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修炼武学能暴击 新丰

第370章 我已经是天了

    林凡还不知道天骄域的情况。

    他并未将这些事情放在心上。

    一直都在闭关修炼,如今修炼到道境了,距离大圆满,也仅仅只需要一些时间而已,如果没有事情的话,他是绝对不会出关的。

    有的时候。

    时间就是这般以很快的速度从指尖流逝而去。

    他不想将时间浪费在任何跟修炼无关的事情上。

    除了师尊的情况,别的又能有什么事情影响到他呢。

    随着林凡继续闭关隐身。

    神武界如同往常一样发展着,倒是没有别的太大变化,要说唯一变化,便是随着林凡镇压北部后,妖族跟人族之间的关系得到缓和。

    或者说已经不是缓和,而是陡然间,关系变好了,更甚至,妖族几大强悍妖族强者都下达命令,不能奴役人族,更不能随意吞吃那些人族。

    这对某些喜好吃人的妖族来说,有点无法接受,但在看到某些无法接受抗议的妖族,被当族强者斩杀后。

    那些有这喜好的妖族,一个个都老老实实,没有任何想法。

    妖族强者变了。

    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而那群从圣地回归的大势力老祖,对天荒圣地有了巨大的改观,曾经平起平坐,如今在他们心里,天荒圣地比他们要强悍的很,隐隐约约将天荒圣地当成神武界第一大宗。

    原先他们的想法是很简单的。

    就是跟林凡联姻,可谁能想到对方对这方面完全没有兴趣,搞得在场所有人,都有些懵,毕竟这与他们想的完全不一样,竟然一点兴趣都没有。

    这让他们颇为无奈。

    好在林凡说的很清楚,互不干扰,也是让他们松了口气。

    如果林凡对他们有想法的话,那情况可就真的不妙了,对方掌控妖族强者本命神魂,一旦加入,谁能挡得住。

    ……

    东部,风景之地。

    赵大正经常带着痴傻徒儿在外旅游,曾经想着救治好吴赟,但现在,他已经没有想这些事情,而是随波逐流,听天由命。

    如今以徒儿的情况,不能修炼,只能等死,徒儿跟他的寿命是没法比的。

    也许几十年,一百多年。

    就该结束了。

    这是他不愿看到的。

    但无法阻止这种情况发生。

    因此,他只想带着徒儿到处看看,游山玩水,也许天见可怜,助我徒儿恢复神智也说不准。

    河边。

    赵大正钓着鱼,痴傻的吴赟跳到河里玩耍着,时不时的将河水拍到岸边,赵大正面露微笑的看着,也不生气,在没有任何办法的情况下,他已经放弃了所有的想法,能够让徒儿开心的活着,便已经很知足了。

    清风拂来。

    凉意席卷。

    “道友好有雅兴。”一道身影从远方走来,来到赵大正身边,“有人在湖里玩耍,鱼儿被惊扰,怕是很难钓到鱼啊。”

    赵大正抬头看着靠近的陌生人,微笑道:“无妨,我并不是在钓鱼,而是看我徒儿玩耍。”

    “咦,冒昧询问,我观你这徒儿之面,好像有些……”他没有说的太直白,感觉说太直白不是很好。

    赵大正坦然道:“这是我徒儿,以前不是这样的,他刻苦,勤劳,尊师重道,只是可惜啊,不知为何突然会痴傻起来。”

    “我观道友面相,气质不凡,想必来历非凡,只要道友愿意,招收到一位满意的徒儿不是难事吧,何必被一个痴傻徒儿拖累。”陌生人表现的很诧异。

    赵大正皱眉,脾性较好的他,没有动怒,“如果你不会说话,就别说话,否则老夫定不饶你。”

    话音刚落。

    他收好鱼竿,朝着正在湖里玩耍的吴赟喊道:“徒儿,走了。”

    吴赟傻傻的笑着,从湖里爬上来,浑身上下都湿漉漉的,赵大正挥手,将湿漉漉的衣服烘干。

    “累,累,我要背着。”

    哎!

    赵大正摇摇头,溺爱道:“好,好,为师背着你。”

    背着吴赟,就见吴赟将手里的杂草插在赵大正的脑袋上,呵呵的笑着,两人渐行渐远,逐渐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陌生人愣神看着远去的背影,仿佛有很多话想说似的,但最终……这些话都憋在了心里。

    最终……

    他转身离去。

    这具身体轰然倒地,许久后,才缓缓醒来,“咦,这是在哪?发生了什么事情?”

    明显刚刚的情况。

    他是真的不知道。

    十几年后!

    一股强横的气息从幽紫峰爆发出来,气息强横,直冲天地,圣地强者都被这股气息震惊到。

    “怎么回事?这股气势竟然让我感到恐慌。”陈翔匆匆而来,一眼就看到幽紫峰那边的情况,只是如今这情况给人的感觉很是非同寻常。

    不仅仅他出现了。

    圣主等人也都出现,神色凝重的看着。

    在他们眼里。

    幽紫峰逐渐被极其恐怖的威势笼罩着,苍穹改天换地,混沌一片,无数规则之力宛如雷鸣般似的,凝成一股巨大的规则光柱轰然而下。

    “这股威势,莫非他又有所突破了?”

    圣主沉思着。

    越想越有可能。

    除了这种可能性,还能有什么好说的。

    “圣主师兄,就算他突破未必都会有这样的威势吧,还是说他已经突破到天尊?”赵大正开口道。

    圣主摇头道:“不可能的,怎么可能突破到天尊,明显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现在天尊之路肯定是断绝了。”

    身为圣主的他,很是自信,甚至可以确定的说,的确没有天尊。

    就算有,那也是曾经。

    天尊的断绝,肯定是跟曾经的大变有关联,毕竟很久很久以前,也就是他还没有出生的年代,发生过天大的事情。

    具体是什么事情。

    他不得而知。

    屋内。

    “力之规则,第八十一道道纹规则的最后一道,九大龙骨圆满,都已经布满圆满道纹,我现在的实力,已经达到了极致,这片天地如何容忍我。”

    “但冥冥之中,却有种神秘的力量阻拦着我。”

    林凡皱眉,他追寻的是永生,为自己所求,也为自己身边的人所求,他不喜欢给人送葬,更不愿意看到身边的人离去。

    冲天而起,破开房屋。

    直接漂浮在空中,抬头看向上天。

    “这片天不全,如今的我寿命的确暴涨,但是距离永生,却有着难以想象的鸿沟,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莫非……”

    他沉思着。

    仿佛想到什么似的。

    就在此时。

    数道身影出现。

    “林凡,你突破到天尊境了?”

    开口询问的是圣主。

    他从林凡身上感受到了那股磅礴的力量,这股力量是他都难以想象的力量。

    “没有,道境圆满而已。”林凡说道。

    圣主张着嘴,道境圆满?

    曾几何时,道境圆满能够有此威势的,他有种奇怪的感觉,就是眼前这小子瞪个眼,或许就能将他瞪死。

    “圣主,你们走错了路,道境圆满之后不是半步天尊,而是天尊,半步天尊是不存在的,只是一种自欺欺人的形容而已。”林凡说道。

    圣主皱眉,思考着林凡所说的话。

    似懂非懂。

    “哎!”

    一声叹息传来。

    是圣主。

    他很遗憾,他知道林凡是他遇到的最强弟子,天赋也是最强的,可是现在情况不太友好,天尊道路已经彻底断了,哪怕天赋纵横,也难以做到这种地步。

    林凡知道圣主这道叹息是什么意思。

    是为他拥有如此强悍的天赋,却无法踏入天尊境表示遗憾。

    “圣主,我出去一趟。”

    他准备去天骄域好好的看一看,那里应该隐藏着他想知道的关键因素,曾经,他不敢,也不想,而如今达到这种程度。

    不得不去看。

    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

    唐绯红出现在他的面前,“小心。”

    “嗯。”林凡点点头。

    他感觉师尊的变化很大,或者说,那种心魔已经被彻底压制,她没有更进一步,不是她不想,而是不愿。

    《太上忘情录》此等绝学很强。

    但她怕无法掌控最后一关的境界,从而无情无欲,看淡一切。

    ……

    天骄域。

    随着林凡的出现,天骄域震动着,这代表着他已经将伐天九式修炼圆满,跟天骄域间的联络已经达到一种极其密切的地步。

    举手抬足间,便能给天骄域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封印之地。

    吞灵虎在林凡进入的时候,就已经嗅到了气味,但他没有去询问,而是在等待,他知道大哥肯定会来这里的。

    果然。

    眨眼间的功夫。

    大哥身影出现在他面前。

    “大哥。”

    吞灵虎来到林凡身边,赫然发现大哥的气息变了,变的伟岸,神秘,仿佛一尊神圣的人站在他面前似的。

    好多年了,真的是好多年没有看到大哥了。

    没想到大哥进步的如此神速。

    在大哥面前。

    他感觉自己连根手指头都抬不起来。

    吞灵虎将这些年的情况一一的告诉了大哥,每次天骄域开启的时候,都有一群神秘人鬼鬼祟祟的来到封印之地,但都被他斩杀。

    谁让他吞灵虎足够的强。

    早就不是进来的家伙能够对抗的了。

    林凡听闻后,没有说什么,但是心里有数了,按照正常的情况来说,能够有这种想法的必然是巫神族。

    否则他已经想不到更多的了。

    林凡来到封印前。

    “许久不见了。”

    林凡准备跟被封印在此地的神秘人好好的聊一聊。

    “哈哈,是很久不见了,咦……你的情况……“神秘人惊讶,有些不敢相信,虽说他被封印着,但也能感受到林凡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是有多么的恐怖。

    匪夷所思。

    甚至不可信。

    不知为何,神秘人有种说不出的凝重感,从未有过这样的人,哪怕是伐天天尊都没有这般的能耐。

    “正常情况,我想问问,如今这片天地为何不能踏入到天尊,是因为你吗?”

    “你猜。”

    “我猜是的,你被伐天天尊封印,伐天天尊一辈子都在想着伐天,依我看,你可能就是天的一部分,就因为缺失你的一部分,所以才没有人能够踏入到天尊境。”

    “呵呵!”

    封印中传来笑声。

    仿佛是认同林凡说的话,又仿佛是在否定。

    “到如今这种情况,我想试一试,也许伐天天尊将你封印在此,就是想给世人创造机会,一个能够将你彻底镇压的机会,否则如果有你的存在,世间怕是难有人能够达到道境圆满,因为你不会让有能够威胁你的人出现。”

    “我说的是不是?”

    林凡仔细想过其中的问题,最终在修炼成伐天九式最后一式后,他彻底明白了其中的情况。

    神秘人道:“你敢将我放出去?”

    “以前不敢,现在敢。”林凡说道。

    “哈哈,好,那来啊,我看你就是吹嘘啊。”神秘人说的这番话,就好像是在刺激林凡似的。

    从而让林凡真的将他放出来。

    “你知道我现在的实力吗?”林凡问道。

    他知道对方想出来,否则也不会数次的忽悠自己,但他感觉对方好像并未将他的情况放在眼里,到底是因为我的实力还不足以被他放在心上,还是说……他根本看不穿呢。

    “道境圆满,很难看出来吗?”神秘人道。

    “就真的只有道境圆满吗?刚刚你的语气可不是这般。”林凡说道。

    “呵呵。”神秘人仅仅是笑着,并未多说废话。

    林凡看着眼前的封印之地,陷入沉思,他并未冲动的破开封印,而是想着自身的胜算。

    他现在对自身的实力很自信。

    道境在他眼里如蝼蚁。

    哪怕先前那千手族老祖,随意也能将其碾压掉,而天尊强归强,但未必能够跟他抗衡,同时,一旦能够突破天尊的契机,他能随时随地的突破。

    等到那种时候。

    自身的实力,可就真的突飞猛进了,绝对不是想象中的那般简单。

    沉思许久。

    “有何畏惧的,谁怕谁,道路封锁,前路全无,不开路,就真的没路可走了。”

    话音刚落。

    他直接摧毁封印。

    轰隆!

    一道轰鸣声震动天地。

    短暂的宁静,伴随着神秘人不敢置信的声音。

    “你竟然真敢放我出来……”

    “哈哈哈……”

    狂妄的笑声响彻整个苍穹。

    天骄域震动着,仿佛随时破碎似的,被释放出来的神秘人快速离开天骄域,那不是人形,而是一团迷雾,咻的一声,飞向苍穹。

    林凡快速离开,同样出现在天地间。

    抬头看向苍穹。

    轰隆!

    片刻间,整个神武界都在震动,苍穹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整个世界就像是沸腾起来似的,云层翻滚,将所有的强者都惊动了。

    所有人都抬头看向天空。

    脑海里全是问号。

    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刚刚还好好的,突然间,就发生这般变化,彻底将他们给震惊了,莫名其妙,太奇怪,但有种感觉是他们所有人都需要在意的。

    那就是苍穹蕴含着一股可怕的力量,跟以往的天地不同。

    此时。

    “感受到了,果然跟我想的一样,当天彻底圆满的时候,天尊果位出现,能证得天尊了,这世间能够证得至强天尊果位的,必须是我林凡。”

    话音刚落。

    就见林凡自身一股强悍气息爆发而出,规则大道出现,直接跟天地碰撞起来,想要突破到天尊,绝不是随便说说就能达到的。

    “突破!”

    万能点消耗。

    一股强悍气息爆发,冲天而起,宛如一条狂龙似的,直接将天尊大门轰开,没有任何困难,就是如此的轻而易举。

    刚融合恢复的天,阻拦林凡的晋升,可是谁能想到,竟然有股力量轰开他的阻拦,甚至让他都没有任何抵抗的能力。

    “天尊果位,我证得。”

    如今的林凡沐浴在一道光芒中,气息永无止境的提升着,气息节节攀升,圆满道纹碰撞,交织着,形成的天地异象,惊世骇俗。

    他真正的达到天尊之境,没有高低之分,天尊便是天尊,规则构造领域,举手抬足,便能操控天地大道规则。

    “你……”

    一声怒吼宛如惊雷般响彻,惊天动地,震动山河,天大惊,哪能想到竟然真的让他证道天尊,而且对天来说,眼前这家伙给他的感觉比伐天天尊还要恐怖。

    就在此时。

    某处神秘的地方,千手族老祖大笑着,感觉到天尊突破的路线,想都没想直接突破,他等待这一天已经等待很久了,眼里怒火燃烧,只要证得天尊,便第一时间让林凡付出代价。

    浑厚的规则交织,想要破开天尊大门。

    轰隆一声!

    就在突破的时候,一股强横的力量反噬而来,直接将千手族老祖重创,他没想到突破天尊,竟然还有难度。

    他想暂停突破,可是一旦走上这条路,就没任何回头路可走。

    天尊之劫,岂能放过他。

    一道强横的力量贯穿而来。

    一声惨叫。

    千手族老祖灰飞烟灭,一旁的千手族族长彻底傻眼,整个人都懵了,仿佛见鬼似的,都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是真的。

    “老祖……”一声呐喊,代表着他有多么的绝望,如果没有老祖的话,他们千手族真的什么都不是,连屁都不是。

    ……

    “天,你果然跟我想的一样。”

    林凡抬头,神色严肃的很,他现在面对的就是天,同时发现,哪怕突破到天尊,竟然都没能永生,这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怎么会这样,你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天很震惊,没有想到会是这种情况,他自认为就算对方突破天尊,那也只是微弱的天尊而已,怎么可能发生以前类似伐天天尊的情况。

    当年。

    天就有意识,他将所有生灵当做囚牢内的动物,观看着,欣赏着,但渐渐的,在他眼里就跟动物的家伙,竟然出现问题。

    有家伙在他眼皮底下成长了起来,更甚至有了不该有的想法。

    只是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

    那该死的家伙也就是伐天天尊,竟然成长起来,自创伐天九式,他刚开始并未将这些绝学放在眼里,区区动物创造的绝学,能有何威能。

    可现实却是狠狠的教训了他一顿。

    伐天天尊天资纵横,从懂事起,便时常看着天,从懵懂到决定,一路走来,堪称传奇,融汇百家之长,感悟天地运转,最终创造出惊天动地的绝杀招式。

    那一战斗的惊天动地。

    不仅仅是伐天天尊在对付他,还有别的天尊也在对付他。

    最终,斗的天昏地暗,他将伐天天尊镇压,横扫当场所有天尊,可是他的意识被抓去出来,镇压在天骄域里。

    无数年过去。

    忘记多久。

    直到如今,才被释放出来。

    他不会给任何人机会,但如今,林凡的突破跟强横是你,是他意料之外的事情,在他意识被封印后,神武界只能修炼到道境,想要突破到天尊是不可能的。

    这是他老早就已经想好的。

    一旦脱困,他便会在第一时间将所有的道境强者斩杀,绝对不会给任何生灵有机会威胁到他。

    因此。

    他现在只想将林凡斩杀,重新整顿世间。

    林凡道:“何必多说废话,既然你已经出来,那便一战吧。”

    “哈哈,果然很是自信。”天笑了,陡然间,天空出现一张巨大的人脸,一口气吹出,便是无尽的天地规则倾泻而出。

    此招杀伐果断。

    果断狠辣。

    哪怕是道境巅峰都难以抵挡,甚至寻常天尊,都得在此招下含恨而亡。

    林凡全力以赴,一拳轰出,圆满规则凝聚着他自身对力量的掌控,直接跟对方硬拼起来,此战已经惊天动地,将整个天地都搅乱。

    轰隆!

    整个神武界都已经感受到了这股力量的震荡。

    圣主已经感觉到天尊道果的存在,可是他没敢突破,不是不想,而是自身对规则的掌控还不够。

    “不妙啊,绝对是出大事了,能够有这等威势的,必然不是寻常人,我看……”

    圣主仿佛是猜出了什么,毕竟就在林凡离开没多久,就发生这样的事情,怎么能不让他胡思乱想。

    “师妹,你去哪?”

    就在此时。

    圣主看到师妹匆匆离去,急忙追上去,他知道师妹也猜测出是谁引发这种惊天动地的大战。

    ……

    战场。

    天已经被打破,大地已经破碎,规则凌乱,错乱的交织在一起,恐怖的洪流更是席卷着整个天地。

    修为不够者。

    踏入此地就是找死。

    规则的碰撞,天已经幻化成人形,跟林凡踏在时间长河上交战,双方举手抬足间便是天崩地裂。

    林凡施展全部的实力。

    六臂雷佛身笼罩世间,佛光,雷霆贯穿苍穹。

    圆满规则沸腾。

    天地人三火分别漂浮在他的头顶跟双肩。

    就算是天看到这三火都露出惊骇之色。

    他不知道这是什么火。

    为何会如此的恐怖。

    “断道!”

    林凡施展伐天九式,一指,一掌间,斩断规则之力,而天自然是没想到林凡竟然将伐天九式修炼到如今这般恐怖的地步。

    这让天感到棘手。

    毕竟伐天九式专门克制着他,处处杀招不断,如果是伐天天尊施展的话,他倒是不会有这般的压力。

    可是眼前这可恶的家伙,实力竟然比伐天天尊还要可怕。

    如果当初伐天天尊能够有林凡这样的实力,怕是真的能够讨伐成功。

    想到这里。

    天心一横,必然要将林凡斩杀,否则真的要出大事。

    随后。

    就见天抬手,天地间的规则凝聚而来,他是天,任何规则都在他的掌控中,但唯独一些规则,亘古便已经存在,多次掌控都不能领悟。

    这对天来说是一种耻辱。

    他是天,怎能不行。

    林凡皱眉,天的威势已经提升到极强的地步,这是他遭遇到最强的存在,一拳轰出,力之规则为主体,包含着另外的规则力量。

    轰隆!

    一拳轰出天崩地裂。

    恐怖到极致的力量横推一切,天的面色惊变,失声道:“力之规则……”

    他脸色瞬间大变。

    力之规则是所有规则中最强的,可以说无数规则的本质都离不开力之规则。

    咔擦!

    随着天被击退,苍穹直接裂开,贯穿出难以想象的鸿沟。

    “嗯?很惊讶,还是说你身为天,连这种规则都没有掌控吗?”林凡说道。

    天没有回答。

    本就是很没有面子的事情。

    如今却被林凡说出来,脸面往哪里放。

    “看来还真被我说中了,的确也是啊,力之规则是我最后凝练的一道规则,也是最难修炼的,没想到身为天的你,都没有修炼成功,果然是可惜啊。”

    林凡对战胜天的把握更大了。

    竟然还有他都没有凝成的规则,实在是够有意思的。

    “死!”

    天大怒,怒火冲天,整个苍穹都呈现红云,不……那些不是云,而是真的烈焰,他的愤怒被映照出来。

    神武界各处都有天火坠落。

    所有人都懵了。

    不知发生了什么。

    为何会变成这样。

    天莫名其妙的变的恐怖起来了。

    远方。

    唐绯红等人根本无法靠近,那一带已经形成可怕的风暴地带,就算是他们,都无法靠近。

    “师妹,你应该已经看出来了,林凡说过,他在天骄域遇到的家伙,被伐天天尊封印,他怀疑是天,是断绝天尊道果的根本所在。”圣主说道。

    唐绯红目光遥望远方,那里就是一片混沌,看不到具体的情况,只能看到红光闪烁,无尽的碰撞波动波动扩散出来。

    ……

    “天,你好像不太厉害啊,还是说你的力量来源是天生的,从来都不修炼吗?还是说伐天天尊将你封印到现在,已经磨灭了你的力量。”

    林凡占据上风。

    天地人三火的爆发,让天占不到任何便宜,伐天九式更是让天处处被限制,仿佛施展的绝招都被伐天九式压制着,根本没有任何用武之地。

    “可恶。”天对林凡头顶跟肩膀上燃烧的三火有种深深的寒意,如果仅仅还是伐天九式或者力之规则,还无法将他逼到这种程度,就是那三火给他的感觉很危险。

    许久后。

    “林凡,你说过,你想追寻永生的秘密,我可以满足你的要求,在这片天地间,我能满足你的需求。”

    天的语气没有先前那般的霸道了,反而开始跟林凡商量着。

    他们之间的战斗已经可怕到极致。

    对天来说,他从未遇到过这样的家伙,就算面对伐天天尊跟一群天尊,也仅仅是数个时辰就稳占上风。

    可如今一对一的单挑,竟然发生这种情况。

    这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永生嘛,现在已经晚了,我发现你不是我想的那般强,你有问题,只有将你斩杀,我就能知道这到底是什么秘密。”

    “伐天天尊做不到的事情,我来做。”

    “你想求饶,晚了。”

    林凡浑身通红,六臂雷佛身有裂纹,但在他此时强悍的力量下,依旧将天压制着。

    “大道之火!”

    “因果之火!”

    “轮回之火!”

    “合一!”

    轰隆!

    三朵火焰漂浮到空中,相互融合,随着不断的融合,三火变成莲花台,随着莲花台出现,无穷神光照耀世间,被神光笼罩的天从心里冒出一种胆寒之意。

    “毁灭吧!”

    天勃然大怒,施展所有的力量,准备混沌重开,这片天地中的生灵让他绝望,哪怕是面对伐天天尊的时候,都未曾有过这种感觉。

    对方跟伐天天尊不一样,伐天天尊是想封印他,眼前这家伙是想杀他。

    林凡面色平常,波澜不惊,弹指间,莲花台席卷而去。

    轰隆!

    碰撞!

    毁灭之力消散。

    一道凄厉的惨叫声传来。

    “林凡,你是在走我的老路,你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轰隆!

    天炸裂,璀璨的光照耀世间。

    “结束了。”

    林凡收回三火,赫然发现虚空中漂浮着一枚晶体,晶体旋转而来,咻的一声,融入到林凡体内。

    “意志!”

    “天的意志!”

    他明白,什么都明白了。

    原本的天的确是灵智,有了自己的想法,但说到底,还是曾经有古老的强者,融合天的意志,最终无法承受,从而成为天的一部分。

    而他走的路,便是曾经那位强者的路。

    但他走的路不相同。

    他能掌控在自己的身体里。

    永生就在手里。

    他嘴角露出笑容。

    ……

    “林凡……”

    有声音传来。

    林凡回头看着,嘴角露出笑容,“圣主,师尊……”

    圣主来到林凡面前,欲言又止,已经明白所有事情的他,感觉一切都好恐怖,最关键的是,他们听到了最后的声音。

    天的不甘呐喊声。

    “你现在……”圣主好奇的很。

    林凡笑道:“重走老路,天尊境,又融合了天的意志,我是林凡,也可说是天。”

    圣主瞪大眼睛。

    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师尊……”

    随后他看向师尊,想给师尊彻底镇压心魔,但很快,他发现师尊并没有心魔,而是……哎,果然是这样,以前还真是眼光不好啊。

    唐绯红道:“我去过废地,见过你的师姐,你没说,我便没告诉你,只是想看看你何时会说……”

    听到师尊这番话。

    林凡一惊。

    仿佛是没想到似的。

    但谁要摇摇头,他算是明白了,为何师尊有时会突然消失,原来是去了废地,这是他没有想到的事情。

    林凡没有继续在这件事情上纠缠。

    “如今事情已经结束,天尊道果出现,今后有着无限的未来……”

    他说完这句话后。

    就匆匆的离开了。

    回到圣地。

    他表现的很平常,并未说太多,唯独遇到赵大正的时候,他看着痴傻的吴赟,融合意志后,一眼看穿他的情况。

    此吴赟非是此吴赟,而是那巫神族的奢。

    他将情况告诉赵长老。

    由他来选择。

    最终还是林凡将奢抓来,由他们自己商讨,他对这些已经没有任何兴趣,不管是有阴谋诡计,还是有什么想法,一切一切都已经结束。

    巫神搞到最后,彻底绝望,仿佛是知道了什么似的,单独一人来到圣地,直接自裁,只希望林凡能给巫神族一条生路。

    巫神很聪明,知道他只有自己做选择,才能让对方心有怜悯,否则他就算是躲到天涯海角,都没用的。

    一切都在对方掌控中。

    废地,正道宗。

    他回来了。

    所有的事情都已经解决,师姐已经不是问题,他的回归没有太耀眼,而是很平常。

    吴清秋如同往常一样在悬崖边。

    那是林凡曾经修炼的地方。

    此时,吴清秋看着远方,享受着微风,一道身影凭空出现在他身后,仿佛是感觉到什么似的。

    她回头。

    眼里逐渐浮现明亮的色彩。

    “师弟……”

    仿佛是不敢相信。

    揉了揉眼睛。

    确定没有看错,她来到林凡面前,摸着他的脸,“我以为你不会回来了。”

    林凡微笑道:“傻瓜,我怎么可能会不回来,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以后我们不会分开了。”

    “哼!你师尊还知道来我呢,就你不回来。”吴清秋假装生气道。

    林凡听闻,无奈的抓着脑袋,这……

    没想到真的早就知道了。

    林凡搂着师姐,轻声着。

    “好啦,我知道错了,以后不会分开了,随我去神武界吧,我们在那里永远都会在一起……”

    林凡从未有过这样的轻松。

    整个天地都在他的掌控中。

    而他又不想当什么幕后黑手。

    只想跟师姐在一起,过着平淡的生活,这有错吗?

    完全就是没有错的事情。

    至于孩子们,都还小,让他们自己发展吧,融合天的意志,成为天,血脉能传承了,他们的路还需要自己走。

    只是……

    他有些琢磨不透师尊的情况,心劫是没有了,但那颗心对自己到底还有没有意思呢?

    这是他想不通的事情。

    而就在他思考这些的时候。

    嘴唇温暖。

    随后心里笑着。

    算了。

    何必想太多。

    走一步是一步,人生就得有点波澜才有意思。

    不是吗?

    完本!

    PS:不用大伙说,我是真的渣渣,是我自身的原因,周身诱惑太多,没挡得住,导致废了,我面壁检讨,对不住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