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清新老婆超厉害 念笯娇

第514章 怪大地众生太美丽

    主人房外,客厅里。

    “杨帆,跟我来,给你个惊喜。”柳芊芊拉着杨帆的手,不由分说地把他拖下楼去。

    嘶~

    力气真大!

    杨帆暗暗心惊,这些天,他不是在外工作舟车劳顿,就是回山城奔波忙碌,没时间锻炼身体跑步啥的,休息也没休息好,导致他现在的身体状态不是很好。

    比爆发力,柳芊芊现在也是比不上他,但比耐力,比持久力的话,他现在肯定不如从小泡在牛奶人参鹿茸等顶端营养供给链里长大的柳芊芊了。

    下楼来,就在杨帆疑惑女朋友要给他什么惊喜时,柳芊芊把客厅一角的行李箱放倒,打开拉链。

    “杨帆,这是我给你订制的华服。”开箱后,柳芊芊从其中抱出一套面料精致华贵的衣服。

    华服是民族文化的一种象征,很多当年裹着毛巾拍照被成年人说是垮掉的一代的小孩,现在成了弘扬华服文化的主力军。

    他们毫不在意别人的眼光,穿着复古的华服行走在大街上、公园里。

    有人在这些小孩子身上看到了生生不息的劳动力,有人则在这些孩子身上看到了国家的未来与民族的希望。

    半个小时后,杨帆在一楼衣帽间换好柳芊芊给他订制的华服。

    走出衣帽间,来到客厅,杨帆张开双臂,打量着自己的一身古装,有白衣胜雪的感觉。

    不错不错!

    柳芊芊随后从洗手间里出来,鼓着腮帮。

    华服穿起来没现代衣服方便,比较费时。

    但再怎么费时,也不可能花杨帆半个小时的时间。

    主要是他自己换的时候,说他不知道怎么穿,叫柳芊芊进衣帽间帮忙。

    这一帮,就帮了倒忙。

    她大部分时间都是蹲地上保持一个姿势的,她说身上有两个地方都麻了,一个是脚,一个是……

    “真帅气!”本来有些苦着脸的柳芊芊,看到穿好华服的杨帆,眼睛一亮。

    他站在那里,有一股出尘的气息,宛若武侠世界里的一个翩翩公子。

    很像他讲的一个故事里的一个角色: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这时的十三姨也下楼来。

    “真帅,就是有点过头了!”她目光放杨帆身上,目光灼灼。

    杨帆的形象气质是真不错,身材也保持得非常好。

    这样的男人,如果出现在娱乐圈,网友肯定会说,又是一个骗吃骗喝骗财骗色来的。

    从前的偶像,真本事没几个,骗财骗色的比比皆是。今天骗这个富婆的钱,明天骗那个小姑娘的色,把颜值的作用发挥到了极致。

    很多女粉讨厌这样的帅哥抛头露面,觉得藏在家里是他们最好的归宿。

    她们还觉得,杨帆这种人抛头露面圈她们的钱,然后去养别的女人,去勾搭小姑娘,很讨厌。

    他只能勾搭她们,不许勾搭别的女人。

    男艺人则可能会这么想,卖相这么好,躺着就能一飞冲天,有大把白富美抢着要,还努力什么?

    生活如此艰难,人生可以躺着赢的人,还来跟我们这些活着就已经拼尽了全力的人抢饭碗,简直丧尽天良。

    十三姨和柳芊芊都是第一次看到杨帆这样的穿着打扮,暗暗惊喜,形象气质太给力了,这就是自己的男人,庆幸,幸福。

    “才十点半,去录音棚待一会儿。”杨帆有点怕十三没事背着柳芊芊撩拨他。

    他会很为难,不管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

    十三姨和柳芊芊没拒绝杨帆的建议,跟他下到别墅负一层。

    整个负一层都是录音棚,光是创作室,就有一个客厅那么大。

    不过创作室除了电脑等设备,也有许多乐器,把这里当作一个琴房也没什么不妥的。

    出电梯,没等杨帆有指示,地下室灯光亮起。

    整个创作室、琴房洒满阳光似的,而这阳光很柔和,有催生人异样情绪的作用,俗称的灵感,并非七情六欲。

    “今晚很适合唱一首我很喜欢的歌。”杨帆坐到一架古筝前。

    他的录音棚也有KTV功能,现场演绎。

    柳芊芊和十三姨坐好,据说不喜欢听歌的人,要么如小孩子一样没心没肺,要么曾掏心掏肺,只剩下一副躯壳。

    柳芊芊和十三姨属于这两类人的中间群体,谈不上特别喜欢听歌,也谈不上不喜欢听歌。

    但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喜欢听杨帆的歌。

    古筝前,杨帆拨动琴弦试音。

    他登过台,经过大风大浪,曾夏花绚烂,也曾心如死灰。

    这不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不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这个时代,很像前世的娱乐圈刚从一片被资本和顶流搞得乌烟瘴气的阴影中走出,蓬勃向上。

    顶流多是贬义词的意思,意为花瓶,对于民众带有消极的意味。

    其实,顶流也可以是褒义词的,杨帆停止试音,将手指按在琴弦上。

    他的十指看起来除了清秀修长,没什么神奇的。

    但下一刻,它们像是有了生命一般,唤起同样有生命的古筝。

    听到古筝带来的古老韵色,柳芊芊和十三姨眉毛皆扬起。

    高山流水觅知音,清泉石上琴瑟和。

    这个琴,仿佛在找同类。

    她们眼前,仿佛出现一幅壮丽的动画。

    动画里,有一只巨大的鲸鱼,孤独地穿行在无垠的海洋里。

    不知道为什么,她们都想起杨帆讲过的一个故事:频率为52赫兹的鲸鱼。

    正常的鲸发出的声音频率只有15至25赫兹,而这只鲸鱼,有52赫兹。

    那就代表着,这只鲸鱼和其它鲸鱼无法沟通。

    它是世界上最孤独的鲸,它的世界里只有自己,没有亲人和朋友,开心的时候没有同伴分享,难过的时候也没有同伴理睬。

    柳芊芊本来只是觉得琴声有些孤单,但想到那个故事后,那种孤单一下无限放大起来,连杨帆的背影都变得无比高大。

    立意甚高!

    立意深远!

    悠长轻缓的琴声逐渐急促起来,随后,在大鱼的穿行中,伴奏像乐队一样上班了。

    一天不上班,一刻不打工,心里就很没安全感。

    伴奏一点也不温柔,非常激烈,有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我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我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我要这诸佛都烟消云散的强烈意愿。

    杨帆停止古筝演奏,开嗓唱起来:“笑你我枉花光心计,爱竞逐镜花那美丽……”

    开嗓后的杨帆如一个王者,但这个王者并没有王霸之气。

    有的只是举世一人的孤独。

    他在感叹世人勾心斗角,追名逐利,然而世人不知富贵如云。

    在听到“笑你我枉花光心计,爱竞逐镜花那美丽”时,十三姨感觉自己堵塞的灵魂通道,被杨帆一点点挤开。

    “文艺杨帆,好喜欢!”柳芊芊双目放光地看着杨帆,这是一个有颗文艺的心和文艺才华的原生文艺青年,很懂浪漫。

    第三第四句紧随其后:“怕幸运会转眼远逝,为贪嗔喜恶怒着迷。”

    第一第二句出来时,柳芊芊还没感觉到,白刀子已经插进去。

    直到第三第四句出来,她惊骇地发现,红刀子都出来了。

    柳芊芊是听不太懂粤语,但琴架上有曲谱,听歌毫无障碍。

    悲欢荣辱只是一刻的感受,总是想挽留住那些美好的瞬间,于是纵情在嗔喜恶怒的世界,以为可以留住糜腐无趣的生活。

    “责你我太贪功恋势,怪大地众生太美丽。”

    好一个“责你我太贪功恋势”,好一个“怪大地众生太美丽”,歌词美得让人想哭。

    儿女情长,年少的心怎能抗拒荣华英明红颜的种种诱惑,历经的江湖险恶后方知以前的争功夺势不过是浮华一场梦。

    “悔旧日太执信约誓,为悲欢哀怨妒着迷。”

    当听到这,十三姨感觉自己孑然一人,面对着漫漫的草原,一阵清风吹过,后悔的气息随着蔓延。

    纵观一生,有人伤害过她,她也伤害过别人。

    有的随风而逝,有的刻骨铭心。

    “啊,舍不得璀璨俗世。”

    “啊,躲不开痴恋的欣慰。”

    “啊,找不到色相代替。”

    一句句的感慨,一声声的叹息,离开这杂乱的凡尘是对是错,这句话似乎已向上苍问了一千遍,甚至一万遍。

    还有什么放不下的,想不出,也道不尽,为何总是这样的优柔寡断,难道对这璀璨俗世还有依恋?

    “啊,参一生参不透这条难题。”

    柳芊芊有点想站起来。

    坐不住了!

    这首歌,坐着听,是对众生的侮辱。

    “吞风吻雨葬落日未曾彷徨,欺山赶海践雪径也未绝望。”

    什么叫文采飞扬,这就是。

    “拈花把酒偏折煞世人情狂,凭这两眼与百臂或千手不能防。”

    世人殷勤地追求着美人和美酒,在其享受的过程中,却不知这些奢侈之物折煞人世,往往是转喜为悲,但是考虑到这些红尘事物的扑朔迷离,莫说这两眼,就是有百臂甚至千只手掌也无法提防!

    “天阔阔雪漫漫共谁同航。”

    柳芊芊仿佛看到了一个英雄的寂寞和孤独,纵观世人的庸碌,能和这个英雄肝胆相照、惺惺相惜的俊杰寥寥无几。

    长歌行,苍茫天空,漫天飞雪,景观是如此的廖静、苍凉,英雄怎能不寂寞?

    “这沙滚滚水皱皱笑着浪荡,贪欢一饷偏教那女儿情长埋葬。”

    绝美的歌词,大气磅礴的谱曲与演唱,这就是前世无数歌迷把降龙十八掌都学会了,就是学不会的《难念的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