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这位斩妖师也太娘了叭 爱饮特仑苏嗷

第三百六十六章 恐惧之心

    夏伏傲?

    霍渊龙面色一变,眼神旋即冷如冰霜,化作闪电轰然落地。

    抬起手臂,霍渊龙指向妖猴“夏宗主就是你杀的?”

    宋植下意识看向夏息叶,此刻的夏息叶捂着嘴巴,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只有姜探雪不明就里,将宋植拉到一旁问起此人是谁。

    宋植轻叹了一口气,为她解释起来。

    夏伏傲,乃是定仙山宗主夏夜长的儿子,也是夏夜长早年几位子嗣中,最后存活的儿子,继承了阳狩卓然的天赋,在当年,可是和如今霍渊龙一样有名的人物。

    也是阳狩夏夜长最看好的接班人。

    可就在夏伏傲突破崇神境,继承定闲山宗主之位,即将封狩之前,不料却被发现惨死在妖穴之中。

    那处妖穴里有大战痕迹,夏伏傲杀了一头兆妖,但似乎有什么未知的妖物降临,留下了他的性命。

    同时留下的,还有一个女儿,那便是夏息叶。

    宋植没有继续说下去,但心里亦是怒火中烧,只有宋植能理解霍渊龙为何会动怒。

    假如夏伏傲在世,那么

    夏夜长不会如此偏激,韩秀琛也不会被带上山,最终落得如此的下场,这一切,都是源自眼前这头妖物。

    杀死夏伏傲的,就是兆级第五的大妖恐王!

    此时此刻,恐王面对霍渊龙大笑起来“怎么,你还觉得能杀我么?”

    独独一只瞳孔竖起,它如人般摇了摇手指

    “你们,都得死。”

    霍渊龙不再废话,他的脚下猛地一扭,整个人前冲而至,汹涌的气爆席卷沿途的路径,一拳轰向猴王面门。

    “这一拳,为了那些死去的人!”

    恐王同样一拳回击,但霍渊龙此刻领域加持全身,外加雷霆的力量不断削弱着它赖以对敌的妖气,竟然被霍渊龙正面击退。

    霍渊龙大吼,他的拳头如同狂风暴雨,一时间竟然将恐王打的毫无招架之力。

    “这剩下的,为了我兄弟韩秀琛!”

    一记鞭腿,霍渊龙将猴王直直踹出了百丈,连金丝长裤都冒起了青烟。

    恐王的身躯从废墟中探出头,眼神终于变得阴鸷起来,它的长舌卷了卷,竟然吐出了半截獠牙。

    终于,它的眼神不再轻视。

    “祖神让妈妈去死,因而唤出我来,废了这么大周章,果然是有些本事。”

    “若让这家伙活下去,再往后恐怕都能叫板妖圣大人了”

    “必不可留!”

    恐王拨开废墟跃出,双手捂住自己的太阳穴,慢慢闭上了血红的瞳眸。

    霍渊龙已经杀到了它的身前,他右臂向后猛地摆动,大臂上的肌肉如同暴起的虎臂,就要一拳锤烂猴王的脑袋。

    咯、

    突然,恐王睁开了双眼,那双猿目化为了浑浊的白色,一股无形的波动浮向四周,

    霍渊龙的拳头在距离恐王半炷香的时候慢慢停下,双目无神,就这么呆呆的站住了。

    “快!”

    等候已久的姜探雪见状,立刻朝下方跃去,宋植也大呼不妙,紧随其后跟了去。

    苏伦见状也一拍大腿

    “糟了,这是猿魔一族的恐惧之心!霍兄要”

    话音刚落,他就感觉到身边一阵风飘过,脸色大变,想伸手却已经晚了。

    “师妹!!!”

    一向胆小的夏息叶,竟然也跟着跳了下去,朝着霍渊龙的方向奔去,动作丝毫不慢。

    苏伦没办法,也只好跟了上去。

    恐王看着身前怔住的霍渊龙,将嘴巴里的血喷在了霍渊龙脸上,阴沉笑道

    “没想到将我打的如此凄惨的,竟然是一个没到崇神境的小鬼,本王已经迫不及待要品尝你的滋味了。”

    恐惧之心。

    是他们恐惧猿魔一族的妖技,但只有这个族群的王才配拥有,恐王,自然就是那个王。

    此式一出,受法者将陷入无穷无尽的恐怖meng魇中厮杀,而恐王,则能慢慢品尝敌人的脑髓。

    不过恐惧之心也并非无敌,在施展此式后,恐王的妖气将逸散大半维持术法,会陷入一个相对虚弱的状态中。

    恐王两根手指伸出,漆黑的手指就要刺入霍渊龙的双眼

    咻!

    破风声传来,恐王侧目后爆退开来,一柄幻影长剑掠过长空将它的身形逼退,正是宋植出手了。

    姜探雪也突袭而至,长戈刺向恐王后背,恐王在空中扭转身子躲开这一击,连续跳跃躲闪着宋姜二人的连击,不断地后退。

    “哼”

    恐王的眸子充斥着冷意,双条手臂交叉在胸前,挥出一道利风挡下宋植的剑光,又用尾巴弹飞姜探雪的长戈,却始终没有机会还手。

    该死的虫子

    此时的恐王妖气外泄,面对宋植和姜探雪的合力竟然只能规避,没有了妖气傍身,它的万钧拳力不复存在,压迫感也荡然无存。

    就在恐王闪躲的时候,一道金色流光瞬息而至,一柄软件以刁钻的角度刺进了它的后心,令恐王发出了震怒的嚎叫声。

    回首一看,它的瞳目大睁,没想到这个伤到它的,竟然是那个之前怕到站不起来的小女孩。

    夏息叶眼眶含泪,正死死的握住剑柄不肯松手,为宋植的突进换来了宝贵的时间。

    下一瞬,恐王的耳朵被宋植的飞剑削飞!

    “吼!!!!!!!”

    恐王握紧胸口钻出的剑尖,竟然生生的将剑从身前倒拔出,飞出的妖血零落一地,鼓荡的妖气从血中迸发,将三人都给远远震开。

    “那你们都去恐怖的轮回吧!”

    恐王大吼一声,它的眼睛重新化为乳白色,在场的几人顿时都和霍渊龙一样陷入了迷茫,就连宋植也不例外。

    又拉入三人后,恐王也跪倒在地大口喘气,这恐惧之心可是由它的妖力支撑,一次性拉入四人,对它来说无异于是千斤鼎压在了心脏上。

    “嗯?”

    它微微抬眼,发现竟然还有一个人站在不远处。

    正是苏伦。

    苏伦双手紧握漆黑短匕,跳到了夏息叶身侧,警惕的看着虚弱的恐王。

    恐王也没有动作,它已经无法再拉人入meng,但是它此刻的状态又不敢轻举妄动。

    苏伦,亦是如此。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如果自己贸然出手被恐王所杀,那么在场的所有人都要死,只要恐王没有动作,自己威慑之下,总有人会率先醒来。

    时间。

    苏伦在等霍渊龙苏醒,而恐王,则是等着妖力慢慢回复起来,一人一妖就这么对视着,陷入了诡异,寂静的平衡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