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塑千禧年代 渔雪

035 没有人比我更懂……(二合一)

    12月21日,随着时间临近西方国度最重要的圣诞节,纽约的雪终于停了。

    这也意味着潘犇又要忙碌起来。

    好在,方大总裁言之凿凿的表示易科第三批人手已经登机,总算让恨不得一天有四十八小时的潘犇有点盼头。

    机场恢复正常运行,来自华夏富士康的机器重新进入自家租赁的仓库。

    现在易科在美国的线下渠道主要就是克罗格这家全美第二的大型连锁商超,其他团队打通的最多只是小型连锁店,这种销售结构是十分不健康的。

    潘犇和方卓讨论了两次,打算等圣诞节后拿着克罗格的首月销售成绩去和其它大型连锁商超再谈谈供货的事情,最好是能凭借自家力量进入沃尔玛。

    易科暂时性的不打算在美国开设直营店,努力先把品牌供货商的角色做大做强,这样虽然被分走很多利润,但能最快的铺货销售,以此才好继续寻求软件建设的必要性。

    这天晚上,潘犇满身疲惫的从仓库回酒店,意外的在电梯门口撞上有着淡淡酒气的方大总裁。

    “方总……您忙好了吗?”潘犇疲惫的都不想抱怨,只这么问了一句。

    “基本谈妥,李家还是很好说话的。”方卓笑眯眯的答道。

    潘犇无力的摆摆手,跟着上电梯又进了房间灌杯咖啡后才有些缓过神来:“方总,你上次说不让安良的人入股,他们还能怎么合作?”

    方卓已经打开电脑开始浏览线上亚马逊对于M1的评论情况,随口答道:“谈了个小框架,搞个私募玩玩,李家出资五百万,我这边五百万。”

    “啊?”潘犇茫然,“公司帐面的资金要抽调出来吗?不是统筹订单和宣传?”

    “李家不是给我放了400万么?”方卓扭头说道,“这个是半年期的,我个人再凑个100万美元,前半年的500万就有着落了,公司不会受太多影响。”

    潘犇更茫然了:“也就说,一共1000万,李家自己拿900万???”

    方卓不解道:“怎么是李家900万?那400万是李家借给我的,半年后我是要还的。”

    “……”

    “私募约定个两年期,中间满一年可以退出,要是前半年需要还钱,我手上应该也能拿出这个钱了,拿不出的话也能卖掉一点股份,有风险,但在可控范围内。”方卓的谈兴变浓,“我和李家承诺一年的利润能有百万左右。”

    潘犇想了想,问道:“方总,我要是没记错的话,李家好像请你当他们公司顾问的薪酬是60万吧?”

    方卓摸了摸下巴,点头道:“嗯,就是他们那400万的利息嘛,我估摸着这安良是想搭个到国内的线,这个发展方向是没错的。”

    潘犇听明白了,合着这个所谓私募的一千万有九百万是李家自己的资金,再算上那六十万的薪酬,最起码在半年时间内方总只要拿40万出来就行……

    他既觉惊讶又觉荒谬,问道:“方总,这李家怎么能答应的?他们图什么?”

    “图私募赚钱啊,不然还能图什么?”方卓掰着手指,说道,“这个私募的主要方向是中概股和美国的次贷市场,中概股毫无疑问是被低估了,这两年随着泡沫结束一定会上升。”

    “至于次贷嘛。”方卓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摇着头说道,“美联储今年连续降息了11次,是特么的11次!嘿,美国房地产的繁荣要来了!”

    潘犇忍不住问道:“方总,这什么次贷之类的你也懂?”

    方卓刚想开口说话忽然没忍住,一阵哈哈大笑。

    潘犇被笑得莫名其妙:“方总,你笑什么?”

    方卓摆摆手:“没什么,我就是突然想到好笑的事。”

    他收敛笑意,十足自信的说道:“没有人比我更懂美国次贷。”

    潘犇:“……”

    方总一定是前两天跟那个经济学副教授学岔了。

    他最后努力表达了一下心情:“李家真就愿意这么合作吗?呃,方总,他们不觉得草率吗?”

    “有利润条款,也有止损条款,一切都是正规生意,我人又跑不掉,申城还有公司,他们怕什么。”方卓不在意的说道。

    潘犇觉得那些人不一定敢追到申城。

    他想了想,好像也不多,毕竟前两天就有索尼愿意掏五千万美元的真金白银出来呢,到时候真搞不定也能托住底,就是……方总不会一头扎到别的领域去了吧?

    方卓喝了一口茶,瞧见潘犇的神色,宽慰道:“不用担心,一千万要是亏到七百万,这私募就不玩了,满打满算也就亏三百万,亏损还是俩家平分。”

    潘犇点点头,知道这是刚才所说的止损线了,但怎么看都像是碰碰运气的一时兴起,偏偏安良商会的李家还头铁的跟着一起上,真特么的不愧是想着赚点高利贷的帮会。

    “哦对,你要不要加一份?”方卓想起潘犇的最近劳累,好心问道。

    潘犇果断说道:“不了,方总,我对这些不懂。”

    方卓耐心的说道:“就算不说次贷的CDO和CDS,中概股在这边的价值真的很被低估,你知道吗?”

    潘犇礼貌回绝:“不了不了,方总,谢谢你的好意,我家里的投资都是媳妇做主。”

    方卓无奈,不再提这件事。

    关于私募,他打算多套两个公司的马甲,另外一百万美元的缺口则由新成立的易科投资公司来出。

    “方总,我估计咱们这周的销量也不会太差,圣诞节到了,美国人过年送礼物,M1是个不错的选择。”潘犇说起正事,“今天我到克罗格去看了看,我们机器位置还挺显眼。”

    “纽约这边是这样,其他城市不知道怎么样。”方卓笑道,“说起来这个还得感谢安良商会。”

    潘犇赞同:“嗯,可咱们也得尽快拓展到其它渠道,免得这方面被安良商会掣肘,就算有合同在,万一安良断掉,扯皮的时间对我们来说也是浪费。”

    他提醒了一下方总。

    “是这个理,我回来路上约了IDG的米勒在圣诞节之后聊一聊发展,到时候P1的机器也到纽约了。”方卓思索了一会,“我看这个米勒和熊总关系应该也不错,如果IDG美国这边能合作,相信沃尔玛这样的渠道就好处理多了。”

    “史密斯真的犯了个错误。”潘犇抨击道,“他远远没有意识到mp3机器的市场发展,如果不是熊总又联系了米勒,IDG将会错过一个蓬勃发展的市场。”

    方卓淡定的说道:“别急,也不一定就和IDG合作,我们的产品铺货越多,能谈的机构就越多。”

    潘犇“呃”了一声:“是,方总,就该货比三家,IDG也未必就能给咱最好的条件。”

    方卓看了这位IDG的员工一眼:“嗯,第三批从国内又来了八个人,明天晚上应该就能到,你找人接一下。”

    “没问题。”潘犇的精神振奋起来。

    方卓又交代几句工作上的事便结束了今天的安排。

    趁着最近能挤出时间,他听从经济学副教授的建议买了几本教材,每天都要抽空看一看。

    不过,潘犇在离开的时候瞧着总裁拿出崭新的教材,不由得在心里为那个还没出现的私募默哀。

    ……

    次日,纽约傍晚五点钟,一架来自申城的越洋航班停在了拉瓜迪亚机场。

    易科的八人团队在经理孔豫的率领下默默等待来接的车辆,据说,车子路上碰见刮蹭,所以会来得迟一些。

    八人团队除了孔豫,其他人都很年轻,很快就聊起对纽约的第一印象。

    “这边的机场真大啊!”

    “刚才一会起落了好多飞机!”

    “哎,哎,那那边有一群老外,好黑好黑!”

    “哇,真的是金色的头发!”

    孔豫听着年轻人的叽叽喳喳,忽然回身说道:“你们说话停顿的时候不要说‘那个’‘那个’,不要讨论别人的肤色,还有,你们在这边才是老外。”

    “嘿,孔经理说得对,我给你们科普一下,咱们中文的‘那个’和这边白人歧视黑人的单词发音相似。”一位新入职的年轻大学生笑着接话,没吝啬于表现自己的知识。

    孔豫笑笑,继续听着他们的聊天,寻思着这一趟的纽约之行。

    大约半个小时,孔豫等来了接机的潘犇,顺利带着七个人登上大巴车,直奔酒店。

    晚上七点钟,方卓在希尔顿的餐厅里见到了易科第三批的八个人,他只是稍一打量就笑了起来。

    “孔总,我之前倒是没反应过来名单上的名字是你,这一回在纽约可不能弄什么过激的手段了。”

    包括潘犇在内的一群人闻言都好奇的看向中年的孔豫,他和老板有别的交情啊。

    孔豫半是自嘲,半是尴尬的说道:“方总,戒了,戒了。”

    作为从3i跳槽到易科的项目经理,作为拎着汽油桶直奔总裁办吓唬老板的人,孔豫自打在易科工作就老老实实的刻意没怎么出现在方卓眼前。

    再加上,方卓本身就很忙,孔豫的工作也是出差开拓销售渠道,两人见面的次数更少。

    孔豫的英文口语很好,只是他在易科进行第一轮出国筛选时考虑到自己和老板的历史就没如实填写,第二轮的时候虽然听说国外机器市场不错,但他还不知真假。

    这到了第三轮,机器已经在克罗格销售,听说还会有更便宜的版本上线,孔豫这才轻而易举的通过能力筛查并且成为领队。

    他相信方总这种能挖自己来公司的领导一定不会多么介意……汽油,也相信自己能在这边创造更高的价值。

    “坐,坐,大家都坐,我天天在这边看老外,一见到你们恨不能每个人都拥抱一番。”方卓热情的招呼自家员工,大大方方的口吻也没让女员工感觉冒犯。

    包厢里一共十个人,最大的是中年人孔豫,最小的刚出校门正逢21岁的青葱。

    饭菜上桌,酒水倒好,寒暄完毕。

    方卓乐呵呵的说道:“算上你们八个人,第二批的四个人,还有第一批的七个人,咱们易科在这边一共有十九个人了。”

    潘犇插嘴道:“方总,你没算你自己。”

    “噢,还有我,那就是二十个人。”方卓调侃道,“潘总不算人,就是二十个。”

    潘犇听着耳边的笑声,一句“身在曹营心在汉”没说出口,他已经就未来的职业发展有了决定,风投终究隔靴搔痒,投入到轰轰烈烈发展的朝阳行业才更有前途。

    “截止到今天,咱们易科的M1在美国已经卖了5.5万台,这个数字甚至超过了国内。”方卓向自家员工披露最新数据,“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意味着一个全新的市场已经对我们打开了大门!”

    方卓举起酒杯:“来,让我们为这个全新的市场干杯!”

    年轻人们都激动的拿起酒杯。

    首次听到具体销量的孔豫稍微在心里一算,也激动的拿起酒杯。

    这一杯酒下肚,酒量浅的人已经脸色酡红,气氛也变得热烈起来。

    方卓不再聊具体工作,只聊自己在纽约市场上的见闻以及外国人的表现,比如,外国人也是人,也会比较商品的价格。

    国内团队经过漫长的航班,不适合聊工作,正适合喝点酒好方便晚上倒时差。

    这顿饭吃到晚上九点,年轻人们被安排了房间休息,方卓单独留下了孔豫。

    他在自己的套房里为孔豫泡了杯茶:“孔总在易科的感觉怎么样?”

    孔豫双手接过茶杯,谦虚的说道:“还需要适应,还需要努力。”

    实际上,国内的北方市场就属孔豫带领的团队最为出色,多次受到市场总监虞红在公司内部的表扬。

    方卓点点头:“那正好,纽约这边需要一个人来搭个私募的框架,孔总来接手这个吧,易科这一批的人都挺年轻,直接加入前面两批就好。”

    孔豫完全没想到一句谦虚的话就直接被夺权,他愣了好几秒,低头喝了口茶,只觉心脏都被烫的疼了一下。

    这和自己料想的完全不一样!

    M1在美国打开局面,那后面就是现成的功劳啊!

    孔豫迟疑好一会,委婉的说道:“方总,我对私募不懂啊。”

    “没事,你懂人,也能沟通,我们就搭个能进行正常操作的私募,人员和公司资质审查能过就行,也不用加什么杠杆。”方卓鼓励道,“你在易科的上升空间能有这个高吗?”

    孔豫还是推辞道:“方总,我很喜欢易科里的年轻人,和他们相处的也有感情,实在舍不得,想继续带带他们。”

    “私募已经募集到一千万美元,投资范围也定了下来。”方卓如此说道。

    孔豫面色不变,接着刚才的话说道:“但方总实在缺人,我也愿意多学习多努力,毕竟年轻人们总是要他们自己去历练才能有更多的空间。”

    方卓微微颔首:“嗯,我也这么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