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路明非挑战FGO 坏骰娘阿比

40、杀到脸上(求推荐票!求月票!)

    40、杀到脸上

    说来也真是奇特。

    英灵从者不但能够以不同的职介现界,甚至还能以不同年龄阶段的姿态现身。

    原则上来说,不管是哪个时期,都会有自己生前全部的记忆,但对待同一份记忆,青年时期与成年时期之间的态度会非常大。

    青年时期的英灵从者普遍会觉得‘未来的记忆’不属于自己,就算阅览也只想是在看某个与自己非常相似的人的电影故事似的。

    这点在玛尔达身上亦非常明显。

    Rider的玛尔达,精神状态下倾向于成年时期,也就是成为圣人之后的时间段,相对来说更加稳重,受限于职介,大部分的灵基都被召唤兽的龙类分走的缘故,本身的实力大幅度下降。

    Ruler的玛尔达,精神状态倾向于年轻时期,也就是与圣子相遇之前,敢于用武力威胁圣子的时期

    即使是同一份记忆,即使是同一个人,不同时间段的精神状态去看,也会有截然不同的结果。

    为了方便区分,便将Rider称呼为圣马大,Ruler称呼为玛尔达好了。

    原本,圣马大自登场以来就一直处于近乎于暴走的状态,比暴怒魔女更像是暴怒的化身,这件事本来就挺奇怪的。

    作为主的使徒,圣马大自然不会缺少这方面的抗性。

    因此从乔尔乔斯那,得知圣王通过魔术召唤来了主座下四天使长之一,‘神之怒火’的乌列尔凭依在她体内时,这个疑惑似乎暂时得到了解答。

    但现在看来,果然还是不正常。

    圣马大被乔尔乔斯还是米迦勒?总之,在身上那即使扛了绝望魔女那么多的炮击,也依旧毫发无损的圣都铠甲被摧毁之后,她的身体也在神之右手那压倒性恐怖破坏力下,一不小心就被磨灭了。

    或许还有生机吧?但现在真正的问题的是她‘死’前留下来的话。

    “你这家伙!你这家伙!该死的!【米迦勒】你明明跟我说好了不需要牺牲这些孩子们的!!!!”

    这句话信息量太大了。

    稍微动点脑子猜想的话

    众人脑海中最先浮现的东西,自然就是那个击碎了绝望魔女的超过二十公里的火焰十字架。

    普雷拉蒂说了,那个离谱的东西不是什么宝具解放,也不是什么神话兵装,而是魔术。

    施展魔术自然需要磨砺,也就是说奇迹般的力量,果然不可能没有代价的吧?

    牺牲

    孩子们

    三千三百三十三名孩童模样的圣灵天使

    苏晓樯用一只手按住了自己的半边脸,虽然不是路明非那种游戏宅,但类似的故事实在是太常见了,比如有孩子们成为了施展那个【神之右手·右方之火】魔术的祭品。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这卡尔大帝已经可以彻底打死了。

    当苏晓樯这样想的瞬间,立刻又驳回了自己的这个猜测。

    疯疯癫癫的圣马大姑且不论,乔尔乔斯给人的印象太好了,实在难以想象他会是支持做这种事情的人。

    苏晓樯越想越头疼,叹了口气之后,停止了瞎想:“知道的情报还是太少了,总感觉我们到现在为止完全没有真正接触推动过主线,这要是打游戏的话我肯定已经读档回头找遗漏的剧情CG了唉,虽然有嫉妒魔女什么的,但这里又没有苹果摊。”(注:《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中初期剧情里主人公会在苹果摊处读档轮回)

    结果苏晓樯说完,突然发现普雷拉蒂与阿露塔向自己投来了诡异的目光,苏晓樯下意识的又看向路明非,发现他不知为何开始抬头看着天花板装起了傻来。

    苏晓樯皱眉:“怎么了?难道你们那边知道什么隐藏剧情?话说我们到现在都没人去过巴黎吧?”

    “啊是没人去过。”路明非不知为何说话有点心虚的感觉。

    阿露塔不擅长组织语言,所以由普雷拉蒂说出了这句话:

    “你果然跟路明非很像呢。”

    苏晓樯顿时瞪大了眼,因为她或许是这里唯一比较尊重普雷拉蒂的人(因为这里神秘学文化水平就她合格),这次她没怒骂,而是不爽的问:“又怎么了?我又哪里跟他像了?”

    其实苏晓樯与路明非性格可以说是八竿子打不着一起,但这股微妙的残念感明明完全个性完全不同,但稍微深入接触之后,大家都会忍不住“果然很像啊”这样想。

    该说是路明非与苏晓樯的相性意外之高么?

    不过路明非与苏晓樯其实都知道自己与对方的不同,比如假设卡尔大帝真的被确认牺牲献祭了孩子们去使用魔术。

    以苏晓樯的性格,要是有力量肯定毫不犹豫的就找上对方。

    而路明非的话,要是没有力量他会苟起来怂着,有力量也会想着“不关我事感觉好可怕啊还是让别人去解决吧”这样,但要是苏晓樯先去了,路明非不管有没有力量,都肯定会

    嗯,拉上自己的小伙伴们一起去支援苏晓樯。

    主动与被动,苏晓樯与路明非在性格上其实是完全相反,只不过因为谜一般的默契,让性格截然相反的两人看上去仿佛是互补一般也就是俗称的相性很好。

    不过这些不是现在的重点。普雷拉蒂随口将会这个调侃的话题带了过去,然后让话题回到中心:

    “还记得我说过的吗?米迦勒的概念的‘勇气’,更准确的说是‘人类的勇气’,是无惧一切强权与邪恶的,人类美好事物的守护者。”

    “米迦勒不存在堕天的概念,因为一旦他违反了这点,那么他就无法作为米迦勒成立了,而要说到属于人类的美好事物毫无疑问就是‘孩子’了。”

    “也就是说米迦勒,绝对不可能与伤害孩子的存在合作,更不可能主动伤害孩子。”

    路明非追问:“但实际不是已经发生了么?”

    路明非一边说,一边在普雷拉蒂的幻术投影帮助下,将自己看到的围绕着圣乔治的三千三百三十三名孩童天使圣灵,以及在他们的帮助下圣乔治挥舞神之右手的画面投影了出来。

    普雷拉蒂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个问题:“米迦勒不会犹豫,因为它是概念性的高纬生命,但乔尔乔斯不同,作为人间体的他毕竟还是个人类,谁知道他怎么想的呢?”

    普雷拉蒂说着,还不怀好意的往恶意的方向怂恿似的揣测着:“说不定乔尔乔斯真的默许了哦,比如‘这是必要的牺牲’什么的。”

    没人能为乔尔乔斯说些什么好话,毕竟正如路明非与苏晓樯都吐槽过的那样,他们到现在都没去过巴黎,在绝望魔女事件触发之前错过了太多的主线剧情了。

    根本不知道圣乔治与圣马大的为人,也没与他们接触过,总不可能真的全凭第一印象。

    但是

    “乔尔乔斯的是什么样的人并非是重点,对吧?”

    普雷拉蒂点出了真正的关键。

    “不管乔尔乔斯是怎样的人,如果真的有孩子们牺牲了,如果卡尔大帝真的做了这种事情,那么米迦勒会怎么做?”

    普雷拉蒂再度挥舞发展,虚拟投影的摄像头集中在了从马赛童通往巴黎的路上。

    普雷拉蒂早就在特异点内许多地方布置好了使魔,原本因为机动圣都的屏蔽基本失效,但现在机动圣都的屏蔽被绝望魔女影响了,许多她老早就布置出去的使魔摄像头再度恢复了效果。

    普雷拉蒂指了指演着道路,一路向着马赛急行军的一大团无法观测的被屏蔽的队伍。

    现在这种情况下,被一堆无法观测的会移动的迷雾,反而成了信号般的东西。

    “我的使魔不久前与我认识的深处巴黎附近的魔术师联系过了,他们那边确定了卡尔大帝亲自率领队伍向着马赛急行军。”

    然后,普雷拉蒂又将虚拟投影的尽头,拉到了一个位于半空中的不稳定深红色能量团。

    “而这个正在向着卡尔大帝队伍的方向前进的存在,就是身体已经开始米迦勒化的乔尔乔斯。”

    普雷拉蒂话说到这个地步,大家也都不急着催促他快说最后的坏消息是什么了。

    因为视情况而定,如果米迦勒袭击了卡尔大帝的队伍,那么就算是变相实锤了圣王献祭孩童的恶行。

    普雷拉蒂调整充当摄像头的使魔的位置,因为卡尔大帝的队伍干扰极其严重,因此只能远远地看到一些模糊的身影。

    前往马赛急行军驰援的队伍被拦了下来。

    被从天而降的男人。

    头顶模糊的光环,似乎是因为不稳定,身后只有虚幻且不稳定的片翼,释放着炫目华丽光芒的男人。

    乔尔乔斯原本棕褐色的长发好似染上了闪耀着的光芒。

    虽然无法看清楚具体状况,也无法确认他们交流的内容,但至少万一他们打起来了的话,即使隔着这么远也是能确认的。

    而米迦勒的行动内容,也将会直接影响到人理修复团队对卡尔大帝的态度。

    虽然这个名字早就出现了,虽然好似已经跟他打了许多次交道,虽然早就对他那夸张的宝具有所了解,但这还上第一次‘见到’卡尔大帝本人。

    已经分不清是勇气天使还是乔尔乔斯的男人,拦在了队伍的正前方,而队伍的首领,全身被黑金二色的全身重甲覆盖的男人,骑着胯下同样巨大矫健,明显是经过了魔术改造的马形奇美拉,来到了队伍的最前方。

    路明非觉得这个时候可惜没能将查理曼拉过来一起看直播。

    而在外头扮演着女圣骑士布拉达曼特的查理曼,虽然没有任何人提醒他,但他却在一阵悸动感中,将视线投向了巴黎的方向,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

    而乔尔乔斯拦在卡尔大帝面前

    分歧·出现

    【卡尔大帝遭遇了】

    【1/4/5、乔尔乔斯质疑卡尔大帝】

    【2/3/6、乔尔乔斯询问卡尔大帝那些孩子们的状况】

    【7/9、乔尔乔斯汇报了马赛的战况,然后赶往巴黎】

    【8、米迦勒试图杀死卡尔大帝】

    【10、混沌的超展开】

    【1D10=8】

    ☆故事的分割线☆

    远远地看着低清画质直播的人理修复团队不知道具体状况。

    但卡尔大帝却是实打实的正面承受着来自乔尔乔斯或者说,降临于人间体乔尔乔斯体内的炽天使米迦勒的压迫感。

    闪耀着白金色光芒的长发与片翼一同在风中飞舞。

    大风刮来了海水潮湿的气息,显然,一场暴风雨正在酝酿。

    米迦勒似乎不打算跟眼前的圣王废话,直接抬起右手,让一把深红的骑枪具现在手中,指向了圣王卡尔:

    “你还有什么要狡辩的吗?”

    圣王卡尔甚至没有感觉到丝毫的杀意,有的只是坦荡自然的正义执行的气息。

    这算是通过米迦勒与乔尔乔斯的记忆,变相确认了圣王卡尔在暗地里的所作所为。

    “如果余说他们还没死呢?”

    “”

    天使依旧面无表情,甚至令人产生一种他什么都没听到的错觉,仿佛圣王卡尔铿锵有力的话语,被阵阵袭来的飓风的前兆刮走了一般。

    没人知道圣王卡尔的表情,因为他依旧没有脱下包裹全身的铠甲。

    他又说:“如果余说他们还没死完呢?”

    下一刻,深红的闪光擦过圣王的肩甲,炽焰坠落在后方的平原上,小型的蘑菇云骤然升起。

    但是,圣王卡尔的铠甲上,依旧没有丝毫的伤害。

    “余不会徒劳的解释什么‘必要的牺牲’之类的无聊话题,余只需要证明一件事一件你肯定也能确认,所以才没立刻对余下死手的事情。”

    似乎是确认了眼前不完全的片翼天使无法贯穿自己的概念防御铠甲,圣王的语气开始变得冷静与平淡:

    “余无意纠结所谓方法的对错,毕竟现在已经是人类史危急存亡之时,只有幼稚的孩童才会高歌救下所有人的理想主义,余与你要谈的都是现实必须要有人做些什么,如果需要,必须要有人做出牺牲。”

    “况且,余可以明确的告诉你,那些孩子在行动之前,心中都知道其中的风险,但他们依旧站了出来,而余只是提供了一个方法,一个让他们心中闪耀的【勇气】能够为拯救世界的事业熊熊燃烧的机会。”

    “你很清楚,余也很确认,余之内心与行为澄澈如明镜,所作所为皆是问心无愧的正义之事最低限度的大道理就讲到这里吧,回到现实的话题里来。”

    卡尔大帝将手按在了腰间圣剑的剑柄之上,沉声道:

    “很可惜,余还希望您能认同吾之大义,既然失败了,那么就让我用卑鄙的手法跟您说吧我离开巴黎的时候,那三千三百三十三名孩童还没有彻底断气,余早就安排好了抢救的人手,但放着不管的话,他们早晚会迎来死亡吧,他们高洁的灵魂定会升上天堂,因为他们的献身,超过百万人被拯救了但是”

    “这是非常愚蠢的行为,可能导致无穷无尽的隐患”卡尔大帝凝视着米迦勒,然后故意用响亮的声音道:

    “既然必须要有人牺牲的话,既然吾等都不愿意牺牲那些孩子,既然您是守护之骑士,既然所有人都渴望着最美好的未来您,可以选择牺牲自己,换取那些孩子活下去的机会!”

    “余向您保证,只要您愿意献出自己的光,余便是粉身碎骨,燃尽此魂,也会拯救她们,拯救这些为了对抗绝望毅然献身的小小英雄们!”

    ←tobeontinued!

    【目前可公开的情报】

    【米迦勒】

    即使面对绝望的困境,也依旧向往着光明,向往着充满希望的未来

    这便是人类种最初的美好之物

    于是,需要迈出关键的步伐,突破现状的【勇气】,那个的化身

    便是勇气的天使。

    【圣乔治】

    普遍被认为是使徒中的最强者,亦是炽天使米迦勒的原型。

    据说,因为是魔女的孩子(或被魔女养大),所以对魔女意外的亲切,即使是成为了十字教圣人这点也没变。

    不,应该说,圣人的身份才是后来被外人加上去的吧?

    最负盛名的使徒,作为魔女之子,热爱着生活,因此对能够随时记录下美好事物的照相机很有兴趣。

    宽容的保护了无数人,无数天主教国家渴望将它请为‘守护圣人’。

    正可谓是‘守护骑士’这一概念的原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