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仙门种田手册 放歌中子星

第二百七十二章 终章(免费)

    在辰皎走了以后,陆渊很快到了金丹境界。

    不久之后,加入了云海界的战争,并藉由各类灵植,发展出了自己的第一支舰队。

    云海界的战争又打了三年,早已抵达元婴的四爷来救场,柳余恨她们赢了,晋入元婴。但这并不是结束,而是太华和韶薇真正战争的开始。

    接着就是陆渊的辗转游击,同时势力和盈利都在一步步扩大。

    依托给灵植灵兽加点,他依托着不同功用、形态、特点的灵植,开发出许多用法,比如稳固界域,增益阵法战军,独作防护,营造场域,改变地形地脉,支撑阵法和世界,助人修行,同战舰器具结合等。

    不仅用于对敌,基地的各类基础设施也都依赖灵植,炼器造诣也在蹭蹭提升。

    于此同时,辰皎也和太华达成协议,将她领导下的妖转入涌泉界和小世界。

    再后来,他和顾老头发现的青都界阵法的真正功用,是汲取此界死亡修者妖族的精魄,为某个存在延续寿命,增进寿元。

    不止青都界有,其余各界大部分也都一样,涌泉界的明谷是天门所造,正是阵法核心之一。

    但发现的时候,道宗的化神就联袂而至。

    除去辰皎外,世间化神仅余六位,每个道宗和至高妖府都有一位。

    遍布界域的汲灵大阵就是他们为了延寿一起布下的,人妖对立这种观念也是由它们挑起的,目的就是制造战争,在百余年前,它们尝试过一次。

    辰皎继承真龙一族的遗泽,在百余年前晋升化神,是它们没有预料到的。

    观念不同,资源也不够,加上真龙寿元绵长,也能延寿,故而它们才在隐匿百年,诸界的韭菜又长出来之后对辰皎痛下杀手。

    但这六位在之前伏击辰皎的时候,重伤四名,轻伤两名,这才有了辰皎濒死,在祖传契约指引下找到陆渊的事情。那时的战斗余波牵连到青都界和数个界域的汲灵大阵,需要时间修补,当时妖潮已起的青都界才匆匆停战,直到陈当和黑袍人等修补完毕。

    三名道宗化神来到涌泉界,三名妖族化神拦住辰皎,这个时候,青阳真君还是半步化神,因为真正的化神需要界碑,而涌泉界和其它界域的界碑都被道宗搜罗起来,一同藏在濒临毁灭的归尘界内,由花大代价培养出的归尘界本土元婴看护,不容外流。

    归尘界的活物,就剩几名被生造出来的本土元婴了。

    陆渊在青阳真君和太华快顶不住的最后关头,在归尘界打碎了原本的涌泉界界碑,然后太华山中凝聚出新界碑,青阳真君入化神。

    化神们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招来崩溃的归尘界残骸,打向涌泉界。

    天幕变形破损,赶来的辰皎、太华诸法相阁主和数百元婴撑天,顾老头补天身陨,之后青阳真君截断虚渊通道,涌泉界和赤蛟界一样,被世界链的斥力推向虚渊,太华远遁免于灭门。

    诸界只留下柳余恨、琼墉和赵四的三支新军,以及陆渊。

    化神们重伤倦怠,诸界人妖开战,乱成一团。

    后来柳余恨和赵四解开心结,战死,陆渊拢了残兵,一路升阶,直到化神,拓宽了器道上限,令其在高层级的战斗中仍能起到大用。

    层芸界的宿秋海棠,是藏于层芸界的巨大虚渊藤的一种蜕皮的分化,故而不能离开层芸界,后来陆渊接触加点后的虚渊藤,将赤蛟、涌泉二界拉了回来,

    诛除了所有旧化神,创造了新的,人妖不再敌对的新秩序。

    小世界早已完善,并在陆渊的微调下,成为与寻常天圆地方界域迥然不同,充满奇幻风情的特别界域,伫立在世界链中央。

    忙完妖族的事情后,辰皎撇去负累,将一切交给青檐,同陆渊归隐。

    至于配角们。

    韶薇则早在开战前便被鹿骨香分成两支,一支跟着鹿鸣鹿清,偏向太华共御天门,在结局后重新开宗延续韶薇的名字,另一支则背上所有污名,在最终战时,被看到鹿鸣希望的鹿骨香与自己一同掩埋。

    朝白在人妖初战时,扭转了青都界的部分汲灵阵法,让曹长明携着半块界碑,脱胎换骨,天赋只在陆渊之下,进境神速,自身独身阻拦羽十封,战死。曹长明后入太华,同陆渊一起在诸界奋战,后成为新任太华掌教。

    瞿向是羽十封后代,后被羽十封带走,作为继承人培养,践行羽十封疯狂到消灭任何生灵的理念,他的经历和羽十封早年一样,但最后走上了不一样的道路,成为和羽十封不同的人。瞿向始终觉得自己是太华人,那几年的经历,比之前十数年和之后数百年都更值得缅怀,所以站在了陆渊这边。

    唐荼重伤,被陆渊救回时,不得已抹除关于瞿向存在的记忆,后来在陆渊麾下做事,卡在裂丹小境界,加点也没用。

    后来瞿向来看他,他只觉得面熟,却记不清这个好兄弟。

    但瞿向走后,他才明悟,入了元婴。

    赵四和柳余恨,都是很好的人,只是理念和性格不同,所以暂时没在一起,后来有几次不顾一切的互相救援,在战死前在一起了。

    大春为救陆渊战死,后来陆渊和辰皎的孩子,像极了大春。

    羽十封则在归尘界崩的时候,抢到两块界碑,一为己用,另一块是给瞿向备着的,后来入化神,想在陆渊化神战的最后坐收渔翁之利,被瞿向背刺,再被曹长明和陆渊击溃

    背景设定:

    诸界的形成,是真正天庭在某个宇宙的投影,诸神真即规则,也是诸界依托的根基。

    神真是概念神,出自天庭仙神越过无数宇宙和界域,投射在世界链所在,成就了诸界。

    境界来源:

    金丹:元代陈致虚《金丹大要》卷四曰:“是皆不外神气精三物,是以三物相感,顺则成人,逆则生丹。何为顺?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故虚化神,神化气,气化精,精化形,形乃成人。何谓逆?万物含三,三归二,二归一,知此道者怡神守形,养形炼精,积精化气,炼气合神,炼神还虚,金丹乃成。

    《金丹大要》还说:“求于册者,当以《阴符》、《道德》为祖,《金碧》、《参同》次之。“

    王重阳祖师《立教十五论》亦同训:“凡打坐者,非言形体端然,瞑目合眼,此是假坐也。真坐者,须十二时辰,行住坐卧,一切动静中间,心如泰山,不动不摇,把断四门,眼耳口鼻,不令外景入内,但有丝毫动静思念,即不名静坐。能如此者,虽身处于尘世,名已列于仙位。不须远参他人,便是身内圣贤。百年功满,脱壳登真,一粒丹成,神游八表。“

    修炼内丹即把人体作炉鼎以体内的精、气作药物,用神烧炼,道教认为使精、气、神凝聚可结成圣胎,即可脱胎换骨而成仙。道家常言金丹大道,意思就是修成了金丹期,即得到了大道。

    唐朝与五代,是内丹之道发展的关键时期,崔希范撰《入药镜》,司马承祯作《天隐子》、《坐忘论》、《服气精义论》,李筌、张果等注解《阴符经》,钟离权著《灵宝毕法》、《还丹歌》、《破迷正道歌》,吕洞宾继承传统丹道,并作《九真玉书》、《直指大丹歌》、《指玄篇》、《百字铭》等,施肩吾撰《钟吕传道集》,陈抟作《太极图》、《无极图》,使内丹之道的理论与方法进一步完备和发展。宋朝《云笈七签》中列“诸家气法“及“内丹诀法“,多是唐代作品。

    金丹,大道之始也

    元婴:这里有一点是修士常误解的地方,修士往往认为真有个“元婴“在自己身体内生长。其实圣胎、圣婴都是比喻,是形容返回到未生之前的赤子状态。所以龙门派祖师伍冲虚真人说:“胎即神气耳,非真有婴儿,非有形有象有也“。而马丹阳真人也特意在此破邪显正:“怀胎者是言真气凝结于丹田之内,如有孕之状。真气具足,发现于神,故曰神为气之子,气乃神之母,故有婴儿降生之言,到此地步,大丹成也,可与天地同老,日月同休。“

    道经《大洞经》曰:“洞源与洞明,万道由通生。

    初曰通炁,次曰通神(身神),终曰通灵(神真)。万通成真,道备登宸。”

    化神:人与神灵相合,不必以真灵驱使,人及神灵,心念一动便可催动诸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