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路明非挑战FGO 坏骰娘阿比

60、福尔摩斯Vs福尔摩斯(求推荐票!求月票!)

    60、福尔摩斯Vs福尔摩斯

    福尔摩斯很弱

    如果将他视为一名BOSS的话,只看纸面数据,无疑是路明非迄今为止遇到过的BOSS之中最弱的那个。

    他本身的基础很差限度于一般存在来说称得上是优秀,但在真正开挂存在中却是不值一提。

    虽然有着看似非常强大的能力,但能力本身的优缺点都非常明显。

    但对此时的路明非而言,这股压迫感却是史无前例的。

    克制么?

    不,与其说是路明非被福尔摩斯克制,不如说是福尔摩斯用自己的智慧与事先的准备,将能力本身的缺点极大幅度的弥补了。

    说到底,路明非的能力【空想具现化】最大的特征就是千变万化,紧靠单一效果的能力或许可以‘对付’,但要说是‘克制’还是有失偏颇。

    大不了不打了然后制造出空间系的能力然后跑路呗。

    福尔摩斯的确聪明且毫无下限,路明非能用正常思路想到的东西他都提前推理出来,并提前做好了准备措施。

    路明非前脚刚用空间移动脱出,刚一落地,脚下就传来了爆炸的声响。

    福尔摩斯连路明非具体会用空间移动跑路到哪里都能推理到,然后提前埋好了针对性的炸弹吗?

    不,并没有。

    福尔摩斯只是将自己觉得路明非可能用空间移动转移的地方全部都埋好了各种当量的复数炸弹。

    与其说是巧记妙计。

    不如说是将能准备的全部都准备好了。

    论花里胡哨,已经成为完全体的路明非的【空想具现化】显然无可睥睨。

    朴实无华的招数反而有用。

    福尔摩斯使用魔法少女的基础能力之一【飞行】来到了爆炸的火光前。

    烟雾散去,福尔摩斯看到了倒在地上重创不起的帕西瓦尔,以及拦在他面前的有着一头橘红色短发的年轻女性。

    虽然文字这么描述可能让人下意识的联想到藤丸立香,但并不是,她的身份是‘小霞’出自《精灵宝可梦特别篇》漫画中的水系道馆馆主。

    她驱使着面前有着华丽蓝色外表的四足兽形宝可梦水君。

    爆炸的冲击或者其中蕴含着的毒物什么的都没有伤害到他们,因为水君展开了自己特别篇漫画版专属的特殊能力对路明非而言算是小学时候买盗版漫画时,水君留给他印象最深的招数,一度让没专门玩过宝可梦游戏路明非以为水君、雷公、炎帝三圣兽中水君是头头的招数【水晶墙】

    福尔摩斯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的小霞与水君:“不可思议,你这变化的对象与召唤兽是占一个格子,还是分别占两个格子的单位?”

    福尔摩斯说着莫名其妙的话。

    而小霞她想不出要如何对付眼前的福尔摩斯,只能尽力而为。

    “水君!水晶墙!”

    随着小霞的命令,无形的立场空间被水君操纵,原本用来将己方包裹在内侧从而防御来自外部伤害的水晶墙,被反过来将福尔摩斯困在了里面!

    即使是真正的神兽的攻击也难以破坏的水晶墙不过,面对福尔摩斯的能力,又能起到多少作用呢?

    福尔摩斯的背后再度钻出了巨大的放大镜,将一切神秘揭晓并无效化的光芒从中射出!坚固的水晶墙片刻都没有坚持便消融

    但小霞毕竟是经验丰富的道馆馆主,虽然同样是路明非的童年回忆中的角色,但她并非是动画版宝可梦里与小智一同旅行的小霞,而是特别篇中身经百战,与赤红一同数次拯救世界的大师级训练家!

    己方的攻击完全无效?

    对方的能力以光的速度照射一下自己这边就会被秒杀?

    不要小看道馆馆主!

    “水君!【镜面反射】!”

    什么东西破碎的画面的确出现在了福尔摩斯释放的光束的正前方,但水晶墙却并没有被破坏!

    “果然!”

    在此之前,路明非用多重影分身之术叠加空想具现化变身出来的二次元角色们,在落败被摧毁的同时,因为多重影分身之术的效果,他们的战斗经验与情报全部都被传输到了路明非的本体身上。

    通过这些经验与情报,小霞确认了一件事。

    福尔摩斯的宝具光束只要照耀到,那就回将被照射的神秘之物破坏掉,路明非就算制造再多的东西,面对那玩意也会被秒杀。

    但前提是‘照射到’。

    敌人是光。

    光的速度自然是光速。

    但,也只是光,并非是如《海贼王》中的海军大将换元那般‘化作光发起的打击’。

    面对光,那就用镜子反射。

    即使制造出来的镜子也会被瞬间破坏。

    但是,‘光被反射了’这个结果不会变。

    正如之前在更加宽广的阿特拉斯院地下大空洞内,明明能够秒杀宇智波左助的须左能乎或艾伦耶格尔的京剧的巨人,却无法让因为他们的行动而导致的‘水汽’消失。

    用更简单清楚的例子来说福尔摩斯能让凭空出现的火焰消失,但因为火焰而导致的温度提高不会消失,被火焰烧为飞灰的物体也不会复原。

    “水君!”

    作为训练家的小霞直接骑在了水君的背上。

    “【白雾】!【暴风雪】!【镜面反射】!【泡沫光线】!【急冻光线】!【极光束】!”

    持续不断的使用,不要停下来!让持续不断的风雪与坚冰成为小霞与水君的‘镜子’!

    不断的反射光束的同时藏匿身形,即使是光速的攻击,只要不被命中也不会有效果!

    而且,追踪爆炸的动静过来的福尔摩斯,面对的可不是那个无比宽广平坦,有着无数提前安置好的‘放大镜’的大空洞,而是阿特拉斯院那错综复杂的地下迷宫!

    不断有神秘被粉碎的动静在福尔摩斯身边持续炸响,但被水君呼唤出来的反冰雪风暴却完全没有停息的意思。

    就算被破坏也没关系。

    只要有一瞬间,水君制造出来的‘镜子’的确折射了光线,这个物理现象的确发生了,那水君藏匿在其中的水军与小霞就不会被直接照射到,就能继续持续不断的制造风雪来藏匿自己的身影!

    就算是光,只要不被真的照射到的话

    “这种程度的缺陷,我自己自然很清楚。”

    福尔摩斯的表情依旧平静,目光中闪烁着澹澹的光芒,似乎一切尽在他的计算之中。

    “所以我才使用这具身体。”

    卫宫美游的身体。

    相当于人形小圣杯的身体,并且,带着万花筒之杖蓝宝石的。

    现在在这里的不是名侦探福尔摩斯。

    而是魔法少女、魔法少女敌法师。

    无尽魔力被福尔摩斯通过万花筒之杖抽出,湛蓝色的魔力风暴瞬间以福尔摩斯为中心爆炸并扩散!将水君呼唤出来的花里胡哨的风雪用纯粹的暴力破除!

    福尔摩斯向来不是一个为了花里胡哨而花里胡哨的人。

    看过福尔摩斯探桉集的人都知道,比起解决问题,福尔摩斯向来更倾向于解决问题的人,所以,来辛巴赫瀑布的时候,但福尔摩斯确信按照按照规则来玩自己无法战胜莫里亚蒂时,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掀桌子,不用什么花里胡哨的计谋,而是直接撸起袖子武力干翻莫里亚蒂这个老头。

    相比起来,莫里亚蒂倒是有着很强烈的“在预订的规则里干掉对手”的强迫症,莫里亚蒂有下限,不是所谓的道德,而是他自己给自己定下的‘下限(规则)’。

    “你的战术没错,理论上来说也的确是对付我最正确的战法但也仅此而已罢了,你能想到的事情,我自然也能想到。”

    光束刺穿了水晶墙、刺穿了水君、刺穿了小霞,女性与美丽幻圣兽的身影瞬间如泡沫般消散

    依旧没有看到路明非。

    “这个也是分身吗。”

    福尔摩斯立刻转过头去。

    原本躺着毫无动静的帕西瓦尔的位置上,帕西瓦尔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名举着巨大的石制盾牌,身穿蛮族风格的甲胃,有着头凌乱黑发与狠厉目光的青年男性。

    《盾之勇者成名录》盾之勇者、岩谷尚文。

    “没有选择玛修,而是选择了制造别的盾使么,正常的判断,毕竟我对你的头脑里那些来自未来娱乐文化里的奇思妙想的确知之甚少。”

    但也仅此而已罢了。

    不管你在自己的幻想故事中如何厉害,在福尔摩斯的能力面前,被具象化出来的空想,依旧是空想。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与采取战术回避的小霞不同,尚文完全没有闪躲的意思,瞅准了福尔摩斯所在的方向,举着盾墙便笔直的冲了过来。

    放大镜的光芒照耀直下

    照在了尚文的盾牌上。

    就照在了尚文的盾牌上。

    没有破碎,没有消散,仿佛只是普通的聚光灯光束一般,照在了尚文手中无比巨大的,甚至将他整个人都遮蔽在后发的盾墙之上。

    为何没有破碎?

    很简单。

    这面盾墙是字面意思上的盾墙,盾之勇者岩谷尚文现界之后,趁着小霞与水君呼唤风雪打掩护的时间里,用自己的力量将阿特拉斯院的墙壁、地板、天花板就这样拆下来,姑且制造出了勉强算是盾牌的形状,然后扛着墙壁就冲了过来!

    福尔摩斯能以光速粉碎一切被照射到的幻想。

    那么只要不让幻想被照射到就行。

    幻想会被破坏没错,但用幻想的力量去干涉实际存在的物体,被改变了形状的物体并不会被撤销回原样。

    盾之勇者尚文举着字面意思的盾墙,将真正具备各种强化效果强化力量的幻想盾牌武器藏匿在了盾墙之中,就这样通过物理攻击,撞在了福尔摩斯的身上,接连撞碎了好几道错综复杂的阿特拉斯院迷宫的墙壁,一路将他横推了出去!

    福尔摩斯集中魔力,试图将面前尚文手中的盾墙粉碎,然而尚文(路明非)也很清楚对方可能会做什么,藏在盾墙内部的幻想盾牌则是用各种各样的方法不断的修复盾墙的损坏!

    确实。

    福尔摩斯有两种方法粉碎幻想。

    其一,是光束,但只要不被照射到就行

    其二,是触碰,只要被福尔摩斯的身体触碰到,幻想也被会粉碎,但反过来说,只要不被直接触碰到就行。

    福尔摩斯眉头一皱,准备聚集起更强大的魔力,将尚文手中的整面盾墙以超越修复速度的火力一口气灰飞烟灭

    然后。

    毫无征兆的,在尚文带着福尔摩斯接连撞毁了好几道阿特拉斯院地下迷宫的墙壁之后,从后方通道的某处,毫无征兆的,出现了两把刀刃。

    仿佛一直潜伏着的少女,挥出了自己手中的两把小太刀。

    夸张的双马尾,色泽奇特的绯红色长发,身上穿着胭脂红色的水手制服,某种光芒在她的身上闪烁,双刀笔直的斩向了福尔摩斯的脖颈!

    《绯弹的亚里亚》S级武侦,福尔摩斯四世,神崎·H·亚里亚

    【还差一点马上补上】

    幻想会被破坏没错,但用幻想的力量去干涉实际存在的物体,被改变了形状的物体并不会被撤销回原样。

    盾之勇者尚文举着字面意思的盾墙,将真正具备各种强化效果强化力量的幻想盾牌武器藏匿在了盾墙之中,就这样通过物理攻击,撞在了福尔摩斯的身上,接连撞碎了好几道错综复杂的阿特拉斯院迷宫的墙壁,一路将他横推了出去!

    福尔摩斯集中魔力,试图将面前尚文手中的盾墙粉碎,然而尚文(路明非)也很清楚对方可能会做什么,藏在盾墙内部的幻想盾牌则是用各种各样的方法不断的修复盾墙的损坏!

    确实。

    福尔摩斯有两种方法粉碎幻想。

    其一,是光束,但只要不被照射到就行

    其二,是触碰,只要被福尔摩斯的身体触碰到,幻想也被会粉碎,但反过来说,只要不被直接触碰到就行。

    福尔摩斯眉头一皱,准备聚集起更强大的魔力,将尚文手中的整面盾墙以超越修复速度的火力一口气灰飞烟灭

    然后。

    毫无征兆的,在尚文带着福尔摩斯接连撞毁了好几道阿特拉斯院地下迷宫的墙壁之后,从后方通道的某处,毫无征兆的,出现了两把刀刃。

    仿佛一直潜伏着的少女,挥出了自己手中的两把小太刀。

    夸张的双马尾,色泽奇特的绯红色长发,身上穿着胭脂红色的水手制服,某种光芒在她的身上闪烁,双刀笔直的斩向了福尔摩斯的脖颈!

    《绯弹的亚里亚》S级武侦,福尔摩斯四世,神崎·H·亚里亚

    to be 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