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镇妖博物馆 阎ZK

第八百八十一章 上古隐秘·浑天

    来找我的?

    卫渊心中讶异,不知道这位在天女当中以大范围破坏力为主的女魃来找自己是有什么事情,女魃注视着眼前浑身因果自成循环,隐隐有无始无终之感的白发道人,沉吟道:“你的修为,越来越高了。”

    “可识得大道了么?”

    道人道:“稍微懂一点点。”

    女魃想了想,道:“那么,你可知道世界最初的模样吗?”

    卫渊疑惑道:“……最初?”

    他实力强大,但是正如同浑天所说的那样,境界蹿升得太快,区区五千年左右就抵达了这样的境界,根基不足之外,连十大巅峰应该具备有的知识和常识都不懂得多少。

    如果十大巅峰考一次试的话。

    卫馆主就属于战力和文化课都不及格的吊车尾。

    十大巅峰地板砖。

    不过好在在上古的时候和浊气所化之物交锋过,道人想了想,若有所思,觉得不能在珏的姐姐面前掉面子,微微后靠椅背,手指敲击木桌,神色黯然,嗓音平和笃定地完全看不出这是个学渣,道:“浊气?”

    女魃略有些意外,似乎没有想到他会知道,点了点头:“是。”

    “但是浊气只是一种区别性质的称呼。”

    “你也可以叫它任何其余的名号,那是和所谓【清气】对应的说法,而天地自虚无之中创生,清浊之气变化流转,其中浊气在下,化作基石,而清气升腾起来,化作了万物。”

    “阴阳相对,清浊相生,有同等级别的阴,就会有同等级别的阳。”

    “一如生死。”

    “浊气,亦或者说是承载万物生灵的基石。”

    “但是浊气和清气的分量相同,既然清气最终化作了万物生灵,更在其中通过漫长时间的繁衍,出现了不同的种族,乃至于在其中出现了诸多神灵,那么浊气作为和清气同等分量的概念,又如何会始终愿意负担着清气。”

    “永远在下?作为基石?”

    卫渊若有所思,万物遵循阴阳流转的玄妙平衡,双方力量彼此本该是相同的,底蕴相似,女魃伸出手,掌心中浮现出了伏羲的阴阳两仪八卦之形,处于清气在上,而黑色的浊气在下的太极图模样。

    “这是最初创生之初时候的模样。”

    “但是盈不可久,盛极必衰。”

    女魃白皙手指轻轻拨动那象征着最基础大道的太极图。

    于是白色的清气部分流转在下,而墨色的浊气部分升腾于上。

    “这就是浊气那边希望的时代,令清气在下,浊气在上,这相当于根源大道的彻底毁灭,秩序的重新构建,诸天万界一切之初时的规则重新来一次,这也代表着过往秩序的彻底坍塌湮灭。”

    “清气之世的一切都会在这个过程彻底化作齑粉,消失不见。”

    “星辰陨落,不再发光,取而代之的是吞灭万物的黑洞漩涡;大地崩裂,一切浮于虚幻之中;充斥着各类扭曲的造物,人族,神族,乃至于一切的痕迹都会化作遗迹,上面缠绕着诸多灭法之时的造物。”

    道人眼眸微敛,眼前浮现出了之前在河图洛书碎片上看到的大劫。

    星辰陨落,人间只剩下了残破的部分城池碎片。

    自己和水神共工并肩作战。

    心中震动。

    “这是……”

    真正的大劫?秩序的彻底颠倒重来……

    难怪,难怪在那个画面当中,连横压三界八荒万年之久的天帝都陨落了,是这种级别的劫难的话,那么作为天帝,恐怕是以群星万象镇守在最前线了……

    女魃白皙手指按着眉心,嗓音温和道:

    “从天地大道的角度来看,不存在不变之物,亦或者说万物皆在变化轮回,皆传清气在上而浊气在下,可这也不过是我们在说……又有谁人规定清气永恒在上,而浊气永远在下?”

    “你是清气,我也算是清气,万物皆是清气在上,浊气在下这个时代演化出来的,所以浊气也不是单纯的一股气,那亦是族群,是对应于清气的存在,一如这两仪图,彼此相互纠缠,底蕴相同,构筑大世。”

    卫渊看着那黑白纠缠,彼此之间不增一分不少一丝的太极图。

    世界的构筑在他面前展开。

    隐隐有些明白,为何伏羲要将阴阳两仪太极八卦之法,天机之术传遍诸天万界,这家伙是要直接将清浊之争以及相应的克制之法直接广泛传播,八类先天概念为克制之法,两仪流转是以最简单的方式阐述世界根基。

    而天机之术,就是附带着的好处。

    谁都想要未卜先知占据优势,谁都不想要被别人算清底细。

    在这样的心理作用下,两仪八卦传遍诸天几乎是顺理成章。

    只此一点,已经足以匹配大荒诸神尊称的圣人了。

    虽然这个家伙又屑又狠又冷漠还老银币。

    但是当队友是这样一个又屑又狠又冷漠的老银币。

    居然可以让人充满了安全感。

    安全的时候伏羲是最危险的。

    而危险的时候,伏羲却是最让人安心的。

    当然,祂还是很屑。

    道人缓声道:“那么,也就是说……”

    “浊气在上,清气在下的世界,我们这个世代,或者说这个纪元的一切生灵,都无法忍受那种秩序,会全部死亡,像是将鱼带出水,扔到了沙漠当中一样……”

    “哪怕不是恶意,单纯世界基石的变更就将会彻底抹去一切生机。”

    “最残酷的劫灭。”

    女魃嗓音看向眼前的道人,道:“是大道之争,纪元劫灭,所以浊气之灵渴求自身成为上,而非基石,这是所谓的反抗之心;而清气所在的纪元诞生的生灵,也绝不肯就此死去,双方之争由此而生,不可调和。”

    她看着神色微有沉凝的白发道人,噙着笑意安慰道:

    “不过,虽然纪元大劫将近,你也不要担心。”

    “因为是基于大道源初的变化,所以镇守浊气地脉,一直是十大巅峰的事情……呵,说着说着便有些远了,这些事情是十大巅峰才需要担忧的,你可以放心。”

    “十大巅峰……”

    白发道人颔首道谢,心中默默自语。

    这样算起来,劫灭之前进阶十大巅峰,是不是赶着趟上去加班的倒霉鬼?大劫将要靠近,自身却无法迅速地弥补底蕴,只能够算是个空壳子,顺便加班还没有加班费。

    来,让我们看看谁是这个倒霉鬼?

    是我!是我啊呜呜呜!

    白发道人心中自嘲,却也清楚,若是真的有这个大劫出现的话,那么他宁愿是握着剑死在最前面,也不要不明不白地陨落,不过……【浑天】你这家伙,是不是自己想要突破,就反手把这个工作抛给我了?!

    来,元,乖,背好。

    这一口大锅你接着!

    以后就得由你来背锅了。

    他喝了口茶,知道【浑天】的性格不是这样的人,而其只是为了突破更进一步,若是祂突破之后活下来,或许有彻底解决清浊之辨的最大问题,毕竟……那可是【浑沌】。

    所谓浑沌,清浊相合!

    等等……

    卫渊突然一怔,想到了归墟之主当年未曾被自己击杀时候,那种豪情万丈的安排,那种霸道无比的锋芒欲要统帅四海,镇压四灵,麾下四凶,而后踏入浑天秘藏,一举突破十大巅峰,直指十大巅峰第一阶梯。

    浑天特性本就是清浊相合,域中最高。

    而再联系归墟似乎不断尝试寻找到天女……

    女魃,还有珏都遭遇了危机。

    而玄女,以及另外一位天女此刻还不知道情况。

    卫渊没有正式见过玄女,或者说之前并不知道自己曾经见过几次的那名女子便是九天玄女,只是暗自思索。

    难道说,归墟之主也是打算直接掠夺天女清气本源。

    再和浊气相合,行走浑天之道?

    毕竟那是已经被走出一条直指十大巅峰之上境界的道路,而这一条道路偏偏还没有魁首,畅通无阻,道人神色微凝,越发觉得这一个行为极有可能,而后突然有所疑惑:

    “那么,浑沌去世之后,浊气没有出现暴动吗?”

    “祂想要踏足更高境界,踏足了,却也身陨,哪怕是之后【后土】证道,成功弥补了祂离去造成的空缺,这一段时间里,三界八荒的防御其实是削弱了的罢……”

    女魃手指拈起鬓角略有些尾端泛红的长发,道:

    “浑沌大帝去世之时,帝俊,娘娘,还有其余几位都去了。”

    “只是没有寻找到浑沌大帝的尸身残留,而浊气不知为何,突然收缩了一切行动,一直到后世轩辕去世那一年,才有所暴动……”她迟疑了下,道:“帝俊和王母娘娘说。”

    “浑沌的尸身不在,也无大道残留。”

    “恐怕是在身死之前,独自杀入了浊气之世。”

    “而之后,其实因为始终在下,内耗较少的浊气本已昌盛,却一直到轩辕帝去世的时候才敢暴动,想来,是浑沌大帝靠着一己之力,将其杀得足足六千余年没有能喘过气来,只残留恐惧……”

    “嗯,对了。”女魃敲了敲眉心,忽而记起来什么,道:

    “我曾听闻开明提起过,浑沌所居中央之海其实是浊气和清气交汇之地,祂最后在浊气之世将中央之海直接封锁,而后写了一封信,用最后力量送出浊气,将其给了后土皇地祇。”

    “不知道是给谁的。”

    “不过,应该是很重要的朋友,才会让他在陨落前留下书信吧。”

    白发道人端着茶,手掌抖了抖,清亮的茶汤之上,泛起涟漪。

    独自仗剑杀入浊气核心。

    后封闭了和浊气相连的浑沌之海。

    令浊气足足六千年,元气大伤。

    纵横无匹,上古天帝。

    陨落之前……

    那封信……

    ‘点心,味道甜腻,不为吾喜’

    ‘汤的味道不错。’

    ‘那个叫做面的,味道也还好,肉类太腻了。’

    ‘呵……许是我第一次进食,浊气过盛。’

    ‘不过,吾还是很喜欢的。’

    ‘做得很好吃’

    浊气过盛……浊气过盛,原来,是这个意思吗?

    道人闭着眼睛,仿佛看到好友坐在浊气魔神尸骸当中,虽然即将陨落,却平淡写信,好友之间,并不提这些波澜壮阔的东西,喉咙不知为何有些哽住,许久后,自言自语念出了浑天信笺的最后一句。

    ‘只觉天高地阔,酣畅淋漓。’

    ‘就此一生,再无悔矣!’

    PS:今日第一更…………三千两百字。

    信笺的内容在八百一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