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成为了道医之后 忽悠啊

四九二 降伏钱塘君

    钱塘君不愧是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带恶人。

    只可惜前面因为轻敌,被李郸道收走了两颗龙牙,此时龙爪,龙息,龙尾,全部用上,不留余力。

    李郸道虽然学了一点苍龙七变,但除了炼成一颗,未学全功,而后便转用凤凰真形的蛤蟆拳。

    老爷子传的军中搏杀功夫,太极拳,甚至还有八段锦,五禽戏,乃至第二套人民广播体操。

    不拘一格,拳劲之中还夹杂着三阴戮妖刀炁。

    “吒!”李郸道五指并拢,化为鹤喙,直接啄向龙君三寸。

    此乃凤凰真形蛤蟆拳的精髓加上五禽戏之中的动作,形成的杀招。

    名为“鹤嘴锄”,最能铲断心脉。

    钱塘龙君身盘,前爪欲抓住李郸道的手,龙头高台,张大嘴巴。

    “咔嚓!”竟然从嘴巴里面吐出一道赤红色的闪电。

    要直接打在李郸道脑子上。

    但见李郸道张口一吐,竟然也是一道雷霆。

    这是内腑雷霆,乃是五行之炁所炼,却是和龙君的手段差不多,两道雷霆一炸。

    将二者分开,李郸道还要再打,却见钱塘龙君已经借力远遁。

    只是可惜九子鬼母已经将此处拦住。

    结成了八卦子母阴阳大镇。

    鬼母坐镇调度,她那八个孩儿,各领一卦之力,封锁八方。

    乾坤二卦锁天地。

    坎离二卦遁水火。

    震巽二卦风雷动。

    艮兑二卦始阴阳。

    其中阳刚四卦:震兑乾离,所执掌乃是男童。

    阴柔四卦:巺艮坤坎,所执掌乃是女童。

    因符合天地之道,万物之理,有因李郸道学过易学,身怀太玄之道,更在洛水白龟背上见过洛书。

    因此此阵虽然只是简单八卦之阵,并没有逆转,可以像吸干长江龙君和大鳄神一般的造化玄奇,但也具有封锁之能。

    其厉害程度,不在武侯的八阵图之下,更别说兵家的八门金锁阵了。

    那钱塘君被阵力所阻,直接运出火雷要炸开。

    但这九子鬼母,乃是李郸道阳神境界之时,布置的阵法,炼了长江龙君和大鳄神大半精气,虽然不是纯阳天鬼,但也孕育出来了纯阳胎盘和脐带,能颠倒阴阳,斡旋造化,起死回生。

    钱塘君若多花些时间必能破阵,但此时,李郸道已经借风飞来。

    天遁剑气喷发,虽然没有当时阳神境界的时候厉害,但也足以给钱塘君吓出阴影来了。

    钱塘君吐出龙珠,要对付剑气,同时输死也要一搏。

    这时李郸道开口:“我也不要你交出全部真名,交出一部分来,随时听我调遣,我便放你离去。”

    “放你娘的狗屁!”钱塘君道:“谁打不过谁?本君只是不愿跟你打罢了!”

    竟然舍弃龙形,变作人身,乃是一赤须发发赤袍一男子,双手各一把神剑,俱可撩火。

    持双剑再跟李郸道打斗起来。

    火龙真人有一口火龙仙剑,乃是炼了一头火龙而成,这两把剑,非火龙之剑,却也有来历,一柄乃是丙火剑,一柄是丁火剑。

    乃是钱塘君在上古之时所得的一些首阳之金所炼。

    李郸道一见,也取出了双翅膀铜钱剑,加持天遁剑气于其上,左手持剑,右手拂尘,一阴一阳刚柔并济,用出了太极拳剑之法。

    钱塘君双剑如剪刀一般,极能绞杀,不知道是不是从刘备那里学来的。

    “阴阳交错!”

    “日月同转”

    钱塘君的剑法名号叫得极为响亮,然而确实厉害,两仪剑法使用得颇有道家风范。

    “拿来吧你!”李郸道也会太极剑法,自然看出钱塘君这套剑法也是一套“两仪阴阳”剑诀。

    便不硬打,只闪躲,卸力,化圆。

    拂尘和铜钱剑,一刚一柔,其中拂尘极克剑器,一缠一绕,便能套出,一拉一扯便可令其方向偏离,更有四两拨千斤之感。

    “剑生太极”

    “极中有极”

    “阴阳候列”

    钱塘君越打越急,放出绝招,李郸道不得不暂避锋芒。

    只见双剑化出无数剑气,将李郸道逼得一退再退。

    拂尘画圆,真炁作遁,见剑气挡下。

    钱塘君道:“你我打上数日,只怕也不能分出胜负,不若这样,当打个平手,我们结作盟友,共同对抗西海摩昂太子。”

    “你虽然厉害,不愧是人族天骄,但对上摩昂太子,并无胜算,就连我遇上他,一百个回合内必败。”

    龙女道:“别听他瞎说!摩昂太子与我有婚约在身,怎么会对付恩公?”

    “正所谓一女不侍二夫,你既然已经许配了摩昂太子,怎么又把真名给了李小天师?”钱塘君已经开始拍起李郸道的马屁了。

    “只怕也是打着柔弱女子形象,然后戏弄男子,为你争生打死,只可惜摩昂太子是个狠角色,李小天师道心通明,你的如意算盘打空了。”

    “我没有,我没有!”龙女极力解释。

    但李郸道自然晓得龙女是个什么货色,不过既然她真名落在了自己手里,那就翻不起浪来。

    开口道:“钱塘君,说实话,我乃奉太上老君之命前往南方伐山破庙,开府立派的,前途无量,并不稀罕这个什么洞庭水府的家业。”

    “想要进山海界,也不过增加见闻,对什么云梦君的遗泽不感兴趣,云梦君再厉害,也是已经寂灭的古神,如何比得太清圣人,道德天尊?”

    “我要你真名,也不是叫你做奴做仆,而是如青城山张烈之对张天师,乃是个护法神兽,看护道统所用。”

    “你若答应,自然前途广大,若是不应,自然打到你服为止。”

    李郸道说话霸气。

    钱塘君却心道:苦也,怎么遇到这么一个有气运,有来头的,打也打不过,逃也逃不掉!

    却不想,刚刚是谁十分挑衅,叫李郸道少管闲事,这才惹祸上身,劫起无名的。

    更深原因,是其恶根不改,欲谋财害命,所以才有李郸道应天时天命,出现此处,刚刚好将他拦截下来。

    “洞庭君,你应还是不应?不应的话,那便继续打吧!”

    “应!我应!”洞庭君无奈叹息:“但我有条件。”

    刚刚说完,李郸道却又欺身上前。

    钱塘君连忙道:“没条件,没条件,我服!”

    说罢自脑门中飞出几枚残缺符文,闪烁着性光。

    正是钱塘君的部分真名。

    李郸道大手一挥,将其收走,虽然钱塘君耍小心眼,都不是什么重要的真名,但也能挟制其身,够李郸道所用。

    收入图册,便有一条小火蛇遁入《白骨鸡鸣图》中所画的烽火狼烟之中,隐藏自身。

    “唉,见过掌门!”钱塘君收起兵器,提前叫了李郸道一声掌门,便有一道气运分出,入李郸道头上。

    “那个,能不能把我那两颗牙齿先还我,没牙,吃饭嚼不动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