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这位斩妖师也太娘了叭 爱饮特仑苏嗷

第三百六十九章 苏醒

    sript>sript>

    “天地万物,朕赐给你,才是你的!”

    太初皇帝的声音震动天地,甚至压过了万千甲士的齐声呐喊,一时间整个皇城鸦雀无声,饶是宋植置身事外的灵体都感觉寒霜侵入体内,瑟瑟发抖。

    只见军中最前方,燕王冷哼一声,他手中银戈抡出一个枪花猛地砸入地面,无匹的绿色光芒冲天而起,将这股寒冰之力抵御在外。

    燕王姜摄向前踏出一步,一只绿色的大手虚影猛地前探,径直朝着被押解的扶京抓去。

    扶京身前的太子面色微变,他的实力可不比自己这位王弟,幸好留存的四位狩级一齐跃到了他的跟前,刹时间四股强大的灵力涌现而出,企图组织这只巨大的光手。

    “哼!”

    姜摄眉头一竖,单掌猛地前推,浩瀚磅礴的力量涌现,直接将前两位高手的手臂扭曲爆碎!

    “谁敢挡我!?”

    伴随着燕王的冷哼,剩下两位高手想撤退已经来不及,绿色灵力裹挟的飓风将他们的身躯撕裂,光手眨眼抵达了扶京的身前。

    咚!

    就在即将功成的一刹那,这一往无前的绿色光手却砰然爆碎,一杆枪头横陈在了必经之路。

    太初皇帝单手持枪挡在扶京的跟前,冷眼瞥向燕王姜摄,语气森然

    “吾儿,你此等放肆,可知以武犯禁之罪?”

    姜摄握紧手中银戈遥指前方,他修长的身形此刻显得伟岸无比,一股又一股碧绿色的强盛灵力席卷四方,如打在每个战士心中的战鼓声,光是这股气息就让躲在皇帝身后的太初遗老们面色大变,呼吸困难。

    人道尽头不见巅,身在红尘已是仙。

    这就是人仙境!

    燕王一切尽在不言中,而有这当世第一高手站在前方,后面如海的金甲士兵顿时气势如虹的咆哮起来,太子颤巍巍的靠在皇帝身边,指着前方道“父皇,这,这”

    太初皇帝放下长枪朝前大走几步,黑色龙袍摇摆,他的脸色苍白却让人看不清真容,直到走到玉阶处他才停下。

    此刻一道惊雷从乌云中落下,他做出了回应

    “正所谓不破不立,看来朕要亲手解决这一切尔等这是自寻死路。”

    话音落毕大地震颤,太初皇帝的脚下竟然爬出一头巨大的冰龙,他站在龙角之上飞上高空,这头巨龙头状如蛇,仰头发出一声怒吼,天地间竟然落起了飞雪,黑袍皇帝站在龙首持枪凝望四野,如同神明降临。

    燕王的面色凝重,光是这头龙就让他感到十分棘手,加上父皇的神兵

    就在这时,浑身浴血的扶京突然低头看向胸口,轻声道

    “既然如此去吧,跟着他,他不会害你的”

    随着扶京的柔声,她的心口竟也浮现出了一缕光芒,染血的胸襟中探出一只毛茸茸的头,竟然是一只模样可爱的小狐狸,狐狸回头看向扶京,大大的眼睛里是不解和疑惑。

    扶京轻轻颔首“不要怕,只要你活着,我就不会死的去吧,去帮他”

    扶京将自己的一口舌尖血咬破滴落在小狐狸的脑门上,刹时间狐狸的瞳孔猛地放大,它深深的看了一眼扶京,直到扶京的头颅低垂没了声息,它才从扶京的身上跃下,化为残影往燕王的方向跑去。

    狐狸的身形迎风高涨,当来到燕王身侧时已经有三层楼高,碧色的皮毛星光流转,一步踏出后方彩光摇曳,如同祥瑞。

    宋植不自觉地朝前一步,这、这不就是缩小版的碧霄吞月狐王么,它竟然和扶京有所牵连?

    燕王抚摸着碧狐的皮毛赶紧看向太初阁方向,当看到扶京头颅微垂的模样后顿时咬紧腮帮,握紧了拳头。

    “扶京,你不会死的本王不会让你死的。”

    燕王的眼底通红,跨步跃上了碧狐的背,狐狸双脚蹬地猛地跃起,化为一道流光朝空中那条遮天蔽日的冰龙冲去!

    冰龙之上的太初皇帝漠然俯视,其手中长枪轻描淡写的一挥

    极寒的冰瀑自天穹而来,时空破碎,生息湮灭,宋植只来得及抬手,思绪就完全陷入了一片黑暗

    谷ltspagt

    “嗯?”

    宋植缓缓睁开了眼,手指间轻轻跳动,挣扎着从废墟瓦砾中起身,只是刚一有所动作,就感觉五脏六腑都被重击过一般,立刻喷出一口鲜血。

    “嗬,嗬”

    宋植双手撑地喘着粗气,只感觉眼睛红肿,体内的灵力在急速紊乱蹿行,这种感觉就如真正经历一场大战,且自己落败将死的感觉一般。

    从发丝间超附近看去,宋植只看见那道小小的身影蹲在远处,正是恐王。

    而苏伦正守在夏息叶的身边,夏息叶的身躯不断颤抖,不知道经历了什么可怕的幻境,除此之外还有姜探雪和霍渊龙未曾醒来。

    姜探雪看起来并无异样,只是漂亮的眉头紧皱,与之相比的是霍渊龙。

    此时的霍渊龙七窍流血,作为恐惧之心的第一个对象他经历的幻境足以直接在梦中杀死他,宋植半跪在地握住承影剑,擦了擦嘴角的鲜血。

    “如此看来,我是第一个醒来的么”

    苏伦也注意到了宋植的动静,赶忙抬手低声道“宋大人,先不要动!”

    宋植一愣,接着明白苏伦为什么这么说了,远处本在闭目静坐的恐王听得动静睁开了猩红的双眼,看到宋植苏醒的它眼底露出讶色,但旋即咧嘴张开了一个诡异的弧度。

    “桀桀桀”

    恐王用金刚不坏的尾巴将自己立了起来,休息许久的它被霍渊龙伤到的位置全部愈合,虽然宋植脱困虽在它意料之外,但却因此少了维持一个人幻术的精神压力,反而让它的实力回复了几分。

    “宋大人,快跑!”

    苏伦看到妖猴死死的盯着宋植立刻大喊道,霍渊龙不在,仅凭他们根本没有插手兆五大妖对局的资格。

    “跑?”恐王晃了晃脖子狞笑,指了指宋植紧挨着的姜探雪,咯咯笑道“谁若是跑,我就先吃了她的头。”

    话音落下恐王携着狂暴黑风冲来,宋植咬了咬牙吐出一口血气,体内残余的灵力尽数灌入右手,承影剑浮光掠影,一记冰火悬斩挥出凌厉罡风将恐王的手指斩断两根掉落在地。

    但恐王只是晃了晃手,那两根手指便瞬间长了出来,接着一把钳住了宋植细嫩的脖子,将之提在了半空。

    “额”宋植被猴爪掐的嘴角溢血,生死危机的时候,头顶的日月神印浮现出白光,竟然和外面宋栩栩的神印有了交集。

    一声清冷的声音传进了这方天地

    “妖猴,如果你敢杀了他,本座发誓会将你的魂魄拘禁,永世饱受折磨。”

    恐王一愣,它自然听出这个声音的主人来历不凡,恐怕是人族羽化镜的强者,但它也不是什么善茬,反倒张狂的大笑了起来

    “咯咯咯咯咯咯!!!既然你不想让我杀,本王偏偏要杀给你看,等我把这细皮嫩肉的家伙吃掉后,你再来抓我也不迟,咯咯咯”

    宋植感觉到呼吸愈发困难,刚才挥出一剑后身体仿佛被掏空,现在真的是一点都反抗不了。

    就在这时,宋植突然感觉喉咙一松从半空跌落,赶忙深吸了两口气睁开眼睛。

    滴答、嘀嗒、

    几点鲜血砸在身前,宋植猛地抬头,果然站在身前的是那个人,是霍渊龙醒了!

    霍渊龙此刻披头散发,他用衣袖擦了擦脸上的血迹,啐了口血痰笑道“还好师尊开口了,不然徒儿可就沦落进那美人梦了。”

    霍渊龙抬头对着不知名的方向挥了挥手,又拍了拍胸膛。

    “师尊不要怕,有你好徒儿在,这里一个人都不会死,哈哈哈。”

    看到霍渊龙没有大碍宋植和苏伦顿时大松一口气,只有恐王眯起了双眼,它开始认真打量起眼前这个男人,半晌后露出了耐人寻味的诡笑。

    “呵,你这家伙”

    sript>sript>

    sript>s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