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清新老婆超厉害 念笯娇

第227章 那时候的爱情为什么就能那样简单

    下床来,穿上拖鞋,杨帆没开灯,摸黑走到房间门口。

    开门进入客厅后,他转身掩上门。

    客厅里也是漆黑一片,两个落地窗的窗帘都拉上了,城市外面的光被隔离开来。

    这就是家吧。

    把不属于家的一切东西隔绝在外,让家变成一个能遮风挡雨的温馨港湾。

    人们在其中悠然自在,寻欢作乐,肆无忌惮。

    想穿什么就穿什么,想不穿就不穿,谁也无法从法律或道德层面上指责什么。

    杨帆把小客厅的灯打开,然后就看到房间门口,十三姨跟着开门出来了。

    “你出来干嘛?”杨帆难得的有些尴尬,转过身去。

    十三姨脸上的红晕本来都要下去了,被杨帆身上无法让人忽视的特长吸引住,惊鸿一瞥,俏脸又飞起一抹红霞,下意识想退回去,

    但最终她站住了,等杨帆走远,她才不声不响回自己的卧室。

    等杨帆再次看到十三姨的时候,她本来披肩的秀发已经盘在脑后,一身清清爽爽的样子。

    她刚冲过凉,脖颈上的头发有水珠。

    “我也要吃。”十三姨恢复正常,在杨帆身边坐下来,盯着他手里的冰激凌。

    杨帆对冰激凌说不上钟情,但也不排斥,偶尔吃一下感觉还是挺好的。

    主要是可以边吃边想起儿时的一些记忆。

    很多记忆并不是被人遗忘了,只是暂时封存起来,一旦有媒介触动,它们就会从记忆深处钻出,光彩夺目。

    所以杨帆吃冰激凌的时候,是一副很享受的样子,看得十三姨更加想吃了。

    “冰……”杨帆想说冰箱里他还藏了两个,但最终没说出来。

    这么晚了,吃一点就得了。

    重新开一桶吃,即便是两人分着,量也有点多。

    “去拿个勺子过来。”杨帆改口,他这一桶冰激凌是做饭前他吃剩下的,还有很多。

    十三姨摇晃着身子,没去找勺子。

    这个动作很不符合她平时的风格,像个少女,且是在男朋友面前撒娇的样子。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杨帆只得挖了一小口,喂十三姨吃。

    十三姨笑眯了眼,开心得像个小姑娘。

    吃完后,她又凑过去,张嘴等杨帆喂。

    杨帆接着喂了她一口,说道:“少吃点,你这几天生理期就要来了,冷饮辛辣的东西少吃,吃多了有可能让生理期絮乱。”

    “嗯嗯。”十三姨频频点头,但很快吃完,继续朝他张嘴。

    “你吃慢点啊。”杨帆对十三姨吃冰激凌的速度有些无语。

    “嗯嗯。”十三姨依旧乖巧点头,然后张嘴等着。

    杨帆便挖了一点点,比前两次都少很多。

    “太少啦太少啦。”十三姨急忙提醒道。

    “我一口都还没吃,你已经吃两口了。”杨帆说道。

    “我冲凉的时候,你吃了几口?”十三姨问道。

    杨帆一呆,还能这么算的吗?

    趁杨帆发呆之际,十三姨将他手上的冰激凌和勺子抢过来。

    “我喂你吃。”抢过来后,十三姨反倒不吃了,挖了一块冰激凌,送到杨帆嘴边。

    吃了一口,杨帆起身:“你慢点吃,我给你弹首歌。”

    说着,他走到钢琴前坐下来。

    果果睡觉早,现在其实晚上十点钟都还没到。

    弹个琴,声音是会传出去,但还没到深夜,这些杂音算不得什么,还不属于扰民。

    “栀子花,白花瓣

    落在我蓝色百褶裙上”

    十三姨边听着,边吃冰激凌,眼神起初有些迷惘。

    是准备给月月唱的吧,很好听。

    “爱你

    你轻声说

    我低下头

    闻见一阵芬芳”

    声音很温柔,像是所有美好的记忆,都是那么的柔和与恬静。

    “那个永恒的夜晚

    十七岁仲夏

    你吻我的那个夜晚

    让我往后的时光

    每当有感叹

    总想起当天的星光

    那时候的爱情

    为什么就能那样简单

    而又是为什么

    人年少时一定要让深爱的人受伤”

    十三姨已经忘记吃冰激凌了,有些发呆。

    自己好像也看到过那么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

    嗯?

    为什么是看到过,而不是经历过?

    十三姨有些茫然。

    她没想起什么来,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眼角不由自主落下几颗晶莹的泪珠。

    “在这相似的深夜里

    你是否一样也在静静追悔感伤

    如果当时我们能不那么倔强

    现在也不那么遗憾

    你都如何回忆我

    带着笑或是很沉默

    这些年来有没有人能让你不寂寞”

    听到这,十三姨早已泪流满面。

    这几年她很坚强,好像不会流泪,像一块冰冷的石头。

    直到来山城,遇到杨帆。

    杨帆像一座活火山,时刻喷涌着岩浆。

    再坚硬的石块,在他旁边,久了也会融化。

    他唱的故事,很像很像记忆中的一个女孩。

    只是十三姨记不得那是谁了。

    “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

    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

    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

    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再”

    十三姨泣不成声。

    杨帆只是演唱一遍,就不唱了,停下来。

    等他双手离键,回过头才看到十三姨的状态有点不对。

    杨帆一惊。

    以往自己弹唱的歌曲,是有让十三姨受到触动,有些感伤。

    但从没出现过现在这种情况。

    “十三,怎么了?”杨帆赶紧走过去,在她旁边坐下来,拿纸巾给她擦眼泪。

    十三姨轻声哭泣:“我……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觉得好像有那么一个女孩子大学的时候跟我讲过她的故事,很像你说的那样。”

    “想起她是谁了吗?”杨帆问道,不急不躁。

    十三姨的病,如果能自然治愈,那是最好不过,不用逼迫她。

    现在听来,杨帆觉得,十三姨遗忘的记忆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多。

    “没有。”十三姨的眼泪掉得更厉害了,眼神有些惊恐:“我……我觉得,她可能……可能人已经没了。”

    杨帆一惊。

    十三姨果然受到过很大的刺激,有可能不是因为脑部受外力撞击导致的。

    人的精神说强大也强大,说羸弱也羸弱。

    强大的时候,因为一个信念几十年如一日。

    羸弱的时候,意外看到有人惨死在眼前,精神受挫,严重影响未来的生活,留下一辈子的心理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