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路明非挑战FGO 坏骰娘阿比

80、妖精化术式Vs不从之神(求推荐票!求月票!)

    80、妖精化术式Vs不从之神

    副标题:丞相,您还不能停止工作

    【目前可公开的情报】

    问:为什么肯尼斯身边出现的索拉是幼年时期的索拉,而不是成年后的?

    答:有没有这种可能,其实肯尼斯知道自己不是成年后的索拉喜欢的了类型

    顺便说一个不少人不知道的扎心细节,根据FZ的设定集,迪卢木多的爱之黑痣其实对索拉无效,也就是说,索拉是真出轨

    迪卢木多生前与芬恩的未婚妻、格兰尼公主的事情也差不多,设定上来说,其实公主也没有被爱之黑痣魅惑,甚至可以说这东西只是这些女人的借口(望天)

    ☆正文☆

    “所以莱昂纳多你就不能来点作用吗?你不是万能之人吗?告诉我现在发生了什么,我们要怎么做啊!”

    罗曼抱着脑袋,急的都快哭了。

    达芬奇本人反而有些没心没肺的坐在一旁的位置上,甚至还在跟一身女仆装打扮的小达芬奇提议可以在咖啡里多加点糖。

    “别急,罗马尼,我们能做的事情也不多,相信被卷入的人吧,再说了,那个喀耳刻的术式,至少基础出发点是好的,理论上来说不会有多大的危害,甚至会带来好处。”

    消失的人

    路明非

    楚子航

    喀耳刻

    肯尼斯

    韦伯

    卡多克

    尼里雨璃

    德雷克

    慎二

    路明非、喀耳刻、楚子航、肯尼斯、德雷克的位置已经确认。

    慎二与德雷克绑定,而卡多克与慎二在一起,也就是说,真正还没有出现,一切处于位置状态的人,是韦伯也就是孔明。

    被卷入的几人中,或许每个人都能在被卷入的状况中获得利益(机遇),但要说有谁有可能跳出这个局,找到破局之法的人,那恐怕只有韦伯(孔明)了。

    实际上,在触碰到被褥,因此陷入安稳的睡眠中去之前,韦伯的确表现出了一副要警告什么的模样。

    只是没来得及说出口。

    艾尤岛这是‘享乐’的岛屿,迷途的旅人能够在这找到归宿,旅途疲惫的水手可以在这享受甜美的淡水与美味的麦粥,这个岛屿本身就具备这种特殊的魔力。

    喀耳刻的宝具(固有结界)则是将这个特点进一步强化与扩散化。

    甚至连她自己都会被困在其中。

    只是要说不同,肯定是有不同的。

    总有些特殊人,无法被这魔力所侵蚀。

    比如,有着明确的目的地,并且知晓,那个目的地绝对不在此处的人。

    神话故事中的奥德修斯就是典型的例子。

    韦伯也一样。

    韦伯并非迷途的旅人,也并非是如德雷克一般,在旅途的过程中寻找目的地,甚至享受旅途的过程本身的性格。

    再加上,韦伯同时具备丰富的知识,与能够看破这些秘密的技能【鉴识眼】。

    所以韦伯在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艾尤岛的秘密。

    只不过虽然说不上是最终目标什么的,但韦伯的确很疲惫,心底里也的确有想要好好休息的想法。

    原本的话,如果路明非没有在喀耳刻的雷区蹦迪,韦勒斯拉纳没有一般路过的话,只要等韦伯睡一个好觉,一觉醒来,攻略哎艾尤岛的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然而异变还是发生了。

    就连喀耳刻自己也被卷入其中。

    而韦伯韦伯也不得不从安稳的睡眠休息中被唤醒。

    不对。

    韦伯甚至没有苏醒,而是在睡梦之中被‘叫起来’加班了。

    睡梦中的韦伯看着眼前的画面,陷入了无奈与有些哭笑不得的情绪里面去了。

    韦伯虽然中招了,但他只是想要睡一觉罢了,一觉起来就能自然摆脱艾尤岛的魔力。

    但因为喀耳刻的固有结界暴走,导致韦伯虽然没事,但韦伯体内隐藏着的诸葛孔明,中招了。

    这不是实力的差距。

    甚至不是意志力的差距。

    英雄冢温柔乡。

    三顾茅庐、隆中对、赤壁之战韦伯被迫在梦中‘梦醒’,然后不得不跟着诸葛孔明的回忆视角,看了一遍三国。

    终于,在看到汉昭烈帝的死亡,白帝城托孤、数次北伐,最终孔明成功七星灯续命,成功拖到了曹魏内部士族矛盾爆发,北伐成功入主中原匡扶汉室,孔明布置阵法想要召唤昭烈帝的灵魂时,韦伯无法再忍下去了。

    “这些都是虚假的幻梦,您明明知道的,孔明阁下”

    “就算是虚假的,也不能让我享受一下么?”男人叹了口气。

    韦伯凝视着眼前的不能说与自己长相相仿,只能说是眉宇间那股‘工作疲惫’的憔悴气质尤为相似的男人。

    倒不是说韦伯真的这么不解风情。

    只是让孔明继续这样陷入其中的话,韦伯就算真的苏醒了,恐怕体内作为诸葛孔明的拟似从者的力量也会被封印。

    韦伯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也知道艾尤岛的秘密。

    与韦伯共享力量的孔明自然也清楚。

    只是清楚归清楚,但人无完人,哪怕知道是虚假的美好,也总想着再享受一下,哪怕只是在不得不醒来之前,再多享受一下。

    所以必须要有人提醒他一下。

    韦伯无奈叹息。

    明明这话寻常时候都是莱妮丝对他说的,但这一次,他必须开口:

    “丞相,您还不能休息。”

    ☆

    孔明醒了

    睁开双眼,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格蕾那张熟悉的面孔,格蕾自己似乎也处于错愕的情绪之中,见到孔明苏醒之后,这才松了口气。

    “太好了,老师您终于醒过来了。”

    孔明立刻起身,确认了体内的英灵之力依旧存在,只是英灵本人不再回应自己之后,迅速的观察了周围一圈。

    这里似乎是一个类似避难所的地方,空旷巨大的房间密闭,许多身着地中海地区海民服侍的男女聚集在这个空间中,有神官模样的人带头祈祷着,不远处的角落中,堆放着不少生死不明的人,疫病的恶臭味从他们身上传来。

    窗外是电闪雷鸣,光芒在黑夜中不断的闪烁,炸裂,火光在暴风雨中跃动。

    格蕾看上去手足无措:“老师,我之前还在酒店里寻找不见踪影的你,但就在刚刚,我突然被传送到了这个地方,身边就是您”

    “应该是‘岛’的魔力认为我需要你。”

    “啊?”格蕾有些茫然。

    孔明迅速进入了工作状态,格蕾虽然困惑但也没有多问,老老实实的继续扮演着自己学生兼护卫的工作,孔明一边聆听着平民们祈祷的内容,一边来到了窗口。

    他在空中看到了神兽。

    释放蕴藏在苍穹之中神雷力量的‘山羊’。

    足有三四十米高的黑色野猪。

    相互纠缠碰撞的两道龙卷风。

    两种雷电在碰撞,而在夺走温度的寒冷的暴风雨中,又有两股火焰冉冉升起,黑色的太阳从大地之中钻出,在地平线的尽头,白色骏马的嘶鸣声带来了炽热如光的太阳。

    嘹亮的‘雄鹰’的啼鸣令听到的人精神为之一振。

    山羊、野猪、风、白马、雄鹰

    “这些神兽是韦勒斯拉纳(巴赫拉姆)的‘化身’?作为善神战神的他在跟什么战斗?”

    孔明的困惑立刻便得到了答案。

    甚至不需要有人回答这个问题,在那些聚集起来祈祷的难民们的祷告词中,孔明知道了他们所居住的这座岛的名字。

    “撒丁岛?巴力还是别西卜不对!是梅卡尔!跟韦勒斯拉纳战斗的是古神姿态的梅卡尔!”

    不管两人之间过去有何种矛盾,不得不说,孔明的确是肯尼斯的学生。

    肯尼斯还活着的时候,韦伯虽然经常抱怨,但却一直是几乎没有拉下他课程的好学生,在肯尼斯时候,继承了肯尼斯研究手稿的韦伯,也成为了肯尼斯的魔术知识实际上的继承者。

    两人得出了完全一样的答案。

    “不从之神,古神,被艾尤岛与大魔女的魔力唤醒了么?喀耳刻应该不具备这种程度的力量,所以只有一个可能了,与喀耳刻息息相关的机遇女神黑卡蒂,她与喀耳刻之间的联系或许远比我们想象的要紧密格蕾!”

    格蕾屏住呼吸,做好了准备:“需要我做什么,老师?要用宝具吗?”

    “不,我们要从这逃跑了。”

    “啊?”

    不等格蕾反应过来,孔明当场将这个避难所的一面墙壁炸碎,暴风与暴雨随之涌入,瞬间就将里面惶惶不安的民众们淋成了落汤鸡。

    确定这面墙不可能被堵住之后,在那些民众们开始咒骂之前,孔明带着格蕾冲进了暴雨里。

    “老、老师?我不明白,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是梅卡尔与韦勒斯拉纳在战斗,梅卡尔是别西卜,也就是疫病之神,他显现势必会带来瘟疫,但韦勒斯拉纳作为作为战神的权能很复杂,其中并非只有战斗的化身,也有治愈与赐福的力量,而这些神之加护的赐予方式需要媒介,韦勒斯拉纳的化身之一‘风’就是传递祝福的媒介,我们要是不这么做让风进去,那帮人早晚会死!”

    风将格蕾的兜帽吹起,不可思议的是,如孔明所说,进入这场暴风雨之中之后,整个人的精神面貌的确为之一振。

    “老师,这个韦勒斯拉纳在保护我们吗?那我现在去帮他?”

    “不,韦勒斯拉纳是个很麻烦的家伙,他善良且正义,但这善良与正义跟他本人性格其实关系不大,而是因为二元论神话的宇宙观,导致一切都可以别解释为善恶对立,二元论的世界里没有灰,与好战的善阵营战神战斗的存在,会被强行表现出‘恶神’的一面,原本应该是都市守护神的梅卡尔面对他也不得不显现恶意该死!到底在哪里?”

    “老师你在找什么?”

    “找肯尼斯!他现在身边应该因为艾尤岛的魔力,身边出现了他那个根本不爱他的未婚妻索拉才对,以那家伙的性格,肯定会想着在索拉面前逞能,骄傲的他恐怕已经准备用魔术插手这场古神之战了!可恶,不能让他乱来将局面变得更加糟糕!”

    孔明咬咬牙。

    “继续让她们打下去,无非就是一直僵持下去或者两败俱伤罢了,不管是那种情况我们都能相对自由的行动,但如果让肯尼斯”

    【韦伯能否及时赶到‘肯尼斯’的身边?】

    【在这种情况下,一边躲避韦勒斯拉纳与梅卡尔的战斗余波,一边找人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难度:95】

    【韦伯的‘幸运’:1D100=49】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剩下一线生机是吧?】

    当孔明察觉到了有别于双神的剧烈魔力波动,赶到肯尼斯身边时,已经太迟了。

    BB提供的英灵契约中不存在令咒的约束,但这不妨碍肯尼斯自己在接触了迦勒底的令咒系统之后,再仿造一个出来。

    没有冬木的令咒系统那么强力,也没有迦勒底的令咒系统那么方便,作为临时的令咒系统,肯尼斯的要求只有最简单的一个。

    “来我身边!Ruler!”

    前一刻还在花天酒地的凯撒,转眼就就来到了肯尼斯的面前。

    甚至还光着膀子。

    孔明见到此情此景,只能呃,默默挡住了肯尼斯身边索拉的眼神。

    凯撒挑了挑眉,只是一眼,就确认了现在的状况。

    “要用那个吗?Master?”

    凯撒拔出了自己的黄金魔剑,伫立在身前,如最后确认一般,询问道:

    “您的神灵魔术对这两个古神没用,所以要用【那个】动手吗?现在、在这里?”

    只是最后的确认罢了。

    实际上,术式已经启动,孔明也无法阻止了。

    客观来讲,最好的结果,莫过于完全不插手,让双神斗个两败俱伤,然后迦勒底等人伺机而动捡便宜吧?

    但高傲的肯尼斯拒绝了这个理论上最完美的选项。

    他在行动之前,肯定没考虑过“这样做真的是当下最好的选择吗?”这种问题。

    而是如夸耀自己的才能,展现自己的风采,炫耀自己的强大一般,发动了魔术。

    来不及阻止的孔明,只能无奈的停下步伐,让格蕾帮忙在旁边护法,以防万一有人在这个时候偷袭,而自己,则是用这双眼睛,将肯尼斯即将施展的魔术,全数映日眼帘。

    红色、深红色、猩红却不似血,而是充满了神圣高洁与伟大气质的‘赤红色’,在凯撒与肯尼斯的身上交相呼应。

    属于肯尼斯的月灵髓液,在魔术师的身边闪烁起银灰色的光芒,玄妙的符文与数字缠绕着肯尼斯,不断的进行着成百上千道的魔术程序运算。

    这才是月灵髓液的本职工作,它并非是武器,也不是使魔,而是肯尼斯为自己准备的,用来辅助魔术展开,简化魔术计算过程的运算程序。

    虽然肯尼斯自己对‘科幻’之类的字眼嗤之以鼻,但从客观的角度来看,他早就迈入了‘科学魔术师’的领域了。

    “这是将魔术与英灵链接起来,借用英灵的身体作为触媒,将魔术作为假想宝具展开吗?”

    孔明下意识的呢喃。

    说人话。

    也就是说,肯尼斯此时在做的事情,是以人类之躯,入侵了英灵座系统,为自己为神君凯撒!现场凭空制造一个全新的‘宝具’出来!

    假想展开、魔术宝具

    在凯撒与肯尼斯的身边,巨大的,由磅礴到不可思议的魔力所化作的神殿群拔地而起!

    这是万神殿?

    作为宝具启动的祷词,凯撒哈哈大笑着,高声吟唱!

    “【All Roads Lead to Re(条条大道通罗马)】!!!”

    即使是双神也无法忽视的魔力,瞬间浸染了整个撒丁岛!两尊相互碰撞的白色与黑色的太阳,此时亦不得不在相互角力的同时,遭到了这股红色能量的侵蚀。

    这股能量,便是罗马!

    罗马是什么?

    世间一切皆为罗马!

    【韦伯对肯尼斯的魔术进行‘鉴定’】

    【难度:125】

    【韦伯的‘鉴定’:1D100=67】

    【技能·鉴识眼A:50】

    【技能·军师的忠言A+:20】

    【技能·军师的指挥A+:20】

    【总和:157>125】

    孔明的脸色为之一变,意识到肯尼斯打算做什么之后,他开始了动摇。

    “这是‘妖精化术式’?”

    ☆

    “妖精化术式?那是什么玩意?”

    正在地洞里偷窥场外变化的路明非,在场上出现了第三种能量波动,而后从喀耳刻惊疑不定的嘴里听到了奇怪的词后,下意识的问道。

    喀耳刻没忍住冲路明非翻了个白眼:“你真的是白瞎了自己名字里那个‘明辨是非’的‘明非’!”

    路只能尴尬的挠了挠头。

    妖精化术式。

    实际上,在法兰西的时候,路明非与迦勒底,就没少跟这东西打过交道了。

    所谓的‘妖精化’指的是一种伴随着十字教发展时出现的现象,具体来说就是为了强化十字教的体系,对别的神话体系进行贬低、污名化、收编,篡改,也就是将‘矮化异教之神’这一历史性事实,作为魔术构成的要素。

    这种元素,在神秘学中被称呼为‘妖精化’。

    最典型的被妖精化的例子,除了巴尔巴力之外,就属北欧神话的奥丁了,毕竟按照十字教版本的北欧神话,最后诸神黄昏之后,还是耶和华过去施展大复活术,连奥丁都跪在耶和华面前表示皈依了呢。

    不过,肯尼斯要做的事情,与一般的‘妖精化’不同,只能说是原理相似。

    “不是‘妖精化’,而是‘罗马化’,有人施展了魔术,想要将韦勒斯拉纳与梅卡尔定义为‘罗马神’,归于自己的控制之下!”

    to be 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