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镇妖博物馆 阎ZK

第五百三十三章 让我开开眼?

    卫渊几乎瞬间把手机拿在手里,心脏都差一点点跳出来。

    而后却看到视频左下角有一个红色的符号。

    整个视频处于一种黯淡的情况,‘网络信号差,视频发送失败。’

    卫渊重重松了口气。

    是了,是了……这边是昆仑,昆仑的信号一直不怎么样好的。

    撤回,赶紧撤回。

    卫馆主颤抖的手点了下视频,准备把视频撤回来。

    而后眼前看到一行文字浮现‘视频重新发送成功。’

    卫渊:“…………”

    耳畔响起了张浩和那位特别行动组装备部少女的声音。

    我们的手机,就是在大海沟里面,都能有信号哦……

    你们为什么。

    在这个时候。

    会这么,

    写实啊!!!

    ………………

    博物馆。

    学着人间穿了一身冬装的天女珏,哼着那首从桃花源秘境里面听到的歌谣,一边整理食材,身后是现代人间打扮的夸霖,高马尾,白皙面容,酒红色的毛衣和牛仔裤,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

    一双长腿伸展开,手里捧着一本书在看。

    戴着一副没有度数的平框眼镜。

    因为这样可以冲淡她身上的将领杀伐气。

    可以看上去很有文化。

    当然这是夸霖自己的想法。

    在卫渊离开博物馆前往昆仑的时候,夸霖便来此拜访,当时的大和尚想要给卫渊报信,结果失败,而出于某些原因,这位女儿国独断千年的大将军,在这老街已经逗留了有足足十天时间,

    突然手机响了一声。

    珏擦了擦手,好奇地拿起手机,看到是女娇发来的消息。

    是个不算长的视频。

    略有讶异,珏可没有想到,这位涂山氏的女国主会给自己发消息,而后随手点开了视频,一打开就是一行大字,‘涂山绝密!’‘三小时后删除!’‘不可外传!’

    少女认真点头。

    想了想,穿着棉拖嗒嗒嗒跑去找到了耳机插上再看。

    怀着略有些好奇,略有些期待和紧张的心情,再度点开视频。

    在前面的三行字浮现出来之后。

    画面一转,是熟悉的昆仑景致,是昆仑的风光,而后浮现出了熟悉的人,卫渊坐在轮椅上,安静沉睡的样子,这画面当然是并不怎么特殊,博物馆主她常常见到,但是不知道拍摄的人是谁。

    视频里面的人和真实见到的完全不同。

    这角度,这运镜,让被拍摄者的气质和容貌都再度上升了一个层次。

    而且,很有氛围感。

    大概像是圣诞节,冬夜,初雪,在路灯暖暖的灯光下,看到穿深卡其色衣服,带着围巾,捧着奶茶呵气的少女。

    或者说夏天的阳光,穿着白衬衫的少年。

    亦或者说,高中时依靠在窗边懒洋洋发呆,却看到隔壁班暗恋的少女笑着走过,发梢有阳光和栀子花的味道。

    诸如此类,这运镜,这手法。

    这明明一点都不涩却能打动人心柔软处的至高艺术。

    足以瞬间把月老和西方丘比特碾压的水准,让整个世界历史之上的三大妖妃直呼祖师爷的最高峰。

    画面转眼就结束了,后面写着‘涂山氏秘传资料,切勿外穿。’

    ‘违法必究,盈利五百套以上,涂山执法部门有权进行抓捕。’

    少女吐出一口气。

    女娇为什么会发这个东西给我?

    不行,不行……

    这是不经过渊允许拍摄的。

    是损害了渊的合法权益的,我应该立刻删除掉。

    白皙手指啪地按在屏幕上。

    点击,保存。

    下载。

    隐藏文件夹。

    感谢之前对于那一本厚厚的手机操作说明书的认真研究。

    少女的动作一气呵成。

    沙发上冒出一个头来:“天女,你在干什么?”

    “啊!”

    少女被吓了一跳,手机差一点脱手飞出去,像是有了自己的想法一样在白皙掌心来回蹦跶了好几次才被抓住,珏徐徐吐出一口气来,然后眼神微微往下,结结巴巴道:“没,没有哦……”

    “是你猜错了。”

    “哦?”

    夸霖扶了扶眼镜,突然道:“是那家伙的消息?”

    少女珏脸上浮现出营业的昆仑式标准微笑:

    “谁?哪个家伙?”

    优雅,要优雅。

    “哼哼……”

    夸霖上上下下打量了下一本正经‘毫无破绽’的少女,收回了视线,懒洋洋地坐在沙发上,随手把手里的书放下,那是一本原典版本的孙子兵法,当然,这个倒是赝品,博物馆里面的赝品也很多。

    即便是数千年前的人所著。

    放在现在仍旧代表着相当的高峰。

    夸霖更是看得感慨万分。

    或许昆仑海外诸国,以及大荒诸国,古代修行法门流传更为完整,资源也更丰富,但是神州这边失去了力量,在法和理的道路上走到了最高峰,而从另外一个角度看,这里的灵气是在不断降低的。

    以夸霖的眼光,瞬间判断出了。

    在神州有一个最完美的时间点。

    这个时间同时具备有强大的力量,以及无可比拟的智慧。

    再这个时间点之前,神州的力量还没有消退,更倾向于海外诸国的发展模式;而在这个时间点之后,灵气不断地下跌,导致发展的技巧也更倾向于低武,唯独在那个完美的时间点,是力量和智慧在融合。

    她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看到了那个时代。

    神代的末年,也是神州学说的灿烂巅峰。

    诸子百家时代。

    兵圣,夫子,墨翟,老子,杀神,商鞅……

    那个时代绝对很恐怖。

    她放下手中的书,孙子兵法这一本书她这几天翻来覆去看了好多遍,早已经烂熟于心,每次都有的一些理解,看着珏在那里做饭,夸霖懒洋洋伸了个懒腰,道:“今天我就回女儿国了。”

    “今天就走……?”

    珏愣了下。

    在约莫八天前,夸霖来了博物馆里面,这位来自于女儿国的大将军并没有什么遮遮掩掩,只是想要干脆利落地和天女谈一谈,她带着当年的生死经历,以及绝不会输的信念前来。

    世上还有比同生共死不离不弃更为珍贵的感情,更为厚重的经历吗?

    但是看着博物馆里一件件古物,听着少女和陶匠的经历,自古相逢且别离,回看人间春已东,千年岁月的沉重之下,她突然有种空空落落的感觉,或许人世人生就是如此,你攥着珍贵的记忆不肯松手,但是可能,这所谓的珍宝,也只是对你自己而言。

    “比不了……比不了啊……”

    夸霖复杂地低语着。

    珏迟疑了下,还是轻声道:“不打算再见见渊了吗?”

    夸霖看着天女,沉默了数息,突而桀骜地笑起来:

    “我为什么要见他。”

    “一个连续甩了我两次的男人。”

    “我见了他我怕忍不住打他一顿。”

    她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哪怕是宽松的毛衣都没有办法将身材彻底遮掩住,双目重新恢复了自己的坚守,她要放弃自己所眷恋的人了啊……她心里想着,可是作为将军,作为镇守着女儿国的最强者。

    她还需要做更多更多的事情,在和家国相比的时候,个人的儿女情长便被冲刷到了内心思绪的最后面,她道:“和人间的盟约已经建立,女儿国和神州下一步的合作也已经提上了日程。”

    “大劫将起,我要回到女儿国做进一步的准备了。”

    天女想到了桃花源中,在卫渊和她赶到的时候,夸霖已经看过了河图洛书,道:“你果然是在桃花的河图洛书里面看到了什么……夸霖,无论如何,那个未来都只是虚假的,只是某个可能的未来……而非确凿无疑。”

    夸霖安静看着她,而后微笑道:

    “可那或许,也是值得一去的未来。”

    “不必为我担心。”

    “这一次我本来还在闭关,是临时出来的,既然人间的事情也已经结束了,我就得回到国都继续修行了,我当时本来就是为了四凶权能才去了西山界,那一战后,卫渊将梼杌的四凶权能交给了我,说起来,现在还没能掌握。”

    “我得尽快将这一股力量彻底掌握在手中。”

    “那么,天女,往后有机会再见面吧。”

    夸霖拍了拍衣服不存在的灰尘,微笑:

    “这顿饭,就留着下次再吃。”

    ……………………

    而在此刻……

    大荒北·系昆之山。

    这里是封印着昆仑天女当中,最为擅长攻杀的女魃。

    西王母为西方至锐至金之气,金生水为壬女,便是九天玄女,玄女虽强,但是主要执掌的是如水变化的战阵和以水化生而出的雷霆,要说攻杀,除去了西王母,也只有女魃更强。

    白泽在确定了女魃此刻在地脉之火里面安全,布下了个遮掩气息的阵法,防止被无关之人进入此地后,就此离去,只是白泽并不知道,在他离去之后不过片刻,本来沉睡在神代地脉肺火之中的女魃,睁开了眼睛。

    一道赤炎流光飞出。

    正是在阵法被迫,河图洛书被毁之后消失的旱魃之躯。

    只是此刻,先前只以本能出手的旱魃,眼底却有了神采,挥手之间,气浪炙热,隐隐然已经有了神代时期,旱魃一出,赤地千里的霸道气焰,眉心浮现一道玄妙符文。

    伸出手,低语道:“彻彻底底的权柄化生之躯,好,好啊。”

    “花了足足五千年时间,总算是将这女魃的权能分离出来。”

    旋即暗恨:“哼,若非是那莽夫,还有那白衣……本来可以直接占据女魃之躯,彼时的效果自然更好,策反应龙,离间昆仑,就差那么一点……不过,以那人为中心,离间昆仑倒也无妨……”

    “旱魃,旱魃,哈哈哈……”

    “接下来,就以旱魃之躯,搅动大荒,看看帝俊你是否还坐得住。”

    “哼,那莽夫居然觉得单单刑天斧能够彻底击溃我,可笑可笑,井底之蛙,如何知道日月流光……下次相见,必要你付出代价!”

    “谁的代价?”

    旱魃之躯转身,正要以这神代一等一凶神之躯执行计划,耳畔却听到了一声脚步声,回眸一看,只见到一道灰袍身影,这算计狠辣的存在眼底第一次浮现出了惊愕之色,怒道:

    “是你!!!”

    “烛九阴?!你怎么会出现在这?!”

    地脉肺火,足以将卫渊和白泽直接以热量和火毒诛杀的烈焰爆发。

    却尽数钻入一道宽广袖袍当中。

    神代地火,凌驾于大日爆发的高温,毒和火的结合,旱魃之躯的本源力量。

    就这么被直接收入袖袍,最后化做一缕青烟。

    旱魃震怒,身旁时间却突然变得缓慢。

    走不脱,逃不掉。

    惊怒难言之下。

    旱魃之躯居然直接化作地火坠下,而无数文字化作流光冲着天空飞去,这一手策划离间昆仑,卫渊,大荒的存在,在见到灰袍男子的瞬间,果断放弃了旱魃之躯,以此为诱饵,直接逃亡。

    灰袍男子震袖,眼底漠然,五指伸出袖袍。

    “回来。”

    日月流光转动,本要离去的文字生生倒流,化作石碑。

    白皙修长,骨节清晰的五指扣在石碑之上。

    灰袍男子面容苍古,平淡询问:

    “河图洛书,知过去未来,世间万物,算尽苍生。”

    “不如今日,也让我开开眼?”

    Ps:今日第一更…………三千八百字,调整作息,多少还是有点用处的,希望今天晚上能在十二点之前搞定第二更……,维持作息,维持作息,至少给我维持个一礼拜吧。

    彩蛋章里面有起点画师戍游太太画的烛九阴,大家多多点赞啊(猫猫头点赞.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