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序列玩家 踏浪寻舟

第五百九十五章 天骄(4K)

    午马双腿立定,脚下浮现出奇门法阵。同时,单手挥掌,劈出一道一人高的掌形虚影。

    李长河单手持刀,一手握拳,崩步向前。一刀斩下,直接将掌影劈成两半。

    却见眼前一红,那是两粒急速飞来的佛珠,午马在挥掌的同一时间,另一只手握的一串红色佛珠中,便急速射出数粒红色佛珠。

    佛珠的速度极快,如同射出的子弹般,砸向李长河的面部。

    【避矢之加护】【封锁】李长河意识中弹出警示。同时,一股力量将即将触发的加护给压制住了。进化游戏封印了能力,不然这种攻击根本就造不成危险。

    李长河也并不意外,快速横刀而挡。

    红色佛珠如同一把大锤重重的敲击在日本刀的刀身上,将刀身都给砸出了两个明显的凹痕。果然啊,精良品质的武士刀根本顶不住。

    巨大的冲击更是将李长河的冲锋势头直接打断,甚至还让李长河退后了两步。

    “力量足,速度快!”李长河快速说道。

    “那我来试试!”秋问天则是双持双刀。窜到李长河身前,双刀交错挥斩,如同打铁一般将其余佛珠砸飞。

    一时间刀光和火花四溅。

    可即便是主力的秋问天,也在这连绵不断的撞击下身体慢慢后移。双腿在地板上拖出两道浅痕。

    佛珠的力量很大很沉,且如机枪般连续射击,即便是秋问天也难以维持。

    而她手中的武士刀也不是平时使用的史诗级装备,只有稀有或精良品质。在撞击下,早已出现了卷刃和缺口。

    坚持不了多久了。

    李长河却没有从别的位置发起攻击,而是站在秋问天身后,一边扶着她的后背,不让她不要因为冲击失去重心,一边看着午马一切的攻势。

    下一秒,李长河目光一闪。他已经发现午马的佛珠一共有三十六粒,目前来看他可同时控制十粒佛珠,而每一粒佛珠在撞击后都会变的有些暗淡后,便回到午马手中,等待几秒后才能恢复原样。

    足够了,只要能看穿那些佛珠的回归轨迹就足够了!

    李长河一手点了点秋问天的肩膀。

    秋问天收到指示后,瞬间侧身让出了位置。同时也将李长河暴露在佛珠的攻击范围内。

    “这是什么路数?”午马心里惊奇,却没有丝毫放松,继续控制佛珠攻击李长河。十枚佛珠鱼贯而出,即便是横练高手,也难以硬撼十枚佛珠!

    却见李长河手中武士刀已经被染至漆黑。

    “破!”

    李长河和秋问天虽然是队友,且在七王之战中合作过。但无论是七王还是大唐,他们都没有配合战斗过。

    不过,两人的战斗风格极其相似,倒还是算的上默契。

    加上下午在小巷中,互相测算过战术。

    对付一个手段莫名的强大超凡,两人可不能一股脑的都冲上去。

    李长河身为主体魄玩家,身体强度不输佛门琉璃身,便由他主攻,秋问天趁机入场。

    当然,必要时,由秋问天主攻。李长河趁机看出破绽。

    在见到午马的第一时间,李长河和秋问天就明白。

    这家伙可比之前的日本超凡们强上太多太多。

    也是了,根据百晓生的说法,二战前。日本超凡还有点货子。可自二战后,日本超凡体系内几乎就没有什么高手了。

    太多的传承断绝,倒是他们的超凡流派几乎都要从头开始。

    自然不能和午马比。

    而且,午马这个名字,便是一个震慑力。

    天衍会共有十二位高层,都是以昼夜十二时辰的生肖兽来命名的。

    如今能力被那些无形的锁链封印,李长河不得拿出全部精力来应对他。

    李长河只是没想到,云婷仅仅是因为午马的好奇而死

    为了这个

    呵呵

    混蛋!老子让你下地狱!邪神那暴怒的恶意在虚空中绽放。

    无尽的虚空内,漆黑的破碎大道之上,一道人影踏前一步。

    与此同时,李长河也踏前一步,手中的武士刀挥动,挥洒的刀光,如一条蜿蜒的河流在半空中流淌。

    刀刃与佛珠相撞,却一反之前的败势,漆黑的武士刀将佛珠直接斩断。锋利的刀刃切断佛珠后,甚至没有出现一丝停留,便快速斩出第二刀。

    李长河连走七步,也连斩了七刀,将十粒佛珠全部斩断!

    午马脸色一变,他可没有预想到自己的法宝会被人破坏。

    明明之前还将两人压制的无法靠近,现在这家伙却依靠一种诡异的炼器手段,直接破了自己的十枚佛珠。

    那把武士刀在此刻,已经变成了午马无法理解的东西。

    “这究竟是哪一家的炼器法门?我怎么从未听过?”午马对着靠近的李长河一掌打出。巨大的掌影再次出现。

    同时,左手中悬浮着的佛珠中再次飞出两枚。

    他也是老江湖了,战斗经验十分丰富。

    李长河一直在破解自己的攻击路线,而午马也藏了一手,他可以同时操控的不是十枚,而是十二枚!

    两枚佛珠一直引而不发,便是为了预防有人能强行破他法宝近身。

    而李长河这边,在一刀斩断最后三枚佛珠后,李长河手中的武士刀也不堪重负化作了残渣。

    变成了赤手空拳。但足够了!

    连斩七刀,已经让李长河靠近了午马。

    两人距离不到两米,这种距离主体魄玩家的威慑力可是最大的!

    李长河右手抓向弹射出的两枚佛珠,在碰触的第一时间,李长河右手手掌崩裂出血水。但被他紧握的佛珠也瞬间被染成黑色。

    而左手立掌为刀劈向午马的手掌,以他的强悍体魄,这一手刀足以碎石断金!

    午马打出的掌影被手刀劈开,但掌力没有丝毫减弱的重重砸在李长河身上。

    他的运动背心也被强烈的掌力撕碎,脚下的地板也纷纷崩碎。

    可李长河却是没事人似的,再次踏前一步,握住佛珠的右手已经握拳挥起。

    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直接一击右勾拳!

    “噗!”一声脆响过后。

    一具头颅垂挂的尸体,无力的倒在地面上。

    李长河的拳头,直接打断了他的脖颈,脑袋都差点打飞出去。

    李长河却是没有多少欣喜,而是看向公司后门外的院子说道:“奇门遁甲?还真是花里胡哨。”

    “的确是小看你了,居然硬是凭借横练体魄,吃了我的大慈大悲掌!还破了我的法阵!”

    后门的院子里,午马脸色有些难看。

    没人想和横练高手肉搏。

    于是,在李长河挥拳的一瞬间,午马脚下的阵法一转。

    想要和李长河互换方位再次展开攻击。这是遁术,乾坤换位。

    可他却发现李长河如同一座巨山,根本不是他能够搬动的存在。

    情急之下,便和好不容易爬到后门院子里的阿龙互换了位置。

    以至于,阿龙在什么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替死了。

    “明明已经逃到院子里了,很快就要爬上车了,却被拉回来当了替死鬼,也是运气啊。看来你们天衍会还真是够双标的。救罗乔的时候,说是有因果。害起人来,倒是不提这一茬了。”秋问天一边嘲讽着,一边走向李长河,并将一把刚找来的武士刀递给了他。

    优势已经打出来了。

    现在,午马的法宝佛珠损坏了十二枚,且能够替死的目标也少了一个。该分出胜负了。

    “佛珠彻底失联,大慈大悲掌伤不了他,阵法挪不动他,他究竟是什么东西?”

    午马的心里逐渐下沉。李长河难缠超出了他的预想。

    自己这个地级超凡,居然没有占到什么好处。

    而且午马看向四周,那些很麻烦的家伙也来了

    “这么容易就死了,还真是便宜他了。”

    房间里,李长河一脚踩爆阿龙的脑袋。

    随后,和秋问天走到院子中,面无表情的看着午马和脸色苍白的罗乔说道。

    “你们两位,就不会这么好运了。还有,我警告诸位。”李长河扫了眼四周朗声说到:“插手就是敌人,后果自负。”

    天台上,一个穿着运动衫的年轻女人,手持一把巨大的铁伞。

    面目清秀,扎着一个土土的鞭子。

    她低头看了看院子里的几人,没有开口说话。

    而是皱了皱秀气的眉头,没有任何表态。

    见她不语,秋问天便面朝她,紧握住了刀刃。

    以防这个女人发难。她很强,至少不比午马弱。

    另一边,后院的小巷子中。传出一道佛音:“阿弥陀佛,施主误会了。哑女施主并不能言语,她只是奇怪你们两位的身份而已。当然,老衲也奇怪”

    根据百晓生的情报,这个时间点聚在燕云的十三位协会超凡中,有六位地级超凡。

    而哑女便是地级超凡中的一位。

    据说是协会收养的孤儿,由于口不能言。专心学习道法,在二十几岁的时候,便成为了地级超凡。

    可谓是当代天骄。

    而小巷中,一个面目慈祥的老和尚和几位武僧走出小巷,看了眼房间内的尸横遍野,便合掌说道:“阿弥陀佛,两位施主何至于此。”

    空蝉大师,也是地级超凡。

    据说还是九龙寺那位老方丈的同辈师兄。也是一个老牌高手了。

    “行了,老和尚,别多管闲事,这对兄妹杀的可不是什么好人。这家公司里,就没一个底子干净的。有着天衍会背景的公司,灭了就灭了吧。有的是时间,让你超度。”这时,李长河身后的房间中,传出一个轻佻的声音:“呦,这不是日本的‘七刀’吗?咋就两半了?呦,这位被掏心窝了啊。哈哈哈不是说要斩断华国龙脉吗?怎么就死这啊?哈哈哈哈”

    随后,一个穿着皮衣的青年走出房间。

    他年纪大概在二十七、八岁左右,长相颇为英俊,眼神却十分沉寂。

    他上下打量了一番李长河和秋问天,不由称赞道:“很好,两位的杀气纯粹。估计没少斩妖除魔,替天行道不过,你们是怎么瞒住协会的?教教老哥我啊。我给学费啊!”

    “鬼手!”老和尚怒目而视:“你还欠我们寺庙钱呢!”

    天台上的哑女也是白了青年一眼。

    显然这个家伙的名气不太好。

    鬼手摊手说:“都说了不是故意打坏的了。谁知道你们佛像这么值钱”

    地级超凡,鬼手,这个时代最为出名,最令人遗憾的青年高手之一。

    无论是哪家高手,学习法门都是有始有终,精于一道。

    他倒好,学百家技。即便自身没有对应因果,也去硬着头皮学了法门。

    还真就让他学到了各家本领,利用各种奇功巧技,他甚至能超越原使用者。

    这导致,这种全能高手,无论面对什么敌人,都能做出有效的针对。就是没有什么成名绝技就是了。

    在任务前,百晓生潘科曾遗憾的说,这鬼手要是将他那可怕的天赋,精于一道。或许真的能踏上天路。

    可惜,这种天才也死在燕云了。

    而现在,鬼手则是一脸吊儿郎当的说:“动手吧,少年。午马和你们有仇,那他就是你们的。如果不敌,叫哥一声。哥来帮忙。哑女,老和尚也是。别多管闲事。”

    另外两人没有表态,但的确没有入场。而是阻断了午马逃走的可能。

    同时,这三位地级超凡,也开始推算李长河和秋问天的身份。

    三人也算是名震超凡界的高手了,这两人却一个都没认出来。身份着实有些诡异了

    而午马的脸色则是极其难看,李长河和秋问天还没解决掉,就又出来了三位地级超凡。而且会越来越多

    无论他能否击败李长河,他都是彻底失去了逃走的可能。

    天衍会遇之必杀,他们绝不会放过自己的。

    “唉,一步错,步步错啊。”午马叹息一声。要是一开始就离开,或许他还能活下去。可惜了,天书真的错了。

    李长河则是扫了眼三人,也不在意他们围观。

    只要不是来阻碍自己报仇的就行。

    “那么,午马。我们继续吧。”李长河提刀向前:“你会后悔的”

    “后悔为什么不在刚刚被我一拳打死!”

    【黑泥神性:2949/3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