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镇妖博物馆 阎ZK

第三百七十六章 祝融,给爷醒!

    卫渊之前引导刑天一招对山神神性的损伤已经渐渐恢复。

    并指一斩,将这里那些祭师手上的锁链全部打开。

    “我出去看看,你们待会儿看着有没有机会。”

    “如果有机会的话,就趁机会离开。”

    旋即推门而出,门外的守卫还没有反应过来,眼前就是一花,脖子上直接被重重一下,全部晕倒,卫渊在前面的看守处找到了自己的兵器,那柄铁鹰剑常人根本无法使用,加上始皇帝的泰阿剑鞘,这些羽人族根本拔不出剑。

    卫渊走进去的时候,那名首领正在尝试拔剑。

    “这是什么剑?锋芒如此之盛,却拔不出来?”

    “我拔,拔,拔……”

    他咬牙切齿地低语。

    “拔,拔……”

    冷不防背后传来一声答应:

    “哎,真乖。”

    “嗯?!”

    天羽卫的小头领心底一惊,猛地转头,看到刚刚锁起来那人就在后面,还没开口,腹部就被重重一拳,似乎要直接将自己的五脏六腑都打翻打烂,眼前一黑,直接重重倒在地上,卫渊顺势接过剑,玩笑一句。

    “……这也算是刺客大师了吧?”

    卫渊将剑背在背后,推开窗户看向现在的羽民国,五千年前,他和禹王他们来这里的时候,当时的羽民国比起现在来说更简朴些,但是哪怕过去了漫长的时间,城市的大体结构似乎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

    祝融居南位。

    祭祀祂的地方就在整个羽民国都城的最南方。

    南方祝融,兽身人面,乘两龙

    西方蓐收,左耳有蛇,乘两龙。

    东方句芒,鸟身人面,乘两龙。

    北方禺强,人面鸟身,珥两青蛇,践两青蛇。

    这才是神代的四方神灵,也是真正意义上的作为天之四极的支柱。

    羽人族供奉祝融,而祝融神执掌烈焰,作为颛顼帝的臣子,得封海外南经的区域,掌百鸟之国,当年他们来这里的时候,卫渊曾经亲眼看到过,百鸟合鸣,羽人族的少女们在月色下展开羽衣,于星光之下起舞的模样。

    着实是很美妙。

    百鸟朝凤。

    羽人族果然是常出美人。

    女娇邀请他去看,结果女娇却不在。

    他看出了女娇的目的。

    于是深受感动。

    所以他在这里留下了一件陶器,上面是羽族少女们的祭祀之舞。

    当然,那一件作品他相当满意。

    “你是为了给我灵感,才没有来的吧,女娇。”

    渊感慨着道谢:“你其实人挺好啊。”

    而因为这里的招待很好。

    禹王也深受感动。

    所以半路借道和祝融打了一架。

    最后祝融眼眶发黑闭门不见客,禹王差点被烤成七成熟。

    在远古时代,折服某一地首领最简单最直接的方法,就是靠一对拳头,禹王的切磋邀请,祝融也没有拒绝,只是祂万万没能想到,禹王比祂预料中的更难缠,尤其是在和刑天打了一架之后,那柄曳影剑越发地霸道。

    禹王就是那个时代绝对的主角。

    干不死他的只能让他变得更猛,然后反过来被他干死。

    总之最后,禹王很满意,渊很满意。

    女娇很不满意。

    契的话……

    吸取过往在女儿国的经历,在被绑之前提前跑路。

    眼前看到有些熟悉的道路,脑海中自然会回忆起了过往记忆,卫渊背剑迅速地前行,之前不知道,看来凤祀羽作为羽族的祭祀,会被以特殊的手段寻找出来,现在卫渊已经将自己身上气机冲刷一遍,断绝再被找到的可能性。

    天色渐近黄昏。

    卫渊一口气御风赶到了祝融的祭祀之处,是纯粹由石质构成的建筑,卫渊伸出手,感知到了里面的气息。

    是祝融。

    ……………………

    但是祝融现在的情况并不好。

    卫渊隔着墙壁,无法进入其中,只是稍微用力,就能够感觉到一股排斥感,双瞳内部神韵暗藏,神通用出,隐隐约约能看到这殿宇当中的壁画,这些壁画在最外层,能够轻易地看出是祝融的传说。

    包括作为颛顼的战将和臣属时的经历。

    包括帮助娲皇炼化五彩石补天。

    以及山海分裂之后,远离有着诸多山神凶兽的西山界之后,作为执掌者调理整个世界的秩序。

    但是卫渊却看到,最开始的祝融是有清晰的面容的,不是兽身人面那样的神灵状态,而是人的模样,但是越往后面,壁画上的祝融就变得面容空白一片,而最新的那几幅壁画里面,祝融的脸正在朝着一个眼角微挑,粗眉如刀的男子转变,而且越来越清晰。

    “………练假成真,李代桃僵?”

    懂得道门真传的卫渊很快看出了这种极类似部分道门左道法门的手段。

    而后推断出了他的真实目的。

    “羽民国的国主,想要取代部分祝融的神性?”

    “这不可能是一代两代能够做到的事情,是从一千年前开始,还是六百年前开始,人间当时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反向干扰到山海界,让祝融沉睡,结果羽民国连续出了好几代的极品二五仔。”

    “够倒霉的,不知道谁坑了你。”

    卫渊面色古怪。

    迟疑了下,屈指叩击虚空。

    地煞七十二神通

    驱神。

    ………………

    在羽民国的宫殿高处,立着一座仿佛能通向天空,俯瞰着整座羽民国国都的建筑,羽民国的国主高阳君就站在最高处,俯瞰着整座国都,双目霸道从容,他这一脉,自千年前发现祝融神开始沉睡,就已经有所意动。

    可是,是后来六百年前的事情,才让他的祖父下定决心。

    摆脱神灵的影响,彻彻底底以王权凌驾于神之上。

    而到了他这一代,曾经亲眼见识过神灵的威能,他的野心也就日渐膨胀起来,只是摆脱神灵的影响,怎么足够?

    他要彻彻底底,取代祝融氏!

    往日没有谁能做到,谁说现在也做不得?

    不……这已经不再是往日没人做到了。

    山海回归,哪怕是海外诸国之中很少看到山神水神,也逐渐回归人间。

    有机缘巧合千万人间的族人带回来了古代的典籍。

    他曾经花费了一个月时间将神州古代的历史看完,而后失神许久。

    最后对周围的近臣们叹息道:

    “嬴政能够做到的事情,凭什么我做不到?!”

    “他不过是区区凡人的统领而已,我要做下远超过嬴政的功业才行。”

    曾经镇压神州的君王,点燃了这遥远国度之人的野心。

    要掀翻曾经庇护族和国千万年的神灵,占为己有。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察觉到了祝融氏的神殿出现了异变,羽主高阳君眼眸微敛,注视着那边的变化,淡淡一笑,道:“看来,把那边的守卫撤离,总算是钓上鱼了,他们也确实是有足够的耐心,过去了这么久才上钩。”

    他嘴角带着一丝冷笑。

    最危险的不是那些年长的大祭师,而是那个年纪最小的祭师凤祀羽。

    凤凰是少昊的图腾。

    能够姓凤的羽民国,就相当于轩辕丘的姬氏族人。

    那是王族,更曾经沟通火神祝融。

    本来是打算要把那比他小两百岁的小家伙收入宫中,给她个名分,让她做一个安静淑雅的妃子,他曾经见过那祭师,确实是一流的相貌,端庄雅静,年纪长大后,容貌也逐渐张开,本来也该入宫,眼下只是顺势而为,将这个天才祭师绑在一条船上。

    谁知他们不知好歹,居然大婚之夜逃了,倒是折辱了他的脸面。

    今天还有个和她的气息相关的年轻男人来到了城门打算入城,必然是想要和那些叛逆王命的祭师联系,但是这青年毕竟是染指了准国主妃,国主也不打算给他半点好的下场,就算是斩首也是太过仁慈了些。

    听进入人间的族人说过,人间有名为凌迟的刑罚。

    想来更适合这样的人。

    “动手收网吧。”

    旁边的将军领命,然后就有人用力招起战旗。

    羽民国的人,还有才刚刚从牢里逃出来的祭师们,看到以神殿为中心,豁然展开了大片大片的旗帜,像是天上的云坠入人间,而后听到了极为尖锐的鸣啸声,一只只的异鸟在这战旗之下聚集起来。

    天羽卫是仪仗和城守。

    眼前这些锐士才是真正的精锐,是在蒙昧时代,替羽民国征战四方的最强的矛,此刻聚集而出,比起先前那遮天蔽日般的旗帜都来得震撼人心,那些好不容易脱困的祭师面色骤变。

    为首老者面色大变:“不好!”

    羽主高阳君平淡道:“彻底在所有人眼前,打破对神的留念。”

    “这已经是千年的准备,今日之后,我,就是羽民国唯一的神。”

    除去天空的精锐,大地上的天羽卫骑乘凶兽,穿着轻便的铠甲,仿佛洪流一般冲杀向卫渊,还没有靠近,就是一轮密集的攒射,声音凌厉,卫渊没有想到,前不久才看到大秦军阵的威力,今日就要轮到自己品尝一下别国军阵。

    五指张开,猛地一握。

    狂风流转,将箭矢阻拦了一下。

    而后箭矢就穿破这些狂风,神代的符文有定风的效果,卫渊持剑生生靠着剑术将那些箭矢弩矢全部牵引拨扫开来,数千齐射,居然被全部扫空,没有一根箭矢落在他身上。

    高阳君稍有诧异。

    而后淡淡吩咐道:“将铁鹰卫也派去。”

    铁鹰卫是因为嬴政麾下铁鹰锐士而诞生的。

    羽主野心勃勃,慨然有替神之位,削平天下之志向。

    卫渊抬手再度叩击虚空,七十二煞法门的驱神已经连番使用了足足十八遍,但是沉睡的祝融睡得沉,哪怕是祂自己正在遭遇某种被分走神性的危机,哪怕祂的祭师们都有生命危急,这个神灵都没有半点反应。

    偏偏就连外面的神殿都被祝融自然散发的某种气息封锁,卫渊判断需要某种信物才能进去。

    可能凤祀羽有资格,但是他是么有办法进入内部的。

    最后一指叩击唤神,手指鲜血淋漓。

    祝融沉睡不醒。

    而前面早已经近万兵马,都是神代的训练方法,已经在百步之外。

    祝融祭师们心头绝望。

    而羽主则极为沉静,哪怕是修行者,又有谁比得上君王的力量?君王麾下,有成千上万乃至于十万大军,哪怕此人剑术超绝,法术神通也强大,可是用性命堆,也能把他堆死,而对于他来说,一千人,乃至于一万人都不是什么。

    卫渊吐出一口气。

    手中剑倒插在地,掏出一枚玉书。

    这是契约,一式两份,猛地捏碎,另一股气息升腾而起,被卫渊抓着。

    他吐气喝道:“刑天!!!”

    “来,今日决战,我便接你一招!!”

    “有胆量,现在一斧砍来!”

    ……………………

    常羊山

    刑天听到了玉书上传来熟悉的声音。

    先是愣了一下,而后看向旁边,陷入迟疑。

    旁边的巨大陶罐还没完成,本不打算理会,结果对方如此傲慢,居然说有胆量这三字,祂脾性自来最烈,要不然也不会拎起兵器就反了,闻言大怒,抬手,手中巨大的战斧猛地劈斩,直接脱手甩飞出去。

    战斧直接以恐怖的速度横掠天地。

    这是神州古老神话,唯二的战神。

    羽主还在平静注视着那弱小的凡人死去,带着仿佛天神一样的高高在上和轻蔑。

    突然感觉到不对。

    仿佛有高昂的鸣啸,自九天之上传来。

    一股无法形容的恐怖压迫力在心底猛地升腾而起,转瞬之间,所有人的耳边都响起了巨大的鸣啸和怒吼,仿佛是最古的战场浮现眼前,面色瞬间苍白,哪怕是神代方法训练的军队,此刻居然停滞,心底一片无法言语的慌乱。

    卫渊看到天边直接一道战斧砸来。

    面不改色。

    从怀里掏出了那个玉书,轻飘飘抛到了祝融的神殿上。

    战斧带着怒火直接砸落。

    卫渊吐气开声,拧转身躯,汇聚全身之力,并指重重点下去

    地煞七十二法。

    唤神!

    在剧烈无匹的轰鸣声中,整个羽民国的都城都在震颤,阵法升起而后崩碎,但是奇妙的是,居然不曾波及到普通人,所以的威能都被神殿吸收,而后,所有人的耳边都响起一身苍茫低语:

    “祝融……”

    “此时不醒,更待何时?”

    PS:今日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