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妈带我去修仙 初恋璀璨如夏花

第102章 她犯病了

    颜白鹭十分怀疑妈妈是专程赶来,而非碰巧路过来看看她临近高考,需要安静的环境,不喜欢被打扰,每天都在认真学习的女儿。

    一般情况下,妈妈过来都会提前打电话通知确认她是否在家,直接上楼敲门还是头一次……颜白鹭此处寓所只向妈妈开放了直接访问权限,同时把东方满月列为“危险人物”。

    列为“危险人物”倒也不是有什么火控系统会向东方满月开火,只是会通知物业派保安来把人撵走,或者阻止东方满月靠近。

    可能有人会觉得,既然能够把东方满月列为“危险人物”,那为什么不可以直接禁止东方满月进入小区?

    因为东方满月可以使用飞行器空降,她还可以在小区里买一套房子,买一栋楼,物业哪里来的胆子禁止业主进小区?

    颜白鹭胡思乱想着,目光落在妈妈身上,感觉今天她的打扮有点偏少女,粉粉的色调,印花改良旗袍,充满心机的裙摆开衩,有意无意地彰显出大腿的修长和肌肤的细嫩。

    裁剪更是贴合身段,不需要刻意设计细节就能风姿绰约,曲线妙曼,高腰的收线让她更显体态修长。

    尤其是肩膀上的衣服图案竟然是非常粉嫩可爱的小心心,领口的蝴蝶结让低领不显得那么性感,但她若是想展现点什么,只需要装作整理下蝴蝶结,便会让人有一种山岳之景扑面而来的感觉。

    不愧是东方商会的颜夫人,少女天然的美丽,犹如璞玉,还需雕琢才能像她这样温润而优雅。

    颜白鹭拿出手机点了点,在朋友圈里看到了秦咚发的照片,恍然明白了,妈妈是看到这张照片,看到背景是某个有点印象的卧室,然后想到了秦咚和颜白鹭在什么地方。

    一个男孩子在自己女儿的卧室里,她会有点着急倒是很正常……只是现在确认了秦咚并没有和颜白鹭做什么事情,她不应该快点走人吗?

    颜白鹭一时间有点分不清妈妈到底是想撮合她和秦咚,还是更偏向于反对……她找颜白鹭借复习笔记给秦咚,试图拉拢颜白鹭和秦咚的关系,但是上次陪她出门,她也说过秦咚和颜白鹭其实不合适的话。

    “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哪怕是修炼到元婴境界的修炼者,一辈子也最多能接触到日宗,月宗和山宗三大势力中的山宗。”

    “山宗便是日月山的皇室,朝廷的建立者,像我们外界的政府一样,制定法律,征收税收,维持社会基本秩序。”

    颜怀瑜看着秦咚的眼睛说道,这个男孩子的眼睛特别清澈明亮,和他说话的时候偶尔对视,都让人有一种能透过他的眼睛,看到他那颗热情洋溢的心。

    “其实东方商会就是第四大势力。”颜白鹭走过去,和秦咚排排坐,面对着妈妈,然后补充了一下说法。

    颜怀瑜的目光低垂,看了看颜白鹭的膝盖,女儿从小到大就特别活泼爱动,即便长大了也没有丝毫变化,例如现在坐着都不安份,双腿摇摇晃晃的,膝盖时不时要撞一下秦咚。

    “你这就是胡说八道了,东方商会怎么能够和三宗相提并论?即便是日月山的四大世家,都稳压东方商会。”颜怀瑜不承认这一点,最近几年东方商会从上到下都有些过于膨胀了。

    不把日月山三宗以外的势力放在眼里,显然是不对的。

    日月山的世家,可不是外界的世界,它们的历史甚至和日月山的历史一样悠久,人家积累了无数年,难道都是废物在坐吃山空,还要被发展不过区区数十年的东方商会压制?

    东方商会自有安身立命的根本,获得了发展壮大的机会,不需要完全看日月山脸色行事,仅此而已。

    “可是在外界,也就是在中海,日月山的那批人,还没有资格和东方商会叫板吧。”秦咚还是比较相信颜怀瑜的话,颜白鹭这个人就比较嚣张,她有五十分的实力,可能就敢和八十分的对手叫板。

    “hng!确实是这样,但我们拿他们也没有什么办法,还是得当冤大头,照顾他们,给他们提供各种各样的支持。”颜白鹭皱起眉头(哼,作hng发音的时候,表达强烈的不满)。

    说着,颜白鹭伸手在背后戳了戳秦咚的腰,等他转过头来时,颜白鹭又轻轻摇头,用嘴型说了“小姨”两个字,示意秦咚不要告诉颜怀瑜他小姨杀了曾文的事情。

    “你在干什么?”颜怀瑜不满地说道,心中稍稍焦虑,看来今天两个人之间突然增进了不少亲密度。

    女孩子这么多小动作,应该是意味着关系亲密,否则正常情况下,一举一动都会透露着矜持和礼貌,动作做的越多,就越表示心中没有疏离和隔阂。

    现在只是戳戳腰,对对口型,下次就要小拳拳捶他胸,口中嘤嘤嘤了吧?

    颜白鹭没有回答,不知道为什么,妈妈好像有点敏感。

    秦咚领悟了颜白鹭的意思,他也知道对于颜白鹭来说,曾文被杀事不关己,因为现在的她并不会参与进东方商会的日常事务中去。

    颜怀瑜就不一定了,曾文这种大世家子弟在中海失踪,说不定需要她来负责和解决问题。

    倒不是说颜白鹭就胳膊肘往外拐,就像很多小孩闯祸,做了坏事,都会私下约定绝不能让大人知道,她就是这么一种心态而已。

    “目前日月山派驻中海的修炼者,以四大世家的子弟为主。”

    颜怀瑜回答秦咚的问题,

    “他们确实在东方商会的管理之下,我们有专门的机构为他们擦屁股……这些人把中海当成一个享受的销金窟,除了不允许购买黄金,他们的其他消费都由东方商会负担。”

    秦咚感觉有点不舒服,中海是成为过租界的地方,日月山的人在中海的状态,有点像租界时代的洋人。

    山青娘说东方商会在颜怀瑜的掌控下,才脱离买办的状态,也就是说曾经还真和洋人来租界玩耍差不多,现在才对他们加以限制。

    “十多年前颜家就有个人渣,虐杀了两个女大学生,等到他逃回日月山才发现。”

    颜白鹭看了一眼温和而优雅的妈妈,握紧了拳头,

    “妈妈逼迫颜家交人,那个人渣所在的一脉,老老少少三千多口人跪在妈妈面前求饶,依然被妈妈把那人渣带走了。”

    秦咚意外地看着颜怀瑜,一直觉得她是个温婉而随和的女子,但没有想到内心却坚定执着,从外界追凶到日月山,面对本族三千多人的下跪求饶,却依然能够毫不手软。

    现在看来,日月山的人尽管把外界的人当贱种,但是曾文在试图抢劫的时候,依然小心翼翼,原来他们不敢放肆为所欲为,是因为有颜怀瑜在约束。

    对于这些大世家的人口规模,秦咚也有了初步的印象,一个支脉而已就是三千多口人。

    “你不用说一半改一半,帮我维护形象。”颜怀瑜淡淡地说道,“我没有把那个人渣带走,我只是当着族人的面,把他虐杀致死,手段比他做的还要残忍一些吧……不这样,他们怎么会长记性?”

    为了颜家的面子,这件事情颜家下了封口令,但其他世家的家主还是得到了颜怀瑜的通告。

    这些世家的家主这时候才慎重提醒自家的子弟,东方商会换主人了,在中海不可忤逆颜怀瑜……颜怀瑜连颜家的子弟都追凶到日月山,别家的子弟犯事更别指望她手下留情。

    颜怀瑜说完,看了一眼秦咚,他的表情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握紧的拳头也放开,这让颜怀瑜也放心了,他并没有因此而对颜怀瑜生出反感。

    他这个动作分明就是心中的正义得到了伸张,恶人有了恶报后,心善之人的释怀,带着遗憾的安慰。

    这种事情瞒不住的,只要秦咚将来接触修炼日久,总会听说颜怀瑜做的一些事情,倒不如自己先告诉他,让他有个心理准备……那被他一碰就浑身瘫软,满脸潮红,恍如欢好之后的颜夫人,并非人畜无害的软弱女子。

    “我现在都没有忘记,他最后咽气之前,只剩下脑袋和脖子没有分家,依然在喊着祖奶奶饶命,依然认为自己罪不至死,我只是教训教训他。”

    颜怀瑜轻轻叹气,“秦咚,你以后遇到颜家人,千万不可生出亲近之心,我们在中海姓颜的,和在日月山的颜家,是两回事。”

    秦咚点了点头,颜怀瑜要是不说这事,不提醒他,因为自己认识颜怀瑜和颜白鹭的原因,将来有机会遇上了,秦咚还真有可能对日月山的颜家人要热情一些。

    “他叫夫人你祖奶奶,是因为颜夫人你驻颜有术吗?”秦咚对这一点比较震惊。

    颜怀瑜掩嘴轻笑,缓缓摇头,眼波在刘海下流转,犹如柳枝在勾动着澹澹水波。

    “那是因为我妈妈地位和辈分高而已!”颜白鹭白了秦咚一眼,“你以为我妈妈七老八十了吗?你想什么呢!”

    秦咚只是以为颜怀瑜和凤啾啾差不多,毕竟地狱之主,年龄藏起来几千岁完全有可能。

    “你小姨,年龄比你还小吧,辈分不也比你高?”颜怀瑜笑着说道。

    “你小姨年龄比你小?”颜白鹭有些好奇,好像妈妈都认识秦咚的小姨,自己却不认识。

    妈妈为什么会认识秦咚的小姨?她会不会以长辈的姿态,和秦咚的小姨聊一聊秦咚和颜白鹭?

    颜白鹭按着热乎乎的脸颊,也不知道她们会说些什么,说不定又要说起颜白鹭和秦咚小时候做过的蠢事。

    “我小姨年龄虽小,但见识却广,非常厉害。”有时候凤啾啾做事也过于任性和随意,秦咚在别人面前还是要维护她。

    公主殿下傲慢而随心所欲,常常做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来折腾秦咚,但秦咚对她的信赖也是发自内心的。

    颜白鹭有点不信,比秦咚年龄还小,那不就是个未成年的小姑娘吗?颜白鹭也有个年龄比自己还小的妹妹,就像个傻子一样。

    “有多厉害啊?”颜白鹭问道。

    “我能打赢你,就是我小姨的教导。”秦咚知道颜白鹭不服,颜白鹭遇到秦咚,只会变成颜小猫,但是如果遇到凤啾啾出手,颜白鹭多半变成颜·被火烧·无毛白鹭。

    咦,她本来就没……那啥……

    秦咚按着自己的眉脚,侧过头去,抬起一只脚翘起二郎腿,这个姿势男人必须掌握。

    同时他发现颜白鹭对他特别有诱惑力,美少女随便一点什么美好的地方,就能够让他蠢蠢欲动,甚至减少阳寿也难以抗拒她的魅惑。

    秦咚努力平复心境,人家的妈妈还在场呢,自己不能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你能打赢我?今天我妈妈在这里,就让她做个见证,我解开封印和你公平打一次!”颜白鹭伸手就要把外套和衬衫脱下。

    她衬衫里面还有一件吊带小背心的,平常在公寓的练功房里锻炼,她也只穿着小背心。

    只是她发现自己脱衣服的手被妈妈死死地按住,看来妈妈不希望她和秦咚闹起来有伤感情。

    颜白鹭也不好和妈妈说,自己和秦咚打来打去,也不会真的结仇,今天打过了以后……好像关系还改善了手指甲那么一点点。

    “女孩子就知道打架,成何体统?”颜怀瑜板着脸训话。

    若不是生死比武,女孩子和男孩子打架,这和送上去给人占便宜有什么区别?

    山青娘那种也就算了,颜白鹭这样的只穿着个小背心欺身而入,秦咚这血气方刚的少年受得了?

    “比武!比武!”颜白鹭强调,妈妈就是怕她和秦咚打架伤感情,她怎么不管小时候秦咚和颜白鹭打来打去呢?

    “我认输。”秦咚举起双手行法式礼节。

    颜白鹭更加斗志昂扬了,他这副态度好像让着她一样,如果妈妈不在这里,她一定一脚踹飞他了……这么想着,颜白鹭突然有点脸红,自己踹他,他肯定会张嘴咬住,她可不想这样……脚痒痒的,会让她像被他压住的时候一样,浑身软软的提不起力气。

    “我迟早会解除封印和你大战一场,说不定会见血。”颜白鹭凶狠地威胁一下算了。

    颜怀瑜又打了颜白鹭一下,她是故意的,还是真这么纯洁?

    秦咚不和颜白鹭争,他现在只想和颜怀瑜单独好好聊聊,颜白鹭老是能把正经话题岔开,干扰秦咚掌握敌对势力的信息。

    “颜夫人,日月山通过东方商会获取黄金,那他们为什么还要派遣修炼者来到外界?这里又没有灵气可以修炼。”秦咚接着问道。

    以前他们可以肆意享受,甚至像古代的特权阶级一样残暴妄为,来玩一玩估计还挺有吸引力。

    现在有颜怀瑜的约束,这里又不能修炼,连黄金也是看的到,抢不了,估计也没有那么吸引人了。

    颜怀瑜说道:“各大世家获取黄金也不是免费的,东方商会给他们的配额也有限。

    吸引这些世家子弟的是,每隔一段时间,东方商会会举办一个比赛,大家可以进入参加获取非常丰厚的黄金奖励,能得到多少,各凭本事。”

    原来如此,看来东方商会的黄金真的数不胜数,现在秦咚有点担心凤啾啾把抢劫蛙岛金库的愿望转变为抢劫东方商会。

    也不知道刚才的对话有没有被凤啾啾听到。

    “我妈举办这个比赛也是不怀好意,是想挑动各大世家子弟之间的矛盾,让他们不只是有家族利益纠葛,个人之间也心存怨怼和龃龉。”颜白鹭冷笑,“这些狗东西,为了一点金子就会打的你死我活,要挑动他们内斗太简单了。”

    “胡说什么呢?只是一个给年轻人展示能力的舞台罢了。”颜怀瑜笑了笑,看了下时间,“时间也不早了,白鹭你也要学习,秦咚,我送你回家吧。”

    秦咚连忙站起来,他正求之不得,没有颜白鹭的干扰,他更方便请教颜怀瑜。

    更何况他还要问一问颜怀瑜和荣姨的关系。

    他对此略微有些紧张,他既期待颜怀瑜就是荣姨,又担心颜怀瑜真的是荣姨,内心有些忐忑,不知道自己真实的想法到底是什么。

    可这样的问题没法逃避,荣姨的状况,也直接关系到母亲的下落和生死安危。

    颜白鹭其实还不想让秦咚回去,两个人还没分出胜负呢,或者说是秦咚单方面认为他取得了胜利,颜白鹭认为两个人还可以打一场。

    不过也好,今天不分胜负,下次就有正当理由再把他喊过来挨一次打。

    秦咚和颜怀瑜走进电梯,颜白鹭没有过来送他们,她站在远处拿着一只等身大小的绵羊玩偶使劲捶,示意秦咚在挨打。

    电梯直达底层专用停车位,司机打开后车厢门,颜怀瑜拉了拉秦咚的衣袖,然后迅速弯腰坐进车里。

    秦咚跟上,却发现颜怀瑜按着胸口,脸色竟然有些苍白,似乎忍耐着什么病痛良久的样子……她生病了,需要一点药——

    颜怀瑜需要药,作者需要月票,才能给她灌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