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西游签到五十年,开局斩猴王 老鹰吃乌贼

第两百二十六章 挟恩图报

    显然,猪妖并不愿意接触沈缘,它甚至都不想看见对方。

    可惜挣脱不得,它胡乱蹬了蹬小短腿,便干脆的耷拉着脑袋,一言不发的盯着脚下惶恐的母猪。

    过了许久,猪妖咽了口唾沫,终究是扛不住那火烧火燎般袭来的饥饿感,开口道:“饿……”

    沈缘摇摇头:“人家养的猪,你要吃,就得先付钱。”

    听了这话,天蓬也不知受了什么刺激,嗓门突然高昂起来,尖叫道:“我哪有钱!何况我他娘的现在是妖,妖吃东西,哪有付钱的道理!”

    没等它嚎完,一记巴掌已经拍在了它的脑门上。

    沈缘瞥了它一眼,淡淡道:“你怎么就是妖了?”

    闻言,猪妖怔怔看过去,然后晃了晃小短腿,把那蹄子伸到青年眼前:“你瞎?”

    大天尊承认它是神仙,它便是神仙,大天尊让它做妖怪,它也就只能做个妖怪。

    天蓬早已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根本懒得费半点口舌去争辩,它现在只要吃个肚饱,至于别的事情,则是什么也不愿去想。

    像是看出了这头小猪仔的心中念头,沈缘转过身,径直拎着对方出了猪圈,平静道:“想吃饭,就先干活。”

    “干活?替谁干?”

    猪妖瞪大眼睛,又嚎叫道:“你想要我帮你做事?”

    沈缘随手将其扔在地上:“替你自己干活。”

    黑瘦猪仔刚刚落地,便是疯了般想要冲回猪圈,此时此刻,对它而言,那几块鲜美的肥肉比什么都重要。

    然而它没能冲出三步,便被沈缘一脚给勾了回来。

    在这个强悍无匹的青年面前,别说它已经投身猪胎,哪怕它还是那个威猛的天蓬元帅,照样也没有反抗之力。

    “你到底想干嘛!”

    黑猪崽浑身紧绷,对着他呲了呲獠牙。

    俗话说得好,士可杀不可辱,在它眼里,现在沈缘的一举一动都是在玩弄自己。

    一尊天下顶尖的行者,非要跑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和它一头小猪妖过不去,这不是脑子有病是什么!

    沈缘没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它。

    吃饭要付钱,赚钱靠干活,哪怕饿到头晕目眩,也不能对怀胎十几月才产下自己的母猪动口。

    这些很简单的道理,并不适用于所有生灵,而是只属于人类的“礼义廉耻”。

    现在沈缘强行把这些规矩套用在猪崽身上,他的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显然,天蓬也是反应了过来,吭哧几声,满眼憋屈道:“你这是要教我做人?”

    他本是天上仙,如今坠凡尘。

    曾经是个水军元帅,此刻变作了妖物,这都是大天尊的安排,天蓬也就认了。

    现在倒好,这青年居然想要像大天尊一样,也要来安排自己!

    越想越气,猪崽终于悲愤道:“你凭什么,我又不是人!”

    沈缘沉默片刻,垂眸看过去,轻声道:“就凭你欠我一个人情。”

    “我欠你大爷!”猪崽被气笑了,正准备破口大骂,又像是突然想起什么,它难以置信的抬起头,盯着青年那张俊秀的脸庞,浑身突然颤抖起来。

    一双漆黑的眼珠子里,突然涌现出浓郁的期待,其间又掺杂着些许小心翼翼。

    “我……你……她……”

    它不敢问出关于嫦娥的事情,只因其已经无法再承受一次相同的打击。

    按照正常情况,沈缘应该淡淡的点下头,给对方服下一颗定心丸。

    然而青年依旧是那副漠然的样子,气的天蓬牙痒痒,忿忿道:“本来就是你造的孽,顶多也只能算弥补,算不得恩情。”

    沈缘转过身朝远处走去,没有理会对方心虚的嘴硬辩驳,轻声道:“我说算,那就算。”

    猪崽趴在原地犹豫片刻,用蹄子扒拉着泥浆,咬咬牙,还是起身跟了上去。

    ……

    月色下,一人一猪悠闲漫步。

    当然,悠闲的只有前者,至于后者,此刻近乎饿到晕厥。

    透过窗户,猪崽死死盯着两侧的屋子,它口中蓄满了粘稠的唾液,如果不是有青年在前方,它早就撕烂那纸片一样脆弱的薄木门,将整个村落吃个一干二净。

    “你伤一个人,我卸你一个脑袋,试试?”

    沈缘漫不经心的回头瞥了它一眼,猪崽顿时缩了缩脖子,出奇的没有开口反驳。

    这样的要求对于妖物而言,无疑是很过分,很没有道理的。

    但天蓬也算是看明白了,这混蛋青年压根就没有和自己讲道理的意思,对方就是学大天尊做事,而且从不找借口掩饰。

    把这样的霸道,把这样的挟恩图报,明明白白的写在了脸上。

    不愧是个真小人!

    见猪崽终于老实下来,沈缘满意的收回了视线。

    他虽然有很多空闲,但之所以浪费这么多的时间来为难一头猪妖,其一是他的确不喜欢伤人的妖物,第二就是因为他真的想要将天蓬收为己用。

    故此,大天尊要让其做猪妖,他就偏偏要让天蓬学做人。

    只有在潜移默化中,逐渐打消这头蠢猪对天庭的敬畏,自己才有机会,取代对方心中大天尊的位置。

    既然漫天神佛都想用西行下一盘棋,那他沈缘也要提前握住其中的一枚棋子。

    “我总得吃点什么?”猪崽吭哧吭哧的不愿走了。

    沈缘止住脚步,视线朝前方投去。

    在不远处,一道倩影抱剑而立。

    张涵萱指尖吊着个小布袋,里面的三枚药丸子,此刻早已消失不见。

    她精心挑选了三处相隔极远的院落,将那药丸放了进去,然后守在了自家门口。

    此刻正值夜幕,缕缕异味朝着村落四周的大山飘去。

    循着气味,一道道矫健的身影自山林中蹿来,窸窸窣窣的声响中,各式各样的猛兽悄然踏入了村庄。

    张涵萱耳朵动了动,听着周围逐渐响起的脚步声,她唇角勾勒出一丝冷笑。

    “谁说的没有妖,这不是来了?”

    先让这群畜生好好闹腾一番,等到事后,也可以用距离太远赶不过去,只好先保护亲友的借口糊弄过去,顺便提一嘴剿妖的事情,一次性多收个几十年的租子。

    这是她们师兄妹惯用的手段,专门用来收拾那些不服管教的刺头,早已是熟稔无比。

    不出几条人命,这些蠢笨的愚夫还真以为世道太平。

    没有她们宗门庇护,普通人如何活得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