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塑千禧年代 渔雪

239 新年新气象

    从纽约回申城,方卓基本都在处理人际关系事宜。

    因为公司上市的成功,易科原本考虑举行一场规模盛大的年会,但老板回国时间太晚,这场已经计划一半的年会便被取消,后续可能以周年会的形式返场。

    1月29号,方卓连续数天和各方有了个凑合的往来,但心里仍旧留下一个遗憾没见到胡正明教授。

    先前没出国的时候,胡正明教授还没从美国到科大,等到方卓出国,这位半导体行业大拿抵达科大,有了个正式的框架合作,现在方卓回国……人家也回美国陪家人一起过农历春节。

    时间不太赶巧,方卓又觉得有些沟通适合当面聊,再加上,两人素未谋面,电话里聊冰芯、台积电、行业趋势这种问题总觉得不太对味。

    胡正明到科大,他是知道庐州有个晶圆厂项目的。

    两边是情投意合还是彼此对不上眼,这都得真正接触才知道。

    所以,临近全球华人共同的团圆佳节之际,方卓综合考量,极其朴素的给这位被自己给予厚望的教授发了条祝福短信祝胡教授阖家团圆,新春快乐。

    落款是:冰芯方卓。

    人家的回复很快,也很简单祝方总新的一年万事胜意。

    方卓很少有反复揣摩别人言语深意的时候,当他坐在家里的沙发,反反复复看着手机屏幕又没有操作,母亲的话就及时传递到耳中。

    “女的?”

    “啊?”

    “是你心仪的人发的?”

    “是啊,啊不是,是我的一个潜在合作者。”

    方卓回神,对正在家里张罗着贴春联的母亲赵淑梅笑道:“我想和他合作,又怕他不来,所以有点患得患失,这会揣摩他回的祝福语,在考虑以后和他要怎么交流。”

    赵淑梅凑过来看了眼手机,发现上面就一句话,奇怪道:“就一句话?”

    方卓是真的患得患失:“嗯,一句,万事胜意好像是粤省文化里常用的,这位是个教授,人在京城出生,但很快就到了宝岛,随后就是去美国求学,我就怕这思维不在一条线上,不过,他和他父亲、弟弟前几年在祖籍常州一个中学设立了奖学金,应该还是有情感认同的。”

    赵淑梅问道:“那你们见面聊的感觉怎么样呢?”

    “还没见面呢。”方卓收起了手机。

    “还没见面……你就那么了解人家的资料……什么时候你对成家有这么用心就好了。”赵淑梅惊讶又感叹。

    方卓确实研究了很多胡正明的资料,说倒背如流那是夸张,但人生中的各个阶段都有所了解,只想尽最大的诚意让这位教授进入己方阵营。

    “太忙了,妈,我成天飞来飞去,找谁成家啊?要不,我找个空姐?那倒是会方便很多。”方卓开着玩笑。

    赵淑梅认真的说道:“就尽量找个不是只喜欢你钱的,找个你相处起来愉快的,要是钱不再成为条件,精神层面就很重要。”

    方卓沉默数秒:“似乎也有点难。”

    赵淑梅点点头,退而求其次:“那就找个漂亮的,空姐也行,你看着开心,我也看着开心。”

    方卓:“……”

    他换了个话题:“上回出国前我爸说那个什么姓方的祖籍地,年后我是没法陪你们一起了,事情太多,我让医科组个小团队跟着,到时候意思意思。”

    要说这人有了成就,确实容易谈些光宗耀祖、光大门楣的事情,就好像人家胡教授,也会给祖籍的学校设立个奖学金。

    方卓对这方面不介意,只要父母高兴就成,不说祖籍地,老家方面也可以适当帮扶,实在没有合适产业,那就也学着多为贫困学生设立奖学金。

    他把这想法趁着过年之际说了说,家人们都对此赞成。

    方卓把祖籍和老家这两个地方预算都定在五百万,合计一千万,差不多三辆法拉利的样子,相关立项会由公司的人来处理,他就不露面了。

    时间很快到了大年三十。

    惯例的电话、短信繁忙过后,方卓把最后一个电话留给了老倪同志。

    “老倪,新的一年万事胜意啊。”方卓乐呵呵的祝福,下一句就询问正题,“你和长虹都还好吧?”

    “方总,财源广进。”倪润峰的声音里带着无可避免的沉重,“还可以,形势可能有些严峻,大家普遍对长虹的海外策略存在质疑。”

    他主动问道:“方总,你上回说有了APEX公司季总的消息,现在找到人了吗?”

    方卓心平气和的说道:“他跟兔子似得,消息是真的消息,人又不见了,我问了马丁律师,看看能不能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案。”

    倪润峰颇为失望,律师早就说过法律程序会很冗长。

    两人聊了一会,方卓再次提出消息的互通有无,倪润峰仍旧表示了感谢。

    当前的局面,这位长虹掌门人已经隐约感觉到气氛的不对劲,原本交好的不少领导都闭门不见,企业里现在还传言自己即将退休。

    倪润峰一边对长虹原本设立的众多子公司进行补救,一方面指示财务继续压下公司计提,打算让即将发布的年报有个相对平稳的反应。

    按照他自己的估算,公司如果真要对自己的职务有什么调整,那还得等年报发布,现在只是一些山雨欲来的风,还没到最终落地的时刻。

    大年三十的晚上,方卓结束和老倪的通话,左想右想还是觉得不太放心,他又给已经拜过年的郑丹锐副头目打了个电话。

    这位发改出身的亲哥有不少关系是在国资,帮着找找线,打听打听情况,可以有备无患。

    方卓为了长虹的事也算煞费苦心了。

    如此种种过去,他注意力重新回到自己旗下产业的身上,不同以往,今年春节结束就是几家公司在不同领域一起发力的时间。

    好歹也算上市,也算首富,手里能用的钱多了,新年就要有新气象。

    ……

    蓉城。

    长虹前总经理赵咏的大年夜十分忙碌,先前敲定的事情经过再次联络,愈发清晰,集团方面从原则上同意职务的更替,也对自己表示满意。

    只是,他们对更替时间还有犹疑。

    赵咏性格果决,未免夜长梦多,打算让长虹公司经过董事会流程对董事长进行罢免,让集团方面知道人心所向。

    所以,他联络多位董事,把董事会的时间定在2月7号的初七,决定不动则已,一击必杀。

    新年新气象,赵咏已经于暗处默默锁定了自己的对手倪润峰,绝不会再给他翻盘的机会,如此也算一份另类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