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开局人间体 猫色

第623章 别走

    “别愣着了,优幸!”泰迦声音急切,“现在这种情况更需要冷静!”

    “可是泰迦……”

    工藤优幸在轰隆隆爆响声中呐呐望向忽然停止活动的雷击兽神。

    不知道什么时候,雷击兽神身上出现了一条倾斜的发光裂痕,随着雷电肆掠爆发,裂痕逐渐扩大,最后雷击兽神整个身体轰然爆炸溶解,只剩下一些电芒残留。

    “那头怪兽好像已经没了。”

    “什么?”

    泰迦愕然回望,反应过来时正好遇见雷击兽神人偶在电流缠绕下抛落。

    “这是雷击兽神?”

    “应该是吧?”

    “既然怪兽能变成光戒,变成人偶也没什么奇怪的。”

    风马和泰塔斯跳出来围着高温冒气的人偶观察。

    “不过看着倒是挺眼熟的,是不是在哪看过这种人偶?”

    “有点像传说中的火花人偶。”

    “对了,社长!”

    工藤优幸上前捡起兽神人偶,忽然惊醒过来,焦急望向战场废墟。

    “喂,泰迦,这头怪兽变成这样了,那社长呢?社长还会活着吗?”

    “这个……”

    泰迦沉默不语。

    在爆炸前那个叫左左木的女社长就已经从兽神肚脐处消失,他也不知道原因。

    不过。

    雷击兽神的消亡绝对不是意外。

    “别着急,优幸,到附近找找,或许你们社长是被什么人救下来了。”

    “哗!”

    厂区废墟外。

    夏树收刀放回光之空间,在光洞闭合间回头看了看苏醒边缘的左左木,神色略感疲惫。

    神光剑现在毕竟是传说级道具,直接以人间体使用虽然也没问题,但负担要严重多了。

    灭杀S级别中也算强大的雷击兽神,饶是他现在成为7阶人间体也有些吃不消。

    有点亏。

    算下来已经是第3次救下这个女社长,却什么回报都没有。

    也不知道对方是哪里来的福气。

    “唔。”

    左左木眼睫毛颤动,迷迷湖湖只觉得夏树身影十分熟悉,记忆忽然被拉回到十多年前。

    “是你……别走……”

    唰!

    看到左左木一副很快就要清醒过来的模样,夏树也不在多停留,转身就要离开现场。

    只是才踏出脚步,忽然一幕特殊景象出现在感应之中。

    “嗯?”

    夏树沉下眉头,下一刻直接闪身瞬移,再次出现时已经回到了空无一人的尹吉斯办公室。

    也不是没有人。

    留守进行远程支援的美利花还躺在地面,睁着眼睛,嘴唇开合似乎想说些什么。

    “高树……”

    “吱呀。”

    办公室悬吊的沙袋微微摇晃,金鱼缸气泡哗哗作响,空气中还残留着托雷基亚讨厌的能量气息。

    夏树环视周围一圈,视线回到宕机般失去意识的美利花身上。

    托雷基亚那家伙,居然趁着他被转移注意的时候袭击了尹吉斯办公室。

    看样子差点就灭了美利花。

    这还是之前交手后托雷基亚第一次亲自出手,估计是力量又一次增强有了底气。

    “哗!”

    夏树扶着美利花回到操控台后,微闭上眼睛探索办公司残留气息,脑海中浮现出托雷基亚对美利花出手画面。

    因为有着部分格里姆多素材力量,他和托雷基亚之间存在一种特殊联系。

    通过气息很容易便能感知到对方状态。

    过了一会,夏树皱眉睁开眼睛。

    托雷基亚力量比以往要更加具有威胁性。

    而且格里姆多封印也已经出现了松动。

    即使不主动打破封印,随着托雷基亚不断索取力量,未来格里姆多复苏似乎已经成为必然。

    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早在罗布时空托雷基亚便受到他的影响,未来还会不会按照泰迦tv发展他也无法确定。

    偏偏他还不能什么都不做。

    进化的本质就是“争”,他虽然是个过客,但也不是来单纯跑来看戏,终究是要从中获取力量。

    过去时空的羊毛差不多都已经薅光,这些新世代时空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啊!”

    美利花趴在操控台边缘,突然大口喘息着惊醒过来,茫然看向平静的金鱼缸还有边上喂食金鱼的夏树。

    “醒了吗?”夏树停下喂食问道,“你脸色很差,没事吧?”

    “没、没事。”

    美利花轻轻吐气,目光疑惑地继续寻视周围。

    “我好像做了一个噩梦……糟糕!可奈他们没事吧?”

    “社长!”

    河口地区。

    左仓警部带队逮捕恶人协会幸存的几名外星人,工藤优幸则和宗谷誉匆忙找到被夏树救下了左左木。

    “太好了,社长没事!”

    工藤优幸率先冲到近前,哽咽着紧紧抱住左左木。

    “太好了!”

    “我喘不过气了,优幸!”

    左左木苦笑出声,心底温暖之余,推开工藤优幸看向后面过来的宗谷誉几人。

    左仓得知消息后也押着外星人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可奈,感觉怎么样?有受伤吗?”

    “真是的,左仓先生的委托每次都不划算。”左左木笑着抱怨道。

    “话也不能这么说,”左仓推了一把挣扎的外星人,歉意说道,“我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本来是要在这些家伙召唤怪兽之前就进行逮捕的,结果好像出了一点意外。”

    旁边宗谷誉闻言摸了摸鼻子。

    他以为皮衣男子米斯狄和恶人协会是一伙,所以在对方行动的时候对米斯狄出手了。

    “左仓先生一开始也没告诉我们米斯狄是卧底啊。”

    “是你们太冲动了,”左仓纳闷说道,“我只是让你们保护元宫教授,谁知道你们会突然跑过去插手。”

    宗谷誉脸色尴尬,支吾着转向左左木问道:“对了,社长,你不是被那头怪兽吸走了吗?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我也不清楚,不过……”

    左左木摇摇头,默默看向另一边重逢的元宫幸子与皮衣男子米斯狄。

    元宫幸子一直寻找的青梅竹马似乎就是这个外星人。

    她又何尝不是呢?

    不管是在外事X科,还是创办尹吉斯之后,她都没有放弃过寻找线索。

    到现在已经不知道接触过多少外星人,却一直没有消息。

    直到今天。

    “我好像又见到以前救过我的那个外星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