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在秋斩刑场当缝尸人那些年 污门说书人

完本感言

    一晃眼都年末了,今年过的还挺难的,身体出了问题。

    其实想想也正常,一直以来生活习惯都不好,从大学时候开始,每天玩和作的熬夜睡眠不足不自知,总觉得精力旺盛,从大学到现在六七年了吧,没12点前睡过觉,经常性通宵,尤其写书以后我是夜猫子属性,白天磨洋工,灵感和效率都在晚上,颠倒作息更多了,一直以来体检都很健康,身体很好,所以总不当回事的作死,结果真病了反应过来的时候都病灶深种了。

    反正也挺庆幸吧,我不是到了30岁40岁才注意到,25岁就注意到了,还能改。

    总的来说,也是因为这本书开书压力比较大,第一卷乾隆卷的故事节奏很快,信息量很大,基本一个一个故事往脸上砸,高强度的大纲式写法,能写个四五章的故事被缩成一章甚至几段,维持一个高信息密度的节奏还是挺累的,那段时间也是作息最不规律的时候,当时追读的应该知道,我在写第一卷的时候有天早晨就发了张请假条,去医院看心脏了。

    其实那次就是我焦虑症的第一次惊恐发作,诱因应该就是一晚上没睡通了个宵,早晨整个人就不行了,心率过动,失禁感,呼吸困难,那种强烈的濒死感,以为要猝死了,每个焦虑症患者最恐惧的焦虑症躯体化最让人难受的症状,惊恐发作,等我以后病好了我估计都忘不了这个症状发作的感觉。

    当时其实没意识到是焦虑症,只是以为因为熬夜问题,但也吓到了开始调整作息,当然后来没坚持住,毕竟习惯性的晚上写东西,结果后来越来越严重,惊恐发作频率越来越多,到后来躯体化症状的周期也开始延长,从几天发作到后来每天晚上发作,到后来全天发作,最后实在撑不下去了,只能在最赚钱的时候停更休息,心在滴血,谁也没说到把钱不当钱的时候,网文这东西,断更几个月基本就等于一本书白忙了。

    当然了,身体重要,断更之后调整了一段时间,加强运动,规律作息,关键来说就是睡觉,定点睡觉,能睡好对焦虑症是最大的缓解,睡眠规律两个月后,惊恐发作的频率明显减少了,现在几乎也很少发作了,但我也没想到可能因为不写东西闲下来了,反而引起了疑病情绪和神经性厌食,难受之后百度一下通通癌症起步,去医院一查又没什么事,回来又换毛病了,又查,歇了阵子焦虑症只缓解了一些,反而因为长期的躯体身体痛胃痛反酸引发了抑郁,这两个月去医院检查的次数比过去几年都多,肝郁中药也喝了不少,现在还有个胃镜约在半个月后等着去做,昨天终于是去安定医院看了精神科,给开了阿普挫仑,西酞普兰,如果过几天看胃镜没毛病就老实的系统化治疗吧。

    焦虑症多久走出来也没个定数,只能说疑病这个诱因还是挺烦的,要是压力大工作累了那歇歇就没症状了好缓解,疑病却是搞的吃坏点东西拉个肚子都要犯病,我妈都跟我说找个工地搬砖吧搬累了就想不起来了。

    病的事就不抱怨了,也没什么用,也算是场修行,可能不犯这次病我还意识不到自己的不良生活习惯,之前网上搜一些焦虑症调理心得的时候看到位up主说这么句话:

    上帝给了你身体,让你体验这个美好的世界,你不珍惜,它也可以随时收回去。

    人是不听劝的,先前周围人提醒我注意身体的很多,但是我不自己栽个跟头真的重视不起来,也是我一直在我的创作中体现的三观,人得经历过挫折才能长教训,而这个跟头来的越早越好,来得及改。

    人活着不是靠聪明,是靠经验。

    ……

    聊聊书吧,一百万的大纲,写了六十多万,一半多……差个两卷左右吧。

    现代卷就不谈了,早就决定砍掉了,回来复更后主要砍掉的是咸丰卷。

    我也是从读者过来的,知道续读的困难,读者又不是作者只盯着一本书看,好点没忘的大情节记得,伏笔也记不得,阅读体验真的不好,所以回来收尾利索点。

    其实看书的头尾也知道,主线挺简单,就是六个轮回异客,卖尸录,以及林寿穿越的解密,头尾开书时候就定了,也好好的写完整了闭环,中规中矩,这本书也不是靠主线出彩,这本书其实是个偏无限流的写法,看的是每卷的支线故事,砍掉一卷也不太影响剧情发展,只是可惜一些故事已经做了线却没能讲。

    咸丰卷的故事大概就是朝鲜和日本战争这块,后面连着就是甲午,然后boss是个幕府将军,故事的引子就是我前两卷提过好几次的来东北盗墓挖金矿的东学党灵游道士和高丽公主,原型是翁主李德惠。

    漕帮跑了个宗师到鬼樊楼,也是要在咸丰卷开下地图,夜香车一直埋线的五谷轮回王就是在这里出。

    这些大概就是砍掉的内容,其他…其实没什么了,有些坑是不会在这本书里填的。

    比如那几个大墓,宗人府的养龙术,嘴歪眼斜道人,白莲佛,穷不怕这些,都是这个世界观戏台上的角色,也都有各自的人物传记和故事,但是和林九爷的交际不多,缝尸人是林九爷的独角戏,不是讲他们故事的舞台,包括后面的俗主,黄大发,地藏,受膏者,夭夭帝这些人更是了。

    所以最后完整写完了,结局也差不多就是这样,差的中间那一段最多是些宁猫猫和安憨憨怀孕生子怎么修罗场的戏,以及林寿和几位红颜情人纠葛的戏码,还有就是孩子长大后两辈人的大院戏,其实我还挺喜欢写这种日常,应该也有人喜欢看,但终究有个节奏问题,最后就不整这些拖拖拉拉的了,林九爷的家宅大院戏,以后我看看有什么好的机会好的方式,是番外还是独立成书,到时候在补。

    ……

    最后聊聊新书吧,新书压力还是有的,毕竟想尝试下不擅长的写法,慢慢讲故事。

    我比较擅长快节奏的脑洞文,容易把控读者的爽点,节奏好的时候能精准操作到哪章的追订能出峰,说白了挺机械化的,但方法论确实可行,缝尸人这种大纲式写作可以说是做到了极端的快,当然问题也有,那就是写的太累,而且读者缺沉浸感,说难听点就是容易浮躁。

    我当时跟子良聊开书的时候,就是要写本首订过万的书,切开了几个七八章的开头,当时其实有本我俩看开书数据估计首订能有五千,写写均订就能过万的书,那本神灵箱庭神祇流,但我后来还是放弃了,当时就说的,首订精品的书我写过了,我就要写本首订过万的,后来才有的缝尸人。

    这本其实开书的时候挺危险的,也是差点切了,虽然开书数据很好,但七八章的时候我尝试过一个转升级流的方向,结果数据就停了,当时商量了之后删了重写,无敌流一条路走到黑,然后emmm,痛并快乐着,痛苦写的真的很累,快乐是确实出成绩了,比我估计的一万的首订要高,你们给首订干到了2万,后来更是把均订给干到了3万,也挺离谱的,只能说,感谢吧,也挺惭愧的,这本书怪短的。

    所以新书也不纠结成绩了,打算试试,慢慢讲好一个故事。

    新书不出意外应该是2月份发,其实新书要写什么选择很多,缝尸人只是这个民俗大世界里摘出来的一段,世界的一角,还有很多角色要登场,还有很多故事没讲完,还有很多坑要填,也需要点新鲜感。

    下本书的风格应该还是民俗悬疑,和这本有一定关联,但剧情故事相对独立,而且核心设定以及修炼体系和这本有很大区别,不过会有设定彩蛋填些缝尸人的坑,比如缝贡院门口的孔圣人像和缝保定乡七星锁龙井降雨龙尸那个坑。

    期待一下吧,下本书:《俗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