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启明1158 御炎

一千四百六十九 我有新爸爸了!

    对于苏咏霖的提问,两人稍微思考。

    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也就是苏咏霖在问他们是否做好了继续进行战争的准备,因为花剌子模国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绝对不会眼睁睁看着西喀喇汗王国倒向大明而无动于衷。

    就算是小偷小摸的搞破坏,他们也会不遗余力的进行,否则阿尔斯兰的地位真的就要不保了。

    折腾来折腾去,损兵折将损失惨重,到头来嘴边的肥肉自己长了翅膀飞到大明的嘴巴里,请求大明啊呜一口把它吞下去。

    这谁能受的了?

    战争必然再次开启。

    之前三个月的西域战争已经消耗了大明相当多的储备,继续打下去的话,对于大明的物资储备是个艰巨的考验。

    对于这个问题,辛弃疾看向了孙子义,又看了看林景春,然后点头。

    孙子义沉吟片刻,点了点头。

    两人表达了他们的想法,而林景春知道此事不可避免,压根儿没有做什么表态。

    苏咏霖于是得出了结论,准备在西域扩大战争规模,把战争继续下去,稳固大明在西域的地位和在中亚地区的影响力。

    “既然如此,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和花剌子模国翻脸,并且推动复兴会组织进入黑汗国和花剌子模国吧,古代有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那么咱们的世界联合战略也该有两条道路。”

    对此,大家都没有什么意见。

    既然花剌子模国厚颜无耻臭不要脸,那么大明也没有理由惯着他们,给他们点颜色瞧瞧,让他们知道什么叫敬畏强者。

    苏咏霖随即下令给苏海生。

    首先,接受西喀喇汗王国也就是黑汗国的投诚,接受允许他们成为大明的藩属国,纳入大明宗藩体系之中。

    然后告诉花剌子模国,西喀喇汗王国归大明了,属于大明藩属国,你们没事儿不要去找人家麻烦,否则后果自负。

    还有,欠大明的军费必须要还,如果不还,那就等着大明和西喀喇汗王国的联军一起来找你们讨要军费了。

    而到了那个时候,可就不是本次军事行动一半数额的军费那么点点钱可以解决问题了。

    你们知道轻重的,对吧?

    苏咏霖的命令以相当快的速度离开中都,向虎思斡耳朵方向疾驰而去。

    命令传达过去之后,苏咏霖不无感慨的对辛弃疾说起这件事情。

    “之前我并不理解当年金国人是怎么看待宋人的,现在我明白了,本以为是个挺有实力的大国,结果一战之下露了怯,暴露了无能贪婪的本色,于是才给人盯上。

    所以我说完颜阿骨打好歹也是个乱世枭雄,怎么就执行了对宋友好政策,只能说他们之前还不知道宋人如此庸懦无能,对于自己也没有那么强的自信。

    结果战后知道的一清二楚了,完颜吴乞买这才决定对宋开战,一战之下就把宋这头纸老虎给打趴下了,赚得盆满钵满。”

    “不过当前大明的处境和昔年金国人并不一样,花剌子模国的位置到也算是救了他们一时。”

    辛弃疾感叹道:“当年的宋人,现在的花剌子模人,都是一样的愚蠢、贪婪且无能,这实在是让人感叹,他们似乎真的不清楚以自己的实力和地位完全配不上现在所拥有的。”

    “他们要是能认真地看清楚自己所处的位置,给自己一个明确清晰的地位,世上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悲剧和战争了。”

    苏咏霖笑道:“大明没有继续向西扩张的必要了,但是复兴会过去是一样的,黑汗国和花剌子模国既然是辽人的附庸,想来对契丹语言颇为了解。

    我们可以安排一些契丹同志带队前往当地,了解一下当地,然后慢慢在当地拉起组织,目前来看,复兴会向全世界展开行动发展组织的最大难题不是交通问题,而是语言问题。

    从无到有掌握一门或者多门语言是很困难的事情,我们需要为此做五到十年的准备,我们需要储备相当多的语言人才,才能在海外地方打开局面。

    拉起海外的复兴会组织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这就要求我们的同志愿意学习,勤于学习,学习始终是咱们复兴会员非常重要的才能。”

    辛弃疾对此表示认同。

    中都指令传出十七天之后,洪武十一年正月二十一日,苏海生得知了苏咏霖的决定,得到了相关授权,遂离开了自己很感兴趣的龟兹古城发掘现场,返回虎思斡耳朵处理此事。

    根据最新情况,苏海生得知苏咏霖对花剌子模国的无耻行为十分不爽,并且认定对方背盟,决定抛弃约定,转而接纳西喀喇汗王国对大明的投效,接受他们的忠诚。

    大明决定承认西喀喇汗王国成为大明的藩属国,纳入大明势力范围。

    大明对西喀喇汗王国没有领土要求,只有进贡要求和戍边要求。

    西喀喇汗王国需要做为大明在中亚地区的马前卒、排头兵,宣扬大明的威武,展现大明的国威。

    洪武十一年正月二十七日,西喀喇汗王国国王马斯乌德得到了大明的通知,大明使节团将会抵达他们的国家核心河中府地区向他们宣布大明决定接纳他们成为藩属国的决定。

    马斯乌德欣喜若狂,立刻将此事在国内宣布,向权贵官僚们还有普通牛马们宣布西喀喇汗王国不是大明的敌人,不是大明征服的对象。

    西喀喇汗王国即将成为天下第一强国大明的藩属国,从此以后,西喀喇汗王国将不再是孤魂野鬼!

    我有新爸爸了!

    如此表态两天之后就传到了花剌子模国国王阿尔斯兰的耳朵里。

    他先是不屑一顾,接着有些疑惑,再然后惊疑不定,最后不可置信。

    最后的最后,是气急败坏。

    “什么情况!我们不是和明国约定了吗?分界线以西属于我们!属于我们!马斯乌德那个混蛋是我的!是我的!明国为什么要背弃我们之间的约定?堂堂大国居然言而无信吗?!”

    阿尔斯兰完全没有意识到是他先打算白嫖大明的武力,来一出空手套白狼。

    是因为他先不仁,大明才会不义。

    很显然,他虽然不是皇帝不是天子,但是他也有着皇帝和天子一样的毛病天子!错的一定是别人!怎么想都是别人的错!

    就算不是别人的错,也要凭借自己的武力强行甩锅,这样才能维持自己完美的形象。

    他愤怒的喊来了力主和明国合作的虎塔以及阿兰,对他们施以鞭刑,把他们打的嗷嗷直叫唤,然后痛骂他们,又愤怒地交给他们必须达成的使命。

    “现在立刻去虎思斡耳朵找明国人说清楚这件事情,问清楚明国人为什么要背信弃义!河中这块土地是花剌子模国的,不是明国的!”

    他强硬的要求这两个人去完成不可能的任务。

    又因为担心他们半路开小差,还当着他们的面把他们的家人朋友都给抓了起来关在牢里。

    完成使命,家人和朋友一起释放,继续享受荣华富贵。

    完不成使命,哼!

    给我死!

    虎塔和阿兰吓得肝胆俱裂,匆匆疗伤,还没等伤情完全恢复,就被迫启程离开了花剌子模国,向虎思斡耳朵前进。

    而这个时候,大明使节团已经持大明皇帝册封诏书正式册封马斯乌德为西喀喇汗王国的国王,授予大明的官位、爵位和勋位,予以一定的赏赐,使之成为大明皇帝的部下。

    生米已经煮成熟饭,大明的好大儿又增加了。

    虎塔和阿兰战战兢兢的来到了虎思斡耳朵,没见到苏海生,因为苏海生又跑到龟兹古城去了,但是他们见到了暂时总领西域事务的西征大军行军书记官韩伟。

    韩伟接到了花剌子模国使节团的求见,遂遵照外交礼节允许了他们的求见。

    他见到两人的时候,两人的伤还没有好完全,脸上甚至都还有没好透的伤痕,这让韩伟很是意外。

    “你们这是之前打仗的时候留下的伤疤吗?”

    两人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件事情,只能尬笑着打了个哈哈,把这个事情几句话带了过去,然后生硬的把话题拉到了正轨之中。

    “关于大明国背离盟约的事情,我们实在是不知道这是为了什么。”

    虎塔为难道:“现在国王非常生气,认为大明背信弃义,不讲信义,不是一个大国该做的事情。”

    PS:求票票,推荐票和月票一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