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开局震惊了李世民 坐望南山

第五百九十八章 魏征拜师

    第599章魏征拜师

    其他几人,也看出了问题。

    没办法,依着这个臭小子的尿性,如果是藏着不说,一定会端着架子,等你来求,等讨到足够的好处之后,才会半推半就地把自己的宝贝给掏出来。

    这一次,好像有点不一样。

    这小子连拿捏都不拿捏了,所有人不由心凉了半截。

    魏征有些不死心地上前一把拽住王子安的袖子。

    “子安,你其实会杂交水稻的培育之法,对不对”

    望着眼神迫切的魏征,王子安虽然不忍心拒绝,但还是不得不遗憾地摇了摇头。

    “说实话,这一次,我是真的……”

    “想会”这两个字还没说出口,他就猛地怔在了当场,脸上露出欣喜若狂的神色。

    因为,就在魏征话音刚落的瞬间,那种熟悉的酥麻感再次席卷全身,无数杂交水稻培植的记忆,如潮水般疯狂涌入,醍醐灌顶,成果加身,就如同是他蹲在田间地头研究了一辈子一般。

    原本,所有人都要绝望了。

    可是忽然看到王子安此时的表情,一个个瞬间就心头火热起来。

    对!对!对!

    就是这样。

    依然是熟悉的配方,依然是熟悉的味道!

    李世民欣喜欲狂,上前一步,紧紧地抓住王子安的肩膀。

    “你真的会,对不对!”

    王子安一脸嫌弃地扒拉开他的手。

    “说话就说话,一个大男人,离我这么近干什么唾沫星子都喷我脸上了……”

    李世民:……

    顾不得这小子嫌弃自己的事,退开半步,目光火热地看着王子安。

    “快说,会不会?”

    本来还想拿捏一下的,可是看了看,鼻翼翕动,干瘪的胸脯上下起伏,呼吸都有些急促的魏征,再看看,同样眼睛都快发绿的杜如晦,房玄龄,唐俭,李君羡,甚至是长孙无忌。

    还是识趣的选择了直接承认。

    “不错,这一次,我是真的会……”

    他担心说晚了,会被这一群老家伙直接扑上来撕碎了。

    “啊,你真的会!”

    谁知道,他这边刚一出口,李世民,魏征,唐俭三个人就直接扑了上来,逮住他就一顿猛捶。

    “哈哈哈,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个臭小子,一定会,我就知道,你个臭小子一定会”

    杜如晦,房玄龄,长孙无忌和李君羡三个人虽然没有扑上来,但也面色狂喜,看着他的目光充满了说不出的艳羡。

    亩产二三十石的水稻啊。

    这个可跟如今种在王子安田庄里的土豆不同,自然说过,那土豆虽然能炒菜,也能当主食,但储存其实不易,而且长期以土豆为主食的话,会导致营养不均衡。

    所以,土豆虽然好,但除非万不得已,最好只是做为辅食。

    但水稻就不一样了,那是妥妥的主食!

    李世民两眼放光,唐俭面色狂喜,魏征则激动的胡须抖动,湿润了眼眶。

    跟其他几人不同,魏征出身孤苦贫寒,甚至有段时间,为了活命当过道士,是吃过苦,挨过饿的,对粮食有着特殊的感情。

    甚至连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起来。

    王子安瞥了他一眼,故意调侃道。

    “老魏,你看看你这点出息,这么大一把年纪了,还动不动哭鼻子,像什么样子”

    魏征:……

    所有酝酿的情绪,瞬间一扫而空。

    这狗东西,我那是哭鼻子吗?

    我那是心有感触,为天下百姓庆幸!

    这个狗东西,就是存心埋汰我。

    其他几个人,也没有了刚才激动的氛围,看着板着一张臭脸,哭也不是,笑也不是的魏征,一个个失声轻笑。

    老东西啊,想不到你也有今天!

    王子安对魏征那威胁的小眼神视而不见,亲自上前,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老魏啊,咱就是一个小小的账房先生,地无几陇,屋无几间的穷光蛋,老老实实算你账得了,瞧你这心操的你不会把自己当成宰相了吧“

    说到这里,王子安哈哈大笑。

    魏征:我……

    其他几个人,也一个个的眼神古怪,不知道该如何吐槽是好。

    “行了,行了,别生气,我知道你这是位卑不敢忘忧国,虽然自己过得不怎么样,但也有一颗操心社稷,辅佐君王的心思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哈……”

    魏征脸色这才好看了许多。

    这才像句人话!

    可是还没等他开心完,就听王子安笑呵呵地道。

    “不过,我有一句话真没说错,你是真的穷啊”

    说着,还伸手扯了扯他的灰色的长袍。

    “你看看,这衣服都破成了什么样子……”

    魏征:……

    我穷,我吃你们家大米了?

    他虽然是国公,有着不菲的俸禄,但那也得看在什么地方花啊。

    长安大,居不易,消费水平本来就高。

    更何况,花钱的还不是他一个人。他自己一家子人需要吃穿用度不说,家里还有些下人仆从需要开支,一些亲朋故居时不时的需要接济。

    日子是过得真有点拮据。

    王子安本来就是开玩笑的调侃,可李世民却不由目光闪动了一下。

    毕竟,魏征虽然不是自己的嫡系,但这个倔老头,又臭又硬,刚正不阿,经常犯言直谏,让自己又爱又恨,所以,也是知道他家里的生活状况的。

    只是,因为这老家伙经常不给自己面子,所以,赏赐的时候,有时候就会有意无意地忽略了他的存在。

    平时还不觉得怎么样,王子安这么一说,自己猜觉得有些不太合适。

    毕竟,这老东西,虽然经常让自己下不来台,但真也让自己避免了许多错误。

    让他过得这么拮据,会不会寒了人心?

    “君子食不求饱,居无求安衣服只要能遮寒庇体,又何必要锦衣华服子安,你不会这么浅陋吧……”

    魏征板着脸,没好气地回怼了一句。

    王子安呵呵一笑。

    “对,对,对,你说得对你看看我,天天锦衣玉食的,生活确实是太浅陋了”

    说到这里,他一脸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我也想像你这样深刻,可我也没办法啊谁让我实在是太有钱啊,我总不能为了装穷,特意去买破衣服穿吧……”

    所有人:……

    说得好他娘的有道理!

    在场的几人,一个个眼神古怪,尤其是李世民和魏征,君臣两个人下意识地相互对视了一眼,差点流下心酸的泪水。

    这狗东西,这是在杀人诛心啊!

    轻松干倒魏征这个老杠精,王子安心情大好,笑眯眯地拍了拍黑着一张脸的魏征。

    “我说老魏啊,我看你虽然年纪大了,但赤子之心尚在,天天在我岳父这样的人手底下记账也不是个事,要不这样吧,你到我这里来,我保你锦衣玉食,吃香的喝辣的……”

    魏征:……

    啊,这

    我可谢谢您了哦!

    李世民哭笑不得地看着自家这个自不量力的倒霉女婿,还能再过分一点不,竟然当着自己的面挖自己的墙角。

    不过,那你也得要挖得动啊

    李世民一脸戏谑地看着王子安。

    来啊,挖啊,你要是挖动了算我输!

    杜如晦,房玄龄,长孙无忌,唐俭和李君羡几个人也觉得颇为有趣,一个个地等着看王子安的笑话。

    魏征强忍着心中的笑意,伴着脸道。

    “多谢侯爷好意,不过,我老魏虽然读书不多,但也知道忠义廉耻,李掌柜对我恩重如山,我岂能为了些许钱财,做出背弃掌柜的丑……”

    王子安不置可否,笑呵呵地看着他,竖起了一根手指,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你过来,我传你杂交水稻培育之法……”

    魏征的声音戛然而止。

    呼吸瞬间有些粗重,目光开始火热起来。

    王子安对他的神色视若不见,径直踱了几步,走到花园的湖水旁边,背起双手,下颌微微扬起,神色淡然地望着的天空,声音都显得有些悠远高邈。

    “你知道的,我是个闲云野鹤的性子,向来不喜欢这种琐碎的杂务,也没有功夫摆弄这些东西,看在你心念百姓,还有赤子之心未泯的份上,便赐你一份机缘,把杂交水稻的培养之法传你……”

    说到这里,王子安才不急不缓地转过神来,目光平直地看着被这个忽如其来的惊喜给震惊地目瞪口呆的魏征。

    “有了这份机缘,别说出仕,你就算是到朝中做一个宰相又能如何,谁还能说一个不字?哪里还用再仰我家老丈人的鼻息,在他手里可怜巴巴地讨一口饭吃……”

    魏征:……

    虽然不知道该如何吐槽,但心中还是暖洋洋的,十分感动。

    如果不是自己已经身为秘书监,做了大唐的宰相,恐怕就子安送的这一份机缘,就足以让自己在大唐朝廷出人头地,甚至真的跃居宰相之位。

    哪怕自己只是一个真正的账房先生。

    因为,如今大唐所面临的种种问题,大部分都绕不过一个穷字。

    归根结底,就是穷!

    有了这杂交水稻之法,大唐再无粮食匮乏之虞,同样,如今各种棘手的问题也将迎刃而解。

    到时候,谁还会管,这个宰相到底精通不精通政务?

    哪怕当个吉祥物供在朝堂,恐怕自家这位穷怕了的陛下都会认啊。

    他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李世民,见李世民已经疯狂地点头,就差上来摁着他的脑袋让他答应了,当即二话不说,冲着王子安深施一礼。

    “老朽愿意!”

    话刚说完,就意识到有些不妥,赶紧又改口道。

    “学生愿意”

    说完,就忙手忙脚地要重新给王子安见礼。

    杂交水稻的培养之法,这肯定是农家的不传之秘,最核心的学问,岂能轻传?

    子安肯教,那都是自己八辈子修来的福分了。

    所以,既然决定学了,魏征也不拿着端着了,就要直接执弟子之礼。

    结果,这边还没弯下腰去,就被王子安一把给扯起来了。

    王子安一脸嫌弃地看着他。

    “干嘛呢,你想屁吃呢,就你这资质还想拜我为师?你不嫌寒碜的慌,我都嫌寒碜的慌快一边去,算会你就赶紧滚蛋,别想赖着我……”

    虽然被嫌弃了,但魏征眼底深处却不由露出一丝感激。

    知道,这是子安在故意照顾自己这张老脸。

    “多谢”

    魏征板着脸,郑重其事地冲着王子安深施一礼。

    王子安不由哈哈大笑,笑眯眯地调侃道。

    “老魏,怎么,这一次,你不怕背弃你这位老掌柜了?”

    魏征不由微微有些尴尬。

    啊,这

    早知道,话不说那么满了。

    好在王子安也不穷追猛打,不等他回答这个尴尬的问题,就笑眯眯地点了点头。

    “那行,就这么说定了,你从今天开始就跟着我,不过,丑话说在前面,跟着我学这个,我不发工钱”

    魏征:……

    其他人不由齐声大笑,除了李世民之外,其余几人,看着魏征的眼神不知不觉就有了几分羡慕。

    如果真能培养出杂交水稻,真的能亩产二三十石,必然会留名青史,也必然会让他在朝野的威望达到一个鼎盛的程度。

    有了这份功劳加身,只要魏征自己不作死,就足以让他和他的子孙后代高枕无忧,坐享荣华了。

    就算是以后,改朝换代,新任的君主也得认这份功劳。

    王子安这一次倒不是恶作剧,想要当一把魏征的老师,而是因为这项能力,是从魏征身上蹭到的,自己还给他,也算了了这份因果。

    另外,也借此给魏征换个活干。

    天天拧着脖子给皇帝提意见,唱反调,固然能落个忠直敢谏的美名,但也是真的危险,没见前世历史上,这老小子死后都没能得到安生,被李世民借了个机会给清算了,连墓碑给砸了个稀巴烂。

    这种性子的人,做什么官啊。

    改行去做技术,干点事实他不香吗?

    当然,前世魏征之所以敢那么干,大概也是看穿了李世民想让他做标杆的意思,但那都是没选择,如今有了选择,谁愿意傻乎乎地去当那么个要命的标杆。

    看似风光无限,其实危机四伏。

    不是害己,就是害子孙啊。

    这样就挺好!

    所以,魏征虽然伴着脸,看着王子安的眼神,满满地都是感激。

    “行了你们一共弄了多少这种稻种?都先拉到我田庄那边去吧不过,别太多哈,我田庄土地有限,还种着一些大棚,太多了我也种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