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精灵小镇大有问题 水产鲜鸟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黑豹飞刀

    洁白的手掌横挡在李十三面前,顾婉的意思很明显,暂时由她一个人动手。

    “也好。”

    李十三向后退出两步,感叹顾婉的情绪控制真的到位,从头到尾没插半句话,干架的时候当仁不让。

    书晴见对方摆开战斗架势,手底下同样是一番熟练操作,从背后的小包甩出两道长长的锁链,每隔一个节点都挂着蓝色的纸符。

    锁链前端是尖尖的利刃,刺入山石、树木中,将环境变得犹如法事道场。

    周围气温陡然降低,飘起白色冰雾。

    召出壶壶,开启神秘面纱,防止顾婉受到冰冻等负面状态影响。

    哪知道顾婉回身微微摇头,示意不需要出手帮助,她想以自己的力量击杀眼前的仇人。

    短暂的回头算是个破绽,书晴眼神发寒,两道冰锥从悬挂着的纸符中射出,一左一右打出角度和前后节奏时间差。

    单脚点地,顾婉矫健的身躯凌空翻转,腰肢自两道冰锥的夹缝中闪过,电影经典镜头。

    冰锥击中壶壶,壶壶拍了拍冰系屑,继续和队伍列表里的海兔聊天。

    李十三观察着战斗,书晴52级,顾婉…50级!

    可以啊,这么多年在无名集镇没人给她指导,星位也没落下。

    晴天触发樱花儿的花之礼特性,附身状态的顾婉宝宝头发上的紫色花蕊发夹开花。

    顾婉不要李十三帮忙,打扮顾婉宝宝坐不住,给出加持光环。

    宽袍外套甩出,骗开书晴的一次攻击,顾婉的身影进一步加速。

    和召唤兽融合灵魂带给她野兽般的危险预知能力,预判敌方攻防极为准确,身法速度完全跟得上节奏。

    李十三渐渐醒悟,狐妖顾婉说着放下心中一切,安心待在小巷子里头经营无名药铺,其实根本没有安分过。

    她必定在暗地里反复打磨着自己的战斗技巧和修行途径,此时动起手来才不带半点生疏。

    爪刺、拳剑、短刀,致命而凌厉的武器切换间行云流水。

    书晴有两级的等级优势,但本质上属于灵修,一旦被武修近身,基本意味着落败。

    冰晶炸开,书晴利用冰系术式形成的折射和视觉错位反复迂回。

    随着战场温度越来越低,地面积攒的锐利冰渣变得厚实,狐妖顾婉的行动空间被进一步压缩。

    决定胜负的关键是看顾婉能否抢先一步近身书晴,亦或是矫健身法被满地的术式部署削弱到施展不开的地步。

    战斗激烈程度比肩区域赛后期级别的单人擂台项目,而且双方下的都是死手,比之台面上公平公正的比赛多了绝对的死亡气息。

    几次险象环生,李十三有想过给顾婉加个顺风,还是按捺下手头动作,尊重她、信任她,并保持高度戒备。

    交换场地无法对精灵和玩家之外的个体使用,梦妖在场,出现无可挽回的局面就把顾婉用意念移物捞回来。

    话说,顾婉不是毒系的吗,怎么打起架来跟格斗系似的。

    看了一眼游戏界面,李十三先是一愣,而后感慨凋零世界的风土果然不一样,一方水土一方人。

    狐妖顾婉,属性:恶毒。

    恶系+毒系,龙王蝎同款。

    好家伙,伽勒尔地区限定版顾婉。

    距离拉近到五米,顾婉甩出的飞刀被冰盾挡飞,落地的同时碎冰划破小腿,这已经是腿上的第三道伤痕了,速度也因此受到影响。

    书晴丝毫没有留手的意思,趁着敌人略微失去重心,进一步使用冰封冻住顾婉双腿,锐利的冰花裹挟在旋风中,犹如一台绞肉机。

    梦妖准备出手意念移物,李十三开口阻止,“等三秒。”

    用不着三秒,书晴身后猛然扑出一只漆黑的豹子,狠狠咬住目标肩头,将右手胳膊连带侧面血肉完全扯离身体。

    果然…

    李十三观察到顾婉全程没有使用召唤兽,先前丢出的那柄飞刀也是全程没有使用过。

    如今答案非常明显,黑色飞刀属于灵器,召唤系灵器,搭载着召唤兽黑豹的术式回路。

    顾婉通过一手看似普通的投掷暗器,将召唤媒介丢出。

    战斗策略确实可圈可点,更吓人的是她的召唤手法。

    在不接触召唤灵器的情况下,瞬间完成从术式激活到完全体召唤兽现身、再到扯碎敌人小半边身子。

    这一过程稍稍慢些,就可能是顾婉先被梦妖拽出冰刀区域,亲手复仇失败。

    “呼,呼…”

    直到身体不断喷出血液的书晴倒地,顾婉才卸下架势,剧烈喘息着。

    战斗流程解除,李十三留意着地面还没完全散去的冰花和悬挂的冰符。

    书晴已经用寒冰冻住半截身子,以此止血。

    她明明可以通过最后爆发冰晶术式的方法舍命反击,但却留手了。

    战斗流程解除意味着危险性消失。

    黑豹叼来一个随身携带的小医疗包,顾婉提前将其放在碰面的灌木丛中。

    她预料到后续战斗可能用上,此时取回,一边包扎一边质问弥留之际的书晴。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加入邪术研究组织?为什么要害死万覆?你不是喜欢他吗?!”

    一连串问题从顾婉口中蹦出,此前她再怎么控制情绪也只是控制,得到完整的主动权,心中多年积压的怨恨、憋闷爆发。

    书晴受伤很重,顾婉召唤的黑豹下的是死手,本该咬断脖颈,勉强避让才改为肩头被撕裂至下腹。

    用冰封着残躯止血只能勉强延续几秒或是几分钟生命。

    “咳咳,我告诉你吧…”

    书晴的眼神愈发涣散,好在没有死守秘密的意思。

    加入邪术研究组织的契机是父亲被合作伙伴陷害自-沙,家道中落,母亲病逝。

    连环打击让书晴恨透了那些阴邪的小人。

    此时有神秘人联络上书晴,说是要培养她修行,作为回报,只需要书晴在多年后将仇家的孩子诱入禁区。

    反正生活无望,失去希望的初中生孤身一人生活艰难,书晴心如死灰,唯有复仇念头,于是同意合作。

    以此为开端,渐渐参加邪术研究组织的行动。

    她也不管自己是否是外围成员、是否被人利用,只知道组织确实将昔日仇家的孩子引来,于是死心塌地执行任务。

    至于万覆,依旧是书晴的心上人,但她以为万覆是组织内部成员,能在同一组织工作,也算一份温暖。

    直到黎朔风带着队伍完成任务,同样执行完复仇任务的书晴才知道万覆沾染诅咒、死于新月山脉,被邪术研究组织带入石室仿制蜡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