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成为了道医之后 忽悠啊

七六零 回归主线任务

    “好家伙!”

    李郸道直呼。

    这太乙山在哪?就是终南山啊!

    隐仙观是什么地方?

    隐仙派的门派驻地?

    隐仙派大佬火龙真人可是正宗的隐仙派大佬。李郸道跟他学的天遁剑炁。

    抱元子。

    只听过抱朴子,没听过抱元子。

    不过李郸道所见,这老道浑身透着一股清灵之炁。

    而且原来跟着自己的小狮子也被这老道抱着,长着又像天尊老爷,慈眉善目的。

    应该是天尊老爷在人间救苦的某一法身。

    而且自己也看不清楚深浅。

    李宝京看向李郸道,却是一脸愤怒。

    李戚氏也是十分悲苦,却是一想到生下这个孩儿,到了年纪就要离开自己,便如同刀绞。

    李福成也是皱眉。

    李郸道见状,便道:“我这小弟,还未满周岁,不通言语,不若七年之后再来定下师徒名分。”

    “哈哈哈。”

    “贫道不需其破门出家,不过教导七日便是。”抱元子笑道。

    李郸道便又劝导李戚氏:“娘,这位道长是有道仙真,不是来拐弟弟的。”

    又偷偷道:“这是好事。”

    李戚氏深深叹气:“你不要骗我。”

    李宝京道:“学七日,能学些什么东西?”

    抱元子道:“学些做人的道理,七日已经算多了。”

    李宝京又问道:“做人的道理,当是父母教之,若是做学问,老师再教也不迟。”

    抱元子哈哈哈大笑,却是看向了李郸道。

    李郸道只好跟老爷子道:“弟弟生来灵异,多惹鬼怪,孙儿便已经将其过继给了太乙救苦天尊,想来如今应验了。”

    “若是学艺,你教得,他教得,总归是术。”

    “然而都是强时处之,若是身贫,身贱,身弱,还能坚守做人的道理,那才是学会了。”

    “达者兼济天下,穷者独善其身。”李福成道:“何必穷困之时,还想着天下的事情呢?”

    “所以贫道要教他这样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道理啊。”抱元子道。

    李宝京当下肃然起敬:“大慈悲!”

    抱元子点点头:“今日正好为我这弟子,定下个名字,贫道以为,叫学道如何?”

    “李学道?”李郸道琢磨了一下这个名字。

    看向李宝京和李福成以及自家老娘。

    “君子学道则爱人。”

    “无财者谓之贫,学道不能行者谓之病。”

    “既然是道长所赐,那便定下吧。”

    抱元子笑着,走上前来。

    李戚氏迟疑一会,将羊屎蛋递过去。

    抱元子抱着小学道,以手作笔,在其身上虚画两下。又解下一枝杨柳,在小学道身上洒扫一下。

    “贫道已经为其加持。”

    却是又还给了李戚氏,说道:“这孩子未来还有一劫,需要化解。”

    将一个红色的小肚兜从袖子里拿出:“以此宝护住,若非洗浴,不得取下。”

    李郸道双手接住。

    “此间事了,贫道去也。”

    却直接骑着仙鹤,飞向远方去了。

    李戚氏这才松了一口气,仔细看着李学道:“我的宝,我的肉……”

    大家又一阵恭贺。

    原本想的什么名字,全部给取消了。

    见证此事的亲友邻居,都将此事作一祥瑞之事。

    毕竟骑着仙鹤的老道可是货真价实,满足凡夫俗子对仙人的一切幻想。

    便对李家诸人更是亲近了不少,甚至说要沾沾仙气什么的。

    而李郸道则是在想,自己弟弟有什么劫数?

    安慰了家人,李郸道回到刚刚宴请其他人的地方。

    只见李世民已经醒来了,不过看起来还是醉醺醺的,说着:“朕失态了”的话。

    而见李郸道回来,奎星则道:“此间宴饮已毕,然本君还有要务在身,回头还请李天君到白虎星宫做客。”

    李郸道也不挽留,只道:“那便等着星君的好酒好菜了。”

    而五瘟大总管也道:“如今瘟疫弥漫,我等也该回天述职,此番多谢李天君招待。”

    而四位女神女仙,也向李郸道辞行,她们要回枉死地府,倒是跟其他人不一样。

    等着这些人走了,刚刚还神魂颠倒的李世民便已经精神奕奕了。

    对着李郸道一笑:“时日不早了,朕也该回宫了。”

    魏征道:“陛下私自出宫,不合礼法,明日臣必谏言!”

    李世民心中翻了个白眼。

    旁边起居注官,都不知道该怎么写了,直挠头发。

    而尉迟敬德则是直接护着李世民便要回宫,索性李家离着皇宫并不算远。

    送走了皇帝。

    李郸道拿着瘟神给的瘟疫方便去找师父孙真人,如今他主掌医司。

    孙真人见了瘟疫方,点头:“原来如此,我之前便有些抓到了,只是千头万绪,如今终于抓到了。”

    却是翻开医典,里面记载了极其相似的方子。

    “这是自瘟神那里拿来了,不过咱们要降伏五毒送回他们。”

    孙真人道:“这件事情你不用管,交给壶仙翁去做,叫那罗鸿去做。”

    李郸道想不明白:“为何让罗鸿做?”

    “壶仙翁传消息来,那罗鸿要学黄天之事。”

    李郸道立马明白意思了:“这件事情得罪五方上帝,确实不好我们亲自去做。”

    孙真人摇摇头:“不是如此。”

    “是其要收编南方巫鬼,这件事情本来是你要做的,以定南方天师之尊。”孙真人道:“要不然你立玄真道干嘛?”

    李郸道一惊,确实,太上老君交代的主线任务才完成了一半,自己就去做支线任务去了。

    开府立派之后就是扫除南方巫鬼,特别是福建,岭南一带,乃至于湾湾,海南岛。

    当下开口道:“我正要去一趟岭南,我那婶婶怀上了孩子了,却要我去看看。”李郸道开口:“这伐山破庙的事情也当做。”

    孙真人点头:“长安的事情,你暂时不用担心,有贫道坐镇,定然无恙,瘟疫之事,贫道也会亲自治理。”

    孙真人可是已经得了大罗仙籍,只差一步就飞升的大佬。

    李郸道确实不用担心家人安全,而这瘟疫之事,想来很快便会得到解决。

    孙真人将那混元珍珠伞还给李郸道。

    “这件宝物还给你,也好护持本身。”

    李郸道见此伞隐隐有宝光,似乎跟之前有些不同。