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敬我为神明 墨香双鱼

第八百零四章 反制手段

    王城的城防设施分为两层,第一层为最外圈的外城墙,也是亲卫军团驻军所戍卫的地方,负责保护城市不受入侵。

    第二层则是「王城巨壁」,它屹立在城中心,环绕包围了整个王宫,将王宫与城市隔绝开来,专门为了守护王室而建。

    王城巨壁有百米之高,且仅有一处出入口,受到这种结构影响,王城之中弥漫的血雾并没有蔓延到王宫内部,完全被巨壁挡在了外面。

    这也让血月当空的异景愈发清晰,穹顶的月亮在某种力量的作用下变得无比猩红,无时不刻向外散发着血的光芒,仿佛要将王宫染成一座血的宫殿。

    城中爆发混乱之际,珀修斯没能第一时间获得具体情报,宫外弥漫的血雾太过浓郁,哨兵从高处望去只能看到整座城市被猩红笼罩,其它什么也看不清。

    先前派出去的好几波斥候只有寥寥数人按时返回,其他人也不知是迷失在了血雾之中,还是已经遭到不测,茫茫王城一片朦胧,回荡在风中的兽吼和惨叫声预示着情况无比危急。

    王宫医馆重症病房,珀修斯强撑伤势坐在床上,斯汀和迪妮莎已经来到此处,随时听候调遣。

    珀修斯听完哨兵传回的零碎情报,眼神如同鹰隼般阴鸷,虽然他尚未能了解到事情的全貌,但从那震天的兽吼中可以判断,王城此时出现了数量极其庞大的疫兽。

    自从亲卫军团掌控驻防以后,王城一直处于戒严状态,各地也没有传来疫区失控的消息,这些疫兽绝无可能是从外面来的。

    而且今天上半夜的时候还好好的,现在突然出现大量疫兽,很难不把它们和白天的新型血疗联想在一起。

    “我们被摆了一道”斯汀面色难看,咬牙切齿说,“新型血疗是个幌子,它的真实作用恐怕是将普通人感染为疫兽,这是猩红教会故意引起的混乱。”

    珀修斯冷冷地说:“也有可能新型血疗确实存在,只不过猩红教会在白天施行的并非新型血疗,而是借由血疗之名,为那些人注入了兽化疫病的致病因子。”

    结合实际来看,珀修斯说的这种情况可能性更高,因为新型血疗曾经过严格的志愿者人体实验,被确定有效无误,才被允许公开使用。

    只是,王室忽略了一点,血疗的操作程序完全掌控在猩红教会手中,纵使新型血疗确实存在且有效,也无法保证疫医给民众注射的液体到底是什么东西,完全有可能对外说是净化之血,实际却是致病因子。

    信息的不透明,成为了王室的致命要害。

    而猩红教会敢做出这种史无前例的事,说明他们已经彻底摊牌,公开站到了王室的对立面。

    既然如此,对于王室而言已经没有选择了。

    珀修斯看向斯汀和迪妮莎,眼中隐匿着刀一般的寒芒:“有两件事,你们立刻分头去办。”

    “斯汀,你骑龙从空中前往猩红教会总部,抵达以后什么都别跟他们废话,立刻生擒总主教,阻拦者就地格杀!一个小时内,我要听到你凯旋的消息!”

    多古兰德王国这几十年因为兽化疫病的问题,在猩红教会的问题上一再退步,退至今日,已是退无可退,忍无可忍,唯有亮出刀锋。

    哪怕代价是多古兰德和猩红教会两败俱伤,今天也必须挤掉这个毒瘤。

    斯汀受命离去后,珀修斯看向迪妮莎,目光变得深邃起来:“迪妮莎,你立刻去控制住两个人,蓝贤和安德烈,我极度怀疑今晚的事情和他们二人有关。”

    迪妮莎犹豫片刻,低沉地问:“这两个人都是宫中要员,我可以去控制他们,只是不知,如果他们暴力反抗,我该怎么做?如果有其它大臣阻拦,我又该怎么做?”

    珀修斯打开床边的抽屉,将原先佩在自己心口的那枚国王徽章交给迪妮莎,说:“拿着这枚徽章,我授予你绝对的生杀大权。”

    “控制安德烈和蓝贤的过程中,任何人胆敢阻挡,无论是什么身份,什么地位,哪怕是波顿、索兰黛尔、凯瑟琳你都可以先斩后奏!”

    “如果蓝贤和安德烈愿意配合就擒,你就带人将他们押往黑关。如果他们不愿意配合”珀修斯眼神冷冽,毫无感情地说,“你就将他们,就地格杀。”

    后半夜,随着血雾的不断弥漫,终于有一部分雾气越过王城巨壁,笼罩在了王宫之中,周围的能见度快速下降,人走在雾中就像被一张无形的大口所吞噬,悄无声息间就会没了踪影。

    王宫最高礼堂之外,数名倒戈于安德烈的御前侍卫正驻守于此,他们紧盯着血雾深处,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嗒,嗒,嗒”终于,他们所等待的脚步声出现了,平缓,清脆,如同夜晚漫步的行者,一点一点向他们逼近。

    血雾之中,一道修长的身影缓缓浮现,在穹顶血月的照耀下,她的头发仿佛染上了一层鲜血,那双眼童中不着丝毫感情,在月光下散发着寒冷的光。

    正因曾经共事,知道眼前之人的力量有多么深不见底,这些倒戈的御前侍卫们才愈发觉得压抑,也不知从何时起,他们连本能性的呼吸都被那股气势所遏止,再回过神时,四肢已经因为缺氧而不停发颤。

    为首的御前侍卫示意同伴不要去做摸刀这样的找死行为,他稳住心神迎上前,沉声说:“迪妮莎大人,我们等候您多”

    “唰”暮光出鞘的一刻,实质化的剑芒自锋刃斩出,这些御前侍卫的身躯在眨眼间被切割成狰狞的碎片,紧接着残躯在炙金流火的灼烧下全部汽化,归为虚无。

    迪妮莎的斩击甚至搅乱了附近的大气,笼罩在四周的血雾被全面冲散,天穹也化作一片晴区,唯有猩红色的血月高悬。

    “叛徒,就不要说话了。”迪妮莎的声音没有任何感情,那双冷冽的眼童倒映着如血月光,直勾勾地看着前方高耸的礼堂,仿佛也是在注视着里面那个坐在王位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