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木叶之体内一只哥斯拉 大魔灵

第三百七十八章 博人:爸爸! 鸣人:你想死?

    佐助和博人冲出废墟,看着眼前的战斗场景,大吃一惊。

    “这里明显发生了激烈的战斗,会是大筒木吗?”

    “佐助老师快看,那里有黑色的树林!”

    博人走过去,小心翼翼地碰了碰叶子,可让他惊愕的是,只是这轻轻的一下,他的手指就几乎被叶子刺穿。

    “这,这是什么回事?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树!”博人大惊失色,捂着手指急忙后退。

    刚才他要是冲进了这黑色树林中,随便撞到一片树叶……

    博人浑身直冒寒气。

    佐助用写轮眼观察了半晌:“我也没见过这样的东西,从地面的痕迹来看,这些树是在极短时间内钻出地表的……也许是木遁。”

    可是,怎么会有这种木遁?阴气森森,仿佛噬人的猛兽。

    碎片一片叶子,就比上等的苦无手里剑还要锋利!

    是什么人拥有创造这种树木的能力?难不成是……大筒木浦式?

    这树林中,还依稀能看到傀儡的碎片,难不成是砂忍村的忍者跟浦式交战了?

    凭砂忍村的实力,又是怎么制造出这么大面积的破坏的?

    “浦式的能力居然是木遁,难怪敢脱离桃式和金式独自行动,这种能力可是对付尾兽的利器,必须要尽快阻止他。”佐助快速思索着。

    忽然间,他护住博人,带着博人后退。

    “这里的空气也不对劲,似乎充斥着一种奇怪的毒素,会损害人体细胞。”

    佐助又望着另一处地方,是被高温熔化后又凝固的地面。

    他们从时间隧道中走出来的建筑废墟也有这种痕迹,像是被什么可怕的术攻击了一样……是熔遁吗?

    四尾也参战了?

    “博人,我们立刻返回村子!”

    “好!”

    佐助低喝一声,用轮回眼打开了一处空间隧道,将自己和博人转移。

    视野一变,两人再次走出时,已经回到了木叶。

    “咦,这是哪里,村子还有这种地方吗?感觉这些建筑的风格似乎有些不一样。”博人轻咦一声。

    佐助眉头微皱,也很疑惑,等抬起头看向远处的时候,惊呆了。

    “老师,火影岩上居然没有我爸爸的雕像!连五代和六代的雕像都没有!”博人惊叫一声。

    总不至于是大筒木浦式难不成袭击了村子,抹去了三个雕像??

    佐助死死盯着火影岩,深吸一口气:“我知道这里是哪里了……这是过去的木叶村!博人,我们跟着浦式,居然回到了过去。”

    博人大吃一惊,穿越时间?他脑子里乱糟糟的,从来没想过会遇到这种诡异的事情。

    “那现在是什么时代?我们又该做什么?”博人一脸迷茫。

    眼一闭一睁,回到了过去的木叶村,我该做什么?

    佐助思索了一下:“你在学校里学过历史课吧,既然火影岩上有四个雕像,说明第五代火影还没有上位。”

    博人点头:“我知道,四代火影也就是我爷爷,刚上任没两年就为了保护村子战死了,退隐的三代火影重新站出来执政了12年,直到战死。那现在就是三代火影执政的时候吗?”

    “没错,大蛇丸还没有袭击木叶村……大筒木浦式肯定是冲着鸣人体内的九尾来的,我们的任务就是保护鸣人。”

    佐助缓缓开口。

    这时候的鸣人会是多大年纪?还在忍者学校里学习?还是说,已经毕业成为下忍?有没有参加中忍考试?

    一时间,佐助内心都有一丝茫然。

    穿越时间这种事情,实在是过于复杂。

    两人开始试探着走在街道上,要搜集一下情报。

    这时候的木叶村,的确大不一样,甚至跟佐助印象中的都不太一样。

    但佐助也没有多想,而是非常慎重的思索着浦式比他们两个,提前来了多长时间?

    根据刚才的战斗痕迹来看,最多也就几个小时,一切都还来得及挽回。

    佐助一身黑袍,厚厚的头帘遮住自己的勾玉轮回眼,只用另一只眼睛进行观察。

    博人兴致勃勃,看什么都觉得新奇。

    “哇,好多好多人啊,怎么感觉比我们那时候的人都多?难不成这个时代会比我们那时候更加繁华吗?”

    “嘶,这么多店铺,这么多好吃的,可惜没有忍者卡片可以买……”

    博人在人群中穿来穿去,兴奋无比。

    佐助则像个普通村民一样走在街道上,与无数行人擦肩而过。

    倒是有不少人对他投来好奇的目光,但佐助并没有对视回去,避免引发更多的连锁反应。

    佐助在侧耳倾听着人们的谈话。

    “喂,听说鸣人佐助小队返回村子了哦。”

    “这么快?不过说来也是,他们整个队伍不是天才就是强者,影级的卡卡西,12岁就媲美和超越上忍的鸣人、佐助和雏田,无论做出什么成绩来都不让人意外吧。”

    “嗯,据说他们打破了下忍的任务记录,无论是时间还是数量,都碾压了其他的下忍小队。”

    “说起来,我没能在毕业考试上看到鸣人和佐助的决战,真是让人遗憾啊,不过只是远远眺望,就足够让人震撼了。”

    “是啊,一个是四代的儿子,体内有九尾,另一个是玄逸大人这种忍界顶尖强者的弟子,有三勾玉写轮眼,还能召唤出哥斯拉,这两人的战斗肯定非常精彩。”

    路人们大声谈论着,还吸引了更多路人参与进谈论中来,甚至相互间还产生了争执,无非是争吵佐助和鸣人谁会更加优秀。

    可就是这种话题,信息量有点大,让佐助完全听不懂了。

    佐助:???

    好家伙,难不成现在的时间,是他投靠大蛇丸叛逃木叶的时候?在终结谷险些杀死鸣人的时候?

    因为正是在这个时期,他才在同鸣人的激战中,拥有了三勾玉的写轮眼。

    可听上去非常不对劲,从聊天内容来分析,应该才毕业不久。

    而且,鸣人是九尾人柱力这应该是村子里的机密情报,按理说至少是上忍,且经历过九尾之乱的忍者才勉强知道一点。

    现在怎么感觉人尽皆知了?

    连普通的村民都知道不说,还肆无忌惮在大街上公开谈论?

    哥斯拉又是什么通灵兽??完全没听说过,看这些村民的崇拜样子,似乎很强?

    “少年时的我,签订了哥斯拉的通灵契约?”佐助满脸问号。

    而且,他明明是跟小樱组队的,怎么变成雏田了?

    他们三个,还能媲美和超越上忍?那不就是精英上忍了?

    “还有卡卡西,这些人用‘影级’这个称呼来形容卡卡西的实力……这怎么可能?”佐助眉头紧皱。

    卡卡西,就算是在佐助16岁的时候,也只是勉强能驾驭住万花筒写轮眼而已,才拥有了影的力量。

    可这时候,卡卡西绝对没有展现出影的实力,更别说让村民们都知道了。

    更何况……

    “我记得‘影级’这个级别,从来都不被村子认可,也从来都没有被列为正式的忍者级别。”

    “影级”这个词汇第一次被众多忍者们听到,还是在四战战场上。

    秽土转生的四位火影,联手施展四赤阳阵封锁十尾的行动时,四代火影介绍过四赤阳阵的发动条件,说“需要四位火影级的强者联手才能发动”。

    但即便是这样,哪怕到了他穿越时的时代,影级的分级也没有被人们认可。

    “这个时代一定出了什么问题了。”

    佐助踌躇再三,还是拦住了一个路人:“你刚才说,佐助鸣人的毕业考试很精彩?”

    “是啊,为了防止他们两个的激战伤害到村子,村子的强者连四赤阳阵都用上了,能不精彩吗?啧啧,哪怕间隔很远,都能感受到可怕的冲击波,连木叶森林都被推平了很大面积,真是吓人。”

    “你怎么确定那是四赤阳阵?”

    “这还用确定?考试结束后村子里早就传遍了,那冲天而起的红色结界骗不了人的。”

    “这样啊,我也很想看一看他们战斗的场面呢……”

    佐助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也没说谎,是真的想看看自己跟鸣人的战斗,究竟是怎么个打法。

    连四赤阳阵都用上了,这像话吗?

    四赤阳阵连十尾的超级尾兽玉都能挡住,怎么现在就拿出来封堵他和鸣人之间的战斗余波了!!

    佐助都三十多岁了,是忍界救世主之一,也没有受到过被四赤阳阵封堵的待遇!

    而且……这只是一场毕业考试,大概是他和鸣人六年级毕业的时候?!

    “少年的我,有这么强?”佐助用只有自己听的声音轻声呢喃着。

    这位打过大筒木,封印了辉夜的强者,此时有些怀疑人生。

    “我记得村子中的最强者是三代火影,是他老人家用的四赤阳阵吗?”佐助继续追问。

    村民一脸狐疑地看着他,那目光分明是在看一名间谍:“三代火影?早就已经退休了十几年啦,而且三代大人虽说也是影级强者,但他的实力在村子中只怕都排不上号了,连前十都进不去。”

    “??”

    虽然我不主攻历史学,但你别想骗我!

    三代火影的实力排不进村子里的前十?那岂不是说,村子中至少有两位数的影级强者坐镇?

    开什么玩笑!

    佐助数来数去,这时候的影级强者无论怎么算都应该只有三代一人才对,就算加上远离村子的自来也和纲手,也就只有三个人。

    “我明白了,非常感谢你。”佐助沉默了好一会儿,一个眼神甩过去,用幻术抹除了这名村民的记忆。

    这名村民迷茫站在原地,觉得脑子有些空,失去了最近几分钟的记忆,自然也就忘记了要向村子报告间谍的事情。

    佐助脑子乱糟糟的走在街道上,看什么都觉得很不对劲。

    尤其是路边墙上贴的海报,有太多内容是忍者学校的毕业考试宣传。

    一场毕业考试而已,什么时候这么火爆了?

    这时候,博人也发现了什么,转悠了一会儿后回到佐助身边:“老师……”

    两人默契地来到一处小巷子里。

    “嗯,你也发现不对劲了吧?”

    “没错,爸爸对我吹嘘的东西,原来都是真的!”博人震惊道。

    “……?”

    “他说他小时候比老师你还优秀,是班级第一名,居然是真的,虽说毕业考试上输给了你一次……他还说很受女孩子欢迎,居然也是真的!很多女孩子在崇拜着爸爸哦!”博人惊叹一声,对自己的父亲更加敬畏了。

    原来,爸爸是个诚实人,吹的牛逼都是真的。

    是我这个当儿子的太年轻,不懂事,还自己去调查出来了错误的情报,还用这些错误情报来反驳爸爸。

    真是羞愧。

    现在看来,爸爸大概很失望吧,都没有反驳回来。

    博人连连叹气。

    “博人,你先等等,事情不是这个样子的,我记得明明我才是……”

    “好了,老师,我明白,大人的自尊心有时候比小孩子还要强的多,被我看到真相是件很难为情的事情,我不会怪你。”博人主动安慰道。

    日尼玛,这是人能说出来的话?

    佐助深吸一口气,觉得这世界太不对劲了:“你跟那些村民攀谈,只发现了这些?”

    “不然呢?既然是过去的村子,那肯定还是你懂得更多。”

    “不,我不懂……”

    “你不是在村子里长大的吗,怎么会不懂?”

    “就在刚才,我还以为我比谁都懂,但现在发现我一点都不懂。”

    “?”

    佐助和博人面面相觑,都看到对方脸上那深深的迷茫。

    “无论怎么说,阻止浦式是我们的主要目的,绝不能让他伤害到这时候的鸣人……吧?”

    佐助底气不足,要是这时候的木叶村真有两位数的影级强者坐镇,能随随便便施展出四赤阳阵……

    浦式要想在这种阵容中抓走鸣人,也要花费一番手脚。

    想一想,一大堆影级强者甩手就是一堆高级禁术,四赤阳阵、尸鬼封尽之类的一齐向浦式身上招呼……

    博人干劲十足:“保护年少的爸爸吗?那我们就快开始吧,正好我要去看看这时候的爸爸是什么样子,向他学习一下怎么变得优秀。”

    “站住,我们不能跟现在的鸣人进行接触,只能暗中保护他,否则很容易改变历史。”佐助道。

    博人一脸失望:“只能暗中保护啊……好吧,那我们暗中行动吧。”

    说完,博人就离开小巷子。

    “喂,先制定计划再行动。”佐助道。

    “再怎么制定计划,至少也要先找到爸爸的位置吧?”博人一边回头说着,一边走到拐角处转身。

    砰!

    仿佛撞上了一座大山,一股巨力袭来,博人被撞飞出去了。

    “……完了。”佐助捂着脸。

    “好痛,是谁啊,知不知道我是谁,走路不看人的吗?”博人愤怒地从地上爬起来,就要找对方算账。

    他可是木叶太子爷,爸爸是七代火影,爷爷是四代火影,老师是宇智波佐助,带队上忍是三代火影的孙子木叶丸,自小在木叶村里横着走,怎么可能会忍得住自己的小暴脾气。

    可就这么一眼看过去,博人还没来得及做什么。

    一只手就先一步伸了过来,以避无可避的速度,一把攥住了博人的衣领。

    “喂,小子,你撞到我了还这么嚣张,是活的不耐烦了吗?你想死?”

    鸣人一脸冷酷地抓住博人,脸上寒意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