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西游签到五十年,开局斩猴王 老鹰吃乌贼

第两百零四章 它只想出口气

    四御殿内。

    帝位之上,后土娘娘面带薄嗔:“你太冲动了!”

    沈缘自顾自的坐在台阶上,脸色平静。

    见状,素袍女人眉尖涌现几分难色,她一点都不担心那猴子,对方只是想要出一口气,即便退一万步来说,也只是找那狮妖报仇。

    但面前的青年不同,这小子是个极其懂分寸的人。

    他既然放出话来,必然是将此事记在了心里。

    更让后土娘娘担忧的是,沈缘明显已经看出了几分端倪,却依旧选择这样做了。

    此刻一言不发的模样,显然是不希望自己多管。

    孩子明事理是好事,有主见也是好事,但怕就怕遇见这般情况,怎么劝也是劝不回来的。

    问题在于,东极青华帝君代表的是漫天仙神,这臭小子明明已经看出来了,为何就是不晓得其中利害。

    念及此处,后土娘娘流露出一丝苦笑:“我倒希望你能像那泼猴一般放肆闹上一场。”

    闹完了,顶多被责罚几顿。

    能忍常人不能忍,像这样憋在心里,势必会折腾出更大的麻烦。

    “娘娘说笑了,我只是个天兵而已。”沈缘揉揉太阳穴。

    闻言,素袍女人眼底掠过复杂,又好气又好笑的摇摇头:“你这是在责怪我?”

    换作平时,沈缘肯定要顺着杆子调侃两句。

    可他现在实在没什么心情,勉强扬起嘴角:“卑职不敢。”

    沈缘只是在沉思自己的道路该如何去走,被对方三番两次打断,眉尖不免多出几分低沉。

    这副神情落在后土娘娘眼里,她无奈伸出手掌,掌心里躺着一只安详沉睡的幼小猕猴:“我只是觉得,与其整日在仙庭心惊胆战,若是能借此机会转世投胎,做一个真正的修士,对他而言说不定是种解脱。”

    连她自己都没发现,平日里沉默少言的自己,此刻话语里竟是多出几分解释的味道。

    沈缘侧眸看去,沉思片刻,淡淡道:“我不太信这个。”

    对于他而言,转世轮回太过遥远,就像那小乞儿,他真的能和金蝉子能混为一谈么?

    看见青年这副臭脸,素袍女帝略微叹息,沉默片刻,抬眸白了对方一眼,嗔怪道:“破例给他留一缕宿慧,再敢不依不饶,你就给本座出去。”

    闻言,沈缘利落起身:“多谢娘娘恩赐。”

    做人就是要懂得见好就收,稍微替封童铺一铺路,总比什么都没有要好。

    后土娘娘没说话,继续看着他,等了半天,青年还是那副好似什么都不知道的蠢笨模样,并没有答应恩怨皆消的意思。

    她眉尖轻锁。

    对方并不蠢,而是在装蠢,想要白占个便宜。

    念及此处,后土娘娘略微弹指,大殿中便是多出一扇水镜,其内情形清晰可见:“你且好生看着,你记恨的到底什么。”

    还是修行太浅,不知水有多深。

    等对方看明白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想必会对着漫天神佛稍微生出一丝敬畏。

    “……”

    沈缘看懂了娘娘的意思。

    他沉默转身朝那水镜看去,并没有将心底的想法说出来。

    论起大闹天宫,应该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具体的细节。

    只是能借此机会看看真正的仙神斗法,倒也不算浪费时间。

    ……

    凌霄宝殿中。

    外面传来的喧嚣声愈发大作。

    大天尊仿若未闻,只是安静注视着下方的仙家。

    他按捺这么久,就是想看看这群人的决心如何。

    现在看来,众仙们已经到了只要不撕破脸皮,哪怕知道自己心知肚明的情况下,依然要在下方搞风搞雨的地步。

    下至山神土地,上至四御三清,其中大半都投身于这场风浪之中,有的穿针引线,有的袖手旁观,但无论如何,都没有一个人出来阻止。

    全程看下来,唯一让玉帝略感欣慰的,竟然只有那群微不足道的斩妖台丁字营天兵。

    至少……他们是真的出手阻拦了妖猴片刻,而不是带着它去祸乱漫天星辰。

    “你们真的,就这么急么?”

    大天尊淡然轻笑,笑容中藏着几分感慨。

    下一刻,他抬起手掌,威严嗓音响彻九重天穹:“擒拿妖猴!”

    话音落下,无数正神同时拱手领命:“末将遵旨!”

    早已准备好的十万天兵顿时将那通明殿围了个水泄不通!

    这些天兵和斩妖台的半吊子不同,最低的也是返虚境中的佼佼者,像江云韶那样的六品正神,在其中也只能算个小将而已。

    放眼看去,那是数不尽的第五境,更是有数百位大罗仙率领。

    十万银甲,其中不乏有名有姓之辈,皆执利刃,布下周天大阵!

    刹那间,星光乍现,千丝万缕的银线涌动,将天穹紧紧锁住,可谓真正的天罗地网!

    而他们的目标,仅仅只有通明殿中的猴子一人而已。

    与沈缘记忆中打扮华丽的齐天大圣不同。

    此刻的猴子极其狼狈,凤翅折断,金甲碎裂,露出一身的绒毛,大红披风像破布条般耷拉在身后。

    它眼眶通红,半点仙人风范也无。

    被汗水和血浆浸湿的毛发,沾染了灰尘,变成一绺一绺的模样,像极了一条凶狠的老狗。

    然而就是这样的它,光凭低沉的笑声,便是让十万天兵不敢轻举妄动。

    笑声中,又是两个脑袋钻出,相似的面容,如出一辙的狰狞,六只眼眸,将四面八方尽数收归眼底。

    它立于天罗地网之中,却是闲庭信步,如同在逛自家的花果山。

    下一刻,六条胳膊怒扬,三根铁棍齐舞。

    通明殿中,莫名刮起了一阵骇人的狂风,云雾如龙卷吸水,地动山摇,铁棒如天柱,横扫六合!

    “五十年过去了,你们怎么连半点长进也没有。”

    猴子不急不缓的朝前方走去,所过之处,天兵们只要被铁棍蹭到,除了当场身陨,化作真灵归于神榜,竟是再无第二种下场。

    “本来不想看。”

    “但来都来了。”

    “便让俺老孙仔细瞧瞧,到底是什么样的天阙,才能让你坐在里面,而我只能站在外面。”

    活生生杀出一条血路,猴子拖着铁棍,狞笑着朝殿门看去。

    越过通明殿,前方便是凌霄殿。

    它上一次来这里,是来接受封赏的。

    那玉帝老儿亲口敕封它为齐天大圣。

    “现在看来,齐天也没什么意思,不如这样,你出来,我来坐坐这个位置。”

    “如何?”

    就在猴子踏至殿门的刹那,一道高壮身影缓步跨出,拦在了它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