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能看见状态栏 罗三观.CS

第十二章 丽娜·费尔南德斯

    丽娜的身体状况并不好,事实上,她的情况很糟糕。

    在西部生物的律师惊恐的要求延期而被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法官拒绝后,丽娜被两名医护人员护送着,坐在一张轮椅上进入了法庭。

    “你就是丽娜?”看起来终于睡醒了的法官主动先提出了问题,“丽娜·费尔南德斯?”

    “是我。”丽娜点了点头。

    “你的身体情况看起来不是很好,那么,我们应该加快一些步骤,尽快让这位可怜的女士可以下去休息。”法官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劳伦律师,你先开始质问。”

    “您平时从事什么工作?您和布鲁恩医生是怎么认识的?”劳伦决定快刀斩乱麻,先开始问最直接的问题,“布鲁恩医生有没有……”

    “反对!对方律师所提出的问题和庭审没有关系!”西部生物的律师终于想起来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了,他朝着法官大声抗议道。

    “贝纳德先生,如果您打算从第一个提问就开始反对,那我们的庭审就进行不下去了。”法官瞥了一眼西部生物的律师,然后示意劳伦继续,“你可以继续提问了。”

    “我是红色加勒比的雇员,在贝尔群岛负责进行飞机油料和医疗物资的统计。”丽娜看上去有些虚弱,她低声说道,“布鲁恩医生是在四个月前来到贝尔群岛的巡诊医生。”

    “也就是说,你们是同事。”劳伦非常贴心的替丽娜总结了一句,“他有没有向你提出过和任何和西部生物只要有关的事情?”

    “没有。”丽娜摇头道,“布鲁恩医生应该并不知道西部生物的存在我第一次跟他提起这家公司的时候,我已经结束了治疗组里的治疗。”

    “这封信件你见过么?”劳伦拿着遥控器,在屏幕上调出了那张被西部生物当成主要证据的“自白书”,“这封信件上面的内容是你写的么?”

    “签名是我的,但是信件内容我并没有写过。”在看了十几秒钟内容后,丽娜摇了摇头,“我的英语水平不太好,平时说话还可以,但是要我写这么长的英语信件……我写不了。”

    “作为证据,我向法庭提交二号补充证据。”劳伦趁机向法官再次交上了一份信件,“这里是丽娜小姐平时和红色加勒比奥兰多总部进行沟通的邮件,我提请庭上注意信件内容全部使用的是西班牙语。”

    “我希望庭上能够就西部生物公司伪造证据的明显事实加以注意。”劳伦带着微笑建议道,“这是严重的联邦罪行,这样蔑视法庭的行为,应该被除以最严肃的惩罚。”

    ·

    ·

    ·

    布鲁恩压根就没有去听法庭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他非常担忧的看着坐在轮椅上的丽娜,并且几次想要提醒劳伦注意,尽快结束质询让丽娜去休息。

    至少应该给丽娜配个氧气瓶的。

    而在西部生物核心证据被证明是造假后,整个庭审也快速进入了最后阶段。地方检察官办公室收到了一封来自联邦法庭的严厉投诉,而西部生物的代表人则被法庭当庭以藐视法庭罪收押。至于之后对西部生物的进一步处罚,这就需要一些时间来决定了。

    布鲁恩被当庭释放,而他甚至没顾上和一旁的泰勒先生以及帕斯卡尔说上话,就先赶到了丽娜所在的休息室里。

    “让他们两个好好聊聊吧。”伊莎贝拉拦住了自己的丈夫,并且有些嗔怪的批评道,“布鲁恩现在最需要的,可不是来自你的慰问。”

    ·

    ·

    ·

    “你可真是个傻子。”丽娜坐在休息室里吸着氧,她身上健康的小麦肤色如今变得一片灰白这是典型的贫血貌,而且说话也没了以前的那种底气。但她骂起布鲁恩来还是非常不留情面,“你为什么要和这些大公司正面对抗?你怎么可能比得过他们?”

    “我这不是赢了么?”布鲁恩露出了有些憨厚的笑容。

    “为了把你捞出来,我可牺牲了好多天和我妹妹在一起的时间。”丽娜瞪了一眼布鲁恩,在看到他的表情迅速变得内疚之后才说道,“好吧,我没有妹妹。我只是……只是想在人生最后的阶段里走的……漂亮一点。”

    “啊?”布鲁恩顿时傻了,“为什么?”

    “为什么?你说为什么?”虽然说话没有什么底气,但丽娜的语速还是挺快的比喻一下的话,大概就像是软绵绵的雨滴,但密度却大的连只蚊子都躲不开,“为什么要漂亮?我可是个女孩子,没有那个女孩子会在……”她原本就不大的声音顿时又低了一点,快速且含糊的把“喜欢的人”四个字糊弄过去之后瞬间又变得理直气壮了起来,“……面前不注意自己的形象吧?”

    布鲁恩站在原地,面露困惑之色。他很想确认一下,刚才丽娜说的话是不是自己听的那样,但又觉得这么做好像有些不太合适。

    可是……这么糊弄过去更不合适吧?布鲁恩深吸了一口气问道,“你刚才说什么?什么喜欢?”

    “我喜欢你?哼,你自己去猜吧,傻子!”丽娜瞪了一眼布鲁恩,然后气鼓鼓的使劲吸了两口氧。

    要让贫血貌的姑娘脸上露出一丝红晕,这可是非常非常困难的事情。

    “你纹身了?”看到了橘红色囚服下面的纹身,丽娜迅速找到了能够缓解尴尬气氛的话题,“给我看看给我看看,你都纹了些什么?”

    布鲁恩老老实实的凑了过去,接受着丽娜上下扒拉的审视。

    等看到了后背,丽娜看到了自己的画像。她有些惊讶的张了张嘴,然后轻轻的用手摸了上去。

    “疼么?”她的抚摸上去的手稍微有些颤抖。

    “还行。”布鲁恩笑着答道,“就是花的时间有点长……”

    “把我纹在这个位置,你以后要怎么看啊?”丽娜咳嗽了一下,然后继续批评起了布鲁恩,“而且这纹的一点都不像我,我哪有这么丑?”

    她的话说的很快,但却抑制不住的流出了眼泪。一颗一颗的泪水顺着她的脸庞滑落了下来,然后滴在了布鲁恩的后背上。

    布鲁恩迅速转身看着丽娜,然后有些手足无措。他过去三十几年的人生中,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还站着干什么?过来!”丽娜哭了一会,然后看到面前这头手足无措的暴熊的样子后,突然笑了出来。等布鲁恩靠近之后,她一把抱住了面前这个身高六英尺四英寸的大汉。脸在他的肚子上埋了一会后,才带着浓浓的鼻音说道,“谢谢……谢谢你能记得我。”

    ·

    ·

    ·

    三个月后,丽娜躺在ICU里,在一堆滴滴作响的机器中艰难的呼吸着。她伸出手,用尽全力但又轻轻的拽住了布鲁恩。然后在他凑过来的耳朵边,隔着正压呼吸机,努力说道。

    “Vealgalope,miaballero.”

    她的眼神逐渐开始涣散,但拽着布鲁恩的手却没有放松,深呼吸了一次后,她用近乎梦呓的声音说道,“ILOVE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