵的手,说道,“我跟你,你不要告诉别人啊,她打过玻尿酸的,而且上次位置还没打好,差点就不能见人了。”

    林若茵顿生一脸惊讶,“真的假的?她也才三十左右而已吧,居然开始要打玻尿酸了?”

    “很正常,她那种靠脸吃饭的嘛!这次要不是投资方非要用她,我肯定不会叫她的。”

    “也对,她演技不怎样,不是总被吐槽么?不像菲儿姐你,又有颜值又好看。”

    “哪里啊,呵呵呵……我其实没你好看,你皮肤也比我好。”

    “没有啦,我皮肤看上去很好,其实很干的,而且我可没有菲儿姐你那种气质。”

    “少来了。对了,你现在用什么化妆品,还是我之前送你的吗?”

    “对啊,不过我自己买了一个晚霜,很好用的。”

    “什么牌子的?你推荐下我啊,我最近老感觉皮肤发干,试了一堆东西都没用,好烦啊。”

    巴拉巴拉,巴拉巴拉,两个人又开始凑一起聊护肤品了。

    当林若茵从她的包包里拿出一个手霜之后,陈菲儿就走过来,把顾运赶走了,然后坐在了林若茵身边。

    “真的啊,手感很舒服哦!”

    “对啊,而且一点都不贵,菲儿姐你喜欢的话,下次我给你带过来。”

    顾老狗坐在陈菲儿原先的位置上,一脸懵逼地看着两个脸都红扑扑的女人,各种兴致勃勃地聊天。

    然后他就发现,现在没他什么事儿了,甚至看上去他非常多余,根本不该出现在这里。

    这俩女人明显都有些醉意了。

    顾老狗现在倒是没喝多少,但是林若茵和陈菲儿两人刚才已经喝了快一瓶了,而且因为某种奇怪的气氛作用下,两人几乎是碰一下干一杯的,喝这么快,酒精上来的速度自然也快。

    不过她们这么和谐也是好事,于是顾老狗也懒得管她们了,自顾自地开始吃菜,毕竟他到现在为止几乎还没怎么吃东西呢。

    却是没吃几口,两个女人又端起酒杯了。

    “渣男,快喝酒。”林若茵端着酒杯,一脸绯红、酒气迷离地对顾运说道,“喝完这一杯,我要跟你说点事情。”

    顾老狗没办法,只好跟她碰了下,然后说道,“我干了,你随意就行了。”

    林若茵顿时哼了一声,说道,“你什么意思,我是很随意的人?”

    “啊这……”顾老狗都愣了,还有这样找茬的?

    他这边刚一发愣呢,陈菲儿就往他的杯子里又咕咚咕咚倒了不少红酒,这样杯子里的红酒,一下子由五分之一杯,变成了二分之一杯。

    关键这还不是小的红酒杯,而是快可以容纳下一个拳头这么大的红酒杯。

    “不是,陈菲儿,我就问一句,你们平常喝红酒都这么喝的吗?”顾老狗无奈道,“你要这样,咱们直接拿大碗喝好了。”

    “平常不这么喝,”陈菲儿微微撅了撅嘴,又摇摇头,说道,“但是今天就想让你这么喝,谁让你说林若茵的?”

    那语气,那体态,那神情,那噘嘴的样子,加上她刚刚把绑着的头发松了下来,现在是长发披肩……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少女撒娇的样子。

    关键是,成熟女人原有的妩媚丝毫没有褪去,那种少女感和成熟感交织的样子,让顾老狗……完全没理由拒绝了。

    于是只好叹了口气,“行了,那我就干了啊。林若茵,你只能喝一口,不能再喝了你。”

    却还没等他喝完了,林若茵就一口把她杯子里的就喝完了。

    顾老狗眼皮子微微一跳,心想她这摆明了是自己灌自己啊,几个意思这是?

    这种场面他以前在梦里倒不是没有遇到过,古代背景的有,现代背景的也有,就是那种跟两个女孩一起喝酒,大家谁也被拦着谁只管使劲喝,然后……就进入了省略剧情。

    这种场面,在古代的话,一般坐在他对面的,是他的大小老婆,或者老婆小姨子,或者新来的两个侍女,有一次还是老友的一对双胞胎女儿……

    要是在现代的话,那可能对面坐着的一个叫琪琪,一个叫欣欣,或者干脆连名字都不知道……

    可是想想,在此时此刻,在对面是林若茵和陈菲儿的情况下,发生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应该……接近于零吧?

    如果趁她们喝醉,然后……就大家聚在一个房间,一张床里愉快地聊天……不知道会不会被她们打死?

    顾运突然发现自己有点得寸进尺了,之前还只是在想怎么渡劫,后来又想怎么让她们和谐相处,这一切都刚刚达成,竟然忽然又有了这么深度思考了?

    不行不行,不能有这个念头,要知道这两个都是内心骄傲的女孩,她们肯委屈自己,妥协地接受另外一个存在,已经是极限了,要是听说自己要她们做那种事,很可能就真的炸了。

    虽然从自己角度看,这还……蛮正常的,但是从她们的角度看,这种事很可能就是对她们的侮辱,对这份感情的亵渎。

    所以,林若茵想喝醉,只是她想为自己的情绪找一个宣泄口而已,陈菲儿也是一样。

    安全生产,规范操作,顾老狗又提醒了自己一遍:

    一会儿两个人女人要是都倒了,都躺在自己跟前,可千万得特么的把持住啊,一旦没把持住,后果可能会非常严重。

    想到这里的时候,顾老狗杯子里的红酒也已经喝完了。

    随后,她就发现陈菲儿又开了一瓶。

    这回是林若茵接过了红酒瓶,给顾老狗倒了半杯。

    倒完后,林若茵很明显地朝陈菲儿投去了一个微笑,陈菲儿也还了她一个微笑。

    两个人神神秘秘的样子,让顾老狗忽然感觉自己发现了一个了不得的内幕。

    好家伙,这两个女人好像是打算把自己灌倒啊?

    这是什么操作,是不是有点谜?

    把自己灌醉以后,她们要做什么呢?对自己为所欲为吗?把自己拖进小房间里,然后门一关……想想还有点小激动?

    额,等下,怎么又开始想多了?

    好吧,讲实话,和这样的两个女人一起喝酒,而且还是两个已经事实成立的女朋友喝酒,别说是顾老狗这种lsp,可能换了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都会有这种想法吧?

    虽然一再警告自己要小心谨慎,不要露出狐狸尾巴,不过对两个女生的迷之行为,顾老狗现在是越来越好奇了,于是就想试试,假装喝醉酒以后,她们到底要做什么。

    当然,他的酒量林若茵是很清楚的,所以不能这么几杯就装醉了,要装的话,起码也得那一整瓶红酒喝完以后才能醉。

    林若茵给顾运倒完酒之后,陈菲儿就举起了杯子。

    想了想,对顾运说道,“顾运,虽然总是叫你小混蛋,但我还是要谢谢你,帮老陈同志想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主意。尽管你们两个都很幼稚,也很无聊,但我…还是被感动到了。所以,这杯我敬你。”

    陈菲儿说这话,倒也并非完全是找让顾运喝酒的理由,昨晚她确实很感动,而且和陈大红同志聊了很久,解开了很多心结。

    可以说,她和陈大红已经差不多和解了,重新感受到父亲的温暖,感觉自己还有家的她,在心里确实很感谢顾运。

    当然,或许她今天愿意接受这种看似荒诞的关系,也和昨天发生的事有关,尤其是陈大红同志昨晚一直不遗余力地在帮顾运说好话,这让陈菲儿起码确定一点,那就是这小混蛋花心归花心,但对自己的感情是真的。

    顾老狗听完,轻笑道,“那方案就是为幼稚的你量身定制的,能不幼稚么。还有,老陈同志还欠我一个感谢,回头我得找他要去。”

    陈菲儿嫣然一笑,“你尽管去要,别说要一个感谢,就是你想要他的退休金他都肯给你。他现在对你的感情,可能比我对你还深,昨晚在我这呆了三个小时,起码有一个小时是在夸你,我都有点震惊了。”

    “叮,”两人碰了下,随即把各自的酒一口喝下。

    接着,陈菲儿又给顾运倒上了酒,不过这回陪他喝的,又改成林若茵了。

    啧,别说,一个喝完又换一个,这种感觉……还真是挺不错?

    因为之前又喝了一杯,本来就不胜酒力的林若茵,脸比刚刚更红了,眼神也更迷离了,但却多了一份往常少有的温柔和妩媚。

    她肯定是喝多了,而且醉的比陈菲儿要厉害。

    这次,她的话,不只是说给顾运,也是说给陈菲儿听的。

    “哥,菲儿姐,”端着酒杯,她呼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不妨跟你们直说,其实我在来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无论你们做什么选择,我都不会反对。”

    顿了顿,她又微微一笑,嘴角浮起了标志性的酒窝,似乎要尽一切可能地表示,她能愉快地接受这一切。

    “对我而言,这一年最大的收获,就是认识了你们两个。在认识你们之前,我一直觉得这世界很冰冷,但是自从有了你们之后,我从菲儿姐身上感受到了姐姐的温暖,还有奋斗的力量,而在我哥身上,我感受到了史上最强的安全感,还有史上最不可思议的……超级能力。我觉得我每天都在安心和惊喜中度过,这本来就是我想要的生活。所以……我不觉得我们把事情搞糟,回去就会变得更好。”

    林若茵说了她想说的话,忽然觉得舒服多了,于是又一仰脖子,把杯子里的酒喝了。

    陈菲儿怔怔地看着林若茵,一开始她还有些心疼她,还是现在,她突然觉得这好像……也是一种正常思维?

    陈菲儿对自己刚刚对这段感情的定义产生了怀疑,尤其是林若茵说的那句,“我不觉得我们把事情搞糟,回去就回变得更好”,更让她觉得……感同身受。

    是啊,如果今天的结局不是现在这个样子,而是三个人互相指责、争吵,然后彼此带着怨恨而分开,此生永不相见,未来形同陌路,那就真的会变得更好吗?

    所以,自己是被说服了吗?

    好奇怪的感觉……

    但陈菲儿还是给自己也倒了一些酒,然后举起酒杯,说道,“那我们……就一起干了这杯吧。我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但至少……我现在没有勇气跟你们说再见。我,也已经习惯了有你们的日子了。”

    于是三人又干杯。

    ……

    酒这个东西,一旦对它失去了防备心理,且气氛合适的话,就会越喝越多,不到完全喝不下,绝对停不下来。

    陈菲儿和林若茵原本是想灌顾运酒的,但是说着说着,她们自己也又喝进去了不少。

    顾老狗到后面也没有刻意阻止了,因为这两个女人明显都是想醉一场,为她们看起来荒诞、不理性的决定做一个注解,然后再开启一种新的相处模式。

    于是三个人就一直喝,第二瓶红酒见底后,陈菲儿又去拿了第三瓶。

    直到第三瓶也见底的时候,顾老狗想象中的事情就发生了。

    现在,两个女人,都一动不动地躺在了沙发上。

    所以,这种情况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