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亲爱的,你们听我解释 小小部长

第四百四十二章 这次有点不一样

    “哥,买跑车的意义是什么?”坐在副驾驶的林若茵突然问道。

    顾老狗笑了笑,“为什么这么问?”

    林若茵看着前车的红色尾灯,说道,“即便在高速路上,跑车也只能开到时速一百二,而且它的底盘低,有时候连减速带都过不去。另外,我觉得它的噪音很大,坐着一点都不舒服。”

    顾老狗想了想,说道,“我相信大多数人选择跑车,并不在于它舒不舒服,也不在于它能开多快,而是在意它能否以最直观的方式,展现自己的价值。就如同国王需要王冠,酋长需要权杖,人们总是喜欢用某种具象的事物来象征某些东西。”

    “这个我明白,那有没有真正爱好跑车的人?”

    “有啊,他们喜欢极限加速时的推背感,喜欢马达的轰鸣声,喜欢快速行驶时车身的震动,甚至是开门后关上门那嘭的一声,但这些人只是极少数。

    有意思的是,如果你去问那些向往跑车或已经拥有跑车的人,从这些角度来诠释他们喜欢的理由的,反倒是大多数。”

    林若茵微微一笑,“那是自然的,总不能直接说他是想炫富吧?你说……这种人算不算虚伪?”

    顾老狗摇摇头,“不见得。就好比说我开着跑车带你出来,虽然很明显是对你有某种想法,但我只会说‘兜风’,你说我算不算虚伪?”

    说着,顾老狗就把一只手放到了林若茵的大腿上。

    林若茵“啪”地打了下顾运的手,又看了他一眼,说道,“超级虚伪!”

    顾老狗轻笑一声,“就算虚伪,那也是为了让空气和谐。如果我在开车前跟你说,我想对你动手动脚,那你还会上车吗?”

    “哥,你现在这么飘吗?”

    林若茵很想做出凶凶的样子威胁下顾运,但是看到顾运脸上那不太正经的笑容,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破功了……跟这渣男在一起,怎么这么容易笑呢?

    不过林若茵还是又皱起眉头,仔细地考虑了下这个问题,然后说道,“我可能还是会上车,因为实不相瞒,我正好也想对你动手动脚。”

    说完,伸出小手轻轻地摸了摸顾运的大腿,然后又捂着嘴,“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车子在高速公路上快速行驶,林若茵的笑声在车里回荡,掩盖了轻微的风声,和马达轰鸣的声音。

    顾老狗便想到了一个问题,如果这是宾利之类的轿车,那应该会更舒服一些……跑车,到底是空间小了,而且椅背放倒之后也显得发硬。

    所以为什么要买跑车?

    真是扯淡的决定。

    “哥,我们去哪啊?”林若茵看了眼道边的指示牌,说道,“这都快出市区了。”

    顾老狗加速超过了一辆车子,然后淡淡道,“我也不知道,反正油是够的,我也没必要卖你换钱,你就安心坐着吧。”

    “照你这么说,有必要的话,你就会卖了我?”

    “放心,永远不会有这个必要的。”

    “为什么?”林若茵嘿嘿一笑,“是因为爱吗?”

    “不是,是因为不划算。”顾老狗一本正经道,“我把你关小黑屋,每天让你码字多好。一天给我码个一万字,码不上就小皮鞭伺候。这一年怎么不得有个上百万的收益?卖你才能卖多少?看样子你对你自己的认知很不全面。”

    林若茵瞪了顾老狗一眼,然后说道,“什么小皮鞭,你又开车!”

    “好家伙,你截取的重点是这个?”

    “还有其他重点吗?”林若茵故作懵懂状。

    顾老狗不由看了眼看上去一脸单纯的林若茵,然后笑道,“对不起,我没想到我把你污染成这样了。”

    林若茵一听,又绷不住笑了出来。

    “哥,我觉得这辆车买得很好,以后我们可以时不时就开出来玩了。”

    ……

    车子很快就开到了郊区,顾老狗随口道,“下去找地方看星星?”

    “好啊,不过这里是京都,郊区也未必能看到星星,现在到处都是灯。”

    “碰碰运气。”顾老狗说道,“到下一个出口,就下高速吧?”

    林若茵犹豫了下,然后深吸了口气,说道,“要不,下下个出口吧?”

    “有区别吗?”

    “就感觉……那个地方比较有缘分。”

    “那好,就下下个出口。”

    十几分钟后,顾老狗开车,从林若茵指定的出口,下了高速。

    过了收费站,继续一路前行,两人也没看导航,反正想往哪开就往哪开,主要是远离灯光。

    没有灯光,才能看到星星,这是很浅显的生活常识。

    随着车子的前行,一盏又一盏的路灯被甩在了车后,很快前方终于没了路灯,一片漆黑了。

    车大灯很亮,可以看清前方几十米的路。

    有顾运在一起,林若茵并不觉得害怕,毕竟顾运的身手她见过,很明显这世界上没有谁可以伤得到他,也伤不到她。

    但她还是觉得心突突直跳,紧张地手心出汗,方才一路上佯装出来的淡定也无影无踪,甚至连说话都变少了。

    她又不傻,而且太了解顾运了,从顾运说要看星星起,她就大概知道他想做什么了。

    所以她才在选择出口时,犹豫了一下,考虑了一下。

    犹豫的并不是要不要答应,只是想选一个合适的地方。

    如果有的选,她希望是在自己家里,或者是在一个宾馆。

    但看顾运这架势,好像是要……这货肯定是阅片无数的,林若茵很确定。

    但她又不想拒绝。

    有什么理由拒绝呢?在一起这么久了,亲也亲了,躺也躺了,甚至连陈菲儿自己都接受了……在自己心里,本来就只属于他一个人了。

    林若茵这样安慰自己,尽量消除自己心里的不安,好坦然而愉悦地去接受这一切。

    只是,当顾运将车子停下来,停在一片无边的旷野中后,望着车外那一片漆黑,她还是有种呼吸急促的感觉。

    渣男,为什么偏偏要选这种地方啊?

    顾老狗停好车,关了车灯,然后又打开了天窗。

    今晚的天气很好,透过天窗,可以看到一望无际璀璨的星空。

    “果然,只有在郊区才能看到这样的星空,不过远处还是有点光,要不然效果会更好。”

    顾老狗说着,缓缓地放平座椅,然后双手垫在后脑勺下,看着漫天的星辰,仿佛真的只是来看星星的。

    要是放在几个月前,林若茵可能会信,可是现在想让她相信他真的没别的心思,还不如让她相信猪会上树。

    不过,她还是摇下了座椅,也躺在椅上,仰望星空。

    “林若茵,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我们也经常这样,躺在院子里看星星?”

    林、顾两家本就是邻居,感情好的时候跟一家人一般,经常在夏天的夜里,两家坐一起聊天。

    而两个孩子,则躺在竹制的睡椅上,旁边点燃几根晒干后像热狗的蒲草,闻着有淡淡的香气,把蚊子熏得远远的。

    他们就这么躺着,看天上的星空。

    “嗯,感觉那时候的星星好多啊,比现在多。”林若茵说道,“那种竹子做的躺椅,现在还有吗?”

    “有啊,”顾老狗侧过身去,看着林若茵那精致的脸蛋,说道,“你还是喜欢竹躺椅吗?这车椅不舒服?早点说啊,我本来可以买一个过来。”

    “无聊不无聊啊你?”

    林若茵伸手,按照惯例又想去揉顾运的脸,却被顾运轻松抓住了手腕。

    轻轻一拉,林若茵的身体便过了来,趴在了顾运的胸口。

    林若茵咬了咬嘴唇,似乎是瞪了顾运一眼,但是宝石般的眸子里,一片秋水微漾。

    “你要做什么?”

    近距离地看着顾运,她轻声问道。

    顾运微微一笑,“没什么,夜微凉,拥抱取暖而已。”

    林若茵脸上升起一丝绯红,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顾运的笑容以后,她突然不那么紧张了。

    嗯,不紧张了,毕竟也不是一点“经验”都没有,毕竟之前在山中别墅的时候,她就已经帮他……就反正已经被他污染了。

    林若茵轻轻地吻住了顾老狗的唇,顾老狗哪经得起这种挑衅,于是毫不犹豫地搂住了她。

    星空下,芳草间,拥吻。

    过了会儿,林若茵带着俏皮的笑意,问,“现在呢,还是没什么?”

    顾老狗笑了笑,“现在……有什么了。”

    说完,手便不安分了起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不安分,都更大胆,都更不讲理。

    林若茵这次,也没有丝毫抗拒,默许了他的不安分、他的大胆,他的不讲理。

    甚至,她翻了个身,坐到了他的退上,然后半伏着,带着妩媚的笑意,说道,“公子,你逃不掉了。”

    饶是顾老狗风花雪月无数,但还是微微一愣。

    这,居然还能反客为主?

    林若茵,果然是林若茵啊!

    但,这么一来,倒是加速了他血液的沸腾。

    咕咚咽了一口唾液,顾老狗问道,“姑娘,你想怎样?”

    “公子因何出现在这荒郊野岭?”林若茵贴着顾老狗的耳朵,轻声问道。

    好家伙,这个时候……还带玩扮演的?

    还是写书的会玩啊!

    “额,小生……进京赶考。不知道姑娘,因何出现在此?”

    “呵呵……小女子在此等郎君呢。公子,可是我等的郎君?”

    说话间,林若茵葱白的小手轻抚了顾运的脸,然后手便缓缓向下。

    顾老狗又咽了下口水,轻抚了下林若茵的小蛮腰,柔声道,“姑娘,小生自幼饱读诗书,你这般……于礼不合啊,还请姑娘自重。”

    既然玩,就玩点不一样的吧。

    今晚,他顾老狗是被强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