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开局震惊了李世民 坐望南山

第六百六十六章 公子,我们被人坑了

    等走到书房门外的时候,他的一颗心更是忍不住一沉。

    他手下负责香料生意的几个大掌柜,几乎是无一缺席,都一个个额头冒汗,耷拉着脑袋,在书房外垂手而立。

    即便是见到他过来,也只是隐晦地递了一個眼神,没敢多言。

    他顿时就知道,事情恐怕大条了,不由深吸了一口气,彻底地把刚才诗会上那点不愉快给抛到脑后。在门外深吸了一口气,整理了下衣冠,才迈步往门里走去。

    “孩儿见过父亲大人”

    崔子灏进门之后,微微瞥了一眼自家老爹阴沉似水的脸色,就赶紧低头,躬身施礼。

    “你到底挪用了家族的金库,囤积了大量的香料?”

    崔泓没有让他起身,阴沉着脸,把一本账册拍到身边的桌子上。

    听到崔泓的责问,崔子灏原本吊着的一颗心顿时放了下来。

    吓我一大跳,摆出这么大的阵仗,原来是因为这个啊。

    看样子是家族给父亲的压力也很大,所以,就算是身为父亲也不得不做做样子,给那群老家伙们一个交代。

    可笑这那群尸位素餐又鼠目寸光的蠢货,哪里会明白,这些囤积起来的香料即将为家族带来何等丰厚的回报!

    崔子灏不由心中一松,脸上神色都轻松了不少。

    再说,就算是那些老顽固真追究起来,自己也问心无愧。

    挪用资金,那也是得到了父亲默许的,不然单凭他崔家嫡子的身份,也根本挪不了那么大的数额。

    更不要妄想垄断长安的香料市场。

    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家族的发展。

    不过,还需要再等几日,等长安的香料出现极度紧缺的情况之后,价格必然会再上一个新台阶,到那时候,才是自己出面收割的最好时机。

    当然,可以稍稍卖给瓦岗寨那群杀胚一个好。

    嗯,比市场价格低上一层。

    一想到自己大把大把的赚那群夯货的钱,他们还得感恩戴德,值自己这个人情的美妙局面,他便禁不住眉开眼笑。

    “启禀父亲,一共是七万九千四百贯,所有的开支明细,来往记录,都已经登记在册,随时可以查阅……”

    “七万九千四百贯”

    这几乎是整个家族大半的流动资金。

    崔泓险些喷出一口老血。

    他几乎是咬着牙根,问道。

    “所以,加上原有的本金,一共多少”

    “共计十一万三千六百贯,父亲大人,只管放心,这些钱,只需再缓段时日,便会……”

    还没等他这里说完,崔泓就觉得两眼一黑,嗓子发甜,头晕目眩,险些晕了过去。

    “你,你,你个逆子”

    崔泓颤巍巍地站起身来,卯足力气,抡起手臂,冲着崔子灏那胖乎乎的脸蛋扇了过去。

    “啪”

    也不知道那瘦小老弱的身体里为什么蕴含了那么大的力量,这一巴掌险些把崔子灏给扇倒在地。

    正志得意满地给父亲陈述着美好前景的崔子灏,直接被这一巴掌给扇懵了。

    从小到大,就没挨这么打过。

    “父亲……”

    “你,你,伱个自以为是的蠢货,你可知你到底做了什么蠢事!你,你上了别人的当,到现在还不自知”

    崔泓扶着桌子,望着依然处在懵逼状态中的崔子灏恨不得一个窝心脚踹死他。

    当初自己怎么就瞎了眼,顶着家族的压力把药材生意交给他的!

    见崔子灏依然一头雾水。

    一个老管事忍不住轻声提醒了一句。

    “公子,我们中计了,香料的事情,是一个圈套……”

    圈套?

    崔子灏更懵了。

    怎么可能是个圈套,明明自己已经垄断了整个长安的香料市场

    不可能!

    他下意识地就想出声反驳,然后就看到了自家父亲几乎要喷火的目光,和周围一众管事如丧考妣的神色,心中猛地就是一突。

    猛然想起了去年冬天,自家三哥崔鸣的旧事。一股巨大的惊恐瞬间袭上心头,他有些忘形地一把抓住站在一旁的简易,急声道。

    “简叔,到底是怎么回事……”

    简易有些怜悯地看了他一眼,和声道。

    “回七公子,我们的人已经证实,香料的事情是个圈套,所谓的市场紧缺,价格暴涨都是别人刻意为之……”

    崔子灏闻言,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

    这怎么可能!

    见他兀自不敢相信的样子,简易心中不忍,轻叹了一口气,提醒道。

    “就在三日之前,京城里面耗费香料最多的几大卤肉作坊和酒楼,不约而同地停止了对香料的进购,而且推出了新的菜品,据说新菜品不用添加任何传统香料……”

    崔子灏如遭雷击,挣扎着道。

    “这怎么可能,一定是他们故布疑阵,想要诱我们上当,好把香料便宜出售给他们,对不对?”

    见周围人都看傻子似的看着自己。

    心中顿时拔凉,有些失神地道。

    “这怎么可能,难道他们就不顾及菜品卤肉的滋味,就不担心流失顾客……”

    简易闻言,脸上同情的神色不由更浓了些,苦笑着摇了摇头。

    “问题的关键就在这里,他们不用香料之后,菜品的滋味大变,但偏偏别具一番风味,他们的顾客竟然不减反增……”

    说到这里,身后一个老掌柜,苦着脸,给他递过来一份今日的报纸。

    大唐晚报!

    都这个时候了,你让我看这个!

    刚想发怒,转瞬便明白了这位老掌柜的意思,接过来,刷地睁开,直接翻到了最后一版。然后一行醒目的大字,跃然纸上。

    “长安六大酒楼又出新菜品不加香料,滋味天然,惊艳长安……”

    “卤肉坊推陈出新,更新秘方,新品火爆,新品推出当天,便被哄抢一空,好评如潮……”

    至于后面写的什么,他已经看不下去了。

    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身子一软,整个人瘫坐在地上。

    自己囤积了大量的香料,原以为奇货可居,没想到人家给自己来了一个釜底抽薪!

    十几万贯,哪怕是崔家,那也是注意伤筋动骨的巨大数目。

    想到当初自己意气风发,信誓旦旦地保证,这笔生意一定会赚到盆满钵满,每个人都会得到一大笔丰厚到足以让人眼红的花红的场景,崔子灏就后悔的想要死。

    这段时间,跟着他干得风生水起的几位掌柜心有戚戚地看着瘫软在地上的崔子灏,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更不敢看明显快要暴走的家主一眼。

    他们不知道,自己即将面临什么样的处罚。

    就在这时,崔子灏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

    “就算是长安的六大酒楼和卤肉作坊都不用香料了,但天无绝人之路,这天下之人,忍不住需要香料的多了,我们也未必没有翻盘的机会……”

    “翻盘?”

    崔泓见状,  忍不住苦笑摇头。

    “如果仅仅如此,那还有什么话说……”

    香料毕竟是奢侈品,囤积一些,哪怕入手的价格高了些,会少赚甚至亏一些钱,对崔家来讲,其实都无足轻重,但问题是……

    他看了一眼自家这位一向宠爱的小儿子,叹了了一口气。

    这次没用他再接着解释,站在崔子灏身后的一位老掌柜便非常自觉地解释道。

    “公子,没有那么简单,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我们被人针对了,不仅仅是郡王府名下的六大酒楼和那些卤肉作坊不再购置香料,就连一些往日里合作的老客户都纷纷婉拒了我们的订单……”

    说到这里,忍不住又补充了一句。

    “虽然没有查清是谁在背后出手,但恐怕来头不小……”

    有一句话他没有明说,敢这么出手挖坑,对付崔家,背后的背景可想而知,当然,这恐怕也有点咎由自取,前段时间,这位初出茅庐的七公子,吃相多少有点难看。

    不过,这话,他只敢心里嘀咕嘀咕,嘴上却是不敢多说半个字。

    崔子灏听完,脸色瞬间失去所有的血色,苍白如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