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不想再凉了 兰帝魅晨

第三百六十六章 结束是另一个开始(结局)

    周围,密密麻麻的都是混沌乌鸦。

    根本看不见混沌巨乌鸦身在何处。

    密密麻麻的乌鸦不停的撕扯啄着混沌巨飞虎,后者不胜其烦的发出一声虎啸!

    漫天乌鸦纷纷坠落下去,但周围更多的乌鸦却一起发出叫声!

    一时间,虎啸之音与群鸦的嘶鸣声形成对抗,一圈圈的乌鸦被虎啸震死,也不知道死了多少只混沌乌鸦,才终于抵御住了虎啸之音。

    混沌巨飞虎看了圈周围黑压压的,又围过来的混沌乌鸦,眼里透着厌烦之极的焦躁情绪。

    正在这时候,月夜兔突然出现了。

    现身的月夜兔的身体迅速变大、变大、变大……最后体长竟超过了八丈之巨!

    兔耳朵变的更长、吊到了小腿位置,身体变的肥壮,乍一看仿佛是熊的身躯;两条腿变粗、变长;头脸变的更圆,更大,眼珠子里透着紫红紫红的凶光,大板牙上的锯齿仿佛能把巨石都轻易咬碎。

    密密麻麻的混沌乌鸦蜂拥扑过来,撕咬着月夜兔身上坚硬如刺的毛,月夜兔突然一声:“嗷”的怒叫!

    只见月夜兔背上的紫光大盛,全身上下的毛都一起亮起噼里啪啦炸响的紫色电光!

    下一刻,紫色的电网四面八方的急速飞蹿,穿过密密麻麻的混沌乌鸦的身体!

    电光中这些混沌乌鸦的身体纷纷冒烟,一个个都被电成了焦黑,纷纷扬扬的坠落了下去。

    没有了这些混沌乌鸦的阻挡,异化巨飞虎看见了那头为首的混沌巨乌鸦,那只混沌巨乌鸦分明也知道异化巨飞虎的厉害,不敢对阵,只是猛然展翅嘶鸣

    只见一大片黑影飞闪,仿佛有许多头混沌巨乌鸦一起扑了过来。

    异化巨飞虎根本不理会的飞冲前扑,直接穿过了扑过来的重重叠叠的混沌巨乌鸦的幻影,然后看见了三头一模一样的混沌巨乌鸦分朝三个不同的方向疾飞远去。

    异化巨飞虎震动翅膀,身形突然凭空消失,再出现时已经追上了往东的那头混沌巨乌鸦,一爪拍了过去

    然而,却落空了!

    这头,竟然是幻影。

    异化巨飞虎恼火的扭头,再看剩下的两条身影,又去的更远了,也分不出哪只是真、哪只是假,飞走的速度又快,异化巨飞虎不能立即闪移,拍着翅膀选了一头追击,却没有混沌巨乌鸦飞的快,眼看着距离越来越远。

    异化巨飞虎恼火之下,突然对着远去的混沌巨乌鸦张口喷出一道彩色的光柱

    光柱刹那间划过虚空,追上逃走的混沌巨乌鸦,瞬间将之吞没的无影无踪!

    彩色的星能光束一闪而逝,空中什么都没有留下,异化巨飞虎发现还是一条幻影,连忙掉头再去追混沌巨乌鸦最后那条真身。

    可是,此刻已经看不见巨乌鸦的踪影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追上。

    却说这时,月夜兔化作一团紫光,闪电般飞了前去

    混沌巨乌鸦本以为逃出了生天,突然看见凶神恶煞的月夜兔掠过身旁,四目相对,混沌巨乌鸦伸嘴便要啄击!

    然而,掠过去的月夜兔的后腿速度更快的踢中了混沌巨乌鸦的胸口,强大的冲击力将巨乌鸦如断线风筝般踢的抛飞了出去。

    没等混沌巨乌鸦稳住势子,追上来的异化巨飞虎一口咬住巨乌鸦的脖子,一对虎爪快如闪电的、连续不停的拍击巨乌鸦的身体、脑袋,一直按着巨乌鸦坠落地上,把它抵在地上挣扎不脱。

    月夜兔飞坠落下,一脚踩在混沌巨乌鸦身上,这巨型凶物比之别的混沌凶物那是巨大的多了,但在月夜兔的原形和混沌巨飞虎面前,本就小了好几号,这般被压着围殴,丝毫没有反击之力。

    追踪混沌乌鸦群的巡走之剑远远看着,暗暗咋舌,他不知道月夜兔和混沌巨飞虎的来历,连忙用光鸟传讯告知丁文说是两头超巨大的凶兽联合把混沌巨乌鸦给消灭了。

    丁文收到光鸟传讯,笑着说:“有它们帮忙,除凶物的效率更高了。”

    “我也去。”丁雪心主动请命,见丁文点头,身形一闪凭空消失。

    丁文就带着冰封月,一闪消失,一闪又出现。

    就这么一闪一现的工夫,挥手间就除掉了一个凶物,甚至是一群凶物。

    不过半个时辰工夫,地界破音而出的那些凶物,就已经全部解决。

    丁文看着最后收拾的凶物造成的废墟,叹道:“凶物可除,逝者已矣。”

    “星主也不能令人死而复生?”冰封月还不知道星主意味着什么,却感受到丁文那些不可思议的力量。

    “生命逝去,灵识碎灭,肉身可活,灵识却不能重整,如何能死而复生呢?”丁文感叹罢了,又望着冰封月说:“黑云派治下的领地辛苦小玄与你管理,原黑云派的各氏族能用与否,你们考核,你们决定;云飞派,赵念,火凤刀,怒弓,杨忘等都会协助你们。此事你可回去当面告知大晴派掌门,他绝不会有异议。”

    “星主到底为何?”冰封月不怀疑,就丁文展示的力量,如果说过去是让人畏惧而且无法对付的邪物,那么现在这副身体的力量就是主宰一切的无敌。

    “过些时日再细聊。”丁文现在也没办法很好的回答,因为他自己还没有重拾完整的记忆。

    “后会有期。”冰封月也不啰嗦,直接去了。

    丁文又送了光鸟给南水仙派的天水上仙,极北仙派的冰雪上仙,还有夕阳仙派的上仙,说的都是一样的话。

    ‘大晴派治下的状况我见过了,予大晴派一些时间自行改变;南水仙派,极北仙派,夕阳仙派我都会去亲眼看看,或许是明日,或许是明年,或许是几十年后。是改变,亦或是步黑云仙派之后尘,在你们自身。’

    丁雪心见光鸟送了出去,就问:“星主师兄现在回去吗?”

    “还有两件事情。”丁文正准备放光鸟出去,却看见一只光鸟飞了过来,是欧白。

    丁文回了欧白话,只是一句:‘你是大晴派的欧上仙,却也是欧白。’

    光鸟刚放了出去,又收到了一只光鸟。

    “是云上飞。”丁文轻轻叹了口气。

    “云上飞罪孽深重,星主师兄心软不想杀她吗?”丁雪心知道那滋味不好受。

    “此刻我便明白,为什么我自己要封存了过往记忆。原本不错的战友突有一日变了,当杀与不忍之间的滋味,就是一种折磨。对云上飞尚且如此,四大仙派的掌门过去与我们的交情想必深厚的多,那就更难下狠心了。”

    “相较于他们,星主当然心软的多。星主一直修炼,对他们的记忆始终鲜明如初。而他们的记忆被宗族血脉之后的新面孔不断填充,对于与星主的往事也就只是记得,感受却越渐模糊,对星主尚且如此,他们对于曾经的誓言就更是如此了。这些星主本都明白,所以星主早曾对我说过:‘也许没有永远不变的好掌门,是以只有在掌门变坏时换掉,让那些还有决心当好掌门的有能之士接替。这等变换就如日夜交替,本是真理,奈何人有情,故而终难免痛心疾首,甚至不忍下定狠心。’”

    恢复了记忆的丁雪心不是那个傻傻的师妹了,认真严肃,此刻相较于没有完整记忆的丁文而言,比他知道的更多。

    “这话是我说的?”

    “是星主说的。”丁雪心十分肯定。

    “那倒挺有意思。”丁文笑了笑说:“与我说的除恶如扫地的论调倒是一回事。”

    “星主,我们现在回去?”丁雪心看来很喜欢回那座弯月的殿堂,大约那在她心里就是家。

    “四大仙派的掌门当初与我的交情有多深厚?”丁文不答反问。

    “他们曾经都是如怒弓那些巡走之剑般意志坚定,一心为同族众生的人,为此可以做好了牺牲的准备也不后悔。正因为如此,那时候星主虽然还不是星主,虽然威望最高,却自愿将四大仙派都让给他们执掌,星主自己却带着我独自探寻天地星能之奥秘,以期追寻更好的生存之路。”

    “他们曾经是那么好的人啊……”丁文想着,沉默有顷,突然抬手,送了光鸟出去。

    丁雪心猜想是云上飞的事情有了决断,却没有追问。

    丁文突然说:“你可知道我如何能无损肌体的让灵识出来?”

    “知道。”丁雪心有些诧异的问:“星主不回去了?”

    “剩下的三大仙派,我们都去看看,却不能是用这副身躯。既然我本意就是要摆脱昔日交情的束缚,家里的记忆之光就等到看遍了剩下的三大派情况之后再拾回吧!”丁文寻思着一旦触碰了那团记忆之光,或许还是得重新忘记一次才能去看看三大派的情况,既然如此,何不等都看完了再说呢?

    “既然如此,请星主如原先那样封存我的记忆,雪心亦可换一副星体陪伴星主!”丁雪心丝毫没有异议,丁文说的仍然就是对的,这一点,倒是没有变。

    “你教我如何做。”丁文赞同丁雪心的考虑,因为她现在太出名了。

    “还是要先回家。”

    “那就先回家。”

    光亮中,两个人一闪,消失不见了。

    云飞派,云上飞收到了传讯的光鸟,惨然一笑,却早已考虑过各种可能,此刻面对最糟糕的那种,反倒没有了惴惴不安的煎熬和猜疑,便只是将掌门之位传给了柔上仙,至于仙山上云氏一族的哗然与惊怒,云上飞却都无心理会了。

    云上飞离开了仙山,潜入了深海,然后拔出了仙剑……

    她发现这很难,但想到丁文光鸟传讯里的话时,便一咬牙,刺了下去……

    ‘大恶若可恕,则人皆不怕效仿之。云飞派还可以是云飞派,掌门却当为柔上仙。你我曾经并肩作战,云上飞之名一路都好,我不忍与你相见,只想予你体面。愿你,还记得昔日巡走之剑的那个自己。’

    海水中,混上了红色……

    这淡去的血色,仿佛是地界经历灾祸之后,远离了血腥那般。

    风雪中,丁文看着换了个星体的丁雪心,茫然望着周围,对一切都陌生的模样,不由微笑着说:“师妹,你醒了。”

    “这是哪里,我是?你是?”

    “我们边走边说。”丁文招呼丁雪心迎着风雪前行。

    丁雪心茫茫然的又问:“我们去哪里?”

    “除恶。”

    “除恶?”丁雪心什么也不记得,一脸懵懂的追问:“什么是除恶?为什么要除恶?”

    “等师妹看见了恶做的那些事情,看见了恶制造的祸患,就明白了。”

    “那,恶在哪里?”

    丁文手指前方说:“往前走,人多的地方。”

    《全书完》

    2021年9月14日兰帝魅晨

    本书结局了。

    必须该说些什么的。

    就从欠了书友许多章节没补完说起吧,显然只能留到下本书再还了。

    (请书友们先别丢鸡蛋……听我说,请听我说……)

    (艰难的从鸡蛋堆里趴出来,仔细翻找之后确认没有一颗完好的蛋。哎,大家丢的太狠了,连颗能吃的鸡蛋都没留下。)

    咳咳,接下来,进入欠章节的罪人的自述环节。

    这本书上架后的数据不理想,未免吃老本让妻子缺乏安全感,只好结束佛系投机,多腾出时间搞日内投机,获取急功近利的收益以安妻子之心。

    日内投机占用时间很多,不似佛系投机那般许多天不必关心,因此更新渐渐无法确保,最初是推迟更新,后来都不能稳定在白天更新,后来都集中在晚上了。

    结局比计划的稍微早了一些,但主线却是没砍的。

    星主设定扩展到星空宇宙范围的大致考虑是有的,但那属于主线扩充版的规划了,眼下自然是用不上了,看以后别的书里有没有机会再捡起来吧。

    关于这本书,书友们似乎不喜这类主角设定,想来这类型角色近几年也写过几个类似的了,下本书也是该写些别样的了。

    一方面觉得主角应当传递些与寻常不一样的信念,因为做那些顺应人性的事情容易,做那些逆人性的追求却很难。

    容易的处处都是,难的却很罕见。

    但另一方面又深知,逆人性的‘难’写出来意义也不大,欣赏这种的看不看原本都欣赏,不欣赏这种的连看都不会看下去,又妄想还能传递什么,感染些什么呢?

    更何况,之所以逆人性的信念难以恒久,本就因为现实生活绝大多数的事情都是顺应人性者收获,追求逆人性为信念者失却。

    逆人性的追求做着难,又没收获还得失去些什么,自然也就没有了广泛受众的基础。

    思来,也已经写过不少这样的了,其实也可以甘心了。

    下本书还在想着,但主角一定不是过多追求逆人性信念的类型了。

    愿下本书,书友们喜欢、我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