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不是野人 孑与2

第四十六章大道朝天,各走一边

    第四十六章大道朝天,各走一边

    “你得帮我杀死广成子,这样,你才有资格加入云川部。”

    “你云川部就如此高贵,以至于让我也需要建功立业才能进入?”

    “你这人不在意吃食,不在意美色,也不在意位高权重,但是我知道,你这人在意的是活得舒心。

    你想要活得舒心,就只能留在云川部才会达到你舒心的目的,在这里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尔虞我诈,你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让自己过得舒心,让族人过得舒心,让所有人过的舒心。

    既然我云川部有这么高的门槛,元绪,你难道就不需要爬一下吗?”

    “云川部的门槛真的很高吗?”元绪的眼睛在黑洞洞的龟壳里有些闪亮。

    “我想你已经感受到了吧?我听说,你这些天可没有闲着,让小苦儿带着你几乎走遍了整个常羊山城,据小苦儿说,你看的非常愉快啊,有没有这件事?”

    “还是要杀死广成子,广成子不死,云川,你的大道就立不起来。”

    “我其实没有什么大道要立,我的大道就是人要吃好,穿好,活好,且需要越活越好。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可以向大自然索取,可以用一切能用的手段让我们凌驾于万物之上。”

    “这就是你的道,你的道是以人为中心,以人为最重要核心,余者次之,如果延伸开来,就会是“天命不足畏!”

    你应该知道,广成子的道与你的道背道而驰,他敬天,畏地,道法自然,认为人与野兽虫鱼没有分别,只是大道之下的蝼蚁,若不能利用大道跳出这些藩篱,最终无足轻重,不值得一顾。”

    云川听了元绪的话非常的惊喜,他已经在尽量的高看元绪了,没想到这人是一个天生的思想家,或许,他不能提出那些高妙的道理,却具有将一些人朴素,简单的行为归纳总结成为道理,这样的人才,可是真正的稀罕。

    大道不灭,在很多时候指的是道理不灭,也就是说,这人的话得到了绝大多数人的赞同,继而代代相传,薪火不绝。

    这样的大道,才是一个人一生中最辉煌的巅峰,老子以《道德经》传世成圣,孔子以《论语》传世成圣,庄子以《庄子》成半圣……就这些人,即便是身体早已故去,他的言行却依旧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人。

    这种人,才是真正的永生,且不死不灭。

    相比之下,广成子的不死不灭在云川眼中就是一个莫大的笑话,从这家伙现在的言行来看,他准备肉身成圣。

    任何想让自己长生不死的人都是妄人!也都是骗子。

    他所谓的不死不灭,其实有非常非常多的漏洞,如果云川想要这样的不死不灭可以玩的比他更加顺溜。

    即便是他已经复活成功,这种复活也只能骗骗无知的野人群体而已,对于云川这种百骗成精的人来说,太低级了。

    中华泱泱五千年历史,里面的《谋略篇》就是一部骗术百科大全,翻开任何一段历史,骗术,也就是谋略都占据了非常大的篇幅。

    每每读到这些精彩的骗术,都会让人热血沸腾不能自已。

    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或者一伙人对另外一伙人一旦有了智商上的压迫感,是一种非常高级的快感,那种快感,会远远地超越房事带来的快感。

    当然,也有人把这种快感称之为成就感。

    广成子现在很可能在纵横天下很多年之后,终于发现了一个可以让他产生这种快感的人类云川!

    云川是从元绪的总结性发言中敏锐的发现这一现象的。

    就现在而言,轩辕最著名的一句话就是听话!

    蚩尤最著名的一句话就是我要杀了你!

    你们听听,就这两句话,当然不可能引起广成子兴趣的,只有云川好像在努力的建立自己的话语体系,这如何不让广成子血脉贲张呢?

    目前为止,广成子在大道的传播上,还比不过云川,因为他实在是自视太高了。

    准确的说,广成子现在看谁都像是蝼蚁,即便是轩辕,云川,蚩尤这样的人,在他眼中也不过是三只大一些的蝼蚁。

    再加上他只是通过口头传教的方式在传播他的大道,知道的人仅仅是一些他以为的精英,然而,这些精英离开崆峒山之后,并没有积极地参与到传教之中,而是利用从他那里学到的学问,在努力的鱼肉那些愚笨的野人。

    云川这里就不一样了,云川部产纸张,有墨汁,有毛笔,这样很方便云川将自己想到的东西记录下来,然后拿给别人看,这样的传播效率远比口头传授要强大的多。

    再加上在传道的时候,广成子为了加深神秘感,还对他的道进行了一系列的神话包裹,而后,能从他那里得到真正大道的人自然少的可怜。

    更不要说野人们的记忆力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就连云川都不得不通过优生优育来达到改良人种的目的,广成子这种一切随缘的法门自然是非常不靠谱的。

    没有记录,仅凭口授,还会有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昨天说的跟今天说的不太一样,上个月说的跟这个月说的有很大的区别,更不要说去年说的,跟今年说的有着天壤之别。

    云川最后总结出来的一个重要结果就是广成子根本就不懂得如何处传教。

    元绪躲在龟壳里不肯出来,好在,云川跟他谈过话之后,他开始从龟壳里探出手拿食物吃了。

    阿布这些天极为忙碌,主要是轩辕部与蚩尤部交换货物的对象就是云川部,云川部需要从这两个大部族手中换取大量的货物,争取让自己的货物更加的丰富。

    然后,再通过市场这个东西,再把云川部获得的货物加价再给换出去,这一次,换取物资的对象就不是这两个大部族了,而是散布在方圆几百里之内的各个小部族。

    自从轩辕,蚩尤两人发现自己部族的人与外边野人之间的差别之后,他们也就不怎么愿意侵略那些小部族了。

    按照蚩尤的原话一群傻子弄回来还要给他们食物,不划算。

    确实如此,侵略一个野人部族,最后就会发现,除过杀了一堆的人之外,付出与收获完全不对等。

    而且,把那些傻乎乎的野人抓来之后,他们根本就赶不上族人的生活节奏,与干活节奏,不仅仅如此,还会严重的拖本族人的后腿。

    如果说,还有他们两个部族觊觎的人口,那就是云川部的高素质人口……傻子他们是不会要的。

    常羊山城的建设对于轩辕跟蚩尤两人来说是一个颠覆性的认知。

    云川部这些年获得的财富全部沉淀在了这座城池上了。

    轩辕从水渠里用手捞了一把清水尝了一口道:“这水不错。”

    云川指着山顶道:“这道泉水是从山顶喷涌出来的,经过沙池沉淀,三道竹网过滤,又经过两道包裹着木炭的麻布池子静置,最后才流淌进陶管里,落到山腰之后,才会流淌进水渠,供常羊山城的居民取用。”

    蚩尤叹口气道:“为何会如此的麻烦?”

    云川撇撇嘴道:“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让族人少生病,活得长一些罢了。

    蚩尤,不是所有的水都能喝,有些水里有一些可怕的东西,比如虫卵,这些带有虫卵的水被族人喝了之后,有的就会依附在族人的肚子里逐渐长大,继而威胁到族人的生命。”

    轩辕皱着眉头道:“这就是你云川部严厉禁止族人喝生水的原因吗?”

    云川瞅着轩辕跟蚩尤道:“你们回去也可以试试,不要嫌弃麻烦,如果你们的族人都认真坚持,部族里就不会经常发生死一地人的惨状了。”

    轩辕点点头道:“这是一个好办法,我们三个部族的人口越来越多,相互居住的也越来越近,人多了,就会有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病,如果你这个法子真的有用,我一定会采纳。”

    蚩尤摇摇头道:“我们就住在大湖边上,那里烟瘴横生,让族人们全部喝烧开的水这非常的难。”

    云川看着蚩尤道:“喝烧开的水,吃煮熟的饭,你的部族里就不会平白无故的死那么多的人了。”

    蚩尤叹口气道:“再看看吧。”

    每个人都有他难以言说的难处,云川,轩辕当然不会逼迫蚩尤跟他们保持一致。

    到现在为止,蚩尤部依旧是巫术横行的部族,人的生死在部族文化中并不是重要的事情,他们认为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就像有的小树也会枯死一样自然,这样的想法,与广成子的见地差不多,都属于最原始的信仰与道理。

    “你真的可以再杀广成子一次吗?”蚩尤明显比轩辕更加关心广成子的死活。

    “如果他来常羊山城的话,我可以毫无节制的杀死他一万遍。”云川对这个问题的看法一如既往。

    “生是已知,死是未知,从生到死是一个过程,云川,你知道我们死了之后终将魂归何处?”轩辕貌似无心的一句话,却让云川哑口无言,没有真正死过得人,有什么资格谈论死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