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镇妖博物馆 阎ZK

第三百七十五章 卧虎在行动

    第三百七十五章 卧虎在行动              

    来自于女儿国的商队,晃晃悠悠地往羽民国的方向前去,卫渊在这几天里,弄清楚了现在的海外世界究竟是什么样的,原本东西南北四处国土现在已经联系在了一起,四周是漫无边际的巨大海洋,中心环绕着的,就是昆仑虚。

    昆仑具备同时存在于不同世界的特性。

    而昆仑虚之下,就是传说中九幽死者世界的入口。

    “九幽?你打听这个做什么?”

    听到卫渊随口问起九幽的时候,那商队的首领满脸晦气的表情,在海外,并没有西山经那样恐怖的山神阵容,也没有大凶和顶尖的天神,这里是远离神灵居所的海外之国,以诸国为主。

    九幽这样的地方,对于他们来说几乎等同于传说。

    他挠了挠那个红彤彤的酒槽鼻,道:“那里可是死者的地方,据传说是曾经共工神撞塌天柱弄出来的,还有一位烛龙神,睁开眼睛就是白天,闭上眼睛就是黑夜,山海经残篇里面,写得头头是道的。”

    “不过要我说啊,都是放屁。”

    商队首领喝了口酒,道:

    “也就是古人的胡言乱语罢了,我承认有真实的部分,可这撞塌天柱,创造世界都出来了,这怎么可能?还有烛九阴,这只能说古代人的想象力很丰富,可现在居然还有那么多人相信,我就不能理解了。”

    “说回九幽,都说昆仑山下面就是九幽的入口,可谁知道?”

    “又没有人从哪儿出来过是吧。”

    “不过,从九幽出来的也不是人了,得是鬼。”

    他说了一个冷笑话,反倒是把自己给逗得哈哈大笑起来。

    卫渊默默喝了口茶,想着自己要不要最后告诉这位商队的首领,说自己就是从九幽出来的,但是想一想,还是算了,省得给人当做鬼魂,远远地看向北方,已经能够看得到羽民国所在的国度。

    昆仑虚为中心,周围弥漫着千年不散的云气,具备部分昆仑的空间能力,众人靠着妖兽横渡了一部分昆仑虚下的特殊气雾,节省了大量的时间,再过不远处,已经是羽民国的国土。

    这里的建筑风格相较于人间,相较于女儿国,都更为飘逸轻灵。

    但是仍旧不失壮阔。

    卫渊深深吸了口气,整理自己的思路混入羽民国,弄清楚祝融沉睡的具体真相,探寻祝融气息的可能性,最后得到五色手链,再通过五色收敛的能力,寻找人间,返回泉州。

    这件事情有难度,但是如果只时完成最后那个目的的话,并非绝无可能。

    卫渊对自己还是有些自信的。

    正在思考着,商队却突然停下来。

    前方兵器拦架在周围,那些羽民国的修士之中有穿戴铠甲的精锐将整个商队直接拦截了下来,杀气腾腾,商队首领面色微怔,似乎不能理解,凑上前去,迟疑着问道:“这,是不是弄错了?”

    “我们是女儿国那边来的。”

    “这是我们的文牒。”

    这个商队是有背景的那种。

    羽民国的精锐修士没有为难,为首的修士一双鹰隼般的眸子扫过,最终落在了卫渊的身上,手里一件形状奇特的法器散发出淡淡的流光,有赤色的光芒笼罩在卫渊的身上。

    周围的人哗啦一下全部散开,面色惊疑不定看着他,口中发出窃窃私语,那名羽族天羽卫精锐将商队首领推开,冷笑道:“你确实是没有问题,但是他却不一样,他有大问题。”

    “拦住他!”

    哗啦声响,一众天羽卫一下散开,将卫渊团团包围起来。

    伴随着兵器的瞬间鸣啸,一柄柄散发寒光的利器指向卫渊,肃杀凌冽。

    天羽卫统领冷声道:

    “你还不曾过来,陛下的法宝就已经传递出警信。”

    “你身上有先前逃离本国的叛徒凤祀羽的气息,按律捉拿归案,敢有阻拦者,以共犯罪一同论处!”

    “风祀羽?”

    “是她?!”

    众人先是一怔,而后面色骤变,而卫渊则是再度认识到,所有的计划都没有卵用,计划的存在就是告诉你生活会这么换着法儿打破计划这一个真理,抬手拔剑,准备直接打出去。

    就在这个时候,他耳廓微动,听到人群中的交流。

    ‘也就是说,他也是祝融神的祭祀?’

    ‘嘘……你在说什么,现在不是不能提了吗?’

    ‘说是祝融神早就已经沉睡了,这一千年来都是那些祭祀假传神谕,暗地里操控整个国家,那个什么凤祀羽,更是最大的骗子,之前跑了,这次居然还有相关的人敢回来?啧啧啧……’

    ‘那他也会被关那儿去?’

    ‘应该的,其他的祭师之类也都在那儿。’

    卫渊眼底神色微有波动,心中若有所思。

    祝融部祭师……

    他拔剑的动作引来了众人的巨大反应,那侍卫首领手中的兵器猛烈抬起,散发出极为强横的力量,一众人几乎瞬间成阵,爆发出了强大的压迫感,这是来自于神代文明的修士风格,和之前大秦军阵并不相同。

    气势剑拔弩张。

    寻常的过路人都面色微白,跌跌撞撞后退。

    正在这个时候,卫渊却松开了手中的剑,道:

    “我认输。”

    “嗯??”

    那首领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卫渊,不知为何,心中隐隐有不安,最终朝着左右使了个眼色,他们走上前去,一个将卫渊的铁鹰剑解下来,另外一人则是取出了一种类似于锁链的法宝,直接将卫渊双手捆缚,咔嚓一声直接锁住。

    众人这才安心。

    这是曾经以祝融为祭祀尊神的国度所用的封锁方式。

    凡人几乎无法挣脱开这样的束缚。

    “带回去!”

    那人一挥手,便有人拉着卫渊走入城中,而先前卫渊搭便车的那个商队众人则是目瞪口呆,有人想要开口,却被商队的首领阻拦,他揉了揉鼻子,道:“不要乱插手,这儿是羽民国,一个国和一个国是不同的。”

    “现在羽民国,前代的祝融神的祭祀,就是最大的禁忌。”

    “咱们也帮不了卫。”

    在这个时候,卫渊已经被带入城中,凤祀羽之事,是整个羽民国的禁忌,现在居然有个和她相关的人被抓了回来,对于天羽卫来说都是大功一件,至于是否是故意打入狱中,呵……

    被卸去了兵器,又被封禁修为,还能翻出什么浪花来?

    只等着过段时间,便将其提出来,继续审问。

    卫渊看到羽民国都城城门口的高大石碑,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第二次来羽民国,居然是这样的方式,不过看来,羽民国的情况确实是比起预料的还要奇怪些。

    直接将千年间的祝融神迹都打成是祭师的骗局。

    这么大手笔,不怕惊醒祝融吗?

    还是说,他们有把握,祝融醒不过来。

    卫渊被直接带入最深处的牢狱当中,投入其中。

    外面的看守直接将大门重重关上,打开了里面的封印。

    听得到脚步声和交流声逐渐远去,卫渊坐在这大牢里面,等到那些收尾已经彻底远去后好一会儿,一片黑暗里面,才有人迟疑着询问道:“小兄弟,老夫刚刚听他们说的话……你认得祀羽吗?”

    “凤祀羽么?认得,你们是……”

    那老者语气里稍有些波动,道:“我们是祝融神的祭师。”

    “祀羽她成功逃出去了吗?”

    “是。”

    卫渊稍微讲述了下凤祀羽现在的情况,那老者相当熟悉这小姑娘真实一面,很快就确认这确实是凤祀羽,是真真正正地松了好大一口气,卫渊故意来这里,就是想要见到这些祝融祭师,原本还想着得花些功夫,现在倒是简单。

    正好询问祝融的情况,以及凤祀羽五色手链的来历。

    “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老者苦叹一声,有其他人开口咬牙切齿道:

    “是现在那国主,他打算直接把祝融神的功绩全部都抹掉,甚至于染指祝融神的火神之权,原本是要登基的时候,娶祭师凤祀羽为妻子,一点一点地侵蚀,可是被我们发现之后,提前安排凤祀羽在大婚的时候,赶快离开这儿。”

    “当时我们想着,这家伙再怎么样疯,也不可能太过分。”

    “可是在发现凤祀羽祭师离开后,他直接编造了弥天大谎,把我们都投入狱里,偏偏这数百年里,尊神沉睡多次,也就只有凤祀羽曾经见过祂,我们也没办法证明祝融神苏醒,结果有口也说不清,唉。”

    卫渊沉吟了下,问道:“当初凤祀羽是怎么逃离的?”

    其中一名祭师道:“我当时代替她跑到新房的卧床上,然后让她悄悄带着五色手链离开这儿,那是曾经娲皇炼化五彩石剩下的部分,在炼化五彩石的时候,祝融神在一旁帮忙,所以曾得了这宝物,一直留在羽民国。”

    “事出紧急,就只好让她快些跑。”

    “嗯??”

    卫渊微有愕然:“你代替她?”

    这名祭师是男子。

    他转过头看去,看到了一名身材魁梧的祭师,胳膊上跑马,留着络腮胡,肚子更是够大,这名祭师叹息道:

    “是啊,我本来还以为能多拖延一会儿,或者说靠着我的口才和那国主好好说说,可没想到,他一掀开被子之后,直接大怒,要拿剑砍我,幸亏我练过外功,有一点夸父的血统,才没被他的剑刺死。”

    “真是两幅面孔啊,他原本看上去还挺和气的,没想到脾气这么爆。”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肚子上肥肉震荡出一圈圈涟漪。

    卫渊:“…………”

    不,换成谁反应都差不多。

    大婚之夜,醉意微醺。

    结果一掀被子看到一条比自己还壮实的彪形大汉。

    冷静个毛啊还。

    那祭师似乎注意到卫渊的视线,拍了拍自己的腹部,怅然道:

    “我只是现在才变成这样的。”

    “那时候,我还很瘦。”

    “用祝融神的神术,可以很轻松地保持体形,吃再多也不会胖。”

    “可惜进来了,就没法用了。”

    祝融神力?

    卫渊怔了下,脑海中瞬间想到画面,一名虔诚的信徒完成了仪式,高声颂唱,伟大的火神,请让我燃烧掉十公斤脂肪,我愿意用十公斤肥肉来献祭您。

    用火神之力燃烧内在脂肪,这也就是祝融还睡着,祝融醒来的话,那位会做什么,可是不一定。

    卫渊旋即想到了怎么吃都不会胖的凤祀羽。

    作为祝融一脉这几百年最天才的祭师,这小家伙到底用神力做了什么………

    那老者叹息道:“也怪我们没法传递消息出去,祀羽还不知道这里的事情,倒是连累你过来这儿了,这位小兄弟,你来羽民国是做什么?”

    卫渊道:

    “想着看看有没有五色石链,还有,想要向祝融神讨要一件东西。”

    老人一怔,似乎没有反应过第二句话来,然后恍然大悟,只当做卫渊是想要向祭祀祝融的祭师们要一件宝物,遗憾道:“补天的五彩石最后熔铸出了几件宝物,五彩石链也是有的,只是可惜在原本的祭祀之所,进来这里,恐怕是没有办法再出去了。”

    他满脸颓唐:“这锁链,是专门克制我们的。”

    “除非是神,否则谁都出不去。”

    咔嚓声音,在整个空荡荡的监狱里回荡着,让所有人的声音戛然而止。

    老者猛地抬头。

    黑暗中,那青年双瞳泛起金色。

    “神?”

    他道:“我就是啊。”

    ……………………

    人间界。

    项鸿羽看着项鸿宝忙来忙去。

    天生洁癖眼中的项鸿羽皱了皱眉,道:“你在做什么?”

    项鸿宝头都没有抬,道:“当然是预备仪式咯,反正那帮景教的大爷们死活不肯让我在大教堂里面举行仪式。”他忍不住抱怨道:“本来已经说得好好的了,可是我一把祭祀仪轨给他们一看,才看第一行就全翻脸了。”

    “有的直接拎着擀面杖把我砸出来。”

    “还什么老前辈,一个个的一点耐性都没有,一句话都看不完么?”

    项鸿羽道:“确实如此。”

    “可是他们的心性应该很强才对,你第一句话是什么?”

    项鸿宝道:“神说,要有火。”

    项鸿羽:“…………”

    他揉了揉额头,下了结论道:“这打挨得不冤枉。”

    项鸿宝咕哝道:“哥你怎么也这么说?反正不管了,反正那位虞小姐现在回泉州那边儿去了对吧?”

    项鸿羽微微一怔,突觉得心脏刺痛:“泉州……”

    项鸿宝摩拳擦掌:“反正我就在你客厅举行仪式了。”

    “嘿嘿,等着看吧。”

    “没准会见到神呢……”

    Ps:缓冲章节,四千三百字

    短暂的山海冒险,只是用来做个引子。

    渊的血肯定没有长生不死的效果,上一章有说了啊,是为了对抗女丑之山的毒,联系契说的话,渊吃了一大堆的异兽灵草,又消化不掉,免了吸收不了爆炸的危险,却又让血液里也充斥有药性,能够解毒。

    夸霖的故事篇章才会提及,这是后面的线索了,且卖个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