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木叶之神通无敌 无线小道

第四百六十五章 艺术就是自爆【求订阅】

    和其他高歌猛进的两路不同,砂隐遇到了困难。

    金砂如潮水一般的攻击向卑留呼,然而拥有迅遁血迹的卑留呼如同闪电一般,令罗砂的一次次攻击徒劳无功。

    罗砂见此,不得不施展大范围的忍术,想将四周变为自己的主场。

    然而卑留呼并非只拥有速度,岚遁的攻击同样不弱,并对罗砂的的磁遁有一定的克制作用。

    双方打得半斤八两,一时分不出胜负。

    绝对上的是千代。

    千代对于这个如同鼹鼠一般在土中上上下下的忍者有些束手无策。

    更令她惊骇的是,这个笼罩在猪笼草中的草忍村S级叛忍竟然掌握着千手柱间的木遁。

    看着绝黑袍中不时长出的扭曲木条将她控制的傀儡轻易刺穿,她就感觉到了遍体生寒。

    她虽然没有经历过千手柱间的辉煌,但她知晓千手柱间就是用木遁终结了乱世,建立堪称五大忍村之首的木叶村。

    可以说木遁代表着强大与传说,让久经战阵的她也感到了忌惮。

    更令她忌惮的是,她不知道此人和木叶有着怎样的关系,此次任务是否有其他的猫腻。

    罗砂和千代被绊住了了手脚之时,砂隐的忍者并不能帮到他们多少。

    此刻,面对着由狗、鸟、双头蛇的融合的巨大通灵兽,砂隐们疲于奔命。

    这只巨大的通灵兽非但能飞,还能将如同起爆符一般的羽毛投射。

    毫无疑问,它此时就是一架巨大的轰炸机,而砂隐的忍者则是步兵,除了施展忍术抵挡也就只能狼狈窜逃。

    唰!

    就在此时,一道红色的身影直接飞上了蓝天,而后伸出一把利刃刺进了这个飞行通灵兽的身体。

    “嘶~噢”

    奇异的嘶吼声过后,这个通灵兽在一阵巨大的白烟中消失不见。

    与罗砂交手的卑留呼立刻抽身看向了远方,只见一个红发的少年从远处高塔间跳跃而来。

    绝在了蝎不远处的高冒出,冷声道:“蝎,你在做什么?”

    蝎没有回话,直接控制着数名傀儡杀向了绝。

    千代看到了蝎,脸色剧变,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

    岩隐人群中,一人闭目单膝跪着,单手拍在大地之上。

    忽然,他睁开了双眼。

    “小心!东背方向五百米处有微小的查克拉靠近!”

    “是黏土炸弹!”

    “小心!!!”

    岩隐感知忍者的话音刚落,岩忍们就立刻向后撤退,而后快速结印。

    “土遁-土流壁!”

    “土遁-岩铠!”

    “……”

    转瞬之间一道道土墙升起,一个个岩忍披上了岩石造就的铠甲。

    踩着黏土飞鸟在高塔之间飞掠,迪达拉叹息道:“可惜了!”

    而后,他结印道:“喝!”

    随着他的低喝发出,四周潜伏的黏土炸弹瞬间爆炸。

    轰!轰!轰!

    一道道如同闷雷般的爆炸声响起,赤红的火光冲天而起,蘑菇状的烟尘升起,而后被爆炸的气浪携裹,席卷向岩隐众人。

    烟尘之中,赤土第一时间使用轻重岩之术让自己快速来到了大野木身旁。

    见到远处黏土飞鸟上的人影,赤土高兴道:“迪达拉?”

    “赤土,你高兴什么?”

    大野木指着迪达拉身上的衣服,冷声道:“你没看到么?他现在已经是叛忍了!”

    接着,他怒斥迪达拉道:“臭小子,我教你忍术是为了让你对付村子的么?”

    迪达拉闻言,愤怒道:“臭老头,你根本不懂得欣赏我的艺术,这次我要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终极的艺术!”

    大野木摆手道:“算了,就由我来干掉你吧!迪达拉,见识见识我的恐怖!”

    说话间,他再次双手合十,凝结出了尘遁的查克拉。

    下一刻,大野木双手间出现了一个正方体透明结界,而后化作光束直接射向了迪达拉。

    瞬间,空中窜逃的迪达拉上半身化作了细碎的粉末。

    看着迪达拉下半身变成了黏土,大野木冷声道:“黏土分身?倒是不算太笨!”

    “呼~”

    靠在高塔废墟的阴影处,迪达拉抹去了额头的汗水。

    “老头子可真是暴脾气,要是不小心点,说不定一下就被他带走了。”

    偏头出去观察了一下外面的场景,迪达拉知道自己很难有机会试用黏土炸弹对付对他十分熟悉的岩隐众人。

    “真是没用啊,怪不得被大野木赶出村子!”

    “就不该复活你的,简直是浪费我的查克拉!”

    青空轻蔑的声音突兀地传到了迪达拉耳中。

    闻言,迪达拉怒极。

    “哼,你懂什么艺术!”

    “不过就是靠着幻术让我一时不慎中招了而已!”

    “要不是我大意,如今你早就死于我的艺术里!”

    听着迪达拉激烈的反驳,青空只是轻轻地传出了声:“呵呵~”

    “这声音真是让人火大啊!”

    “以为转生了我就能彻底控制我?”

    “别在这里装了!”

    “你那轻蔑的语气是什么意思?”

    “好像是在否定我的艺术!”

    青空淡淡的声音再次传到迪达拉耳中,“不用‘好像’,我就是在否定你的艺术。”

    “啊!!!”

    “绝对不能原谅!”

    “绝对不能原谅!”

    “绝对不能原谅!”

    “是你逼我的!”

    “你是想让我打击岩隐和雨隐是吧?”

    “我随你的意愿!”

    说话间,他扯碎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了他被封印着的左胸。

    扯开了左胸上的黑线,这个特殊的封印顿时变成了一只张开的血盆大口。

    嘴角露出了邪魅的笑容,迪达拉将制造的所有黏土都放到了左胸的嘴巴前。

    随着左胸嘴巴快速地进食起爆黏土,迪达拉全身布满了漆黑的细线,与此同时他的皮肤快速变黑。

    “接下来就是我的终极艺术!”

    “通过死亡我将成为艺术本身!”

    “用至今从未有过的爆炸,在这片土地上留下至今未有的伤痕!”

    “现在是木叶、砂隐、岩隐三大忍村攻击雨隐村吧?”

    “我已经感知到了其他方向强大的战斗波动!”

    “你知道么?我的爆炸半径是十公里!”

    “你和你的伙伴也会随着我一起消失!”

    “逃是逃不掉的!”

    “哈哈哈”

    “感受恐惧吧!”

    “为我惊叹吧!”

    “体会绝望吧!”

    “哭喊求救吧!”

    “我的艺术就是”

    说话间,他身的身体慢慢变淡,最后一句说完,原地就只剩下了一个哭丧着脸的漆黑球体。

    “自爆!”

    远处,青空替迪达拉说完了最后的“遗言”。

    青空的话音刚落,漆黑的球体就爆裂开来,发出了炽烈的查克拉光芒。

    这是一道刺目的强光,无尽的白却比艳阳更加闪耀,瞬间驱散了雨隐村所有的潮湿与黑暗,仿佛一个太阳坠落到了雨隐村中。

    炽烈的白光直冲天际,而后向四周快速扩散开来。

    这道强光如同吞噬一切的黑洞,在与物体解除的瞬间就将其直接升华,化作了细碎的尘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