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骨舟记 石章鱼

第三十五章 画阵之眼

    王厚廷愣了一下,也顾不上多想,扬手将手中的朱砂笔扔了出去,秦浪一把接住,一边跑一边在掌心画着什么。

    王厚廷把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可还是无法摆脱身后的骷髅,甚至他还跑不过边跑边画符的秦浪。

    黑骨骷髅已经冲到他的身后,扬起一把长达五尺的大砍刀,照着王厚廷的脖子狠狠砍了过去。

    王厚廷听到刀刃破空之声,感到颈后生风,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一时间魂飞魄散,吾命休矣!脚下一软身体向下栽倒。

    秦浪此时已经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扬起左手高喝道:“定!”

    这会儿功夫,他已经用王厚廷的朱砂笔画了个定身符,王厚廷双手前伸,嘴巴张到最大,惨叫都没有发出,就被定格在了原地,心中再次问候秦浪的十八代祖宗,你定我作甚?还嫌我死的不够快。

    秦浪反应够快,发现定错了目标,紧接着掌心朝向那黑色骷髅喝道:“定!”

    大砍刀距离王厚廷的脖子只差半寸,砍杀的势头戛然而止。

    千钧一发之际,黑骨骷髅被秦浪成功定住。

    王厚廷顷刻间出了一身的冷汗,眼角的余光看到那雪亮的刀锋,眼睛都被逼人的寒光刺痛。

    秦浪定住黑骨骷髅,两具白骨骷髅挥刀分从左右向他砍去,秦浪原地起跳,飞起到三丈高度的空中,自从变身为骷髅,弹跳力提升惊人。

    秦浪身在空中,以左掌的定身符对准了下方的白骨骷髅,两具骷髅攻击落空之后,昂起头去寻找秦浪的身影,刚好看到那朱砂画成鲜红色的定身符。

    “定!”

    秦浪将两具白骨定住,他发现即便是在画境之中他所画的符咒威力并没有半点衰减。

    稳稳落地拍了拍手,来到身体和地面呈四十五度夹角直挺挺定在那里的王厚廷面前,感叹道:“王厚廷,你命可真大。”

    王厚廷一动不动,能听不能说,将他的这句话理解为冷嘲热讽。

    秦浪抱住王厚廷将他往一旁拖开,让他趴在河床上,王厚廷看到自己的脖子终于远离了刀刃,这才稍稍放下心来,至少不会现在就死,想不到这披着人皮的骷髅居然会用定身咒,还用的这么好。

    冷不防屁股剧痛,显然是秦浪用东西狠狠捅了他一下,王厚廷毛骨悚然,难道才出狼群又入虎口,这该死的亡灵想对自己干什么?苦于身体中了定身咒,又以这个尴尬的位置趴在河床上,他认识到了一个可怕的现实,秦浪可以对他为所欲为了。

    秦浪刚刚用白骨笔在王厚廷挺翘的屁股上戳了一下,危急关头也只能对不起这厮了,白骨笔必须要用活人的鲜血来激活,放眼周围,也只有王厚廷才是个活人。

    白骨笔在吸收王厚廷的鲜血后,笔尖果然散发出淡蓝色的微光,看来吸收得血量还不够,秦浪扬起白骨笔照着王厚廷另外一边屁股又扎了一下,这次扎得更深,王厚廷因本能防御性反应后庭一紧。

    肉体的疼痛还在其次,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内心的屈辱,尤其是像王厚廷这种傲娇的直男,鼻子一酸,抑制不住屈辱的热泪,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两次都捅偏了,事不过三。

    他猜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只是他面朝黄土看不到,如果给他一次选择的机会,毋宁死!

    笔尖的光芒明亮了许多,秦浪起身来到黑骨骷髅面前,用白骨笔在它眼眶中点了一下,黑骨骷髅恭敬的声音响起:“主公,属下愿为主公赴汤蹈火,粉身碎骨,死而后已。”

    秦浪接着又控制了两具白骨骷髅,收起白骨笔,然后才为它们三个解除了定身状态,在不知道周围还有敌人的状况下,必须尽快利用白骨笔控制尽可能多的力量。

    这时候又有一具白骨骷髅赶了过来接应,不等秦浪发号施令,黑骨骷髅率先迎着那具骷髅冲了过去,那白骨骷髅还未搞清状况,黑骨骷髅就扬起大砍刀一刀砍在它的颈椎上,一刀两断,白森森的骷髅头飞了出去,掉在河床上,叽里咕噜地滚到王厚廷的面前,撞在王厚廷的额头上,和他来了个亲密接触。

    听到周围的脚步声,王厚廷推断出骷髅已经恢复了自由行动的能力,又是担心又是害怕,秦浪的定身咒看来不顶用,只是把他给定住了,骷髅还是能够自由活动。

    静候死亡的时候,屁股上挨了秦浪重重的一巴掌,刚刚被戳破的伤口疼痛加剧,不过身体却感到一阵轻松,秦浪解除了他的定身状态。

    王厚廷转过身,看到秦浪和三具骷髅围拢在自己身边,吓得双手撑地向后挪了几步,屁股在干裂的河床上摩擦得越发疼痛起来,望着秦浪怒斥道:“妖孽,你们果然是一伙的,士可杀不可辱。”这次就算死也得堂堂正正的死,说什么不能把屁股露出来了。

    秦浪道:“你说得不错,我们的确是一伙的,真想杀你你还能活到现在?”本来他还怀疑一切是王厚廷的布置呢。

    王厚廷也不傻,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一切,好像真是这厮救了自己,不然自己的脑袋已经被黑骨骷髅砍了,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刚才还追杀他们的三具骷髅突然就听命于秦浪?不知这厮用了什么妖术?

    秦浪向王厚廷伸出手,王厚廷犹豫了一下,还是抓住他的手站起身来,手好凉,屁股好痛,刚刚是哪个鳖孙捅我屁股?

    秦浪道:“解释解释,怎么来到壁画里面了?”

    王厚廷叹了口气道:“一定是有位五品山河境的宗师级人物留下了这座骷髅画阵。”说话的时候,忍不住看了秦浪一眼,早在归云渡的时候,他就察觉秦浪是一具披着甲障的骷髅,本以为秦浪和血洗王家村的惨案有关,所以他一路跟踪到这里。

    想在百里雪原设局除妖,却没想到他自己先误入了祠堂里面的骷髅画阵。

    秦浪道:“我还有位同伴也进来了。”他向周围望去,仍然没有看到白玉宫的影子。

    王厚廷道:“你应该是通过那绣着出将入相的门帘进入了寝堂,咱们所在的地方是第三幅画,她应当是通过入相进入了壁画,十有八九是在村口,也就是第一幅画,入口其实就是出口。”

    秦浪道:“正在屠杀村民的那幅画?”

    王厚廷一脸凝重地点了点头,既然白玉宫和秦浪去了不同的地方,大概率进入了第一幅壁画。

    秦浪道:“你知道如何找到她吗?”

    王厚廷道:“其实这三幅壁画描绘得都是王家村被屠那天晚上的情景。”

    秦浪道:“你也在?”

    王厚廷摇了摇头,如果他在或许可以避免这场惨剧,这个想法从脑海中稍闪即逝,看到站在身边的三具骷髅,其实就算他在也不会改变什么,刚才如果不是秦浪用法术定住它们,此刻自己已经死了。

    “你不是三品点睛境的画师吗?”秦浪的言外之意就是王厚廷的级别和他表现出的实力不符。

    王厚廷苦笑道:“这是在别人的画局之中,我们画修一派最忌讳就是被他人困在画局之中,留下这骷髅阵的必然是五品山河境的宗师,说不定境界更高,大宗师也有可能。”

    秦浪将他的这句话理解为往脸上贴金,什么狗屁宗师画局,他一个三品画师被别人的骷髅画阵困住感到没面子,所以拼命夸大布局者的能力,潜台词是看,人家本事那么大,我即便被困住也不丢人。

    秦浪提醒他:“咱们是不是抓紧找人?”

    王厚廷这才道:“这里走。”

    两人重新回到桥面上,三名骷髅老老实实跟在他们的身后,王厚廷仍然有些担心,不时回过头去看它们,生怕它们突然从后面发动袭击,毕竟都是没人性的冷血骷髅,秦浪对自己有信心,对白骨笔更有信心。

    走过拱桥,桥头飘浮着一张两丈高一丈宽的空白画轴。秦浪本想将这挡住他们前进去路的画轴卷起,王厚廷阻止道:“不可妄动!此乃画阵之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