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诡秘:从阅读者开始 名火速返

第53章 贝尔纳黛如何社死?(3/9)

    拜亚姆,芳香庄园的地下工坊里。

    随着地面如同沼泽般软化,两个熊头先后从地下钻了出来。

    很快,艾布纳解除“变身”,穿好之前脱在这里的衣服,然后才看向艾德雯娜的方向她这时也已经整理好了自己的衬衣和长裤。

    接过对方递回来的披风,艾布纳看了眼挂钟,发现已经到了傍晚,于是便顺势邀请艾德雯娜共进晚餐。

    而艾德雯娜也正想和艾布纳多交流一阵关于“幸运之神”和“下午镇”的事情,所以欣然接受了邀请。

    是以,芳香庄园的仆人们顿时忙碌了起来。

    如果是成为半神前,艾布纳回来吃饭还要遮遮掩掩,避免被发现“传送”的事,但现在也就无所谓了,无论是半神的实力,还是世袭贵族的身份,都让他少了许多顾忌。

    当然,在第二天早上,将艾德雯娜送回“黄金梦想号”后,艾布纳还是对仆人们进行了“暗示”,让他们忘记自己曾经回来过的事。

    至于对不上的账目,艾布纳也掏钱帮他们抹平了,除非有人特意来探查,否则很难再发现端倪。

    之后,由于彻夜探讨知识和秘术,艾布纳精神有些疲惫,在自己的卧室里小睡了一阵,等再起来时,已经是周日的中午。

    出了芳香庄园,在拜亚姆的街头买了几个特色水果当作午饭,艾布纳就使用自己开发的秘术“灵体漫步”,沿着一个个岛屿,穿梭到了弗萨克帝国最东面的殖民地,加尔加斯群岛首府,拿斯港。

    然而,刚从一个隐蔽的角落里走出来,艾布纳就看见一个疑似本地黑帮成员的家伙从口袋内掏出几个罐头,打开盖子,扔向了道路中央。

    “不好!”早在和休第一次出海时就见识过“狼鱼罐头”威力的艾布纳当机立断地向自己的脸上糊了一层水泡,同时“模拟”出了水下呼吸能力,这才避免了闻到那难以言喻的腥臭味。

    接下来,在神弃之地都能从容不迫的伟大“预言家”艾布纳·布雷恩先生,竟小跑着逃离了这处“战场”,脚步间颇有些狼狈。

    转过两条街道,来到闹事,随着一阵阵嘈杂的弗萨克语传入了他的耳畔,艾布纳才撤销了脸上的水泡,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

    稍微欣赏了一下这座城市不同风格的风土人情后,艾布纳拿出4弗银叫了辆马车,赶往了“洛达尔”酒吧。

    弗银是弗萨克帝国的货币,其下是戈比,其上则是金霍恩,它们保持着非常人性化的十进制,让换算非常容易。

    来到“洛达尔”这座加尔加斯群岛冒险家相对集中的酒吧后,艾布纳并没有进入其中,而是驻足在酒吧门口的悬赏墙旁,观看了起来。

    前列的悬赏人物和几个月前相比没有太大变化,其中稍微吸引了艾布纳注意力的只有两处。

    一个是“疾病中将”特雷茜,她的赏金在这个月有了提高,这源于她对部分“天体教派”成员的报复。

    “天体教派”的主要成员虽然已经被“风暴教会”和鲁恩军方联手剿灭,但由于这个教派发展的成员中不乏一些富豪、政要,甚至是贵族,所以对这些人的处罚往往是点到即止……毕竟他们只是为了纵欲,没有真的去信邪神,教会也就不再追究。

    自从“欧文”被困在那座南大陆西侧的小岛上,“白之圣女”自觉脱离了控制后,特雷茜就回到了海上,并迅速从自己的妈妈手里夺回了“黑死号”,清洗了背叛她的船员。

    之后,憋了一肚子邪火的特雷茜便将气撒在了那些追捕过她,还妄图享用她身体的“天体教派”残余人员身上。

    对此,艾布纳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虽然她在帮特雷茜治疗时就预留了一些手段,只要她敢滥杀无辜,就会让她尝尝生不如死的味道。

    但考虑到“天体教派”的成员并不是什么好人,哪怕没有信仰“欲望母树”,也一样满是罪恶,所以也就默许了特雷茜的报复行为。

    当然,特雷茜本人并不知道这一点。

    除了特雷茜外,艾布纳关注的另一个悬赏是格温小姐的。

    这位小姐在成功从“黄昏中将”和因蒂斯海军手里逃脱后,赏金已经高达13000费尔金,换算成金镑足有8700镑,这个数字已经很接近弱一些的海盗将军了。

    曾经的“飓风中将”齐林格斯单国赏金也才10000金镑。

    “有了我给她的‘黎明骑士’特性后,格温小姐应该很快就能更进一步,毕竟操纵那身‘舰娘’套装,对她消化‘武器大师’有很大帮助……

    “呵呵,她当初还在憧憬着艾德雯娜,希望能成为‘冰山中将’一般的探险家,没想到这么快就要达成愿望了。

    “有‘黑王座号’,她未必不能成为新海盗将军。”

    就在艾布纳感慨时候,路边一辆刚刚停稳的马车上,有一位精心打扮过的女士推开车厢门走了下来。

    她有着一头好看的暗金色秀发,眉眼间虽然还有些稚嫩,但却精致漂亮,她的身材匀称,穿着一件贴身的紫色礼服,其上有“星光”点缀,显得既神秘又性感,还高贵。

    若非她被某种神秘灵体笼罩,让周围的人对其下意识忽略,这样的容貌,这样的穿着,指定要成为酒吧的焦点,引来围观。

    这位女士自然是艾布纳这一世的好友,“死亡执政官”维森特那一世的后裔,简·格兰特·米兰达小姐。

    在艾布纳离开蓝山岛前,就通过“铜哨”召唤了简的信使,告知了对方“洛达尔”酒吧这个约会地点,然后便和那个高大的白骨信使比了比“脚力”。

    现在看来,似乎我的“灵体漫步”更快一些?

    嗯,也不一定……毕竟简这一看就是花心思化了妆,估计用了不少时间。

    心里嘀咕了几句后,艾布纳在别人看神经病一样的目光中,笑着迎上了简。

    “艾布纳,你来了,好久不见。”简的眼睛亮晶晶的,接着她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不少人都看向对着空气问好的艾布纳,于是拉起他走向马车,同时说道,“这里不方便说话,我们上车说。”

    “好。”艾布纳没有拒绝,跟着简上了那辆可以穿梭灵界,进入克劳斯版“浮空城”所在地下区域的炼金马车。

    不同于上次招待克莱恩时的相对而坐,简这一次直接坐在了艾布纳的身边,利用车上自带的加热装置,帮他煮了一杯“费尔默咖啡”。

    在知道了简其实是自己维森特那一世的后裔后,艾布纳对她的感情其实还是有些复杂的,所以虽然表面接触上依旧亲密,但心里却还是有了一些距离。

    于是,简单地寒暄过后,艾布纳便说起了自己这次过来的正题。

    “你想参观一下‘浮空城’?”简想了想,试探着问道,“艾布纳,虽然这并不是问题,但我还是想确认一下,你的目的是什么呢?”

    她可不觉得艾布纳特意跑来看浮空城,仅仅是为了旅游。

    而“要素黎明”和“神秘女王”对她很好,她并不希望两边起冲突。

    我像是那种见到好东西就抢的土匪吗?猜到简在想什么的艾布纳于心里吐槽了一句,接着他端起咖啡輕抿了口,這才不緊不慢地微笑回答道:

    “我想将它买下来!”

    “啊?”简的嘴巴渐渐张大,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复。

    ……

    神战遗迹海域,未来号上。

    遭遇了“不死之王”阿加里图,却又被对方掉头逃跑行为弄得有些无语的克莱恩刚回到自己的房间,就再次看到了背对着他站在窗前的贝尔纳黛。

    这位“神秘女王”先是讲述了一番有关“魔鬼”的情报,告诉克莱恩所谓“不老泉”只是陷阱和骗局,是仪式的一部分。

    接着,贝尔纳黛转过了身体,细格黑纱后透出的目光望向了格尔曼·斯帕罗的眼睛。

    根据等价交换的原则,轮到我提供情报了?克莱恩斟酌了两秒:

    “据有限的日记,以及我的一些发现分析,罗塞尔大帝晚年遭遇了极其严重的困境,这逼得他产生了尝试疯狂行为的想法。

    “嗯,祂的污染,很可能来自于邪神‘原始月亮’。”

    在这方面,他非常坦然,因为他目前得到的日记确实没揭露罗塞尔大帝晚年究竟想做什么,遭遇了什么样的困境,做了哪些疯狂的行为。

    但艾布纳那边可真是發现了不少罗塞尔的疯狂行为……最疯的是,他竟然想当艾布纳的儿子!

    克莱恩在心里吐槽的同时,也在期待贝尔纳黛能把罗塞尔大帝关键时期的日记拿给“星之上将”嘉德丽雅,再交给“愚者”先生解读。

    “神秘女王”贝尔纳黛沉默了几秒,然后才问道:“你都在哪里发现过他的踪迹?”

    “女士,你知道‘奇迹之城’利维希德吗?”克莱恩想了几秒,故意用琢磨的口吻道。

    “知道……你能告诉我那座城市在哪里吗?”贝尔纳黛嗓音柔和地问道。

    “这需要征得同意。”克莱恩摇摇头,心里却想着艾布纳指定不会拒绝,谁不想知道“神秘女王”在进入“诚实大厅”后会想些什么呢?

    “我明白了……”贝尔纳黛似是会错了意,在微微颔首后,随着外面阳光照入,这位纵横五海的女王就忽然像一堆肥皂泡般分离了,破碎了,消失了。

    泡沫反射的光芒分出不同的颜色,在房间内营造出了一种童话似的梦幻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