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木叶之体内一只哥斯拉 大魔灵

第一百六十九章 种树与复苏

    伊吕波在日向一族中,引发了很大的震动。

    很多分家的人,都开始上门拜访,试图跟伊吕波交流,旁敲侧击着这颗奇特的右眼。

    究竟是怎样的方法,让伊吕波这个分家人,能提升宗家白眼的瞳力?

    还有什么事情是比这个更吸引分家人注意的吗?

    就连日向日差,都在一天傍晚登门。

    “日差大人,没想到您也来了。”

    伊吕波将日差请进来,面无表情地开口,同时解下了身上的围裙,将刚刚做好的饭菜摆上。

    日差神色如常:“自己做饭吗?”

    “是的,身为根部忍者,生活也是任务的一部分,掌握生活技能,更有利于完成任务。”伊吕波冷漠道。

    日差眼皮一跳,沉默了一下,故作开朗道:“是吗,真是辛苦你了……最近这两天很困扰吧,总是有人来找你。”

    “还好,不过是一群努力压制内心的贪婪和忧虑,却又畏首畏尾的家伙罢了。”

    伊吕波跪坐在桌前,旁若无人地开始吃饭。

    全然没有给日差准备一份的意思。

    要是换成别的日向族人敢这么干,早就被全族痛骂,不只是因为对日差无礼,更是因为这种行为本身就与日向一族的礼仪不和,有辱日向一族的风范。

    日差保持着平静。

    “看样子你已经有所准备,那我就直接问了……伊吕波,你的右眼究竟是怎么回事,那天晚上,对雏田下手的敌人究竟又是谁,跟你提升瞳力这件事情……有什么联系吗?”日差缓缓道。

    伊吕波啪的一声将饭碗放在桌子上,漠然道:“日差大人,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在窥探根部的秘密?这可不像是你的行事风格。”

    “不,跟根部无关,但与分家有关,与日向有关,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分家的人移植宗家的白眼,然后提升瞳力这种事情,对分家的意义……”

    “日差大人,你在询问非常危险的事情,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将过多的注意力放在这上面,否则……真的会死的。”

    伊吕波声音冰冷,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虽然,伊吕波自己,很多东西都没有弄清楚,比如大筒木远亲、白眼之类的东西。

    但是,他却深深知道,玄逸所做的事情,一定是至关重要。

    就单单是打破笼中鸟烙印这种事情,再怎么慎重都不为过。

    如果日差执意要探查这件事情……伊吕波敢保证,日差的下场,好一点就是战死沙场,差一点就是直接失踪了,被摆在了根部的手术台上。

    玄逸都打算用秽土转生将他复活然后继续做实验,可想而知,玄逸对这件事情有多么看重。

    日差走了。

    带着种种复杂的心思,离去了。

    “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你可以随时来找我……我不为根部,而是为了分家,为了宁次。”临走时,日差以肃穆中带着一丝哀求的语气,对伊吕波说着。

    伊吕波看着日差的背影,一言不发,眼神冰冷。

    求饶吗?主动要投靠玄逸大人吗?居然能为自己的儿子做到这一步……日差不是一个合格的分家家主,没能尽到自己的责任,但他绝对是一个最合格的父亲。

    “分家家主要投靠玄逸大人的信号,无论如何也要告诉玄逸大人才对……”

    过了一会儿,夜深人静中,伊吕波戴上了根部面具,打算前往根部的秘密基地。

    “嗯?那个人是……”伊吕波瞪起了右眼,强大的瞳力带给了他更强大的透视和远视能力。

    远处,火门的身影映入眼帘。

    两个同时开启白眼,间隔很远进行了对视。

    视线交织的刹那。

    火门急忙关闭了白眼,转身离去。

    “日向火门,这家伙是分家的天才,也在监视我吗?”伊吕波不置可否,直接前往了根部基地。

    向玄逸汇报了相关情况。

    “跟我猜的一样,日向一族变得不安分了啊,这个沉稳到不像话的古老大族……”

    玄逸轻笑一声。

    就算日向再怎么等级森严,哪怕分家被奴役了上千年,见到机会的时候,也会拼了命的去抓住。

    看看,连日差都坐不住了,为了宁次,不惜干出来忤逆宗家的事情来。

    投靠根部吗?这摆明了就是分裂日向一族。

    不过也说的过去,毕竟日差这家伙,可是动过杀死雏田的心思,甚至释放出来杀气,被日足察觉到。

    “笼中鸟,真很难说清这东西究竟是好是坏……你觉得呢,伊吕波?”玄逸问道。

    伊吕波沉声道:“对于一族来说,是好事,白眼的开启难度远低于写轮眼,日向一族的威慑力又比不上宇智波一族,笼中鸟控制了绝大部分族人,保护了血脉。但对个人来说,却是最可怕的枷锁。”

    “但是,只要这是对玄逸大人有利的,那就是有用的。”

    最后,伊吕波说了一句。

    升华了。

    玄逸点头,一脸赞赏。

    “等过段时间,进行下一阶段的移植手术,你将会一步步变成大筒木一族……我会给你你想要的东西。”

    玄逸淡淡笑道。

    伊吕波,现在还对大筒木一族不了解,更对转生眼的存在一无所知。

    随后,伊吕波详细汇报了日向族人的动向,提到了火门。

    “火门……”玄逸将这个名字记在心底。

    但终究只是一个不错的分家天才而已,暂时产生不了能让玄逸眼前一亮的价值,暂时搁置。

    伊吕波告退。

    他作为一枚钉子,钉死在了人心浮动的日向一族,这个古老的大族被玄逸硬生生给撬开了一个可怕的缺口,血流不止。

    就是不知道,这道缺口,什么时候会炸开,将这一族都给引爆。

    算算时间,玄逸神色微动,到了该训练鸣人的时候了。

    空虚上线。

    鸣人的房间,虚的身形一点点钻了出来。

    “嗯,居然没有睡觉,看样子你终于醒悟了,睡觉根本就是浪费时间,你不需要睡觉。”

    虚夸赞着。

    睡觉?身为命运之子,你睡个鸡儿?赶紧起来007啊,漩涡+九尾人柱力,这种大幅度提升体力和精力的组合,不007岂不是浪费了天赋?

    鸣人一本正经地坐在床上,望着虚。

    “老师,我决定了,我也要学强大的忍术!”

    “哦,为什么会生出这种想法?”

    “因为那个臭屁的家伙会喷火,我无论如何也要学会喷水才对!”鸣人义正言辞。

    “臭屁……佐助吗?居然被他给刺激到了啊……”

    虚微微点了点头。

    这两个家伙,见面就撕逼,都撕了一千年了,还在继续撕……

    有时候,他也会很认真的想,鸣人是阿修罗吗?或者阿修罗是鸣人吗?

    鸣人打娘胎里就被阿修罗查克拉给覆盖和修正,性格原本已经被注定。

    这样的鸣人……是鸣人还是阿修罗?

    应该是阿修罗更多一点,很多东西简直就是注定了一样。

    初代阿修罗跟初代因陀罗决战的时候,史上第一次发动了森数千手,放倒了因陀罗的完全体须佐能乎。

    还第一次动用了螺旋丸这种术。

    还第一次借用他人的查克拉,制造查克拉手臂,这一点神似鸣人动用九尾查克拉模式下的战术。

    很多时候,简直就是宿命的轮回,要不是有轮回眼斑和大筒木辉夜在这个时期出现,鸣人和佐助的命运也不会有什么不同。

    “这种竞争,还真是有趣。”虚低声说道。

    “是啊是啊,虚老师,你可要教导我最厉害的忍术!你没看见佐助那家伙炫耀他老师的场景,好像是叫什么不知火玄逸,哼哼,虽然也很强大啦,但我感觉也就那样,我只要努努力就能超越他……”鸣人挠了挠头,嘿嘿笑。

    虚身上的气势陡然沉了些许:“是吗,你真是这么想的吗,鸣人……”

    “当然啦!”

    “那好,我就教导你怎么开挂……不,是怎么修行。”

    虚直接带着鸣人,离开了住所。

    对此,隔壁房间的水门略有察觉,但眼睛只是睁开了一丝缝隙,旋即就闭上,继续睡觉。

    “初代大人真是细心啊,对我的儿子这么好……”水门这样想着。

    睡着踏实。

    村外的黑色森林中。

    “这里就是老师制造的森林吗,我听老爹说了!”鸣人有些激动。

    虚看着他:“不用在意这些细节,鸣人,既然你想学会强大的忍术,那我就教你强大的忍术。”

    “是种树吗?我要学这个!种树!”鸣人哇哇大叫,指着眼前的这处黑色森林。

    这时候的鸣人,才少了些因陀罗的阴沉,多了些阿修罗的阳光和没心没肺。

    鸣人身上,好似散发着光。

    虚只觉得辣眼睛,身形微动,黑袍甩动,在鸣人身上拍了一下。

    大量佐助细胞被投放进去。

    “鸣人,拼命制造查克拉。”虚命令道。

    鸣人一脸问号,但还是照做。

    很快,伴随着更多查克拉的诞生,鸣人身上的那种莫名其妙就出现且扩散的阳光,立刻就消失了些。

    虚满意点头。

    这就对了,去特么的阳光,鸣人就是鸣人,不是阿修罗。

    无论变成什么样子,反正不能放任他继续变成阿修罗就对了,否则他做这一切,就没有了意义。

    改造鸣人的计划,还是要稳步推进。

    就是不知道,等六道老头需要打手,将六道的阴阳遁分出去的时候,究竟该怎么分……

    “鸣人,种树这种事情,你是学不了的,至少现在不行……未来说不定可以,但种的也不是我这个树。”虚声音低沉。

    种树……鸣人没有木遁血继,肯定种不了初代的树,那就只能去种大筒木的神树的。

    神树跟大筒木一族有些密切的联系,且只有大筒木血脉拥有者才可以种,其他人无法控制神树吞噬整个星球的能量。

    “鸣人,你天生就具备控制他人查克拉的能力,这是你最强的才能,没有之一,而恰好,你体内有一只大家伙,控制好了,说不定真能实现种树的目标。”虚沉声道。

    鸣人下意识摸着自己的肚子。

    若有所思。

    “大狐狸吗,这家伙脾气很臭,但对我还算不错……”鸣人嘿嘿笑了起来。

    他的肚子里,九尾也嘿嘿笑了起来。

    九尾恶毒的目光穿过笼子,盯着这下水道深处。

    一个模糊而黑暗的身影,是鸣人黑暗面的凝聚,此时,变得更加厚重了些。

    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九尾心情愉悦,连带着对鸣人的态度,更加亲近。

    只要你是个恶棍,那我们就是自己人。

    九尾就是这么想的。

    “鸣人,我教导你掌握九尾查克拉,先从控制查克拉开始,然后就是尾兽外衣模式……”

    虚沉声说着。

    一夜过去。

    黎明,鸣人屁颠屁颠跑回家中。

    “九尾模式,练好了这个就能学种树了吗,大狐狸还是很好说话的,就是表现的凶了点。”

    鸣人美滋滋的。

    这样,他用不了多久就能打败佐助了。

    新的一天开始,鸣人哪怕没有睡觉,也感到精神抖擞。

    他兴冲冲地去见水门,想要跟父亲分享这个消息。

    但是,却扑了个空。

    水门早就已经去火影大楼开始办公了,他是个非常勤政的火影。

    鸣人站在水门的屋门前,伫立了许久,才缓缓离去。

    火影大楼。

    “唔,很多人的任务量达标了?”

    水门沉思了一瞬。

    卡卡西这一届的人,都已经长大了。

    除了玄逸、卡卡西、一惠这三个早就成为上忍的人外。

    其他的同期,也陆续成长了起来,这几年不断做任务,实力和经验都在疾速攀升着。

    “既然这样的话,差不多可以将这一批的人,陆续提拔为上忍了。”水门不断翻阅着手中的资料,看着一个又一个人的信息,微微点头。

    很快,火影的任命下达,村子里的很多忍者都知道了消息。

    最为关注这一点的,无疑就是新生代,诸如红、凯、玄间等人,都已经被提拔为特别上忍。

    “可恶,为什么我没有被提拔?我也很强啊!”

    红豆手里拎着一串变态辣丸子,有些不满。

    为什么没有我?

    “没办法啊,你年龄比较小,执行的任务数没有达标。红豆,还要吃丸子吗,我给你买啊。”玄间非常热情。

    可红豆转身就已经走了。

    她要去领取更多的任务。

    虽然她跟卡卡西等人同期毕业,但年龄的确要小两岁。

    “哼,做任务而已。”红豆嘀咕着,领了一个消灭流浪忍者的任务,立刻就出发。

    没有人在意,就算知道的人,也只认为这是很普通的一次行动,不会出什么意外。

    危险的流浪忍者,并不罕见。

    可当红豆离开木叶村后。

    一些人已经秘密行动了起来。

    先是村子里的间谍,立刻就传出了消息。

    “红豆终于离开村子了,漫长的等待迎来了回报……”

    一行人拿到了情报,目光冰冷地抬头望去。

    大蛇丸大人已经沉眠了太长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