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塑千禧年代 渔雪

333 接二连三(二合一)

    “那个从香江飞来的林东峻居然就那样走了?”

    “自家的企业正遭遇困局,专门飞过来要签购销合同,居然被那么轻易的打发走了?”

    “王总,你能干出来这样的事不?”

    中午饭局结束,方卓一行人辞别大中电器,约了第二天继续会谈,随即便下榻酒店,小小的复盘了一下情况。

    熊潇鸽今天兴致不错,酒也喝了不少,从方总这里听说创维团队来了又走的事,很不可思议。

    现在不是其它关头,你好歹坐在门口坐上半天在那死等也算有点办法,人家打发打发,你像是大姑娘似得扭捏两句就默默离开?

    你是来做事的不?

    王风益被点了名,也不生气,摇了摇头,说道:“那边是不知道方总在这里,本以为是十拿九稳,没想到会有变数。”

    徐新也评价道:“平时花团锦簇的时候显不出来,关键时刻才露出个人能力,也不仅仅是能力,还有性格,林东峻显然不是位能力挽狂澜的。”

    变数,变数,有变数专门从申城连夜飞京城,就算来了位性格坚毅的,那真能挽住方总这个狂澜吗?

    熊潇鸽这么一想,也就原谅了林东峻。

    “你们都看我干什么?”方卓听着这三人聊天,吹拂着杯中的茶叶,忽然发现他们在看自己。

    “想看看方总还有什么对创维的招数。”徐新说道。

    方卓摆摆手:“你们啊,就是想太多,易购的团队正在从申城过来,这一趟收购大中电器恐怕得谈个好几轮,我心里满是B2C的未来发展,我和你们一样,都是看看八卦而已。”

    他笑道:“我还真能源源不断的去弄人家不成?”

    王风益听见这话,稍微调整了下坐姿。

    熊潇鸽哈哈一笑:“方总,信了,信了,我信了。哦对,倪总呢?倪总下午不过来聊聊。”

    “倪总有事要忙。”方卓正色道,“长虹的液晶电视下线,这是重中之重。”

    熊潇鸽连连点头,“嗯嗯”了两声。

    大家彼此熟悉了就是不好,那时的老熊多么雄姿英发,现在的他怎么变成这样有点阴阳怪气的熊姿英发。

    方卓心里叹了口气,说道:“昨天来的太匆忙,中午又喝不少酒,下午都休息休息,晚上我这边得和易购来京的团队聊聊,咱明天接着和大中电器谈。”

    熊潇鸽和徐新没有异议,从昨天到今天确实很疲惫。

    王风益则没有立即离开,等到两位风投走后,他一脸认真的向方总道歉道:“方总,有个事我得和你说。”

    “王哥,嗯?”方卓抛了一支烟,自己也点上一支。

    “有个事我是自作主张了,我想着大中电器这么谈,想着创维林东峻来这受阻,我就给申城那边的永乐电器打了个电话。”王风益搓了搓手,“我和他那边说,看看能不能把永乐电器和创维的购销合作拖一拖。”

    方卓一怔:“你认识永乐的陈晓?”

    “酒桌上喝过两次酒。”王风益摇头晃脑,“他酒量不错,哎,哎,方总,没误你事吧。”

    这语气分明也不是自觉误事,而是寻求表扬啊。

    方卓微微叹气:“王哥,做得很好,但下次不要这样了。”

    王风益的笑容刚刚露出就有点往回收。

    “我们这趟和大中电器谈收购,为的不是创维,而是易购B2C。”方卓说道,“申城谁不知道你王总和我方卓的交情,你这样说,那陈晓也就觉得是我发话。”

    “我和黄总不过只是一点小小的不愉快罢了,不至于让大家都觉得我睚眦必报。”

    王风益立即严肃的说道:“方总,是我考虑的不到位。”

    “有时候某些莫名其妙的话也不知道怎么就扣在我身上,唉,就这么着吧,王哥,你也休息休息。”方卓捻灭半支烟。

    “好,方总。”王风益起身留给方总独自思考的空间,嗯,方总也没说再给永乐打电话解释,就这么着吧。

    方卓坐在沙发上,手里把玩半支烟,思绪只在创维上转了几秒钟就跳到易购的发展。

    相较于原先的规划,现在极可能有了来自大中电器的补足,那它的上线时间就可以稍微提前了。

    ……

    林东峻计划中的顺利签约意外失利。

    这让创维的高层极其惊讶。

    目前,创维的掌门之权短暂分成两块,一是张学缤负责日常经营,二是手握人事大权的林卫萍代表董事会意见,他们两人也是第一时间收到了林东峻的汇报。

    张学缤很不解这种情况的出现,毕竟,先前的沟通和表态都是来自大中电器的掌门人张大中,怎么会突然态度大变呢?

    他打了两遍电话,第一遍没通,第二遍倒是打通,听到了对方的解释。

    “张总啊,不是我这边要变卦,我绝对支持创维,但是大中电器呢,最近刚要涉及一些股权上的变动,不好立即搞大动作。”

    “你也知道的,苏宁和国美上市,我们大中电器面对的压力很大,这次再和资金方谈合作就得谨慎。”

    “张总,放心吧,过了这一段,我亲自到香江找你们谈。”

    张大中很恳切的叙述缘由。

    涉及股权甚至是出售的重大事项,确实不便突击签订合同。

    至于资金方是谁嘛,商业上的小秘密就不用透露了。

    张学缤不管心里相不相信,都不得不接受这种解释。

    他结束通话之后想来想去,觉得大中电器没什么理由突然“变节”,所以,面对黄总妻子林卫萍的询问,他就给予这样的分析。

    然而,到了这天晚上,申城忽然也传来消息。

    永乐电器的掌门人陈晓忽然同样推迟购销合同的签订。

    前一日还先后表态的四大电器零售商一夜之间便有两家变卦,这让张学缤和林卫萍都惊疑起来。

    张学缤收到消息的第一时间便联络陈晓。

    “张总,我这主要是出于市场的考虑,哎呀,不是不和创维合作,过几天,我回申城亲自谈。”永乐电器的掌门人给出解释。

    张学缤这次没法轻易接受。

    他谈及双方一向不错的合作,也聊到创维生死关头对伙伴们的诚意,这次的购销协议是创维让出不少利润的。

    张学缤言辞诚挚,大有立即飞往申城去见陈晓的架势。

    陈晓迫于这种情况,无奈的说道:“张总,不是我对你们有意见,不是我不想帮忙。”

    张学缤听出言下之意,追问道:“陈总,那是什么情况?你说,我来解决,绝对不让陈总麻烦。”

    “这个,这个嘛,易科的方总有打过招呼,同在申城,我也不好一点不讲情面。”陈晓说出了原因。

    张学缤很惊讶。

    易科的方总?

    哪个易科?哪个方总?

    还能是哪个易科的哪个方总!

    他有点茫然的挂掉电话,百思不得其解,完全想不到会是方总从中作梗。

    张学缤没和易科方总照过面,但福布斯富豪榜的影响力很高,互联网行业的颇多大事都有那位的身影,以及,长虹的变局据说也和方总有关……

    可是,创维和方总有什么过节?

    完全没听说过啊!

    方总为什么要落井下石?

    张学缤想到了长虹倪润峰对自己的接触,又觉得压根犯不着。

    他思索许久,不觉得自己有这个面子去和方总说和,便把情况反应给林卫萍。

    “居然是他,永乐,永乐,那大中电器的资金方也可能是他了?”林卫萍也很意外,但语气之间倒是有种恍然的意思。

    张学缤听出来味道,询问情况。

    林卫萍犹豫了一下,说起自己知道的事情,冰芯采购设备的时候来找过创维帮忙,这被丈夫黄宏声拒绝了,随后,出事之前又好像在申城的技术展上见了一面。

    至于,还有没有其它的不愉快,她就不清楚了。

    张学缤不解的询问:“背投电视没有什么市场,爱普生和德仪的技术路线对我们来说也无所谓,为什么要拒绝呢?”

    背投电视的两种技术路线压根不重要,从其它电视品牌的态度也能知道。

    他觉得黄总先前的拒绝肯定有深层次的缘由和冲突。

    “这,这得问老黄了。”林卫萍回答不上来,她只知道有这么一回事,“要不,托律师问问他。”

    “好,易科的方总这个关头横插一脚,我们得重视。”张学缤语气凝重。

    林卫萍也紧张起来,商量着对策。

    张学缤沟通一会,犹豫了一下,没有把长虹倪润峰对自己的邀请说出来,现在这个通话气氛不太合适。

    通话结束。

    张学缤握着手机,想到易科方总,想着听说过的事迹,心里蒙上一层阴影。

    解铃还须系铃人,系铃人偏偏现在出不来。

    依着传闻里对方倨傲的性格,他怀疑自己打电话可能还会起反效果。

    张学缤手头上的工作很多,只能暂时压下心里的不安,询问其它渠道的进度。

    好在苏宁和国美都还行,没出现什么波动。

    晚间时分,大中电器和永乐电器的情况在创维内部小范围传开,但被张学缤宣布的苏宁和国美消息压了下去。

    只是,七点钟的时候,他又收到一条坏消息。

    康佳电视开始提前进行渠道促销。

    竞争对手挑在这种时候释放压力是在意料之中的事,但这种压力的落地还是让人心中一紧。

    偏偏,只是一个小时之后,又有TCL的大规模促销消息得到渠道商的确认。

    TCL也动手了。

    张学缤按照预定计划召开会议,讨论竞争对手的动作。

    其实,这应该还有第三个坏消息。

    他相信长虹也肯定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果不其然,会议开到一半的时候,渠道方又确认长虹将上线首批液晶电视,定价方面也颇有竞争力。

    竞争对手们接二连三的消息让会议室里响起一片嗡嗡的讨论声。

    主要是当前的时间节点很不妙,已经临近12月月底,春节前后正是家电消费的高峰期,渠道的预热和发力将决定着公司重要业绩的表现。

    尤其,液晶电视的推出对于电视品牌来说很关键。

    二线三线品牌想凭借液晶新品翻身,一线品牌想延续市场的领先局势,这注定是一场激烈的竞争。

    会议室里的众人都明白这些,免不了的开始忧心。

    张学缤很冷静,外部竞争早晚都要来,消息的确认反而让心中的石头落地,创维之所以现在可以争夺电视头牌的地位,凭借的就是强大的渠道体系。

    这是很有韧性的筹码,是一时之间不会被干扰到的竞争力。

    他平复会议气氛,一口气宣布了七位中高层的职务提拔,这是和董事会讨论过的调整,正是用来应对春节前的竞争。

    可是,让张学缤不可思议的是七个任命在夜里11点的时候竟然被林卫萍给否掉了两位。

    “什么!为什么?”张学缤不满。

    “张总,长虹是不是想挖你?”林卫萍也很不满。

    张学缤不知道这位掌门夫人从哪里听到的消息,但转念一想就猜到可能是长虹的手笔,迅速冷静下来:“想,现在恐怕不只是长虹想,TCL、康佳他们都想,现在难道还要怀疑这个吗?”

    “我不是怀疑,张总,我是觉得越是这种时候,咱们越是应该多通气。”林卫萍缓和语气,“张邈和周茜的任命,我和董事们讨论了下,还是不太合理,这个先搁置,那五位不是通过了么。”

    “张邈和周茜的渠道都做得很好,我相信他们能在这个关头更好的帮助公司。”张学缤据理力争。

    “张总,搁置吧,就是另外五位,我也是顶着压力帮你定下来的,他们以后再说,我再争取。”林卫萍认真的说道。

    张学缤无奈的应下,挂完电话就考虑如何和两位老部下沟通,安抚他们的心情。

    他怀着忧思,审批文件,熬到半夜才睡。

    等到早晨醒来,接连打了几个电话,约好会议时间,张学缤忽然又收到一个让自己焦头烂额的消息。

    掌门夫人带着孩子接受媒体采访,指责某位方姓富豪在现在的艰难关头针对公司。

    一时之间,媒体哗然。

    他们不是为创维的局面哗然,而是哗然于有劲暴的消息可以写。

    张学缤大抵能猜到掌门夫人的想法,无非是觉得这样能博取舆论同情,能给那位方总制造舆论压力,能让那位顾忌之下稍作收手。

    但,这能有用吗?

    人家杀人不眨眼,你还说他眼睛干不干。

    现在就是得凝聚士气和他正面碰一碰啊!

    他的优势不在电视行业,我们才是这个行业的龙头,何必示敌以弱?

    张学缤感觉局面渐渐超出了掌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