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前桌女生竟是我的头号黑粉 给您添蘑菇啦

065 心脏爆炸

    【野犬:我就位了,边吃边说,回话可能慢一点。】

    【安西:好!我说你听。】

    【安西:今早发过来的大纲我已经看过了,总体走向没问题。】

    【安西:接下来要思考的点有三个。】

    【安西:重中之重就是人设,女角色的人设。】

    【安西:只要前三个女角色的人设立住,你这本书就成了80%。】

    【安西:这方面建议多学习一下《我成了恋爱游戏的男主》。】

    【野犬:不行的,题材已经很接近了,人设不能抄了。】

    【安西:这个……人设上,大家互相抄简直太正常了,抄着抄着自然会悟出自己的东西。】

    【野犬:我还是自己想吧,这样取巧借鉴,只会越来越弱。】

    【安西:时间紧迫,我只是指出最容易的道路。】

    【安西:走难的路,确实会有成长,只是后果要自己承担。】

    【安西:好,那第二点目标。】

    【安西:简而言之,强调大目标,树立小目标。】

    【安西:男主的大目标很明确,好好学习苟下去,不要被柴刀。】

    【安西:小目标就要动动脑子设置了,考试、社团什么的这些都可以。】

    【安西:这些可以靠养成系统的发布任务搞定,但也不要太依赖系统,尽可能安排一些自然而然的目标。】

    【安西:你还在吧?】

    【野犬:在,书记员都记下了。】

    【安西:我们不是有聊天记录么?】

    【野犬: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你继续。】

    【安西:那最后一点,剧情上,宁可无聊,不要虐。】

    【安西:很多作者,写着写着就不知道写什么了。】

    【安西:于是开始搞什么NTR啊,家庭爆炸啊,主角能力全失啊,恨不得再失个忆啥的。】

    【安西:这些都是最烂俗,最无聊的情节,除了填充字数没有任何正面效果。】

    【安西:很多读者称其为文青,或曰喂屎。】

    【安西:但其实不是的。】

    【安西:写这些,是作者能力不足,又想硬水字数恰烂钱的体现。】

    【安西:书可以水,钱可以赚,但不能赚恶心读者的钱。】

    【安西:宁可硬着头皮水日常,也不要为了有的写,硬给读者喂屎。】

    【安西:这是死忌,这是死忌,这是死忌。】

    【安西:而且只要人设立得住,即便是日常也会很有趣。】

    【安西:你还在啊?】

    【野犬:在吃饺子,你继续。】

    【安西:什么馅?】

    【野犬:牛肉酸笋。】

    【安西:还有这种馅??妈的听起来就好想吃,哪里订的?】

    【野犬:邻居包的。(狗头)】

    【安西:MD……我结婚6年了,老婆连一次灶台都没碰过,凭什么……你妈的凭什么……】

    【野犬:也不是很好吃,就图个顺口。(狗头)(狗头)】

    【安西:艹……】

    【安西:总之,周五前立下三大女主的人设,写出前20万字的细纲。】

    【安然,然后周六上午,安西组最后一轮新书研讨。】

    【安西:OK?】

    【野犬:不用周五,周三给你。】

    【安西:别着急,前期设计将决定书的上限。】

    【安西:不要图快,要准,要尽量拉高。】

    【安西:我的意见就是这样,还有什么需要我的?】

    【野犬:嗯……有没有一些具体情节上的建议?比如如何偶遇,系统发布怎样的任务之类的。】

    【安西:这个不要问我,就算我有想法也不会说。】

    【安西:编辑的才能,无非“判断”二字。】

    【安西:拿我个人来说,我虽审过千万部作品,积累的却也无非是一些经验性的总结,靠这些来判断一本书成功的概率。】

    【安西:这个能力,足以让我轻松地写出签约作品,写出中规中矩,不犯错误的剧情。】

    【安西:但永远不可能写出爆款。】

    【安西:就好像一个再顶级的影评人,也不可能拍出优秀的电影一样。】

    【安西:别的编辑不敢说,至少我个人,对情节的想像力,永远都是滞后于时代的。】

    【安西:而作者的才能,是创造。】

    【安西:作者要在无数种未来中不断的探索,取舍,试错,直至创造出能征服编辑的故事。】

    【安西:顺便解释一下,我上面说不让你犯死忌,但没有不让你犯错,没有限制你尝试激进的写法。】

    【安西:在我眼里,这也正是《种子修仙》我最讨厌的地方。】

    【安西:算无遗策,不犯错,永远不等于有趣。】

    【安西:所以,狗子。】

    【安西:故事情节,不是我来告诉你,而是你来征服我。】

    【安西:要让我看到你故事的时候,喊出“卧艹还能这么写!”】

    【安西:就是这样,情节自己想,想好了交给我来判断。】

    【安西:OK?】

    【野犬:知道了。】

    【野犬:邻居夸你真棒,要冻几个饺子给你寄过去。】

    【野犬:寄到起航还是你家?】

    【安西:!】

    【安西:起航起航!寄我家我就死了!】

    【安西:牛肉酸笋啊,多来点儿。】

    【野犬:知道了。】

    ……

    “呼……”

    李格非终于撒了键盘。

    想着牛肉酸笋馅的水饺,就连嘴里的钵钵鸡都香了一些。

    尤其是每次看到野犬说“知道了”时,就像看到女神说“我睡了”一样,心情很踏实,感觉这一天完整了。

    然而……

    “樊清峰二十分钟后到。”夏娜站在办公室门前远远喊道,“你俩到底谁来?”

    “……”

    “……”

    李格非与飞猿陷入了对视。

    “算了,都来吧。”夏娜摇了摇头,“不关我事,要骂就骂泰山。”

    ……

    实验楼顶层,李言默默收拾着餐具,林珊璞则在一旁整理笔记。

    “安西,真的好厉害……”她看着本子不断摇着头道,“这三点可以说是核心中的核心了……原来我很多书看不下去,是因为他们没做好这些……”

    “很多书?”李言眯眼扭头,“你到底背着我偷偷看了多少书?”

    林珊璞咯咯一笑:“醋还有剩,要不要来一口啊~”

    “……”李言狞目道,“还有,为什么喵斯琪隐藏了动态,想看她订阅了哪些书都看不到!”

    “~我又不是喵斯琪~”

    林珊璞咯贱咯贱地扭动起来。

    妈的,好想欺负一下。

    李言左右一望。

    反正这里也没人……

    敲一下脑袋总是可以的吧。

    然而这邪念刚一动,旁边的楼道就传来了脚步声。

    二人同时一个定睛,火速拎起了东西奔向另一侧的楼道。

    刚要下去,却又见到这边底下也有个人正往上走。

    两头堵???

    李言大惊,拉着林珊璞便奔向楼上。

    上面是天台,没有开放,但紧锁的门前,刚好有一个很小的角度可以隐藏。

    只是楼道很窄,只够一个人贴门站着的样子。

    李言站在门前,手足无措。

    倒是林珊璞,直接背身贴到了门前。

    而后头一侧,紧闭双眼,红着脸点了点头。

    咚咚!

    李言心脏爆炸。

    贴……贴贴?

    对啊,只要贴在一起……

    就能完成隐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