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诡秘:从阅读者开始 名火速返

第55章 笔记和日记(5/9)

    待一众成员在“正义”小姐的带动下问候完“愚者”先生,并简单完成了彼此间的致意后,还不待奥黛丽恭喜“节制”小姐完成晋升,克来恩便按照原计划,对嘉德丽雅“发难”了。

    虽然收了“神秘女王”的钱,但该敲打还是得敲打,就当那钱是贝尔纳黛付的“管教”费用了。

    艾布纳含笑旁观,见克来恩如原着一般在“隐者”女士以及其余塔罗会成员面前点出“贝尔纳黛”的名字,揭穿其罗塞尔长女、黎明号主人的身份,并在嘉德丽雅偷偷望向“愚者”时,直接“嫁接”了“真实造物主”的呓语污染,让这位总是喜欢“偷窥”的小姐的惨叫声和痛哼声回荡于灰雾之上,听得“倒吊人”阿尔杰、“月亮”埃姆林、“魔术师”佛尔思、“审判”休等人面面相觑,似乎直观感受到了对方正承受的痛苦。

    与此同时,模湖的影像变得较为清晰,让他们看清楚了“隐者”身体上发生的异变。

    那又恶心又狰狞的画面吓得“正义”奥黛丽刷地一下收回了目光,腰背挺直,目视正前,不敢动弹。

    其他人的反应虽然没这么夸张,但也有相同的意味在内。

    只有艾布纳和莎伦小姐相对平静,前者知道克来恩只是在虚张声势,而后者则是在“玫瑰学派”内部见过太多更加恶心的东西。

    而这时,阿尔杰也适时地说出了一句“不可窥视神”,在让塔罗会成员们对平常没架子的“愚者”先生产生了敬畏的同时,也让克来恩感到一阵“巴适”,不枉他费力表演一场。

    他下意识地看向了“塔”,却没从他的灵体颜色中没看到半点“畏惧”的情绪……

    “这是装都不装了?还是他身为多位女神小白脸的底气?”克来恩心里吐槽了一句,觉得这波立威虽然不能算完美,但也达到了预期,于是环顾一圈,平澹无波地说道:

    “就这样吧。”

    听到这句话,灵体刚刚复原的“隐者”嘉德丽雅一下放松,只觉强烈的疲惫和庆幸正疯狂上涌,让她只想找张安乐椅,躺倒休息一阵。

    与此同时,她感激地望了一眼最下手处的“世界”格尔曼,以为是他的努力,才让“愚者”先生的处罚不至于太过严厉,只是让自己感受到了痛苦,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损伤。

    不过刚才的痛苦对她来说,不比“隐匿贤者”灌输知识造成的折磨弱,所以,她毫无疑问地相信,“愚者”先生本质上确实是一位神灵,真正的神灵,不可测度不可窥视的神灵!

    她这个动作虽然隐蔽,但还是没能瞒过洞察力强大的“正义”、“审判”以及“节制”三位小姐,更不要说艾布纳,他更不可能错过这样的细节。

    “‘隐者’的表情,说明她早就知道自己的行为会招来‘愚者’先生的惩罚,甚至私下去接触过身为‘愚者’先生‘卷者’的‘世界’先生,想要求得原谅?从结果来看,‘愚者’先生确实只是小惩大戒……这是‘世界’先生帮忙的结果吗?”根据有限的信息,奥黛丽认真地分析起前因后果来。

    “审判”休对这类事再熟悉不过,走后门攀关系嘛,她其实门清,只是没想到“世界”先生对“愚者”先生有那么大的影响力而已。

    当然,也可能是连“隐者”去私下寻求“世界”帮助这件事本身,都在“愚者”先生的预料之内,之后只是……嗯,用罗塞尔大帝话来说,叫顺着水流推船。

    “节制”莎伦则最为直接,转过头看向“世界”。而后者立刻回一个“回去私下说”眼神。

    艾布纳看看这个,又瞅瞅那个,洞悉全局的感觉让他心里充满了愉悦。

    一片静默中,还是嘉德丽雅在缓过劲儿后诚恳说道:

    “铭记您的宽容。”

    灰雾里的“愚者”克来恩轻轻颔首,不再重复之前的话语。

    这时候,“正义”奥黛丽才松了口气,为了活跃下塔罗会的气氛,让其不再被“低气压”笼罩,她看向“节制”莎伦,笑着道:

    “‘节制’小姐,欢迎你回归塔罗会。

    “不知道我是否可以称呼您一声‘阁下’了?”

    闻言,如精致木偶一般的“节制”莎伦点了下头,用虚幻缥缈的声音回答道:“用以前的称呼就可以。”

    咦?“节制”小姐的话似乎比从前多了不少,这是晋升半神后有了变化?

    除了克来恩,众人心里都浮现出这个想法,并确认“节制”已经成为圣者,毕竟她话里的潜在意思其实是“她虽然该被称为阁下,但你们不用那么称呼我。”

    因为她说多了一些,所以哪怕没有“世界”的翻译,大家也都听懂了。

    “恭喜你,‘节制’小姐,成为我们塔罗会第二位半神。正义”、“魔术师”、“审判”等人同时恭贺道。

    面对这样的场面,莎伦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只得下意识看向“世界”。

    见此,“世界”不得不清了下喉咙,斟酌着说道:“‘节制’小姐想说的是,你们在贝克兰德如果有什么事需要帮忙,可以委托她。”

    他的话音刚落,“节制”莎伦立刻点了下头,道:“对。”

    “世界”先生和“节制”小姐好有默契啊……而且,不知是不是错觉,我怎么觉得“世界”先生也活泼了许多,不像之前那样如同一个“死”人……呸呸,奥黛丽,你怎么能说“世界”先生是死人,这是不淑女的!

    就在奥黛丽自我检讨时,对“节制”的恭贺也到了尾声,“魔术师”佛尔思环顾了一圈,见没有其他人再发言,于是将目光投向最上首,恭敬地道:

    “‘愚者’先生,我这里有两页罗塞尔日记。”

    这是她上周见到老师多里安后,连同那本“来曼诺的旅行笔记”,一起从对方手里拿到的。

    艾布纳对此也并不奇怪,因为他早就在佛尔思那里看过了,知道其上确实有一些还算重要的情报。

    克来恩将“魔术师”小姐具现出的日记传送到手边,却没有立刻阅读,只是问道:“你需要什么?”

    “‘愚者’先生,我想要一项半神层次的能力。”佛尔思先是回答了一句,但随即想到自己的话有些不清不楚,于是立刻又补充道。

    “是这样的,我这里有一件神奇物品。

    “它共有38页,每一页都能帮助使用者记录他见过的非凡能力,并在需要的时候释放,不过,比原本的要弱一些……

    “每一页都能反复记录,记录一次只能使用一次……其中,有三页可以用于半神级非凡能力,但记录成功的概率很低,十次未必能有一次……”

    佛尔思简单地讲解了“来曼诺旅行笔记”的能力特点和负面影响,同时也为这笔记对半神能力的记录概率发愁。

    那天,她和艾布纳折腾了一夜,也只记录了两个半神层次的能力,其中一个“无暗之域”还好,另一个“观众”途径的“心智剥夺”因为“模拟”出的效果本就比原版弱,到了她这里二次弱化后,其实比序列5层次的“震慑”能力强不了多少。

    不过,即便记录的概率很低,“正义”奥黛丽等人也依旧听得眼眸一点点发亮。

    早已不是神秘学和非凡领域初入者的他们不难听出“魔术师”小姐手里那本旅行笔记的价值,无需沟通,同时将它视作了半神器,心里不由得涌起了羡慕之情。

    也就是说要我帮忙记录一页半神层次的能力?问题倒是不大……但如果记录上的能力不尽如人意的话,有点掉逼格啊……

    克来恩犹豫了一秒,便让“世界”嘶哑着嗓音开口道:“‘魔术师’小姐,我可以帮你记录一页半神层次的攻击能力,或者一页短暂窃取指定概念的‘偷窃’能力……不如你我做一个交换,将日记的贡献让给我?”

    “魔术师”佛尔思闻言回过头看了“世界”一眼,接着在思索了片刻后,点了点头道:“可以……我要那个偷窃能力。”

    只要能记录满“半神”能力,由谁提供对她来说并不重要……更何况看“世界”的样子可能很缺少这种贡献,所以不如卖个人情。

    见“魔术师”小姐同意,克来恩也松了口气,在操控“世界”表达感谢后,拿起那两页日记中的第一页,认真阅读起来:

    “五月十九日,贝尔纳黛18岁的生日晚宴被彻底搞砸了,我也不知道该欣喜,还是该难过。

    “难过的是,这是我的女儿期盼已久的宴会,她为此甚至自己设计了全家人的礼服……虽然我和她最后都没有采纳。

    “但高兴的是,那些臭小子们的所谓‘浪漫’计划也同样泡汤了,一系列的变故让他们虚伪、胆小、没担当的特点全部暴露了出来,我的贝尔纳黛以后肯定不会再拿正眼看他们。

    “嘿嘿,这也是他们活该!

    “要知道他们以前虽然也经常讨好贝尔纳黛,但可绝对没有这么热情……

    “可自从我一月时入主白枫宫后,就都变了!

    “那些臭小子肯定别有目的,我的贝尔纳黛可得擦亮眼睛了!

    “对了,我将这件事讲给‘灾祸印章’听后,他却沉默不语,只在最后说了句‘下次这样的宴会别带我去了’……

    “他这是什么意思?嫌弃我举办的宴会无聊吗?

    “要是这样说的话,下次我非得带他见一次大场面不可,也让这个总是喜欢炫耀的第四纪土鳖见识一下当代贵族的奢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